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五条悟是个羽毛球(连载至2)

,

Sumarry:
能看见咒灵的夏油杰某天发现自己的羽毛球上被人写上:你和老子是天生一对!
校园青春故事,he

假如五条悟是个羽毛球(1)

校园文有咒力,但是就一点点

1

夏油杰喜欢打羽毛球,最主要的原因是这这项运动可以很好的锻炼全身的力量。

然后,在需要的时候:

指间一弹,让那种不知道是什么的恶臭的混合物尖叫着从他人身边飞灰湮灭。

好吧,其实夏油杰知道,打这种东西其实只要一根手指就可以做到,不需要什么运动。

但是,夏油杰还是喜欢打羽毛球。

而真正的理由是—

到底是什么呢,夏油杰倚靠在天台的栏杆上,手间夹着烟,呼出一口热气,任夏日的热风吹动,让浓浓烟味扑洒在脸上。

另一手里紧紧抓着作者我用于回归正题的羽毛球,16根羽毛的球还是那么清盈,只是球上多了一行小字:

你和老子是天生一对!

mmp

夏油杰暗骂,不知道是那个脑/残写的。

女生的话就算了,也不好说什么。如果是男生,好歹要拖出来揍一顿。

他冷漠得看着陪伴自己1年的羽毛球,然后刷的一下,肩膀肌肉绷紧,随后一甩,将其从天台抛出。

蔚蓝的天空中,多出了一道圆润的白色抛物线。

啪—

估计是打到楼下的草丛了吧,夏油杰摁灭那根还在燃的烟,然后抖了抖身上的校服,防止被人闻出烟味来。

毕竟他是个“好学生”。

夏油杰曾经真的是个好孩子,可惜,从他将“妈妈,为什么有个怪东西趴在你的肩膀上”问出口的那一刻,乖孩子的人生就结束了。

如果说是他自己投掷一个终结属于乖孩子人生的骰子,那么他的父母则毫无疑问是将那个骰子交给他的人。

不过这些都不再重要了,现在夏油杰最想干的一件事,就是揪出莫名其妙在自己的专属物品上写下一段不知所云的话的人。

关上通往天台的大门之前,他拢了拢因为躺在天台上而变乱的黑色长发。

很快,他就变回了一丝不苟的夏油杰。

轻轻地关上天台的门,然后踩着上课的铃声进了教室。

前桌的森田瞧见他,摆出一脸便秘的表情说:“优等生,你每次上厕所都待好久,难道说……

这就是你成绩保持第一名的秘诀!?”


……

“不是。”然后夏油杰面不改色的回答,“但是优等生容易便/秘。”
森田摆出一副你真可怜,我还是不要做优等生的表情,然后被老师的粉笔射在了后脑勺上。

“森田,你给我转头认真上课了!”

夏油杰看到自己脱离了被审问的苦海,弹了一指,消灭了地中海老师身后漂出的恶臭生物。

为了感谢老师让他脱离前桌的骚扰,免费给他除一下垃圾吧。

“还有你!夏油,为什么每次我到你们班上课都要弹指?”

伴随着老师慷慨激昂的批斗大会,全班哄堂大笑,而夏油杰似乎完全没有被针对对象的自觉,主动脱离了班级活跃的氛围。只是慢悠悠地翻开课本,心不在焉地想着怎么找到那个侵犯他财产的奇葩。

至于夏油杰有什么计划,其实是没有的,因为夏油杰处事消极,所以思来想去到最后,他什么也没做。

如果那个人继续干出一些骚扰他的事情,那他自然可以循着各种蛛丝马迹找到人。

如果ta不再做了,夏油杰也就没有必要去理,因为他很清楚,主动的寻找反而意味着很在意,这只会让变态更加兴奋。

冲动得扔掉羽毛球,还是让夏油杰有点后悔的,倒不是因为他多么舍不得那个陪伴他1年的羽毛球,而是因为此羽毛球的消失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夏油,你那个羽毛球呢,我可是看见你每次打完都会认真擦拭,像对待老婆一样呢,没想到还是喜新厌旧,换了新的羽毛球啊。”路人甲一边挥动着羽毛球拍,一边笑着调侃他。

夏油杰只是狠狠地击飞了对方的羽毛球,沉默着没有解释什么。

归属于他个人,并被他占有的东西,当然会好好对待,而且他本来就喜欢羽毛球。

但是如果它被侵蚀了,

索性不要也罢。

随着球拍的挥舞,羽毛球白色的羽毛扇动着,远离陆地而靠近天空。飞翔,那是属于夏油杰幻想中的自由的味道。

美中不足的是,即使是轻柔如羽毛球,也要借风与人而行,而且,它最终还是会回到陆地上,或者被他人的球拍击打。

所以夏油杰喜欢打羽毛球,但却不怎么喜欢和别人一起玩羽毛球。

失去自由的羽毛球,你最终会降落在谁的怀里?

不知为何开始思考这个问题的夏油杰,打开鞋柜,然后发现那个熟悉的羽毛球,只是上面的字被擦洗掉换成了新的:

老子亲笔题字的羽毛球不好好供着,竟然扔掉,要不是老子正好被砸到!

