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e More Dance(亢奋paro,五单性转,一夜情)更新到“中”

Summary:亢奋版美高学生夏五在万圣节派对上的干柴烈火。
预计还有一次更新才能完结

BGM:推荐循环播放《亢奋》原声带Euphoria (Original Score from the HBO Series)中较为有名的几首,于任意音乐软件搜索“亢奋”即可。

Warning:五单性转,Hook-Up,药物滥用和药物成瘾导致的暴力行为提及

7 Likes

万圣节这个星期,小镇里会有接连不断持续一周的派对,事实上无论什么节日,不过都是青年人肆意狂欢的契机而已。万圣节派对与以往周末的小型派对相比,无非多了一些扮演成知名人物或神魔鬼怪的乐趣。盛装打扮的青少年们在派对中仍然三三两两聚在一起,或是在舞池里忘情扭动、搭讪调情,或是驻足在摆放酒水的桌台前喝酒壮胆、借酒浇愁,或是瘫坐在沙发上嗑点什么“嗨”上一把,或是在二楼的卧房里与艳遇对象来上一发。

夏油杰生在全小镇唯一一个日裔美籍家庭,学业和人际交往上都背负着不少压力。而他也确实做到了品学兼优,甚至还通过对体魄的不懈锻炼,在高中橄榄球队当上队长,成了刻板印象中校园里那类最受欢迎的明星人物。因此,即便夏油杰本人并不热衷于这类社交活动,为了避免被那些狐朋狗友打趣为孤僻冷傲不合群,他还是决定短暂参与一下10月31日当天在某个同学家中举办的这场派对。

他不想花费精力打扮得太浮夸,为了贴合节日氛围,夏油杰只是任由自己半长的黑发披散在肩上,简单地佩戴上尖牙,往唇角沾了点血浆,换上一套古典的丝质衬衫和刺绣坎肩,试图打扮成某位一般路过吸血鬼。可惜这位一般路过吸血鬼的魅力完全不一般,站在派对的角落里,都不断有装扮得妖娆又鬼魅的女性来找他搭讪或邀他跳舞。昏暗的室内,数个吞云吐雾的人致使空气变得浑浊而幻惑,烟雾中犹如实质的彩灯射线随着Hip-Hop音乐的节奏频闪晃动,蓝色、紫色、粉色、红色氛围灯光不间断的变幻晃得夏油杰眼晕,他决定到别墅的后花园去透透气。

户外空间零零星星摆着几张躺椅和沙发,聚在这里喝酒聊天的人也不少,但总体还算得上安静。夏油杰正准备坐下来和一位相熟的朋友寒暄几句,肩膀突然被经过的人撞了一下。他扭头看去,撞了他的人毫无反应,正端着一杯酒边喝边往外走,估计是醉得不轻。夏油杰脸侧还残留着被冰凉的发丝和布料抚过的触觉。那是位打扮成某个修女角色的女生,过腰的白色长发太过显眼,拘谨禁欲的修女头巾完全无法遮掩其光泽。本应宽大肃穆的修女裙改成了修身款式,配上哥特风格的腰封,能将完美的腰臀曲线彻底修饰出来。高开叉的裙摆随着女生因为醉酒而跌跌撞撞的步伐飞扬起来,露出其下黑丝包裹着的一双长腿。

“喂喂,看得都入迷了啊,夏油。”倚在沙发上的朋友出声打趣。

夏油杰懒得与他争辩,笑着附和:“是啊,因为她很美嘛。”

与身边多数朋友不同,其实夏油杰不太喜欢在派对上与初次见面的人发生什么一夜情,他更偏好从深入了解开始的细水长流的感情关系。但这次,他却莫名受到白发女孩的吸引。虽然没看见正脸,夏油杰仍对那背影感到一丝熟悉。几天前在校门外,这个有着银白长发的女孩曾穿着短款百褶裙,脚踩滑板与他们擦肩而过。当时身边的同学立即就八卦了起来,说她貌似是新搬来镇上的,正准备转学来他们学校,家庭和父母信息都不详,神秘得很。

此时,扮成修女模样的女孩已经摇摇晃晃地走到了泳池边上,她将杯中的酒液一饮而尽,随意把杯子扔在了一边的草坪上,突然蹬掉哥特风的漆皮中跟靴,开始宽衣解带。

“快看,”不远处正站着喝酒聊天的“亚当重锤”放低声音,暗示性地拍了拍同伴的肩膀,“她在泳池边上脱衣服!”

