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白马(夏油杰无记忆存活If)

<白马>

|夏五|想到哪写到哪|疯子出品

我醒来的时候举目无亲,只能从病历单上识得我的姓名和年龄。这偏僻镇上的诊所是一对老夫妇在营业,他们对我的疑问一概摇头称不知,只是说我很快就能康复出院回归生活。

生活,什么生活。我不知来路未明前途,属实不懂该回归哪门子的生活。我开始思考如我这般失去记忆的人是否还有活着的意义。只能说全须全尾四肢健在,全身价值只有这条性命。

在我准备出院的那一天,窗边出现一张纸,上面写着一句话:

「没有意义就创造意义。」

这并非夫妇两人的字迹,假名的连接处有书道练习的痕迹。我感到好笑,却别无他法。当我久违地站在镜子前想整理一下仪表,双手兀自将一部分头发拢在脑后团成一团,搭配手腕上的发绳绾出一个完美的丸子,整套动作一气呵成,像是做过千遍万遍。

我的手都有记忆,但我没有。

这座名叫古川的小城市,坐落在仙台边上。人流量不多,建筑和建筑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往松岛的方向去,还能看见很多田野。视野很开阔,傍晚时候月亮就低低地挂在眼前,星星连成一片清晰可见,可我不记得它们的名字了。

我找了包食宿的廉价工作,在日复一日的劳苦中强迫自己忘记所谓意义的事。我没有门路,没有相识之人,没有找回过去的方法,只能暂且搁置,先讨个生活。我还记得那张纸,我相信在这波澜不惊的背后一定涌动着暗流。

那天我如往日一般匆匆走在上班途中。绿灯亮起,我抬起头,脚却迈不动了。攒动的人群中有一个高挑的身影岿然不动,桀骜的白色短发,黑色的眼罩和一身黑衣,双手插兜气势凛然。我承认他的打扮和身高确实让人过目难忘,但我并不认为到了能让我心跳如雷的程度。手为什么会抖,呼吸为什么会放缓变沉,我不知道,身体仿佛脱离了大脑的控制自行做出了一些判断。可我想不出有什么奇怪之处,我并不认识他,我的「大脑」毫无波澜。就这样驻足了一会儿,绿灯变红又变绿,他忽然动了,抽出双手做一个指手腕的动作。我恍然,低头看了看表,比平时晚了一会儿,距离打卡还有13分钟的余裕。再抬头的时候,他不见了。四周都看不见踪迹,仿佛从未来过。我终于迈开步子,回到一贯的通勤路途。

就在我快要说服自己那不过是一场白日幻梦,那个男人又出现了。时隔一个月,这次他直接站在我常吃的荞麦面店门口,装束如旧,像在等我。这回我步伐很稳,看了他一眼就进了店面坐在吧台前。他径自跟在我身后,接着落座一旁,好像什么熟人一样。

怪人。我腹诽,嘴却不听使唤,口吻听起来很松快。你来点什么?

普通的套餐就行。老板递上擦手的热毛巾和冰水,他道了谢,熟稔地点餐。

不好意思,荞麦面套餐两份。我没动菜单,朝着老板说道。老板口中一边确认着餐品,一边快速地打印了两张小纸片,一左一右推到我们面前。

接着两厢无话。我看着老板忙活的身影,强迫自己将注意力从旁边的男人身上移开。他倒是悠然地托着腮,眼罩之下的目光不知落在哪里。

虽说夏天刚过,但是果然荞麦面还是吃不腻呢~意料之外,他先开了口,语气轻浮。

他很喜欢吃荞麦面吗。我暗想,但以前来吃的时候从未见过他。我点点头,试图用喝水掩饰我的尴尬。

这家店开了这么久却一直没涨价,是难得物美价廉的店哦。老板听到这话,笑着回过身,边点头边道谢。

我问,你经常来光顾吗?这回终于能明目张胆地观察他的脸。皮肤很白,没有皱纹和松弛的痕迹,鼻梁很挺,嘴唇微微润着光,是非常年轻的脸。我下意识地想,如果能看见他的眼睛就好了。

