咪咪保卫战

夏油杰想要保护好自己的咪咪的故事
夏五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后续会有肉

不对劲。
十分中有九分不对劲。
夏油杰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将自己胸前的那只不安分的手挪开了,他看着眼前的挚友无奈的叹了口气。
事情还得追溯到几个月之前,自从夏油杰在五条悟硬拉下看了一些小电影后,五条就开始不对劲了起来。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但也让夏油非常苦恼。
“喂,悟”夏油最终还是忍无可忍,抓住了那白净骨节分明的,但不停戳着自己胸肌的手。
不过显然那双手的主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一脸无辜的望向对方:“怎么了杰?”说罢,试从抽出手,还想往那两点再摸一下。夏油杰见挚友还不打算停手,只好单手捏住悟的双手,将其往墙上扣。五条悟突然被禁锢住,脸上闪过一丝茫然,蹙眉吐舌道“杰真是小气…”
这是小不小气的问题吗?!夏油杰在心里崩溃呐喊,搞不懂自己的好友到底在搞什么鸡毛。他透过墨镜片盯住那苍蓝如天境的双眸,带着几分严肃警告面前人:“悟,别再摸我的胸了,虽说是挚友还是得有些边界感啊…”
都是男人到底有什么可摸的?我有的他也有,摸谁的不好非得摸我的,难不成是自己的摸起来不过瘾?夏油杰脑海里浮现出差点把自己都逗笑的荒唐想法,但他确实是这么认为的,至少他找不出其他能够解释悟最近为什么会痴迷于他的咪咪的理由…

虽然夏油警告过了某位摸奈大师别再碰他的奈了,但对方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愈发放肆起来。无论是一起看电影玩游戏时还是冬天太冷引来某只白猫来钻被窝…那双手永远都有很确切的目标——那就是他的咪咪。
夏油杰从一开始的不理解且无比抵触,变为被迫接受甚至接受良好。若是有哪天五条悟没有对他的奈子下手,他倒是觉得不正常。

“杰——好冷啊”五条悟嘀咕着,十分熟练的钻进了夏油杰所在的那个被窝。暖乎乎的被窝让五条好受了不少,他又顺手将冰冷的爪子透过自己好友的毛衣放在了更加暖和的胸前。
夏油被对方冰凉得如同冰锥的手冷得一个激灵,反手握住了那冰爪。“嘶,悟的手好冰,没有带手套吗今天”五条微凉的脸颊在夏油杰的羊绒毛衣上蹭了蹭,打了个绵长的哈欠:“嗯…手套找不到了”夏油杰像往常一样随手揉揉那柔软蓬松的白发,问道:“要休息一会儿吗,悟才出完任务回来很辛苦吧”怀中的人只是晃晃脑袋,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将头靠在对方胸前。
不知过了多久,夏油才放下手中的书,揉揉酸涩的眼眶,准备打个盹。
“悟…嗯?”夏油杰刚打算让他躺下好好睡一会儿,却发觉对方已有小小的呼声,胸膛也缓慢的起伏着。
这分明就是睡着了吧…
夏油杰笑了笑,但又不由自主得打量起趴在自己胸前的男人。纤长的睫毛静静地搭在眼皮上,轻飘飘的如同天鹅的羽绒,平日里熠熠生辉的浅瞳此刻紧闭。夏油屏住了呼吸,伸出手轻轻摩挲六眼的眉骨,轻抚着,从眉骨移到了高挺的鼻梁,再者便是那柔软水润的薄唇…他讲手指摁住摩挲,惊异于那与想象中不同的触感,好软,好想亲上去试试…
喉结上下滚动,两片微凉的唇瓣相贴…待到夏油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亲上去了。

18 Likes

期待!哈哈这个感觉好有趣!

人妻感满满的大乃乃杰妈妈,蹲蹲/(=✪ x ✪=)\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

完蛋了…我在做什么啊
亲完后才后知后觉的某人扶额苦恼,手指贴着自己刚刚偷亲了挚友的嘴角,不知道是个什么心情。
“嗯…杰?”察觉到怀中人动了动,夏油杰意识到自己似乎把人给弄醒了,打算安抚一下,让他继续睡会儿。
无意识地将头埋进夏油杰的肩颈中,一下又一下地蹭着,身体也离热源贴得愈发的近。
依偎在一起的双方并没有感觉这暧昧的姿势有什么不妥,并且理所应当得认为“好朋友不就应该是这样吗”
五条悟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见夏油杰盯着他出了神,伸手戳戳他的脸颊,又坏心思地开始捏起下面的两点咖啡豆。
夏油杰被捏的一下子醒了神,抓住那双“咸猪手”,看向罪魁祸首:“又开始了悟,我不是说过很多遍了,别再摸我的咪咪了…看来得给你点惩罚长长记性…”说罢,五条悟发现不怀好意的挚友露出一个标志性坏笑,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将手伸向自己的腰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别、别杰哈哈哈哈,停下来,好痒哈哈哈”痒痒肉被肆意挠弄的感觉不好受,五条笑的在床上不停翻滚,双手被禁锢着就只好蹬着双长腿,笑的满脸涨红。
“哈哈哈…好痒,停下来杰…”身下人的不断求饶声传入夏油杰耳中,他的耳朵竟诡异的泛红,喉结也不由自主地上下滚动。
悟的腰被捏红了,脸也是红红的,好可爱…
夏油杰不知是否是因为刚刚挠痒痒还是怎么的,脸上也是一片潮红,那在衣服下也能依稀看得到轮廓的胸肌正随着他略微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着。
五条悟发现对方没了动作,还以为是被自己威慑住时,得意地抬起头,然后对上了那一双深紫色的眸子。
额角凸起的青筋,凌乱乌黑的散发,还有那颔边恰到好处的汗珠…五条悟第一次觉得这男人竟该死的性感。
他稀里糊涂地搂住还压在他身上的男人,捏住那并不是那么富有肉感的脸颊,在上面落下如绒毛般轻柔的浅吻。
好吧,这下轮到两个人都征住了。
夏油杰没缓过神般愣愣地点了点自己刚刚被亲过的地方,盯着面上又是浮上一片红晕的挚友,试探着问道:“悟…为什么要亲我?”眼前人难得地忸怩起来,羞愤地没好气回答道:“哈?都怪杰…怪杰太性感了吧,亲一下又怎么了,你是黄花大闺女吗,还亲不得…”夏油杰好笑地看着对方干脆自暴自弃不断嘟囔着的样子,心里像是被蓬松的棉花糖塞得满满当当,甜滋滋,软绵绵的。
“嗯,我也很喜欢悟”他声音中带着笑,俯身下去往那红润发烫的脸蛋啄了几口,后者往后缩了缩,哼唧几声,也没有反驳夏油杰将自己刚刚说的话当作告白这么一回事。
反正自己本来就是喜欢杰啊…

