吸狗需谨慎 by 夜梦姻人

单人任务里遇到的咒灵比前期调查显示的还要难缠,预计一天就能结束的出差被迫拉长战线到三天,五条悟才收到夏油杰即将返回高专的line。连着三天三夜和男朋友断联,大白猫焦虑的掉毛,寻求依赖的熟悉气味而占据了夏油杰的宿舍,搞得对方深色的床单枕套上到处都是猫毛。

 

所以夏油杰一进门就变成了猫爬架,五条悟手脚并用缠在他身上,急切又委屈地拿脸蹭夏油杰的脸,抱怨后者不回自己消息。尖尖的犬齿谴责意味的轻咬夏油杰的耳朵厮磨,杜宾犬的耳朵支棱着被热气扑得抖了抖,双手抱稳了猫纵容他撒娇,连连道歉解释说这次任务有些棘手,他也是被困了三天刚出来。

 

嘶咬的动作逐渐随着安抚变成闻嗅,虽然是猫,五条悟反而是更偏好嗅觉感官那个。鼻尖抵着覆盖着短短绒毛的耳廓深吸,夏油杰痒得眯起眼睛,正要开口劝阻,忽然察觉到臂弯里的猫咪缓缓软了下来。

 

身后雪白的猫尾也软绵绵的塌垂着微晃,夏油杰关切的侧过脸,正好能看到五条悟颧骨和耳垂的红晕,“悟,怎么了?不舒服吗?”

 

眼睫在墨镜的遮挡下轻颤,五条悟趴在他肩膀上,很无辜的回应道,“腿软了,都是杰害的,现在就想做。”说着就凑过去想接吻,被夏油杰空出一只手捂住嘴唇。

 

“现在不行。”残忍的拒绝了猫的亲热,在五条悟疑惑的目光里将他抱放回床上,“这三天我都没机会洗澡,再等一下,马上就来喂你。”

 

墨镜滑脱到鼻尖,大眼睛魔法攻击被无情免疫,五条悟哀怨的看着恋人的背影消失在浴室门后,试图伸手扯住对方尾巴也被早有预判躲开。“杰好狠心哦…”五条悟抱住枕头在床上左右翻滚两圈,确保夏油杰的床单粘了更多猫毛才停下幼稚的报复。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不断,空了太久的猫听着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他和夏油杰一起洗过澡,光是回忆水流顺着肌肉线条优美的精壮身躯的美好画面就馋得夹腿。夏油杰离开的这几天他习惯了在他的床上自慰,现在本尊回来了再自己搞未免太过可怜,五条悟不甘心的起身,走到浴室外的洗手间,他等不及了,只想干脆先在浴室里和夏油杰来一发。

 

推门而入前视线先被旁边脏衣篮吸引,那里面放着夏油杰三天没换的衣服,犬类的气味要比平时更重。五条悟对这个味道比吸猫薄荷还要上瘾,几乎是无意识的就捞起最上面的——也是气味最浓郁的内裤,捧到面前闻嗅。

 

“好多…杰的味道…”边用脸颊贴着蹭边喃喃自语,从鼻尖往下都埋入布料里汲取夏油杰的气味,遗留下来的雄性荷尔蒙让他仿佛亲密接触的是杰的阴茎。对猫来说,主人的味道能让他安心和放松,但对五条悟个体似乎还有催情的功效。他愈发觉得身体热得难受,两腿发软,腿间的阴茎支得撑起睡裤,后面的女穴也翕合着往外吐着骚水。

 

残留的腥膻味勾得猫忘了此行的目的,雌穴空虚得闻着味就痒得难耐,夹着大腿根磨蹭了起来。这一夹紧花唇跟着紧闭着来回磨蹭里面的阴蒂,动情时私处更为敏感,爽的又是一股水流从穴里挤压溢出。

 

内裤弄得更湿,黏在批上微妙的难受,五条悟腿软得站不太稳,往后挪了几步后腰靠在洗手台面上借力。颤巍巍地交替抬起腿脱掉了睡裤和内裤,用杰的内裤蒙着口鼻吸还嫌不够,雌穴渴得厉害。空出一只手去拨弄私处的敏感带仍觉得差点火候,那点快感离满足欲望只算杯水车薪。

 

手指相对阴茎来说太细,五条悟接近发情边界,自己捅穴也没力气,抓着杰的内裤忽然有了设想。艰难地轻颤着弯腰把内裤穿到自己身上,往上提起时布料刮蹭着皮肤就让敏感的猫咪忍不住尾巴乱晃。阴茎和女阴被包裹贴合住时更是直接呻吟出声,猛得哆嗦了一下,宛如整个私处都被夏油杰包裹住那样刺激。

 

隔着杰的内裤揉弄就有感觉的多,五条悟两只手都用上,一面来回抚弄着翘起的阴茎一面抚摸着娇嫩的雌花,指尖按进外阴唇里熟练的挑逗花蒂。批也像认得夏油杰的味道似的不断流水,兴奋地润湿了一大片棉质内裤布料,往里面混进自己的猫味。

