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被关进狱门疆里之后 by 夜梦姻人

狱门疆内部是一片漆黑的虚无,时间在这里已经失去原有的概念。它的中央悬浮着被封印的那具肉身,五条悟从被拉扯进此地后就无法调用咒力,很快就陷入冬眠似的昏睡中。

 

不知过了多久,向来死寂的空间里亮起红色的光晕,由远及近,随之而来的是将他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那人顶着夏油杰的脸,靠近人事不省的五条悟,绕着他转了一圈,接着伸出手抓住他的双肩,把他从平躺的姿势立起来。

 

“虽然我是无所谓。”夏油杰俯身靠近五条悟耳边,“可自从见你之后,这家伙就想你想的不行,都不肯好好听我的话了,只好让他来看看你。”

 

显然,夏油杰此行的目的当然不会只是单纯的‘看看’。他解开五条悟的眼罩,洞悉万物的六眼温顺的阖着,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然后是制服的拉链,里衬和内衣。剥除所有多余的布料,五条悟仍然神色平静地安睡,他全身赤裸,看起来仿佛回到胎内漂浮于羊水中那般纯洁。

 

夏油盯着五条悟,心脏底部升起揪扯感,连带着脊背僵硬地颤栗了一下,“别着急呀。”自言自语说给死去的身体主人,同时摸上五条悟的侧脸。细腻的触感吸引他以拇指来回摩挲,他拥有夏油杰的全部记忆,包括身体记忆,既然此行是来安抚身体旧主,夏油杰选择顺其自然,拉近五条悟吻他闭合的唇。

 

沉睡的男人并无任何回应,夏油杰单方面含吮对方的嘴唇,很快就嫌不够,掐着五条悟的下巴掰开他的嘴。舌头探入五条悟的口腔里搅动,精神和身体似乎都随之放松,他又拉着五条悟的垂在两边的胳膊放到自己肩上,营造出一副虚假的两情相悦的暧昧姿态。

 

这里并非什么童话幻境,只凭靠一个吻无法唤醒沉睡的公主,夏油杰顺着五条悟光裸的后背摸向尾椎,像是要摸索什么开关或是入口。的确要承认,五条悟是个漂亮的人类,能唤起他此时寄生的功能完备的男人的欲望。

 

他握住臀瓣的力气很大,面对毫无反抗意图的五条悟激发了夏油杰的施虐欲,当然他不会真的在这个地方伤害不能用反转术式的五条悟,留着他的命以后有用。暴力插入会造成伤口,在狱门疆里做这种容易导致感染的高危性行为很危险,夏油托起失重的五条悟轻飘飘的身躯,后者任人摆布,大腿软绵绵的被掰开,屁股被捧住送到夏油杰面前。

 

能看到最强咒术师屁股的机会可谓千载难逢,夏油杰用手指拨了拨两瓣臀肉中缩着的小花,也许它曾经也被人浇灌成熟过,但旷了太久,现在颜色浅淡的宛如处子。夏油杰扒开褶皱舔进去,五条悟睡得十分柔软,肌肉全然的放松,无需费力就可以舔到深处,他更紧的压近六眼的身体品尝,鼻梁顶着柔软的会阴,从里往外的吃五条悟。

 

从开始静默到现在的五条悟发出了第一声梦呓,他没醒,夏油杰对他的所作所为似乎使他做了什么奇怪的梦。五条悟像猫打呼噜那样从喉咙里低鸣,声音细细弱弱的,在狱门疆里则尤为清晰,夏油杰动作顿了顿,倒不是怕弄醒五条悟,而是舌尖尝到一股湿意。五条悟竟然在梦里被他的舌头肏出了水,肠壁小幅度地开始收缩泌出透明的淫液,夏油杰的记忆里五条悟是很爱自己给他舔穴,每次都很兴奋的叫唤,但没想到他意识沉睡还会有反应。

 

得知睡奸的对象能给出回应,夏油杰搞他的兴趣愈发高涨,毕竟操一个干巴巴的死鱼远不如会叫会出水,甚至也许会醒来的五条悟有意思呢。穴道内既已湿润,手指应该可以进去扩张了,夏油杰清楚五条悟的全部敏感区域,并拢二指插入后弓起关节用力磨过那些软肉。他观察五条悟的表情,猫拧起眉心,像是在受难,他抽插的越粗鲁,粗糙指腹按压腺点越用力,猫的喘息就跟着急促。胸脯起起伏伏,夏油杰看到他乳晕已经缩小变硬,挺着两颗颤颤的奶尖。

 

“悟...”夏油杰充满恶意的诱导,用五条悟最不愿抗拒的熟悉声线,“你梦到了谁?”

