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偶迭代 by 夜梦姻人

雪原上白茫茫一片,十几只黑狼刚结束狩猎,正在分食撕咬倒在血泊里的驼鹿,附近的雪堆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听起来像是有小型的动物不知死活地靠近。围绕在食物边的黑狼警觉的抬头,凝视了声源片刻,然后其中一只猛地扑过去,从后面叼出一只瘦小的雪豹幼崽。

 

应该是和母亲走散了,年纪幼小尚不懂什么是危险的小家伙面对狼群完全不害怕,被叼着后颈腾空也没挣扎,瞪着莹蓝的大眼睛左看右看,见到除自己外的新物种十分好奇。幼崽离开母亲的哺育,瘦骨嶙峋的皮毛上覆盖着一层雪粒,捕获雪豹的黑狼将其恭敬地放到狼王面前,雪豹翻个身爬起来,甩着头想抖掉黏在皮毛上的雪。

 

湿热的舌头忽然舔过它的皮毛,几下将挂霜的雪豹舔回原貌,狼王在他身上轻轻闻嗅。幼崽没什么肉,作为口粮还不够狼群里最小的黑狼吃饱,模样又非常可爱,骨架宽阔规整,不难想象以后会长成一只漂亮健壮的雪豹。

 

最终狼王没有选择吃掉他,而是收留了这只小雪豹在身边抚养,给他起名为悟,其他的黑狼也对族群里多了一只好闻又毛绒绒的猫科动物很喜爱,长途跋涉寻找食物的时候会轮流叼着走累了的悟,平时也会追着他玩。但也仅限于此,黑狼们清楚悟是狼王的雪豹,只有狼王才能被悟舔毛,和狼王一起睡在山洞深处。

 

等到雪豹两岁后的一个冬末春初,悟开始食欲不振,嘶叫着四处转圈,狼王将洞穴里其他的狼都赶了出去。雪豹的声带单薄缺乏弹性,山洞幽深处的呜叫声持续了很长时间,等到黑狼们再被允许进入山洞时,狼王正缓缓蹭着蜷卧在干草上的雪豹,悟的眼皮合着,嘴里叼着自己的尾巴,分不清是睡了过去还是晕了过去,满身都是狼王的味道。

 

狼群中最近迎来的新的成员,有母狼分娩生下一只小狼,名字叫作杰,杰在幼年期就表现出与年龄不符的沉稳冷静,直到五条悟新奇的撵着他四处跑。可能是交配后和被遗弃的童年激发了雪豹潜藏的母性,他非常热衷于去逗杰,贱兮兮的甩着尾巴冷不防将小狼戳翻在地,幼狼的牙齿还不够锋利,一要回击悟还会爬到树上去炫耀似的吐出一点粉红的舌头。

 

仗着猫科动物庞大的体型,悟趁着杰还没有长大的时候总爱用肉垫将他按倒,不管犬科的社交行为里没有舔毛这一肢体示好语言,强行给他舔毛,自作主张将他纳为自己的小弟。他自诩对杰十分厚道,雪豹爱独行捕猎,悟每次抓到岩羊或是高原兔,都会把好吃的部分让一点给杰。

 

在悟的偷偷加餐喂养下,杰生长得异常的迅速,光滑密实的厚厚毛发下都是强壮的肌肉,体型甚至和五条悟不相上下,但到底是狼,略矮于雪豹也是正常现象。悟还没有意识到以前的小狼崽已经长成了不好惹的青少年,照常按着对方的头顶和杰进行一些善意的厮打玩闹,直到今天他们滚在一起,悟闻杰的味道和平时不一样了,黑狼的紫色瞳孔里闪烁着捕猎时的阴沉光芒,尾巴也烦躁地甩动。

 

悟感觉不对劲,雪豹的体型虽大却十分灵活柔软,一滚就翻身从他底下翻滚脱身,扭头欲跑却被黑狼紧紧从后面扑上来压住,“咪?”要害部位并没有遭到攻击,杰的上肢搭在他背部,只是焦急的蹭他,感觉悟有挣动的意图就抱得更紧,生怕他离开似的。

 

怎么忽然这么黏人,雪豹迷惑不解,但也乖乖没再表现出要跑的打算,他转过头看向杰,试图安抚青春期情绪异常的黑狼。冰天雪地里能清晰看见黑狼急促喘出的白气,臀后隔着皮毛有高热的温度渗透过来,悟是一只有和狼交媾经验的雪豹,他从杰的种种反应推测,杰开始了他的第一次发情。

 

而且他想和自己交配,悟的屁股和尾根被黑狼的下腹紧贴着蹭,毛弄得乱七八糟,雪豹没有什么忠贞概念,发情时都是四处寻找异性来交配的,所以悟本着帮助杰的心理将尾巴抬到一边。“咪。”他召唤着杰,像伸懒腰那样舒展身体,屁股往后翘起,熟练的将平时藏在绒毛里的粉红穴口展示给即将占有他的雄性。

 

初次发情的年轻黑狼还不理解该如何性交,何况面对一只外族的雄性,他看悟朝自己抬起臀部,尾根下方有一口圆圆小小的闭合着的穴眼,色泽漂亮诱人,食欲和性欲混淆下伸出舌头去舔那个小洞。

 

“咪——!”

