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露(连载中,双重生HE)

夏五双重生but相互隐瞒,从2017年百鬼夜行的前夜回到了2009年叛逃前一个月。 ​​​

25 Likes

五条悟在半夜惊醒了。

宿舍里安静得出奇,月光从窗台倾泄而下,落在床铺和地面上像是结了一层霜。他觉得周身燥热无比,明明已经到了严冬,体感却仿佛身处夏日。

无下限术师的睡眠总是很短暂,五条家的族谱证明历来如此,再加上反转术式能够快速消除疲惫,更况且每天都有数不尽的咒灵等待他去祓除……但或许今夜,五条悟并不是出于这些原因醒来的。

就算是世界最强的咒术师,也不能阻止月亮落下,太阳升起,当他走到高专校门口的时候,会看到那位阔别已久的挚友,说着早已背熟的宣战台词。

五条悟凭着记忆在床上摸索手机的位置,触感熟悉又陌生——那是他学生时代用的翻盖手机。为什么它会出现在这里?怀着疑惑翻开,屏幕竟然亮起来了,明晃晃的数字显示着时间,8月4日凌晨3点。8月?现在已经是12月了。

他皱起眉头,不过自己很久没给这部手机充电,能亮屏已经是奇迹,日期有滞后性或许也可以理解。他找到系统时间设置,手机里的时间还停留在2007年。看到这个年份五条悟恍惚了几秒,随后意识到了更大的问题。

他是什么时候回到学生宿舍的?房间里一切的布置都维持着学生时期的布置:贴在墙上的海报、桌角撕了一半的草稿纸,还有挂在椅子上没来得及洗的衣服——自己分明早就把宿舍里的东西都已经清空了。五条悟很快就得出了结论,他正在做梦,就像八年里做过的无数个梦那样,他又回到了青春时代,没有人死亡,没有人离开,有时候他知道自己身处梦境,有时候他会忘记真实世界,但无论如何,这美丽又脆弱的回忆最终都会在闹铃的声音里幻灭。

五条悟坐起身,用六眼瞥了一眼隔壁的房间,看到了一团属于咒灵操使的咒力。他突然就觉得心安了。穿上拖鞋,小心推开宿舍的门,五条悟走在昏暗的过道里,脚步放得很轻,老旧的木板却还是发出细微的声响。他站在隔壁宿舍的门前,伸手缓缓地碰开门扉,像猫一样悄无声息地进入,目光碰上那张令人心悸的脸庞。

夏油杰正安静地熟睡着。

他看起来消瘦憔悴,眼底有些发青,那是长期睡眠不足的特征。五条悟站在床边静静地审视着这位由无数记忆碎片临摹出来的少年,情绪翻涌而上,又被忍耐地咽下。他想把夏油杰揪起来打一顿,剧透他八年后的所有人生轨迹,质问他为什么要一声不响地叛逃,批评他为什么要策划百鬼夜行的宣战,但在这个时间点,一切不合时宜的话似乎都变得没有意义了。或许今晚之后,他再也不会梦到年少的夏油杰,取而代之的是无数次杀死他的场面,在之后漫长的人生里循环播放临别的梦境。

眼前的人物就算是幻梦一场,也变得弥足珍贵起来。可能是感应到了五条悟的存在,夏油杰眉头跳动几下,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没有什么比分道扬镳的挚友突然出现在床前盯着自己更可怕的了。如果有,那就是约好了明天会杀死自己的那种挚友。难道自己的死期要提前了吗?夏油杰脸上的惊讶转瞬即逝,换上明知故问的微笑:“怎么了,悟?”

五条悟却没有说话。余光扫过房间,夏油杰很快发现这里是高专的宿舍,格局布置恍如昨日——原来自己正在做梦。平心而论,他并不太愿意去回想高专时期发生的事情,但他总会无可避免地梦到青春时光,就像是冬日树梢上最后一片不肯掉落的叶子,顽固地彰显着自己的存在。这大概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个梦境吧。能和悟一起度过,也算是幸事一件。

沉默的气氛没有持续太久,就被一阵“咕咕”声打破了。夏油杰低头,发现这是从对方的肚子里传出的,一下子就笑了出来:“悟是饿了?我来找找吃的吧。”

这种发展是五条悟和他的肚子都始料未及的。他默默看着夏油杰起床打开灯,蹲在抽屉前挨个翻找,最后拿出了一桶泡面,歉意地冲他笑笑说只有这个了。对夏油杰给的食物,五条悟向来是不挑剔的,他从善如流地点头,于是对方拿出电水壶开始烧水。两个人又陷入了无事可做的状态。五条悟率先出击,从后面抱住了男同学,用头抵着后背,就像是小动物那样蹭来蹭去:“好慢啊,杰。”