曾经,大概15年前来过几次。他回忆着,话语停顿了一瞬。嘴角的笑出卖了他,只一瞬,又好像概括了许多细碎缱绻的时光。

是吗。我敷衍着,很遗憾,我无法作出任何共情的回应,因为我的记忆左不过3年光阴。

还好这时候面被端了上来,救我于水火。他掰开木筷剃了一下木屑,然后双手合十,快速地吃起来。

干嘛吃得这么急呢。我慢吞吞地剃着木屑,心说。你看,呛得眼泪都流下来了。

那天吃完面以后他就走了,但没有像上次一样瞬间就消失不见,我目送他的背影直至消失在道路尽头。虽然他没说再会,但我有预感还会相见。他认识我吗?当初的纸条是他留下的吗?他对我的人生、我的记忆做了什么?我一边走一边思索,想给我人生这部没头没脑的悬疑小说作出一些合情合理的推理。犯罪嫌疑人只有一个,并且大摇大摆自投罗网。

第三次见到他是在宿舍楼下。我加班到深夜,恍惚间看到他垂着头蹲在公寓入口。我讶异于居然没人来赶他走,忽见他将眼罩摘下,站了起来俨然要我带路。我只能为他拉开玻璃门,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为他拿来拖鞋,带他走到电梯门口。

我终于看见了他的眼睛,尽管只是一瞥,也难以忘却那净澈的蓝。是外国人?混血?怎样的血统才能生出这样惊艳的瞳孔。睫毛很长,如今低垂着,像是很累的样子,没什么神采。

当我打开房门,摸黑开灯,狭窄的公寓一览无余。一桌两椅一床,墙边是简易的炉灶,另一侧是只容一人的卫生间和浴室。他未发一言,只是走到桌边坐下,然后将头埋进双臂之间。

他一定很累,我想。但出于礼节,还是泡了红茶放在桌上。他睁开眼眨了眨,伸出三根手指。

给我糖。

原来喜欢甜食。我给他加了三勺糖,他直起腰端着杯子小口喝起来。

我想问很多事,话到了嘴边却难以出口。你是谁?我是谁?我们什么关系?这些问题怎么听怎么可疑。可是又非问不可,他一定知道什么,否则为什么两次三番闯进我的生活,还一副理所当然不容商量的模样。

今晚住你家可以吗?他抬起头看我,眼睛湿漉漉的,像水洗过的天空。我想说不,头却点了点,甚至拉开衣柜扔给他换洗的睡衣。他跑去洗澡的时候我才开始思考单人床怎么睡下两个成年男人,不得已只好我打地铺。他却毫无心理负担,洗完澡就把自己抛到床上趴着,活像拉伸的布偶猫。等我洗完澡擦着头发拉开浴室的门,他居然拿着电吹风示意我坐下,轻手轻脚地为我吹起头发。

他的指尖微凉,动作却很娴熟,从发根到发梢,是为谁吹头时形成的记忆呢。我不禁思忖。

终于吹完之后,他自说自话地关了灯,一把将我拉进被窝。虽然我看不见,脸上却触到他的鼻息,有些温沉有些颤抖。太近了。我的心跳开始不受控制,目之所及虽然一片昏黑却不舍得阖上双眼。两手不知该放何处,生怕摸到些不该摸的东西。