 

雪豹又惊又委屈,在猫科动物的认知里,只有地位高的才会给地位低的猫舔毛,现在他被杰偷袭舔了穴,无形中自己就从杰的老大变成了他的小弟,这让嚣张惯了的雪豹心里非常不平衡的咪咪叫唤,甩着粗绒绒的蓬松长尾驱赶黑狼。娇嫩的花穴被湿热有力的舌面卷着舔弄得直颤,雪豹已经给予他的朋友了解自己细节的权力,想收回就难了,黑狼无视撒娇似的抽打自己脸的尾巴,继续怼着悟的私处又拱又吸,直到雪豹的叫声拖着长长的委屈尾音,整只豹都趴进厚软的雪层。

 

感觉到悟的情绪变化,黑狼又去讨好他,用的自然是狼族里表示爱意的方式,咬住雪豹的头,以想把他整个脑袋含住的架势去轻含住。弄了满脸口水的雪豹更生气了,开始回身挥舞爪子拍打杰,“咪!”他朝黑狼哈气威胁,发情的杰脸皮变得异常厚,仗着悟不可能真的揍他,绕着雪豹转了几圈,晃着尾巴拿身侧朝悟那边挨挤,跃跃欲试的还想骑跨上这只大猫。

 

甩又甩不掉,也不能放着杰不管,雪豹还是妥协的伏下身子,先性成熟的那个要负起教导的责任。悟本来只需要舒舒服服的趴着被捅,享受狼屌的伺候,现在不得不亲力亲为。他低伏着头钻到杰的下腹,拱开周遭的毛,伸出舌头拨弄涨红发紫的粗壮阴茎,粉红的舌头看起来温柔无害,上面排布的倒刺带来的刺激和疼痛足以让没开过荤的黑狼仰脖嗥叫。

 

好在雪豹只是示意性的舔了舔,很快就收起了折磨人的舌头,湿润微冷的鼻尖往上拱那根耸立的阴茎,再转过身对他展示自己身后的粉穴,咪呜咪呜的发出召唤的哼叫。黑狼理解了他的用意,再次后腿支撑,前肢和上半身搭上了雪豹宽且覆盖柔软皮毛的背,他果然如狼王预料的那样长成了漂亮庞大的雪豹,但美丽的生物总是受争夺的,现在占有他的变成了杰。

 

即使狼的阴茎是前细后宽的形状,感受到杰的前端顶开最外围的软肉插进来时雪豹也忍不住刨着雪层,冠头就这么大,可想而知后面等着自己的是怎样的凶器。拱他鸡巴时离得太近没看清尺寸,雪豹此时后悔不迭,感觉自己要被从外往里整个楔开,肉道瑟缩着竭力容纳,在以为不可能再撑大时阈值又在逼迫中升高,四条腿都在抖,杰插着插着就渐渐压着雪豹倒在雪地里。

 

“咪......”瘫软成豹饼的悟凄惨的叫了一声,耳朵无精打采的趴在头顶。

 

猫科动物的体温高,常年生活在寒带的黑狼从未进过这么温暖的地方,舒爽的得不顾其他,就在发情期费洛蒙的影响下急切地耸动起起来。肉腔柔嫩高热,紧裹着他收夹甬道,缩得再紧也抵挡不住坚硬的阴茎骨,黑狼的爆发力惊人,初尝到性交的甜头就挺动着腰腹一贯到底,全部冲进吸得他无比舒适的穴里。

 

身底雪豹凄厉的惨叫让杰稍微冷静了一点,收敛着狼族侵占掠夺的本性,他不想残暴的对待自己的好友。而且现在悟与他交配,那就算作是自己的雌性,他应当对自己的母猫好一些,雪豹已经作好被强暴受伤的准备,颈侧却被毛乎乎的狼蹭过来。

 

肠道里开始抽插,力道竟然是和缓的,涨痛感也在肉壁逐渐适应更粗长的鸡巴后开发得驯顺,雪豹适应得很快,他原本体型就比杰更大,装下狼屌也不算困难,只是过去没吃过这么大的一时有些艰难。过了那个节点,粗硬的阴茎带来的快感也是翻倍增加,年轻的黑狼无论是精力还是持久力都旺盛的惊人,急速撞击着雪豹丰满的臀部,滚烫的肉具熨平操开肠道里每一处褶皱,捅出雪豹连续不断的嘤嘤呜呜,像一只喊到嘶哑的母猫。

 

