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宇宙分解

*无咒力幼驯染AU

夏油杰还是死了。
或许知道这已是早晚的事,五条悟发现自己内心竟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打电话向公司请了假后开车去了医院,在火化单上签了字后被叫去看夏油杰最后一面。
病床前的夏油杰面色平静,像是没有经历什么痛苦就离开了人世。很难想象他是因为几个小时前病情突然恶化,抢救无效而死去的。
五条悟望着面色苍白的挚友,抚上他冰冷的手掌,明明昨天把日记本交给自己时还是温热的。
明明昨天还和自己有说有笑的。
明明昨天还许诺出院就带他去美国吃那家巨无敌美味甜甜圈店的。
明明昨天才开始看一本新书的。
明明昨天才好不容易能吃饭了。
怎么今天就死了呢。
比起埋怨死神的无情,五条悟更多的是错愕,原来生命就是一瞬间的事,快得让他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

夏油杰的父母早两年就去世了,也没什么亲戚,所以来参加葬礼的只有十几个朋友同学和同事。作为在世的夏油杰最亲近的人,五条悟理所当然地收到了很多哀悼和劝慰之词。大家或多或少都带着眼泪和五条悟握手拥抱,再拍拍他的肩让他不要太伤心,生活还要继续。
是啊是啊,我还好,你们不用太担心,五条悟有条不紊地一一回应。

处理完所有事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打开玄关的灯映入眼帘的是摆在鞋柜上和夏油杰的合照,照片里的夏油杰因为挚友漂洋过海来看自己笑得很开心。五条悟犹豫了一番,还是没有动相框的位置,只是转了个向让它面朝里。感觉到胃部发出的饥饿信号,于是走进厨房,发现冰箱上全是夏油杰住院前给他贴的便签。其实夏油杰住院这半年多五条悟几乎没怎么做过饭,要么在公司吃要么在医院吃,难得饭点回家也没精力开火,随便点个外卖就凑合了。五条悟打开橱柜拿了一盒杯面出来,想着等自己有心思做饭的时候再去撕那些便签吧。吃完杯面走进浴室准备洗漱睡觉,发现夏油杰之前在他家寄宿用的那套洗漱用具还安安静静靠在自己那套旁边,五条悟用保鲜袋把它装了起来,站在垃圾桶前思索了一会儿,还是把它放进了柜子里。洗漱完连衣服都不想脱就一头倒在床上,手却摸到了床头柜上夏油杰昨天给他的日记,五条悟想起夏油杰在刚开始住院的时候还跟他开玩笑说,给悟遗产只有几个本子是不是有点寒碜。如此鲜活的夏油杰存在过的痕迹,全部变成了五条悟生命里的过去式,像终于完结的游戏和动漫,永远不再更新。
五条悟这才猛然意识到夏油杰是真的死了。

夏油杰生前并未留下太多的东西,一套在美国一套在日本的房产,都归于五条悟名下,剩下银行账户里的钱都捐给了慈善机构,还有几个日记本和一个在他那套房子里的一个保险箱,也都归了五条悟,并且夏油杰千叮咛万嘱咐五条悟,等自己死了过后一定要看这些东西。
已经被夏油杰死亡填满的五条悟并不再像之前对这些东西感到好奇,只是出于遵从死者遗愿打开了最旧的一个日记本。
泛黄的第一页贴着一张便签,独属于夏油杰风格的字体写着“我给悟留下的保险箱里有一张卡,密码是悟的生日。基本可以预支悟两个月工资和所有的旅游费用,所以悟明天就请假出发吧”。
比起请求更像是要求,但五条悟确实很需要给自己放一个假。近半年医院公司两头跑让他身体着实有些透支,但又撑着不在夏油杰面前展现出来,昨天回到家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太累了。那夏油杰这算什么?赎罪吗?五条悟想要扯出一个笑容却只是抽动了一下嘴角。
总觉得杰到死都和自己保持着距离啊。

撕下便利贴的第一页也只有一行字。
“如果可以的话我在死后想以旅行的方式把我的人生重新走一遍。”

1 Like

在旅行途中想告诉悟什么呢

2 Likes

需要他自己去发现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