霸气侧漏的语气,字却因为羽毛球的面积挤的小小的,显得特别委屈。

夏油杰唇角不禁勾起一抹浅淡的笑,他手指一下一下地点着下巴,看着格外愉悦,心里却在想:

可惜了,砸到你的只是羽毛球。

tbc

3 Likes

2

五条悟不是什么羽毛球,他是活生生的人。
但如果非要说他俩有什么相似之处,那可能是:
他们都是白的,而且五条悟比羽毛球能飞的久一点。
天生就能看到咒灵的五条悟,注定与平庸的世界格格不入。
虽然因为生长于五条世家,与生俱来的能力使他倍受这个知道许多秘辛的古老家族器重,但也导致他被保护得太严,缺失了与同龄人相处的机会。
于是,在16岁时,充分展现自己强大实力(仅只武力,和智力无关)的五条悟决定离开那个家,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百无聊赖的五条悟,即使来到外面的世界,仍觉得了无生趣。
直到他在野鸡高中发现了一个惊喜。
那天,他踏进校园,正好看到一个怪刘海走过,五条悟刚要哇偶一声嘲笑两句对方发型显眼,没想到怪刘海压根没注意到他,小眼睛挤成一线,打着哈欠,顺便把一个路过的小小咒灵弹飞了。
本来也要动手的五条悟停手。
那可是我的猎物,竟然被区区普通人抢走了,他不满撇嘴。
等等,我刚刚看到了什么,一个普通人把咒灵弄死了?
五条悟后知后觉,他在这个世界上碰到了唯二的咒术师,这意味着,他终于找到了人生中的另一伴。(不是情侣的意思)
五条悟很满意,并单方面决定与怪刘海成为好朋友。
但是,五条悟觉得,他的出场方式总不可能是拍拍刘海的肩膀:“嘿,伙计,你也能看到咒灵吗”
这样还不够惊人炸裂。
于是,他决定给刘海君一个惊喜。
在偷偷摸摸尾随并看到刘海的名字后,念叨着“杰,老子是你的天生一对”的五条,打开杰的鞋柜,看到里面的臭鞋(他认为的)和羽毛球。
绕开皮鞋,五条悟用记号笔在羽毛球上题字:
你和老子是天生一对!
嘿嘿,等到夏油杰期待找老子又找不到的时候,告诉他老子五条大人的身份。
杰肯定会很惊喜吧?
五条悟舔了舔嘴唇,插着口袋,哼着不知名的小曲上教室睡觉去了。
睡梦中他看到夏油杰绕着他的怪刘海紧张而惊喜地看着自己:“原来世界上竟然有和我一样天才的人吗?”
而自己却嘴角上扬:“我们可是天生的搭档哦,不过杰你比老子稍微弱一点点。”
“五条”
“五条……”
“五条!”
谁在叫老子?五条不耐烦地抬起头,一张大饼脸席来,而且被其惊动顺势站起身的五条可以轻松地瞧见他的地中海。
“五条同学,第一天来上课就不要再睡觉了”黑发中的光亮处晃个不停,“拿出课本翻到……嗯?你的书包呢?”
( 此时,伊地知与车上的扁平书包深情对视,相顾无言。)
五条悟:“老子忘记了。”
地中海叹气,在耳边唠叨个不停,五条心里直嘀咕:这大叔真啰嗦,希望杰不是这么吵闹的人。

让五条失望了,杰不仅不吵闹,还相当无情。
一下课就悄咪咪地在教室外要盯守夏油杰的五条,不出意外地被班里的女生团团围住。
“五条君,你的头发好好看,是在哪里染的啊?”
“不不不,五条君头发不像染的,实在是太自然了,难道是天生的吗?”
“五条君为什么一直戴着墨镜呢,是因为眼睛不舒服吗?”
叽叽喳喳的声音响个不停,五条悟听着他们的问候,得意不禁升起,专心回答。
“不是染的,头发是天生的。”
“老子喜欢戴墨镜了,眼睛好的很”
顺便贴心地摘下眼镜,用他那双天蓝的眼睛引发女生们原地爆炸。
至于夏油杰,就是这个时候发现自己的羽毛球被人侵犯,并且上天台郁闷地吸了口烟的。
啊,杰人呢?
等到五条悟终于解答完女生们的问题,让她们心满意足地离开,才发现他的好友杰也不见了。
杰实在可恶。
五条悟很不高兴,于是果断决定要旷掉下一节课,并出了教学楼开始到处乱逛。

杰到底会在哪……
啪—
里。
五条悟虽然没有找到夏油杰,却找到了那个宝贵的羽毛球。
没来的及开无下限的五条悟,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好痛啊,更不爽了。

本来是想要现在就向杰告知老子的身份的,杰竟然扔了这么好的羽毛球,我要惩罚他,所以杰现在休想知道我的身份!
五条悟开了水龙头,伴随着哗啦哗啦的水流声,狠狠地揉搓羽毛球底部,然后再次用记号笔猛撮羽毛球:
老子亲笔题字的羽毛球不好好供着,竟然扔掉,要不是老子正好被砸到!

艰难地在羽毛球上歪歪扭扭写了这么多字,五条悟感觉自己心情好了不少,但还不够。
自从离开家,五条悟可是吃到了不少甜食,喜久福的味道就很不错,以后一定要让杰给他买100个喜久福谢罪。
将球重新塞进鞋柜,五条悟盘算着:如果要报复杰,到底什么时候向他公开自己的身份呢?
大脑使用过量,还是先来根棒棒糖再说吧。
五条悟从口袋中取出一根棒棒糖,含在嘴里舔个不停。
此时的夏油杰还不知道阴魂不散的羽毛球竟然在鞋柜里躺着等待他的临幸。
而五条悟也不知道,有another surprise也在等待着他。

tbc

3 Likes

蹲蹲后续!

感觉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