越捅越顺畅,温热的透明液体从被插干大敞的穴口里流出来沾湿了交合处的皮毛,连鸡巴都堵不住的淫水都是雪豹的味道,黑狼鼻端翕动,因为悟的气味而更加亢奋的粗穿着气,喉咙里发出象征兴奋和快乐的低鸣。两颗沉重的囊袋装满了狼精,在穴口外跃跃欲试,将娇嫩的穴肉拍得熟红,雪豹已经完全给他肏开了,像雪山里隐藏的温泉那样涌动着暖融融的水液,泡在里面的鸡巴一搅就满是水声。

 

“咪......咪!”抽插的频率突然提速,肉洞已经完全湿滑松软,大开大合的操干也不会觉得痛苦。雪豹爽得比起眼睛,爪子踩奶一般在雪地上反复按压出深坑,然后再换一处继续,他呼噜呼噜的表示愉悦爽利,鼓励杰继续狠干他的小穴。

 

杰领会到了悟的心意,激烈的回馈给他整根拔出再猛地一下入到最深处,一路碾过肠道里的敏感区最后狠力撞上脆弱的花心,顶得雪豹都往前歪斜地爬了一步。“咪——!!”声线嘶哑的拔高,似乎很痛苦,但穴肉却缠绵的夹紧不放,谄媚的吸嘬起闯入的狼屌。

 

雪豹交配的时间很短,每次可能只有十几秒,悟也不例外,他已经射精了数次,精囊空荡荡的缩着。而狼每次交配可以持续半小时甚至更久,悟的经验是自己只需趴在原地挨操,用后面获得高潮即可,虽然累但也很舒服。可杰不是狼王,他满怀热情地骑着雪豹驰骋,还执意要求悟和他互动,兽交最方便的就是从后面肏,但杰硬是扒拉着他翻过来调过去的插。雪豹不得不翻着肚皮面对他,仰面朝天的吐着舌头喘气,累得肌肉酸软。

 

肚子里已然捣得发麻,杰还没有结束,他发情期其实已经缓解不少,后来阴茎在磨肿了的肉壁里四处捅着打圈,玩的成分居多,想试探到底怎样悟会用爪子上的肉垫推他的脸,顶哪里会让大猫咪咪叫唤着蹬腿。高纬度的地区太阳落的很早,眼见着天色转暗,他们离群太久该回去了,悟疲倦又焦急,咬着尾巴缓解压力,又一次软绵绵的去扒拉杰。

 

“咪。”他拍着黑狼按在他身上的前爪,后者还在耸动挺腰,油亮的黑色毛发兴致高昂的抖动出层层波浪,的确是一只很英俊,雄性特征显著诱人的狼。悟眯起眼睛,为自己选择的交配对象感到满意,也许杰会成为下一任狼王,他想。

 

入穴的幅度渐渐放慢,杰意犹未尽,但确实该结束了,他松开了雪豹,悟熟练的背转过去臀部贴着他的相互靠紧。黑狼的阴茎向后插入,吃了半天鸡巴的小洞里湿软温顺,滑进极深处的花心里,狼屌根部末端的结在穴道里膨胀,将雪豹的肉穴整个塞满闭锁,“咪......”雪豹可怜兮兮的哀叫着,等待接下来被灌一肚子的狼精。

 

相较体温,有些凉的浓郁精液漫长的射进体内,年轻的初次发情的黑狼射得尤其多,一锁就是锁了雪豹快两个小时,月亮都高悬在夜空,交配才算彻底结束。

 

“嗷呜。”黑狼守在瘫软在地的雪豹身边,轻轻舔着他的嘴,现在悟浑身都是自己的味道了,这让他非常满足。如果他真的是一只同族雌兽,刚才那番激烈的灌精已经能使他怀孕,但现在杰只能眼看着浓精白浊从艳红的穴口里流出来,在雪地里砸出一个个迅速干涸的小水洼。

 

细碎的雪花开始飘落,今晚下雪了,悟恢复的很快,虽然不能立刻活蹦乱跳,但也能起来走路了,他清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又捧着杰的脑袋给他舔几口毛,以此证明自己的高位身份。黑狼由着他舔完,和悟并排走着返回领地,风雪渐急,估计等到回去的时候悟身上的味道已经散光,他们隐秘的媾和只有彼此和寂静的雪原知道。

 

半年后,狼群更换了新的狼王,杰在对上一代狼王的挑战中获胜,争夺来领地,族群,和一只漂亮的雪豹。他黑色的皮毛上挂染着新鲜的血腥气,大部分是对方的,他在决斗中腹部也受了皮外伤,被抓出一道长长的血痕。雪豹从黑狼群中走出来,率先向年轻的狼王靠近,额头亲密的抵着他蹭了蹭,尾巴勾住他的摇晃,引领他新的配偶朝山洞走去。

 

【fin】

49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