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歌鳥風月

,

<歌鳥風月>
|夏五|高专DK|温泉PWP|疯子出品|

日本东北鸣子峡附近,东京咒术高专一年级的夏油杰和五条悟刚刚拔除了一只一级咒灵,完成了任务。时值初冬,冷雨淅淅沥沥地下着,路边堆着积雪。

“好冷啊——”五条悟瑟缩着,将围巾裹得更紧了些。

“正好这附近是著名的温泉乡,我们泡个汤去去寒好了。”夏油杰将任务完成的消息发给辅助监督,然后环顾着四周。五条悟却嘟嘟囔囔不满起来:“冷死了,我想在温泉里呆一天。”

夏油杰望向不远处巨大的温泉酒店广告牌,若有所思:“那就干脆住一晚吧,正好今天也不是休日,应该不用预约。”说着,带五条悟按着指示牌的方向走去。

这家名叫“Masuya”的温泉旅馆位于鸣子温泉车站不远处的坡上,走了不到500米,就有侍者恭敬地向他们做出请的手势。五条悟快步走进旅店,大大咧咧地问前台:“还有房间吗?”前台大叔赔着笑脸,口中边说着稍等一下边快速翻看着账票。“正好剩下一间房,请问客人共几名呢?”

“两名。”夏油杰走到五条悟身边,温和地说道。

“好的。请问需要自助餐形式的晚餐和早餐的服务吗?”

“好啊好啊,我还没吃过温泉旅馆的自助餐。”五条悟两眼放光。

听罢,大叔手脚麻利地拿出钥匙、餐券和指导手册,为他们做了简单的说明后指了指附近的架子。“请挑选喜欢的浴衣款式。”

夏油杰收起这一堆杂物,随手拿了自己尺码的浴衣,看见五条悟蹙眉站在衣架前一动不动很是不解:“悟,你在干什么?”

只见他揉了揉后脑“哈——”地泄气道:“图案都好没品,和我平时穿得差远了。”

“别纠结了大少爷,就这件,很适合你。”夏油杰将一套蓝色水纹的大码浴衣往五条悟怀里一塞,转身就往电梯门走,“现在正是刚开门的时候,动作不快一点赶不上第一批了哦。”

“烦死了,来了!”

当他们旋风一般换了鞋带上房间里的备用毛巾赶到男汤时,拖鞋架上空无一鞋。“大概预定了房间的人都要晚上才来吧,可以惬意地包一会儿场了呢。”五条悟看着夏油杰难得雀跃的表情,问:“杰没有泡过私汤吗?”

“没有啊,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家里自带温泉的。偶尔也给我体验一下平民的乐趣吧。”优等生打开柜子,快速地开始脱衣服。五条悟只好跟着一起,他看着已经裸着上身的夏油杰,胸肌饱满,腹部沟壑分明,忽然脸红了。踌躇间好友已经脱光了往浴间走,五条悟还慢吞吞地在原地。

“快点啊,悟。”夏油杰拉开玻璃门,回头看他。

“知道啦,你好烦。”想要掩饰尴尬的大少爷只能三两下把衣服团进柜子,锁上柜子快步跟了上去。

夏油杰坐在小凳子上,熟练地拿起淋浴头开始简单地冲洗。五条悟蓦地咽下一口唾沫,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又不是没见过男人裸体,为什么对挚友害羞起来。他按下快速跳动的心口,眼神飘忽着坐在一边。

“随便把汗冲干净就行了。”夏油杰把喷头放回原处,站起了身,“我先去了哦。”

“嗯……哦。”五条悟眼神一瞥,忽然惊住了。好大……!杰的唧唧怎么会这么大!这是男高中生该有的尺寸吗?一种裹挟着嫉妒和恐慌的情绪在心头弥漫开来。他草草洗完,走进室外汤。

才下午四五点的光景,天色已经暗了下去。低处山脚人家的橙黄灯火星星点点,远山在雾中朦胧不清,山顶缀落着皑皑白雪。

才一会儿的工夫,夏油杰已经泡得脸色泛红。他在腾腾热气中抹了一把脸,朝五条悟招手。“景色很不错吧,悟。”

五条悟点点头,慢慢走进温泉水中。热度激得他一颤,夏油杰忽然猛地将他一拽,水花四溅,他整个人差点滑倒,还好夏油杰及时扶了一把。

“你想打架吗,怪刘海?”五条悟擦了一把脸上的水,往大笑着的夏油杰身上捶了一拳。“抱歉抱歉,因为看悟从刚才开始就奇奇怪怪的,实在忍不住想欺负一下。”

五条悟装作不在意地靠在池边,欣赏着远景。“我说,你和别人一起泡过温泉吗?”