 

“嗯…好舒服…杰再快一点……”闭着眼意淫正在搞自己的是夏油杰,手指在内裤外一下下戳着阴道口,有几次都将布料插进去了一点。内里的嫩肉被摩擦到的微疼增添了刺激,五条悟咬着嘴唇软绵绵的哼唧。奈何体力的局限,自慰了没多久手臂也开始酸软,动作频率也逐渐变慢难以满足。

 

艰难地撑着台面挪到桌角,五条悟抓着冰凉的大理石边缘,分开双腿半骑了上去,他的身高刚好在不完全站直时私处正抵着台沿。“哼嗯……!”高热的肌肤忽然贴上冷冰冰的石质死物,软逼被冰得一抖,五条悟蹙着眉调整角度,让打磨光滑的台角完全被花唇包裹后长长舒了口气,放松地将身体重量都倚靠上去,前后摆动着腰性交般撞击。

 

坚硬的那处台面很快被暖得温热,一次次蹭过阴蒂花唇和穴口,五条悟边挺腰边舒服得哼叫。后来干脆完全坐在弧度略有翘起的边缘上面反复打圈磨批,内裤早被彻底浸湿,兜不住分泌出的蜜水,台角和周遭都给亮晶晶的淫液浇得越发光滑。

 

花唇磨得软烂,往两边轻易的分得更开,穴里流得水越多越空旷得难受,急切的张着小嘴企图吞进什么。猫在一番隔靴搔痒的自我慰籍里彻底发情,理智被情欲淹没昏了头,花穴对准了光滑的台角往里推挤,湿透的内裤包着粗圆的大理石边角,竟然真被发情的猫咪吃进屄里一截。

 

“啊…!”肉穴被撑开得隐隐发麻,猫涨得呜咽着小幅度坐在上面扭动,粗糙布料蹂躏得花道不住瑟缩。习惯后就转为快感,恨不能再吃更深一点,五条悟忍着打颤的膝盖,跨坐着起伏动得激烈,泪水和蜜水都接连不断地淌得乱七八糟。

 

夏油杰推开门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他的猫饥渴得穿着他的内裤肏着洗手台,还在胡乱叫着夏油杰的名字,像是发情的昏了头把它当成了杰。偷内裤的小猫全然没察觉到主人正在靠近,闻到了味道却也顾不得回头,光急着用屄穴套弄台角自慰,声调拔得越来越高,已经接近潮吹。

 

深处抽搐着马上就要喷水,抬起屁股正要坐下好好磨一磨批,臀肉被狠狠扇了一巴掌。突兀的痛楚打得猫措手不及未能保持平衡,腰一抖直直的坐到底,花穴塞到不能再塞完全卡住。

 

阴道撑到最开,疼痛和剧烈的快感从花穴里席卷周身,本就在高潮边缘摇摇欲坠这下直接喷涌而出,“啊啊啊——!”腰身后仰,夏油杰顺手搂住贴上去,还不解气的又在套着他内裤的屁股上掴了一掌。五条悟在高潮里敏感得碰不得,更别提被这么一抱一拍,水吹得更凶不说,从下身流出的液体又添了别的。

 

女性器官的尿道口和阴茎前端的马眼都在排泄,夏油杰感受到温热的液体顺着他们贴合的大腿皮肤淌下来,地板和洗手台也受牵连遭殃。澡是白洗了,发情期的猫味里多了骚味,夏油杰是第一次见五条悟自己玩也能失禁,除了鸡巴瞬间立得笔直之外隐隐约约还有些吃味。

 

继续用力拍着猫的臀侧,打得充满年轻弹性的软肉乱颤,五条悟呜咽着无处可躲,身子软得无法站起身将台角从逼里拿出来。一拍里面就跟着震,磨蹭得穴肉又痛又痒,哼唧着撒娇央告夏油杰别打了。

 

“偷我的内裤还尿脏了,悟真是不听话,骚到连这么一会儿都等不及,该受惩罚。”夏油杰毫不心软,打得猫哼哼唧唧的软在他臂弯里抽泣,屁股火辣辣的痛,委屈地辩解道发情的时候就是会忍不住想尿嘛。

 

夏油杰很危险地从女阴摸到前面的双囊,在他耳边吐息,恐吓说悟再尿就带你去割蛋蛋。怀里的猫咪立刻充满警惕性地绷紧了身体,平时五条悟会立刻明白杰只是在逗他,可发情时脑子被情欲烧得迟钝,只能理解字面意思。于是他真的呜咽着试图夹起腿,还是控制不住酸软的下半身,努力克制但还是一抖一抖的在夏油杰掌下断断续续的尿,哭得脸颊湿漉漉的。

 