 

五条悟被他玩得浑身发抖,阴茎站着和花穴一起流水,他吐出回答的气音,又好像仅是在梦里对他信任的挚友和爱人求助,“杰......”

 

好孩子,夏油杰亲吻他的肚脐,手指在窄小的甬道里分开。嘴唇覆盖的肌肤之下隐隐痉挛,五条悟在梦里听到这句夸奖,脸上随之浮出羞涩的红晕,他沉浸在春梦的边缘,眼皮底下的眼球左右转动着,恐怕就快醒来了。

 

夏油杰则不紧不慢地继续指奸五条悟的小穴,弄出了不少蜜水,穴肉认识他似的抢先替它们的主人给予夏油热情回馈,在次次按压中变得柔韧又黏人。空着的那只手则握住五条悟的阴茎,揉捏根部变得紧绷的囊袋,夏油杰很想看看五条悟会不会就这样在梦里射精。

 

猫有几年没受过这种刺激了,在梦里不安稳地呜呜叫,偶尔漏出夏油杰的名字,发音求饶似的又软又轻。而夏油杰故意要让他难受,变本加厉的往穴里又塞进无名指,高大的成年男人手指也比十几岁和五条悟相好时粗长,三指宽就接近他鸡巴的直径,五条悟穴口那圈肉给撑得有些发红。

 

其实五条悟很怕疼,夏油杰是为数不多的知情人之一,猫很难受伤,相应的疼痛阈值也很低,在床上肏狠点就会掉眼泪。现在他的弱点被夏油杰拿捏得死死的,逼他到高潮边缘,夏油杰最后在龟头抹了一把,彻底推他掉下悬崖,五条悟抽泣着射出精液,那些玩意瞬间消失在狱门疆的黑暗里。

 

疼痛和快感的冲击总算足够强烈到让五条悟脱离深眠,亮晶晶的苍天之瞳茫然的张开,漫无目的的巡视一圈,身体醒了脑子还没醒,一时还没意识到自己几乎正骑在夏油杰肩膀上。

 

从下身泛开的酥麻感和屁股里涨涨的怪异终于提醒五条悟他该低头看看,双眼适应了昏暗的环境,在不甚清晰的光线中他隐约看到腿间的人影。发型熟悉,一撮刘海搔着他的大腿根,五条悟半梦半醒,其实他倒是很愿意继续做梦,直到夏油杰前额那道突兀的黑色缝合线扎入视野。

 

五条悟看起来很愤怒,夏油杰简直能看到他瞬间炸开的毛,肩上的猫骂骂咧咧的想把自己从夏油的手上拧下来。失重感让人无处借力,最后五条悟一把薅住夏油杰的头发扯他离自己裸着的私处远点,他满脸嫌恶,嗓音由于声带长久缺乏使用而嘶哑,“别他妈用杰的身体碰我。”

 

他睡了太久,四肢尚且绵软,扯夏油杰头发的力道只是虚张声势,很快就松脱了手。被薅头发的男人还在对他假惺惺的微笑,“你误会我了,不是我,是他想碰你。”

 

夏油杰说这话时手指还在他体内四处勾动,他攥着五条悟一条大腿扯他下来,到达两个人能面对面的同一高度。又去抚摸五条悟紧咬的嘴唇,后者偏过头躲开,“别这么抵触,人类真奇怪,明明有的人知道自己心爱的人已经被我夺舍,还是能睡的下去,而你看来似乎不愿意接受。”

 

用不了咒力,纯靠肉体力量自己打不过杰,何况现在他基本没力气。五条悟在脑子里飞快运转着搜索处理当下情况的对策,屁股里搅动的三根手指作祟,不断分散他的注意力让他难以集中。

 

“放松点,我辛辛苦苦弄湿这里,你太紧张,都有点干了。”夏油杰拍他的屁股,这个动作对五条悟来说羞辱意味强烈,他又被迫确定了刚才梦里的内容是真实发生过的,主角还换成了咒灵操纵的假的杰。

 

后穴从他清醒那刻起就停止流水,穴肉一反方才的温顺拼命绞动着推挤侵犯内部的手指,做着徒劳的抵抗。六眼观察到的全部信息都指向他今天难逃一日的结论,五条悟剜了夏油杰一眼,他宁愿这个玩意变成随便什么东西来搞他,只要别是夏油杰。

 

“你把我关进狱门疆,就为了这个?”语气讥讽,五条悟尽量稳住呼吸。即使暂时没有办法摆脱被动的处境,他心理上也不愿意乖乖躺平就范,试图拿开夏油杰插他的手。

 