夏油杰正在拆调料包,腾出一只手把披散着的长发拢到前面,侧头善解人意地安抚道:“泡面马上就好啦。”

尽管藏得很好,五条悟还是敏锐地听出了掩盖不了的疲倦,突然对大半夜把人叫起来给自己做泡面产生了小小的愧疚。不过已经是最后一天了,小小的任性也是允许的吧?他闭上眼睛,感受对方的心跳和呼吸起伏,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变成了同样的节奏。这家伙还活着呢,还在给我做泡面呢……五条悟心想着,一切都像是回到了过去。

两个人没有再做动作,也没有对话,就这样听着咕嘟咕嘟的冒泡声,注视着壶口飘出的袅袅热气,又被嗡嗡作响的摇头电扇吹散,吹得皮肤微微发凉。他们在令人舒适的宁静中等待着,直到“啪”的一声,电水壶上的红灯跳掉了。把热水倒入桶中,细心地用叉子固定好盖片,似乎泡面的香味已经在空气里弥漫,夏油杰久违地产生了一些食欲。

数年的教祖生涯,不断吞咽令人作呕的咒灵球,味觉早就消失殆尽,嗅觉也跟着退化了大半。然而在间记忆中的宿舍里,看着五条悟坐在桌边托着脸等待食物投喂的样子,他忽然也对这桶普普通通的泡面期待起来了。

“杰也吃一点吧。”五条悟像是猜透了心思般,突然把泡面朝夏油杰的方向推了推,漂亮得如同宝石的蓝眸望向挚友。

“悟饿了吧,你先吃。”夏油杰摇摇头。

“杰就是太习惯忽视自己的需求了。”五条悟打开盖子,搅散面条后叉起一团,不容质疑地举到对方嘴边,“啊,张嘴。”

于是夏油杰张嘴了。可能是梦境的关系,嘴里还能尝到面条混着咸香的调料味,如同真实体验。为什么会突然梦到和挚友深夜一起吃泡面呢?夏油杰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决定不去再想,思绪全在热腾腾的泡面里溶解了。两位男高中生分着吃完了一小桶泡面,简单洗漱过后,五条悟坐在夏油杰床上,抬头用无辜的表情,轻松说出了属于大人的谎言:“我宿舍的电风扇坏了,好热,我要和杰一起睡。”

夏油杰又笑了,他在梦里笑得总是最多的那个人:“那悟和我挤一床,不是更热了吗?”

“就要睡。”五条悟撅起嘴巴,耍起小孩脾气,毫无道理地铺开薄被,然后钻进去躺好,拍拍旁边的位置,“杰快来睡觉。”

关灯以后,宿舍又陷入了一片漆黑。

五条悟躺在夏油杰的胸口,把对方当作大型抱枕一样拦腰抱住。这样的姿势对于普通的挚友关系来说或许太暧昧了,但没有人对此提出反对意见。夏油杰抚摸柔软得像是猫毛的白发,真把挚友当成小猫哄睡似的梳理起来。

好久没有这样拥抱他了。两个人同时心想。

不过明天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夜色渐浓,他们就像是在旷野中相互依偎舔舐伤口的野兽,相顾无言。梦境给了他们像孩子一样逃避现实的权利,用甜蜜又柔软的记忆包裹现实尖锐的棱角,不必顾忌彼此的身份、立场、成功过什么、搞砸过什么,只是两个纯粹的灵魂在此相遇。

白昼如期而至。夏油杰被太阳晒醒,发现自己还在高专宿舍,五条悟还躺在身上酣睡,梦呓似的哼哼了几句。白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变成纤细的金色,像是一朵毛茸茸的蒲公英。

今天依然是2007年的夏天。

76 Likes

啊啊啊啊,太棒啦,不是梦呢,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

我蹲!

呜啊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好好看,坐等更新>人<

期待后续!

蹲住

双重生!你们可要把握机会啊!

喜欢双重生 :sob:

双重生我蹲蹲

宝宝们,我要心碎了,你们要好好在一起:sob:

五条悟朦胧间听到水龙头打开的声音,还有牙刷和玻璃杯的碰撞声,突然意识到现在是早上了。

他眯起眼睛打哈欠,下意识地摸向旁边的位置,是空的。抬眼却看见夏油杰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脖子上挂着毛巾,见他醒了,便笑着说:“早上好啊,悟。”

这是梦境的延续吗?还是变身的术式?不可能,自己不可能看错的。五条悟坐起来注视眼前的少年:“今天是几号?”