“小时候和家人一起泡过。家人以外的话,悟还是第一个。”

“哦豁?我都是一个人泡。”

“知道了,大少爷。”夏油杰也靠上池壁,小心翼翼地扶了一下头上顶着的毛巾,“不过温泉的话,我觉得很适合跟交往的对象一起泡啊,气氛和景色真的很好。”

“那你要把我当成交往对象吗?”五条悟忽然转头看他,雾气蒸腾之中,迷离的蓝眼里酝酿着一些莫名的情绪。

“悟?”夏油杰怔住了。

“可以哦。”五条悟将脸凑了过去,“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五条大人答应了。”温润的触感在唇上一触即分,夹杂着寒意的风扫过面庞,却不觉得冷。温泉的热气氤氲缱绻在周身,夏油杰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面前是五条悟透着潮红的脸,眼神躲闪着,有些难堪有些羞赧,是他从未见过的表情。

“什么啊,悟喜欢我吗?”优等生笑了,抚上小少爷被温泉泡得发烫的面颊,“那我只能痛哭流涕感谢五条大人的垂青了呢?”说着轻轻含住了他的下唇,感受到他一阵战栗。真是纯情啊。夏油杰心想,于是带着玩弄的心思欺身而上,在水中将他抵在池壁上,顺势把他的腰往怀里一压,舌头试探地伸入了对方口中。

“嗯……!”五条悟惊慌地瞪大了眼,两手虚虚地搭在对方的胸前,完全无力反抗唇舌被搅动、口腔被舔舐,一呼一吸间都带了情欲的喘息。

等夏油杰的舌头终于从口中退出来时,五条悟荣蒙大赦般大口呼吸着,眼角带着泪痕。夏油杰欣赏着大少爷失去从容的表情,手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性器。“悟的这里,勃起了哦,硌着我了。”五条悟惊得浑身一颤,毛巾都被甩入了水中。他慌慌张张地从池中站起来,说着不好了泡晕了该走了,逃也似的进了更衣室。夏油杰觉得好笑,只好一同离开了温泉池。

啊……得快点穿衣服才行。他看着自己生龙活虎的下体,欲盖弥彰地用毛巾遮了遮。

当夏油杰擦好身体走进更衣室,五条悟已经穿好了浴衣,正将羽织往身上披。见夏油杰进来,赌气似的背过身去不敢看他。夏油杰觉得好笑,把宽大的浴衣往身上一套,拿起腰带的时候忽然犯了难。

“悟,我忘记怎么系腰带了……”

一听这话,五条悟像是噎了一下,回过头笑道:“优等生怎么连腰带都不会系啊。”手却已经接过腰带,蹲下身双臂顺从地往夏油腰间一环,“就这样先绕两圈,然后……”他忽然沉默了,原因是夏油杰腿间的东西悄悄抬着头,浴衣虽宽,奈何夏油尺寸天赋异禀,戳在面前实在难以忽视。五条悟面红耳赤,手上快速地打完了结,拿上自己的衣服飞快地跑了。

“悟,你系得太快了,我没看懂啊——”夏油杰的喊声在身后响起,五条悟回头骂道:“杰是笨蛋!笨蛋!”

夏油杰跟上来时,正看见五条悟等在电梯前的身影。他侧身站着,头微微下垂,白色的发梢还有些潮意,墨镜掩去了一半绯红的脸色。白皙颀长的脖颈之下,是高挑瘦削的身段,两条笔直的长腿在浴衣的衣袂开合处若隐若现。

“悟,这身浴衣很适合你呢。”夏油杰笑着赞叹。五条悟嘴硬着,又难掩嘴角的笑意:“本大爷穿什么都好看。”夏油杰走上前,牵住了五条悟的手。小少爷不吭声,脸却更红了。“叮”地一声,电梯门开了。夏油杰牵着挚友进了电梯,手却没有放开。五条悟偷眼看去,对方也侧着脸,刚泡过温泉的面上浮着潮红,未干的头发散在肩背微微冒着热气。

还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明明也是第一次吧,该死。大少爷暗自骂着。

电梯到了五楼,头顶冒着烟的夏油牵着小少爷走进房间,将衣服毛巾一扔,立刻把五条悟压在玄关深吻。纯情的小少爷还记得刚才被拿捏的仇,装作心有余裕地伸出舌头与之纠缠,还恶劣地把手探进夏油杰的浴衣,揉捏着他富有弹性的胸肌。夏油杰从嘴边泄出一声笑,直接把五条悟的羽织往后一扯,似掉非掉地挂在两臂之间,然后一只手撵着乳首,另一只手往下探,直接捏住了半勃的性器。

“……悟,为什么你没穿内裤?”夏油杰在小少爷耳边低低地问。

“我在家都不穿的啊……啊!”夏油杰一把将怀里的人抱起,然后扔到收拾整齐的床铺上,将五条悟衣衫不整面色潮红的景色尽收眼底。他半边肩膀和胸膛都露在外面,双腿打开,性器颤巍巍地将浴衣顶出一个弧度。