“哇哦,色情修女——”那人旁边穿着连体橙色囚服打扮成泰德·邦迪的男孩吹了声口哨。

夏油杰听见,皱了皱眉头,正欲出言指责,就见女孩在泳池边上已经脱得只剩下身上的黑色蕾丝内衣套装和吊带袜,以及她仍然戴在头上的修女头巾,随后不管不顾地往池中一跃,消失在溅起的水花之下。待水面泛起的波纹缓缓平静下来,她也没有重新冒出水面。

夏油杰忍不住走到泳池边缘蹲下,向空荡荡的水面喊道:“嗨,你没事吧,需要帮忙吗?”

水下的影子慢悠悠向他游来,夏油杰正准备拉她一把,女孩却突然伸出一双看似纤细却极为有力的手,一把抓住夏油杰的手腕,将他拽入水中。

17 Likes

他幻想自己被湍流带走。夏油杰目不转睛地瞪着不停旋转的水面,直到呕吐物和未被分解的药片残渣消失在下水道。水已清澈至极,他又按下冲水键,一次,两次,三次,他仍攀着马桶边缘,指尖用力到发青,好像在等待着水流卷起的漩涡把他整个人给裹挟进去,送入无人且无光的深海。

每当这个时候,厕所门就会被五条悟猛地推开,或者说砸开更为合适,因为门锁在哀鸣两声之后,摇摇欲坠地歪向了另一边。

“为什么要这样,杰?”

“没有为什么……”夏油杰靠住洗手台坐到地上,抬头看向五条悟,旋即又避开那双蓝眼睛令人感到无所遁形的目光,叹息般答道,“因为这样我就可以停止思考,所有事……所有我在意的和我想要忘掉的事。”

“解释清楚。”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问题,一个人不能解决,甚至,他也变成了问题的一部分。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一切,总不能把厌恶的一切全部抹杀吧。”夏油杰干笑两声,“那这其中恐怕也必须包括我自己……”

五条悟没笑,只是冷冷地看着他,眼中却透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悲伤。他绷紧嘴角沉默半响,低声开口道:“我本来不在乎你说的这些,杰,但只要你需要,我就一直在这里,你不是孤立无援的。所以别再嗑药了,清醒着面对我吧。”

他从洗漱台上拿起药瓶,不顾夏油杰混乱但激烈的抢夺,拧开瓶盖将药片全部倒进马桶,按下冲水键。

那段浑浑噩噩的日子里,五条悟坚定地想要拉住他,但五条悟救不了他。夏油杰模糊记得,是他自己亲手推开了五条悟。不止一次,毒瘾发作时他控制不住伤害了悟。他扇过五条悟巴掌,看一米九的高大男生被打得偏过头愣在那里;他还曾掐住五条悟的脖子将人磕在墙上,直到第三天那白皙脖颈上深红发紫的掐痕都没有完全消退。大部分时候,他们会发展成互殴,最后以他鼻青脸肿地被五条悟压在地上动弹不得而告终;小部分时候,五条悟毫不反击,只是任由他发疯,然后神色自若地紧紧抱住他,双手环在他身后,将毛茸茸的白发脑袋贴在他脸侧,轻声与他说话,同时不容置疑地禁锢住他所有动作。

五条悟不介意这些,也不怕被伤害。但夏油杰害怕,很难解释他到底害怕什么,害怕自己作为施暴者陌生的样子,还是害怕五条悟仿若无底线般不愿放弃他。终究他只是认为,这段关系必须结束。他们大吵一架,夏油杰说了些重话,接着把五条悟抛在原地,转身离开。