“8月4号,星期二。”夏油杰对答如流。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时间真的溯洄了。阳光落在被揉皱了的床单上,落在手背上,连着这份炽热都是真实的。夏油杰只当他是没睡醒,手上拿着衣架越过床头,把毛巾挂在露台上晾晒。五条悟看着披散长发的背影,无数的话语涌上心头,刚想要开口,就被书桌上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对方抽身回来,拿起手机听了一会儿,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我马上下来。”

“我去出任务啦。”夏油杰快速扎起头发,朝他摆了摆手,“晚上见。”

咔嚓一声,门合上了。五条悟下意识地心悸了一秒,脑中飞速地回忆当年今日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没有什么印象,大概是繁忙夏日里最普通的一天:起床,和辅助监督集合,去出任务,直到夜幕降临才回到高专,写任务书,钻研一会儿术式开发,然后倒头就睡。完全没时间和杰见面,也完全不知道杰在想什么。重来一次的话,绝对不能再这样了。他回到自己的宿舍,给辅助监督打去了电话:“在吗?我要去你们办公室一趟。任务?先暂停一下。”

辅助监督一头雾水地给五条悟开了办公室的门。每个人桌上待处理的报告都堆积如山,甚至挡住了部分的灯光。最缺人的季节,辅助监督的办公室里都空荡荡的。他毫不客气地坐在工位上,抽出一叠贴着“五条悟”标签的文书就开始翻阅。站在旁边的辅助监督被吓了一跳,靠过来小声地说:“可不能翻乱了啊,我昨晚才整理完的……”

“我来帮你重新整理一遍。”猫是不会乖乖遵守指令的,五条悟也一样,“你在旁边坐好,或者回家也可以,今天放假一天。”

“啊?那今天要出的任务……”

五条悟把墨镜往下一拉,露出苍天之瞳,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门口。辅助监督只觉得炎热的气温里好像有寒气爬上脊背,不禁缩了缩脖子,默默退出办公室的大门。

接下来就是整理时间了。一般来说,辅助监督会提前一周收到窗的异常报告,将情况评定分级后再分配给具体的人员,但2009年的任务格外地多,大概是受了去年灾害的影响,诅咒就像是蛆虫一般喷涌而出,上个月来不及评定的报告一直堆积到今天都没能得到处理。五条悟按照记忆把那些有重大影响的任务都挑了出来,例如灰原和七海的那次任务,还有……那个小山村的神隐事件。

大家的命运,就是这样被固定在一张张薄纸上的吗?五条悟捏着任务书对准窗外的太阳,透光的纸张映出背面的文字,重叠的内容之中,似乎看到了很多人的身影。做了那么多年教师,培养过多少学生,又葬送过多少鲜活的生命,到底怎样才能不再重蹈覆辙呢?距离培养出强大的伙伴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的话,创造新世界的目标,果然还是和杰并肩去完成。曾经的那些奢望,好像在此时变得触手可及。

虽然修改了本月的任务分配,尽可能地安排和杰一起做的双人任务,再不济也排成了地点临近的任务,可以及时碰头,但不解开杰的心结的话,还会碰到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临界点事件吧。五条悟用手遮住太阳,然后握成了拳头。

这次,绝对不可以放开杰的手了。

一桩再熟悉不过的祓除结束,咒灵被压缩成球体,落在掌心之中。夏油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在阴凉处歇脚。他对任务并没有什么兴趣,不断地见到猴子也让他觉得烦躁,但它确实提供了一个暂时躲避悟整理思绪的理由。本以为终于可以从这个无法让自己真心笑出来的世界解脱,却回到了2009年的夏天。老天真是会开玩笑啊。

还要继续坚持“大义”吗?如果一切能够重来的话……这是十年里他最不愿意去想的话题了。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就要去承担那份后果和责任,没什么可追悔的,一直以来他都这样告诉自己。但现在真的拥有了这个机会,又该怎么做呢?唯一遗憾的事,大概就是没能在一切发生之前,和悟好好聊过自己的事吧。要怎样好好地向悟敞开心扉,袒露自己的想法呢?时过境迁,当年的许多想法也发生变化了。

将咒灵球塞入口中,感官再次被无比恶心的味道占领,失去味觉这么久之后,第一餐就是重温令人作呕的抹布味——根据长期以来的经验,吞食咒灵球之前最好不要吃东西,不然会吐出来的。夏油杰捂住嘴巴弯下腰,拼命忍耐干呕的条件反射和心底翻滚不止的负面情绪,然后露出了无奈的笑容——无论过去多久,都无法习惯这种感觉啊。