杰,我冷。我感受到他窝在我胸口,毛茸茸的脑袋骚在我的脖颈之间,很痒。我凭着直觉抚上他的后脑,轻轻地拍着,像是在哄孩子、亦或是宠物。我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他彻底埋进我怀里,双臂环过我的腰身,又蓦地收紧了,像是怕我会逃走。我只好将另一只手拢在他背上,手掌紧贴着,想给他渡一点热,或是熨帖和安心。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我以为他睡了,松了口气但愿他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这时他忽然滑了下去,掀开我的衣服,手摸上了我下面蠢蠢欲动的东西。我心头警铃大作,只能用手去探,想要阻止他的动作。他却一把扯下我的裤子把那根东西包裹在手掌中,上下撸动几回又吞入口中。温暖潮湿的口腔激得我吐出一口气,脊背忍不住弓起,快感一下传到四肢百骸。我双手抱住他的头,手指虚虚地摩挲着他的发间,后脑勺最底下的发根被修得平整,摸着酥酥麻麻的。我感受到他的舌头细细地扫过柱身和伞头,接着收缩起咽喉,试着将我的性器咽得更深。我只能咬紧了牙关,避免发出奇怪的声音。实在是宿舍的隔音不好,我经常听见隔壁同事给女友打电话。我不知道他是为何这般熟练,是有过很多经验吗?和他的伴侣吗?突如其来的占有欲加强了浪潮般的快感,最终我捂着嘴巴交代在他口中。

片刻的喘息之后,我起身打开夜灯,掀开被子看见他赤红着双眼擦去嘴边的津液,睫毛上挂着未干的泪痕。我抽了纸巾给他,顺便给自己也清理了一下。

我觉得是时候了,不管该不该问能不能问,不管前尘往事是否该封缄于口,我都不在意。如今我孑然一身、了无牵挂,就算是打开潘多拉的魔盒又有何妨,还有什么能比这了无生趣的人生更加绝望。

你爱他吗。我抬手点了点我的头颅,问他。拥有过去的夏油杰。

他愣了楞,嘴角勾起,眉头却紧锁,眼中氤氲着一层朦胧的湿意。我怎么可能爱他,我亲手杀了他。

那我为什么活着。我又问。

因为你是我出手仁慈的诅咒。他搔了搔后脑,低头不再看我。

我抬起他的双手掐住我的喉咙,慢慢收紧了,看着他的神色从不解变成恐慌。我给你机会,这一次一定不会失手。我试探着,渴求着,像苍茫宇宙中资源耗尽的漂泊者期冀一个了断。他却哭了,摇着头颤抖着双手。这一次,我希望你能真心地笑着活下去。

何来真心,我甚至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我苦笑。

没关系。我看着他的眸中倒映着明黄色的光,脸在我眼前不断放大,直到碰上他柔软温润的双唇。我会成为你活着的意义。

我颓然放开了手,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我们到底什么关系。

是挚友。他开口,舌头滑进了我嘴里。我是你此生唯一的挚友,五条悟。

十二月中旬的古川已然入冬,夜气潮湿而凛冽,我身下的五条悟却温度灼人。在接吻的途中我很快掌握主动权,将他压回床笫之间。我舔舐过他口腔的每一处,搅动着他的唇舌,像是进行一场声势浩大的掠夺。杰。杰。他低低地喘着,呢喃着,唾液交换之间我们拉扯着脱下了对方的衣服,肌肤相贴坦诚而见。我伸手抚摸他完全勃起的性器,滚烫坚硬,随着我吮吸他下唇的频率突突地跳着。拇指擦过铃口,他口中漏出呻吟,下面涓涓地流出了些许前液。没有润滑剂,只能用这一手前液代替了。我另一只手抚过他的会阴,摸索着往穴里挤进一根手指。他倒抽了一口气,后面绞得更紧了。我只好细细地啄吻,示意他放松,另一根手指摩挲着褶皱慢慢地塞了进去。

等他习惯了,我开始浅浅地抽送。他渐渐承受不住我的攻势,唇齿完全败下阵来,断续地呻吟着,大腿剧烈地颤抖起来。我心下了然,开始快速地戳弄那一点,撸动性器的频率也就着前液渐渐加快,他猛地窒住了呼吸,两条长腿交叠着挂上我的腰,似是快要到达顶点。