“真是不错的风景呢,悟。”夏油杰将羽织脱下,俯下身去舔舐那雪白胸膛上的一点殷红,双手解开碍事的腰带,扯开浴衣实实地把已经全然勃起的那根东西握在手中。五条悟彻底乱了呼吸,用手掩着脸低低地喘着。夏油杰虽没有性交的经验,手活却了得。他从囊袋抚到茎身,细细地摩挲过青筋,最后将冒出的前液涂开在伞头,装作不经意地滑过铃口,满意地听到小少爷难以自抑的呻吟。“杰,我快要——”他刚开口,就感觉夏油杰的气息铺天盖地,不由分说地占领了他的眼他的脸他的口和舌。他像抓住海上的浮木一般抓住夏油杰的肩头,一边笨拙地回应着,一边到达绝顶的高潮。好刺激,从来没有过的体验。和某人肌肤相触,紧贴着的胸膛里一同跳动着的心脏像快要爆表的摩托,风驰电掣畅快淋漓之际,驰骋着翱翔着的是渴慕的心情。

五条悟终于睁开紧闭的双眼,他使劲平复着呼吸,恍惚之中看见夏油杰在一旁的柜子里翻着,然后拿出一个塑料盒,外加一小瓶液体。“杰,你拿的什么?”尚无自觉的小少爷懒懒地问,看着夏油杰将液体挤到手上,摸上了自己的后穴。“你在干嘛?啊……”他终于如临大敌地叫出声,羞愤难当地看着始作俑者。夏油杰缓缓地插入一根手指,仔细瞧着五条悟的面色:“扩张啊,我不想弄痛悟。”一面又低下头,舔舐起少年尚且青涩的腹肌。“如果不喜欢的话,就打开术式啊。”黑发男人说着,抬眼看了看五条悟。那双细长的眼睛里涌动着浓浓的爱欲,还有掠夺,这让他想起丛林里的狼,久久地等待着潜伏着,只为了这狩猎的终极一刻。五条悟感到浑身一阵酥麻,随着后穴吞下第二根手指,里面的律动让他的大腿颤抖起来,一股陌生的快感从后穴快速地充斥了四肢百骸。是什么?他的下身又挺立起来,更多的前液悄悄流淌到了腹部。“悟很兴奋呢。”夏油杰笑了,撤出了手指,在五条身下细心地垫上枕头,然后抬起他的双腿,撕开塑料包装,将快要忍到极限的性器顶在穴口,“我会慢一点的,如果痛的话,悟要跟我说。”

进入的过程并不好受,五条悟难以想象自己的身体居然能容纳夏油杰全然勃起的性器。那根恐怖的东西缓慢地进入着、探索着,好在有预先的开拓和润滑,否则这脆弱的肠道肯定无法容纳这般粗长的东西。他屏住呼吸,好在后面并没有传来预想中撕裂般的痛感,而是慢慢地习惯了、承受住了。他听见夏油杰的呼吸变沉了,眉头也紧锁着,像是在竭力忍耐着。于是伸出双臂,说道:“动吧,杰。给我,都给我。”

夏油杰释然地笑了,他俯下身亲吻五条悟的双唇。然后双手握住他两边膝盖,快速地挺动起来。肉体相撞的声音一时间在房间里回荡着,五条悟感受到浪潮般的快感将自己的全身拍打着,细密而猛烈,他被钉在夏油杰的身下无处可逃,只有呻吟这唯一的出路。他断续地喊着夏油的名字,眼神迷离着,更激起了夏油杰的胜负心。“喜欢吗?悟。”他在撞击的间隙将垂下的长发往后一搂,更清晰地看着挚友的脸。眉宇紧促,苍蓝色的目中迷蒙了一层水色,双唇微张,呼吸凌乱。喜欢,好喜欢,悟好可爱。夏油杰心说着,又将五条悟翻了个身,从后面顶弄起来。这个姿势进入的感觉又与刚才不同,五条悟将脸埋在枕头里呜咽着,眼角流出了生理眼泪。夏油杰揉捏着手下肌肉紧实的双臀,心情颇好地说:“悟更喜欢这样吗?里面吸得好紧啊……呃。”似是被这句话挑衅了,五条悟故意使劲夹了一下,将夏油杰激地沉声一喘,额头青筋都暴起。于是他啪地一巴掌拍到五条悟屁股上,打得五条悟回过头狠狠盯着他,“杰真是恶劣啊。”“比不过悟。”说着,他一下顶到最深处,把小少爷顶得失了声,性器淅淅沥沥地淌下了白色的精液。夏油杰一边握住了那刚释放过的脆弱性器,一边又快速地抽插起来。“悟的身体比悟诚实多了,明明非常喜欢,嘴上还要狡辩。”渐渐地他感觉也到了极限,便扳过五条的脸,堵住那温软的双唇,在唾液交换中释放在他身体里。

夜色彻底笼罩天地,属于他们的温存时间还有很长。

-Fin.

各位新年快乐( ´▽`)

26 Likes

新年第一篇看的车。。好幸福好香,dk们好甜啊啊

谢谢!!新年一切顺利

又纯又涩,DK就是香啊,表白本垒一步到位,好满足。

谢谢你!!我就是喜欢他俩之间不别扭的氛围,喜欢就上(不是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