或许,就此停下来会更好吗?可是即使自己停下脚步,咒灵依然会伤害咒术师们……这样做不等于是逃跑了吗?怎么能对每时每刻都会发生的苦难置若罔闻呢?说到底,还是没能像悟一样强大,无法建造真正的“咒术师的乐园”。或者,要不要把悟拉入“大义”的道路?不行,不能让悟也进入这条邪道。更好的办法,更好的世界……夏油杰的沉思被一声呼唤打断,辅助监督从车窗探出脑袋,招手示意他上车,前往下一个任务地点。

回到高专已经是晚上了。夏油杰回到宿舍,手机里五条悟的短信“什么时候回来”都没来得及回复,胃酸反流的感觉就冲上喉管,他立刻冲进卫生间,趴在水池边呕吐起来。中午垫饥吃了的少许食物,全被吐出来了。灼烧感在食道和鼻腔中蔓延,甚至产生了头晕目眩的恍惚。

“杰!”就在此时,五条悟拿着白天修改完的双人任务闯进夏油杰宿舍,笑容瞬间凝固在脸上。

那是五条悟很少见到的,挚友狼狈不堪的样子——夏油杰的脸庞被白炽灯映得毫无血色,口鼻还残留着没来得及擦净的污秽,本就消瘦的身形在宽大的T恤中勉强支撑,就好像一张发脆的纸,随时会被微风撕碎。

“怎么吐了?杰没事吧?”五条悟走上前轻轻拍对方的背,扶稳摇摇晃晃的身形,又替人撩起耳旁的头发,然后顿在原地——这样做是不是太像成熟的大人了?会露馅的吧?要不要表现得手足无措一点?就在他犹豫的几秒里,夏油杰迅速缓过神来:“没事的。抱歉,吓到悟了吧。”

“才没有被吓到。不对,才不是没事。”五条悟皱起眉头,“你都吐成这样了,还说自己没事?”

“只是有点苦……”熟悉的借口无意识地顺着嘴唇流出来了。

“杰才不只是苦夏。杰是有事瞒着我,对吧?”五条悟打断话语,一步步逼近,脱下墨镜,用苍蓝色的眼眸直视他,语气坚定而缓慢,“我听到了哦,昨天杰睡着的时候,叫了‘悟’呢。而且是好几次。”

大概这就是大人的专属特权。面不改色地撒谎,还能维持镇定自若的模样。昨天五条悟其实什么也没听到。甚至可以说这是他数年来睡眠质量最高的一晚,就好像掉进了棉花糖组成的洞窟,柔软又甜蜜,又好像是驶入了无风的海域,能够平静无梦。

夏油杰愣住了。自己真的说了这种梦话吗?完全没有印象了。身为大人的余裕一点都没剩下,昨晚在挚友身边睡得太熟、太安心,甚至在无意中暴露了自己深埋在心底的想法?只是叫了名字吗?还是……

“我……确实有事情要和悟说。”他用沙哑的声音回答,“但还没想好怎么和悟说。可以留一些时间让我想想吗?”

五条悟张开手臂把人抱住,轻轻拍他的背:“当然了。但不要一个人想太久哦,随时随地都可以和我说,就算没想好也没关系。”

被毛茸茸的脑袋占据了视线,夏油杰闭上眼睛,也抱住了对方。原来和悟开口的话,会是这种反应吗?总感觉比想象中要成熟呢……也是,悟就是在这个时期变强的啊,各种意义上。

“今晚我还要睡在杰这边哦,我房间电风扇还没修好呢。”五条悟乘胜追击,继续沿用昨天的谎言。

“还没修好吗?要不要我帮忙?”

“不要啦,已经报修了。”

又是一个夜晚,两个高中生挤在一张床上入眠。谁会想到时间能回溯,命运能倒转呢?五条悟听到身旁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忍不住偷偷转身,注视对方年少的睡颜。当时懵懂青涩的情感,好像也在这片回暖的土壤里重新发芽了。

这一次,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要和杰表白。

60 Likes

恋爱脑小悟呢哈哈哈哈

1 Like

这次要好好聊聊啊(˵¯͒:wavy_dash:¯͒˵)

一点要好好的啊!

两个人有啥说啥,敞开心扉,都知道知道对方有多爱自己,一定要好好在一起啊/(=✪ x ✪=)\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等后续

啊啊啊啊啊妈妈我好喜欢这个!!真好,xql请解开心结

天哪…宝宝们…好喜欢这个啊心里软软的…在我的善意崩坏之前,我应该告诉你一切的 :face_with_open_eyes_and_hand_over_mouth:现在就是一切重来的机会了呀 :triumph:你们要好好的

希望他们能好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