悟。我将头埋入他的侧颈,手上不停,在他耳边生涩地念着他的名字。悟。

他一口咬上我的肩头,浑身的肌肉骤然绷紧了,微凉的液体从我的指缝间一股一股地流了出来。

等他的喘息稍稍平复,我将这一手精液涂在我的性器上,托起他的腰,对准了小穴缓缓地插了进去。

他说我们是挚友,我暂且相信。但我不知道挚友之间还会做这种事。这具身体却过于食髓知味,被他的脸哄骗,被他的吻征服,心甘情愿地走入他编织的华美陷阱。我浸溺在欲望的海,和他一同沉浮。杰,杰,慢一点,太深了。他在呻吟的间隙求饶,后穴却咬紧了,莫说口是心非,甚至连两张嘴都串不好一份供词。我只能无奈地宣判五条悟有罪,证据是腰挺得很高,腿也缠得很紧。作为惩罚,我在加快抽插的同时又抚慰起他半软的性器。他几乎尖叫,刚射过没多久的性器很快又精神抖擞。可能与他的皮肤有关,毛白而稀疏,性器像凝脂般粉嫩。

真漂亮。我赞叹道。他被顶弄得有些神志不清,面色绯红,嘴上却依然倔强。那当然,我可是最强。

是,是。我不明就里,只能附和着,拖过最强的腰,抬起最强的左腿,猛地向前一送。他捂住嘴才没叫出声,我见状笑了起来,好像恶作剧成功的顽童,接着三浅一深地细细抽送着,仔细看着他的模样。他眯起眼,头发随着律动飞扬,舌头伸出来舔了舔因为叫唤半天而发干的嘴唇。

杰!你怎么……又变大了。他喊,穴里忽地收缩了一下。我被夹地头皮发麻,一时低头闷哼着快速挺动起来。他被撞得呻吟都破碎,纤长的身躯像飘摇的浮萍。杰,杰,我不行了。他哭喊着,我低头给了他一个吻,然后在放缓的撞击中一同迎来绝顶的快感。

余韵之后,我给他清理了,他躺在我身边,断续地讲了很多过去的事。

他说,夏油杰真坏啊,总是和我打架,不过之后都会和好,还会给我买甜食。

他说,夏油杰不是人,什么心事都不和我说,最后一声不吭屠了村偷偷跑路,甚至杀了亲生父母。但凡和我倾诉一次,我一定不会让他一个人烦恼。

他说,夏油杰愚蠢透顶,自以为在追求颠覆世界的大义,事实上不过是飞蛾扑火,即便搭上性命也无法改变任何事。

他说,夏油杰真的很过分,为什么丢下我。

他说,我这一生,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挚友、师长、学生,几乎都死了。我很寂寞。

他说,如今天地祥和,我只想任性一回。

他说,对不起,我本不该出现在你面前,不该告诉你这些事,不该再毁掉你的人生。

他说,他说,他说。

最后,他靠在我的颈窝沉沉睡去。

醒来的时候他不见了。我用拇指按摩着太阳穴,想缓解因睡眠不足而造成的头痛。昨晚的信息量实在太大,短时间内没有足够的精力和情绪去消化,只能先一如既往准备出门上班。

随着圣诞节的来临,商店门口纷纷摆上了圣诞礼装预约的宣传广告,红色的装扮让这座小城多了几分庆典的喜悦气息。路过蛋糕店时,我的脚步忽然毫无预兆地停下了。圣诞限定草莓奶油蛋糕,他……悟,会喜欢吗?我看着橱窗里的展示品,不假思索地预订了配送。超市采购时看到冷冻柜里的喜久福,想着东北乡下的生奶油冷冻大福他也许爱吃,就买下一盒。