猫哭了还要哄,夏油杰把五条悟抱下来靠在台沿,帮他脱掉满是后者体液的内裤,湿漉漉的批都是发情的味道。犬科兽人对嗅觉十分敏锐,鼻腔里都是骚甜的猫味,恋人的发情也会互相影响,夏油杰蹲下身,鼻梁不由自主地遵循本能拱进五条悟的私处深吸。

 

“呀…!哈啊……杰?”双手立即抱住夏油杰的头,五条悟垂下眼睫,对视上杜宾犬泛红的眼睛。里面翻腾着显而易见的情欲,宛如有实质般烫得他腹腔里哆嗦了一下,杰也发情了。

 

五条悟对他男朋友的发情期又期待又害怕,怕那更壮硕的鸡巴捣进子宫里成结,也纠结的期待着平时不会有的粗暴性爱。杰已经发情,挨操是不可避免的,在这里继续站着被肏他真的受不了。五条悟轻柔地梳理着夏油杰湿漉漉的头发,捋开他的刘海,安抚道杰先抱我回床上好不好,躺着我会好好照顾杰的鸡鸡的。

 

毫无防备的说着幼齿词汇,后果是夏油杰确实把他抱到了床上,但全程鸡巴塞在他阴道里。每走一步五条悟都紧紧抱着夏油杰的后背惊叫,感觉滚烫的肉棒在体内越捅越深,发情期时杜宾犬的阴茎比平时更大,他没怎么使劲就随意挨到了宫颈口,戳得猫又叫又喘,完全软成一摊甜腻的奶油。

 

“轻点…啊啊啊顶到了!不要…这么用力呀…”被放平到床上时夏油杰也没抽出鸡巴,顺着一起压倒在五条悟身上,借助穴道里的淫水直往宫颈里滑。圆硕的龟头狠狠碾压着狭窄的入口,企图破开束缚,五条悟疼得喵喵叫着耳朵都塌成飞机耳。

 

好在猫也处于发情期,水多批软,宫颈也早有接受进入的准备,在抽插冲撞里逐渐打开防备,敞开大门欢迎肉棒进入肏弄。里面加倍的紧窄感吸得夏油杰尾椎发麻,按捺不住狠狠挺腰往里捅,五条悟也乐得被操芯子,舒爽得屄里潮水不断,阴道收缩着媚肉紧咬粗长的肉棒不放,嘬着往身体最深处吸。

 

交合处的淫液拍得四处飞溅,一声高过一声的浪叫填满房间,全然不顾隔音效果。五条悟被顶得不停往上窜,只好紧紧攀附住夏油杰的身躯稳住,臀肉在胯骨的拍击中荡着肉波,爽得头晕眼花。宫口放松,被蹂躏的软腻的入口在下一次整根插入时被撞开闯入,最娇嫩私密的腔室包裹住龟头,过载的快感逼得两人都叫出声来。

 

缠在夏油杰腰后的腿无力的滑落,朝两边绵软的敞开予取予求,五条悟拖长尾音爽得呻吟叫床里都含了哭腔,“好大…子宫要撑破了…呜…!”发育中的小逼被塞得密不透风,鸡巴在子宫里翻搅着乱撞,所有敏感区都被阴茎挤压顶戳,他叫得根本收不住声音,亢奋得胡乱喊着杰好厉害太深了再快一点。

 

“要到了!唔嗯…!还要刚刚那样……”五条悟扭着腰追逐着夏油杰挺动的节奏,方才夏油杰全部抽出再一口气攻入花宫底部的肏干他很喜欢,催促着杰多来几次。夏油杰的鸡巴被他骚得又大了一圈,插进去时捅得五条悟直接喷了一大股水,龟头被热烫的阴精一淋,积累到极致的快感就让杜宾犬的鸡巴有了成结的趋势。

 

夏油杰立刻把肉棒送进宫口,在温暖紧致的巢穴里胀起结锁住,硬且膨胀的异样感让五条悟立刻明白要发生什么,熟练的放松身体等待内射。尽管有心理准备,犬类高热的精液冲进柔嫩敏感的子宫时猫还是难耐的尖叫,刺激得又失禁了一次,他没多少可以尿的了,女性尿道口在肏干中被夏油杰撞得红肿,排出尿液时烧灼感阵阵刺疼,简直尿不出来。

 

“好多…怎么还没射完……”五条悟疲倦得睁不开眼,用撒娇的语气抱怨夏油杰的精液量,其实他也很享受被精水填满周身都是杰的味道,但是今天太累了,“我好像维持不住形态了,杰…”

 

夏油杰低头吻他的嘴唇,发情期得到满足的杜宾尤其温柔,“没关系,那就变回去,我跟你一起。”

 

保持着锁住的姿势,五条悟慢慢变成了本体依旧大只的白猫,夏油杰也恢复原型。杜宾犬蹭了蹭猫咪的脸,互相为对方舔毛,大白猫眯起眼睛哼叫着,喉咙里发出舒适的呼噜声,满足地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杜宾的嘴,然后被对方亲昵的轻轻咬了一口。

 

「fin」

 

 

3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