波纹般漾开的回忆里,旧友长期以来时隐时现的面容骤然清晰起来,在电光火石间与眼前陌生女孩的长相彻底重合。

斑驳涌动的水影下,女孩如瀑的雪发被轻柔漾起,在她身后缓缓铺开。暴露出大片大片瓷白肌肤的失格修女张开双臂漂浮在水中,反倒显得有几分神圣。派对灯光和皎洁月光争相透入水面之下,抢夺着覆盖在这具姣好躯体上的权利。与发色同样雪白的睫羽下,睁着一双在这迷乱夜晚仍蓝得如同白昼晴空的眼睛,看着猝不及防被拉入水中而显得无比狼狈的男孩。

落水前的零点几秒,是夏油杰第一次看清女孩的长相。因而方才他抵抗着眼球对水压的恐惧,尝试睁开了入水时下意识闭上的双眼,只为再进行一遍确认。而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他忘记了保持屏息吐气。

悟?夏油杰几乎将那三个音节脱口而出,却又混着涌入口腔的池水兀自咽回。口中仿佛有个色彩流转的肥皂泡炸裂开来,泛起一阵从充盈褪为空虚的苦涩。面前的脸蛋分明与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完全重合,但在性别上,却出现了微妙的相反。

未等夏油杰多想,女孩就捧着他的脸亲了上来,不止将氧气渡给他,还用猫儿似的软舌反复舔弄他装上的吸血鬼尖牙,十分霸道地在他口中攻城略池了一番。待氧气近乎耗尽,他们于唇舌勾动交缠中一齐上浮出水面,喘息间将额头轻轻相抵,望进对方的眼睛,好像一对久别重逢的恋人,仿佛今天对彼此来说并不是初见。

TBC

27 Likes

好香好喜欢……一些似乎有旧情的夏五酱……感谢妈咪做饭……

1 Like

第一次见这种pa,配音乐食用超级带感的!!!感觉完全上来了!!!两个人在洗手间和最后修女和吸血鬼在水下接吻的时候BGM特别搭,感觉像在看电影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深秋夜晚,两个前来参加派对的年轻人紧紧依偎着。他们放任皮肤被浸湿的衣料贴附裹缠,放任发丝上冰凉的水珠滴滴滚落,明明是站在露天泳池中央,却都难以自抑地感到燥热。

夏油杰努力将自己从女孩湛蓝的眼眸中打捞出来,趁尚未溺毙于那片无机质的温柔水域之前,端详起面前女孩与曾经挚友如出一辙的面容,并犹豫着该不该将心底的疑问宣之于口。毕竟在大庭广众之下与第一次见面的女孩亲也亲了,抱也抱了,难道现在才来提出那种不合时宜又惹人误会的问题吗?

“唔嗯,头好晕……”

不等夏油杰开口,白发女孩已经像一条放松瘫软下来的猫一样,几乎整个人倚在了夏油杰身上,脸蛋红扑扑的。

夏油杰不得不尽力忽视女孩柔软的身躯和半裸露的胸脯,偏过头盯着池水接话,“你、你怎么酒量不好还喝这么多?”

“唔……我以为我喝的是饮料?原来是酒吗,可是味道好甜……”

“喝醉了还这样到处乱晃很危险的,你刚才都跌进泳池了。”

“好正经啊,优等生同学!我那是想下来游泳啦,游泳!再说这不是还有你在嘛。”

“我看你都浑身湿透了也完全没醒酒啊,”夏油杰叹了口气,“明明才第一次见面,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那么,你是坏人吗,杰君?”