15 Likes

两人衣服都被扒的差不多了似乎才意识到一个问题——正常人会对自己的挚友起反应吗
虽然都贴了这么久,也亲亲脸亲亲嘴的,但是好像都下意识的把喜欢当做挚友间的喜欢,根本没想到还有一个比挚友还要更近一层的关系…
“悟,所以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夏油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忽然想到什么似的问起对方。五条悟也像是仔细的思考了一番,戳着眼前的大胸肌不确定道:“挚友吧,很好很好的挚友”“可是悟也会对别人起反应吗,也会想摸别人的咪咪吗…”夏油装作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头顶无形的毛茸茸飞机耳耷拉下来,看的五条悟有些想笑:“怎么可能啊,只会对杰一个人这样,只有杰”“那这就不是挚友了吧”夏油杰凑过去亲吻他的眉眼,纠正了他的说法:“我觉得我和悟更像是恋人”
五条悟愣了愣,眨巴眨巴眼睛,突然猛的惊喜起来,叫喊着捏着对方的脸就是吧唧一口:“对喔,是恋人,我和杰是恋人!我怎么忘了还有这层关系呢,怪不得感觉怪怪的…”他嘴角上扬,转而搂住爱人的脖子抵住额头和对方亲密地蹭了蹭。
“所以,我们是恋人了,可以来干点恋人之间可以干的事情了吧”五条悟坏笑着,微凉的手伸入夏油杰还没来得及褪去的裤子里,不怀好意地揉搓起来。
夏油也热情地回应着恋人的主动,在他那修长白皙的脖颈上落下密密的细吻。
两人都情动起来,少年的青涩都让对方心动不已,夏油杰摩挲着五条悟皮肤细腻的大腿根,听着对方节奏愈发不规律的粗喘声,捏了捏大腿间,示意让他放松把腿张开。
“悟,介意我伸进去吗”夏油杰见平时宿舍根本不会准备润滑剂安全套之类的东西,干脆今天先做个素股解决一下。
五条悟在他的胸前留下一个新鲜的牙印,有开始细细地亲吻起那饱满,偏为硬朗的胸肌。
感受着恋人炽热的物件正在自己的腿间模仿着抽插的动作,被冷落的阴茎铃口又开始分泌出透明的黏液。两根时不时相贴合在一起摩擦着,五条悟齿间不由得溢出些甜腻的喘息声,夏油杰也是被刺激的更是硬上一分。
“杰,嗯…”恋人不安分的手揉搓起胸前的乳肉,相比起夏油杰自己练的硬邦邦的胸肌,他的胸前可是更为柔软,那内陷的乳头也是更偏粉一些。
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被揉胸是这么个感觉啊!
五条悟迷迷糊糊地回想着以往捏着挚友胸的样子,对方都是一脸漠然或是无奈,警告自己别再摸他的咪咪了什么的…
腿间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再加上乳首被揉捻的双重快感如潮水般涌来,击溃了悟的最后一条理智线,他几乎是带着哭腔颤抖着射了出来。
“……?”零零星星的白点尽数洒落在了脸颊上,衬的他本就一片绯红的脸更为情色,夏油杰见状在心里也是大呼“太涩情了!”不一会儿,就低喘着箍住那纤细有劲的腰肢射出白浆。
完事后的两人躺在一张床上,将身上的一片狼藉用纸巾擦拭干净便草草了事。两人的眼睛都亮亮的,盯着自己最心爱的人,不约而同的笑着依偎在一起。
“杰,好喜欢你哦”
“嗯,我也是。不过悟现在手上没有在捏我的咪咪的话我会更开心的”五条悟嬉笑着吐舌拉长声音道:“才不要——杰的咪咪是属于我的”夏油杰无奈轻笑着弹了下对方的额头,将怀中的人搂得更深:“好,都是悟的”

8 Likes

这篇完结啦

1 Like

好腻歪的小情侣: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