我从未否认在看到五条悟的第一眼就被他吸引。他长着一张过于艳丽的脸,被他注视的时候,我仿佛被天光云影所笼罩,任何阴私的想法都无处遁形。即便是忘却一切,我依然义无反顾地爱上他、占有他。他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我上班的路线、我常去的面店、甚至我的住所,说是被监视也不为过,但我却甘之如饴。我曾以为自己是没有灵魂的躯壳,事实上是他赋予我了无罪孽的清白之身,不用再自我折磨,不用再背弃师友,不用再妄图以蜉蝣之力撼动这顽固不灵的浮世。

我不幸又有幸,不幸在以身殉道道不渡我,有幸在我本该身入业火,却有爱人执手拯救。

像是为了应景,古川终于在24日这一天下起了雪。

我醒来时,屋中罕见地昏暗无光。拉开窗帘,雪势非常大,却不见风,纷纷扬扬倾泻不绝。好在今天是休日,不然我真的要为出行而烦恼。

我泡好两杯红茶,一杯放在自己面前,另一杯放在对面,装乘的碟子上搁了三包砂糖。我的预感从不会出错,五条悟在红茶的热气散尽之前进了门。他拍去头上和肩上的积雪,扯掉围巾眼罩随手扔在玄关,口中氤氲着热气鼻尖红红走到桌前坐定。

抱歉。我看着他的眼睛。我这里没有暖气。

没事。他手脚利索地将砂糖倒入杯中,然后缓缓地啜饮起来。

冰箱里有蛋糕和喜久福,吃吗。我翻过一页书,没有抬头,手却在抖。

他愣了一秒,然后冲到冰箱前拉开,一手拿一样,小心翼翼地坐了回来。

抱歉。他把蛋糕送进嘴里。上次,我逃了。

没关系哦。我合上书,看着他。

我不该说那么多,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所以我跑了。但又很怕杰知道了以后会想不开,所以一直在旁边看着。他低着头,睫毛耷拉着,像做错了事的猫。我实在没忍住,伸手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

我很感谢悟告诉我以前的事。我留恋地抚摩着他白色的发梢。无论曾经的我怎样看待这个世界,如今我只是个普通人,能活下来也全是因为悟,所以我会珍惜接下来的人生。说到这里,我探身过去,吻去他嘴角的奶油。

他弯起眉眼,往我面颊上吧唧亲了一口,大喊着太好了,今天杰就跟我回东京吧,明年就结婚吧什么的。

好,都好,我们还有很长很长的时光。

这一次,有他带我回家。

Fin.

66 Likes

太可爱辽,太可爱辽!好喜欢这种!!

2 Likes

谢谢你,祝你新年一切顺利(^з^)-☆

1 Like

这个设定帅爆了

( ´▽`)谢谢你

1 Like

这一次,他们永远不会分开!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这个文!吹爆太太!

1 Like

(/ω\)谢谢你!新年快乐

特别好的…很喜欢…夏找到了自己活着的意义啊

谢谢你!真的是能找到出路了

1 Like

好温柔的故事…

谢谢你!

好喜欢啊

非常喜欢……像是支离破碎的冬日里沉在冰面之下涌动的温流,这样回暖的幸福像是倒置沙漏底部一点点漏入的沙粒,寂静无声,但温暖得令人心颤

2 Likes

好温柔啊,有被治愈到

这篇看得好快乐www祝太太新年快乐

:smiling_face_with_tear:你好会写,我好感动呜呜呜呜

没关系 就算没有记忆也会爱上你 大义可以舍弃 生命可以终止 牵过的手分开了 拥抱过的臂膀转身了 这次将未能说出口的话诉诸 你们之间的爱历久弥坚

1 Like

是的是的,其实我写的时候比较倾向于把那些曾经不能说的话都说出来。人生不该永远都是错过啊

1 Like

谢谢老师:sob::sob::sob::sob:在这之前我还沉浸在十二月二十四号的悲伤之中:cry:糖真的好好吃!

很喜欢!!有一种历经一切后两个人终于能重新开始的温馨感,很喜欢很喜欢。这一次杰终于不用在自己的理想中纠结折磨了,因为悟是他的一切了。很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