温热的呼吸喷吐在耳边,让夏油杰的耳根都染上了绯色。他定了定心神,才突然反应过来,疑惑地看向女孩问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啊!那个……”女孩眨了眨眼,雪白的睫毛也跟着扑闪两下,她笑起来,“嗯,知道哦,毕竟你在学校很有名嘛。”

“哪种有名,好的还是坏的?”夏油杰也笑着问她。

“两者皆有吧?”女孩苦恼地托腮,转眼却又噗呲一声笑了,“啊啊,不逗你了,我们去跳舞吧!”

女孩说罢单手拉着夏油杰就往岸边游。她率先顺着延伸进泳池的梯子爬上岸边,从泳池边的躺椅上拿起主人家放在这里叠好备用的干净浴巾裹在身上,又递给夏油杰一条,蓝眼睛认真注视着刚刚出水的男孩,一字一顿地说道:“差点忘记告诉你我的名字,我叫五条悟哦,杰要记好了。”

一个樱花盛放于枝头的季节,有人站在山间青灰色的石板路上,告诉过他这个名字。雪发少年声音清朗,自带一股无法无天傲气,却让人无法心生讨厌。

五条悟是谁?

快点把五条悟带过来!!

五条悟到底是谁啊!?

倏忽间,樱花的花瓣像大雪一样纷纷扬扬落了下来,掩盖住蜿蜒至小巷的血迹,将记忆涂抹成白色。刺目的白光之后是无垠的黑暗和空寂,夏油杰紧闭上双眼,感受肿胀的眼皮和干涩的眼眶相互挤压,为眼前突突跳动的毛细血管铺就出黑白交替着频闪的底色。额头一阵一阵地发疼,脑袋好像有千钧重,他鼓足勇气,费劲地睁开眼睛,以为迎接自己的会是同伴的尸山血海、四处游走的畸形怪物,还有龟裂的地面和诡异的方盒子。

但那并没有发生。他睁开眼睛,眼帘中只映出重新穿戴好修女装扮的雪发女孩。在她背后,两片枯黄的落叶相继打着旋儿飘进泳池里,荡出环环嵌套的涟漪。

夏油杰惺忪片刻,大梦初醒般缓缓开口,重复了一遍那个名字:“你说你叫……五条悟?”

“嗯哼,不然呢?这么惊讶干什么,难不成你听说过我?”女孩故作轻佻地反问,笑容里的恣意洒脱却未达眼底。

“我记得……我以前有个最好的朋友,跟你长得很像,名字也一模一样,不过他是男性,所以……”

“以前?哇哦,那搞不好我就是他哦。“白发女孩噗呲一笑,“或许我已经死过一次,然后投胎成了女生,又再次遇见你。”

“什么?”

“哈哈哈哈逗你玩的啦!”上气不接下气地笑完,女孩托着下巴故做思索状,缓缓开口,“说来倒巧,我对你也有点印象诶?该说不说,你长得很像我喜欢的人。”

“你别笑啊!这才不是什么拙劣的搭讪技巧!太像了,不骗你,我发现你们俩的刘海都很奇怪。说真的,”女孩的语气忽然不是那么轻快了,她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无奈地扬起嘴角,“我感觉已经认识你很久很久了。”

夏油杰看着她的表情,突然没有由来地想哭,为什么呢?五条悟……五条悟是于他而言很重要的人吗?他是怎么对五条悟有着“挚友”这一认知的?

五条悟是谁?

快点把五条悟带过来!!

五条悟到底是谁啊!?

今天是万圣夜,好像有人在怒吼,有人在质问,有人在抽泣,有人在惨叫……夏油杰感到自己的灵魂四散作碎片飘在虚空之中,他俯瞰这些人,鄙夷他们,也怨恨自己。

他认识五条悟,五条悟是他的挚友。但五条悟其人到底是谁?他回想起那个难熬的夏天,恍惚间,耳边又响起了纷乱的责骂:

“这孩子疯了,又要去找那个什么叫五条悟的朋友,问题是咱们镇上根本就没有这号人啊,杰他从小到大就没有过这么一个玩伴好不好,我们做父母的还能不清楚吗?”

“我看他就是得了臆想症,本来多乖多优秀的孩子,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我们的父辈辛辛苦苦移民到这里,每天累死累活地工作,不就是为了让后代能有更好的生活吗?杰本来也很争气的,突然有一天就不正常了,刚上高中没两天就回来跟我们说他交了一个很好的朋友,但我们从来没见过这个叫五条悟的朋友,后来找学校里的同学问了,找老师查了,这个人根本就不存在!”

“我怀疑杰在吸毒,他这个样子极有可能是被那帮美国孩子带坏了!总之先带他去做个尿检吧……”

由于滥用止痛药和躁郁症药物,夏油杰出现了严重的药物成瘾,因而当过一段时间的瘾君子。从处方药,到毒品,直到后来他也记不得自己到底嗑了什么。那段时间的记忆总是模糊不清,唯有五条悟的存在是最清晰而确定的。但他是怎么认识五条悟的?是在沦为瘾君子之前?还是之后?他忘记了。

他只知道五条悟总是在他头晕目眩神智昏聩飘飘欲仙的时候出现,给他陪伴。那体验太好了,仿佛所有焦虑和痛苦都被一扫而空。有时候他们并排躺在床上,聊着永远说不尽的话题,有时候他们就只是脸贴脸安静地凝视着对方,感受污秽的世界在飞旋着远离,而夜幕星辰缓缓降落下来,轻柔又厚重地铺在他们身上。

与其说,相较之下,清醒成了一种痛苦,不如说,从他记事起,清醒就一直是痛苦的。有什么事情必须要做,有什么问题亟待解决,但他即使触碰到了症结,却仍旧无能为力。他强迫症般要求自己,心底还是始终有一个缺口,让他感觉在这里却又不属于这里,感觉灵魂被挡在了肉体之外无所依凭,又被困在了躯壳之中备受挤压,最终惨遭焦虑吞噬。直到某一天,五条悟进入他的生活,温柔又强硬地填满了他心底的那个缺口。但与此同时,在绝大多数清醒的时候,他却想不起来五条悟的存在,想不起来他们的过往。于是他无法自拔地沉溺下去,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

五条悟当然永远会在最后关头试图拉他一把,不肯放任他彻底沉沦。直到那天,他在深思熟虑之后主动对五条悟提出断绝来往,撂下一句“我们注定会走上不同的道路”,就此掐灭自己生活中最后一抹光亮,随后回到家,像往常一样,拿出药片,研磨成粉,吸入鼻腔。

也就在那天,吸毒过量差点害死了他。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之后,夏油杰看着输液管中的药水点滴汇入静脉,忽然想要重新挽回五条悟,然而他甚至没有得到一个道歉的机会。理所当然地,他被家人没收了通讯终端,送进戒毒所,在那里饱受戒断反应折磨,在反胃、眩晕、抽搐、发疯之间苦苦挣扎了数月,一次又一次坐在互助小组的圆圈边上木然听着别人声泪俱下地进行内心剖白。终于,他完全戒掉了,成功停止服用安慰药物之后,他却不觉得轻松。世界一片清明,空虚到有种怪异的恐怖感。父母告诉他,五条悟不知何时搬离了小镇,没有留下一句话,也没有再联系过他。

五条悟是谁?

快点把五条悟带过来!!

五条悟到底是谁啊!?

混乱的庞杂的重复的扭曲的声音一遍又一遍回响在耳边,夏油杰打了个寒战。

TBC

6 Likes

我似乎被捅了一刀

?被杀的猝不及防,妈咪我很需要后续啊啊啊啊啊

好痛,因为是同一天所以产生共鸣了咩?悟酱又为什么会变成女孩子(应该是变成女孩子了吧。。还是扮的)有种杰哥之前看到的小五是真实的感觉,啊啊啊,期待后续呀!

是真的女孩子哦!这个猜测已经非常贴近了嘿嘿,不过还是暂且先保持一些悬念

好想知道后续(抓耳挠腮
夏好惨…真的因为吸毒产生幻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