夏油杰居然真的顺他的意抽出了手指,牵扯出明显的水声,直接用那只湿漉漉的手掌反扣住五条悟带他摸自己袈裟下勃起的阴茎。身体的高温令五条悟恍惚了一瞬,他不合时宜的回想起上次触碰到杰的时候,生命的气息消散,触感冰冷。五条悟因为职业关系见过摸过不少尸骨,都没能让他对死亡产生什么具体的概念,直到埋葬夏油杰的时候他才逐渐理解,接受旧友和情人彻底离开自己的事实。

 

滚烫的肉柱贴着五条悟的手背,跳动的像一颗心脏。过去的五条悟会早就按捺不住蹭过去含住它,现在他只觉得恶心和愤怒,夺舍夏油杰的咒灵擅长模仿,温柔看向五条悟的眼神都几乎和他的杰别无二致,五条悟握紧拳头砸过去。

 

夏油杰轻松的避开,五条悟也没指望能打中,猫像是彻底失去耐性,“要做就做,别假惺惺的磨蹭。”

 

嘴硬归嘴硬,猫的全身都软得不行,跟着夏油杰解开裤子掏出鸡巴蹭他穴口的动作小幅度轻颤。天地良心,五条悟就有过夏油杰一个男人,好了三年后被迫开始活寡真寡了快十年,穴里都快忘了吞吃阴茎的滋味,褶皱紧张的瑟缩合紧,像是想守护不存在的贞洁。

 

“放心,我知道你喜欢怎么做,他也不想看你受伤。”说得好像夏油杰还活着,和他一起肏五条悟一样。猫烦躁的咬牙,刚好帮他掩住一声呻吟,夏油顶开了他。

 

夏油杰压着他的腰腹,缓慢又用力的操进去,揉开五条悟绷紧的臀部肌肉,比高专时期还粗壮的肉刃和狭窄的甬道显然尺寸不和,五条悟在他推进的过程中一直在倒吸气。从里到外撑开内脏的压迫感简直恐怖,狱门疆似乎把他变得尤为敏感脆弱,以致五条悟仅是纳入就觉眼前发黑,支撑不住地往后软倒。

 

身体里变得满涨,夏油杰整根鸡巴塞到了底,又确认般挺腰往里一撞,噎得猫发不出任何除了呜咽之外的声音。他还没开始动,坚硬的异物停留在肠腔中存在感强烈,堵着里面的水流不出来,渐渐转化成难耐的痒,五条悟要用很强的意志力才忍住别自己在夏油杰的阴茎上扭动。

 

五条悟用小臂横压住眼睛,这没什么效果,六眼依然让他能看见肚子里夏油的东西操到了哪里,只是为了显示自己并不想看见夏油杰的态度。夏油杰不喜欢他挡住脸的样子,六眼咒术师的所有表情都值得期待,于是他在湿软的穴道里用力抽插,专门去顶深处的花心,享受阴茎周围娇嫩的包裹。

 

“你这里真舒服,难怪他死了还惦记。”夏油杰拔出大半截,再捅进去时充满恶意地狠狠擦过五条悟的前列腺,刺激得他滑落手臂,露出蒙了水雾的眼睛。

 

“我看你该缝起来的不是杰的脑壳,应该缝嘴。”五条悟喘着气。

 

肠壁软肉给骇人的轮廓挤压得简直无法自控,只会痉挛着可怜兮兮的吐水。茎身上盘错着虬结的青筋,来来回回刮弄脆弱的黏膜,磨得疼痛变成麻木后再转为灼热的瘙痒。恶性循环下五条悟很快就让夏油杰肏开了,瘫软着敞开腿,意识开始涣散,夏油抱他他也没有反应。等到被搂着后背坐在阴茎上立起上半身,体位的变换导致肉棒戳到更里面时猫猛地哆嗦着惊醒,夏油杰是故意的,他明知道自己最喜欢和杰用这个姿势。

 

那还是他们模仿着av里的火车便当学来的,他可以被杰抓着屁股脱离地面,考拉似的缠牢他结实的腰身紧紧攀附。为了不掉下去两个人都在用力,一个咬的更紧一个捅得更深,胸膛互相激烈的摩擦,心脏鼓动得像是从跳进对方的胸腔。

 

现在五条悟也感觉到了袈裟下传来的心跳,他突然从未如此抗拒,死死抵着夏油杰的肩膀不让他继续贴近,身体往后缩。夏油杰对他的不配合表现得很宽容,五条悟拉开的距离刚好方便夏油杰拨弄他胸前胀红的乳尖,这代表猫被透的很有感觉,他当然会有感觉,搞他的人可是夏油杰,即使心理上无法接受,身体还是认主的。

 

夏油杰熟练地玩他的胸,白皙的肌理因为无力而松软,一只手勉强能握住一边,覆盖不住的从指缝里凸出。五条悟在被拥抱和被玩奶子里权衡利弊,妥协地选择了后者,夏油杰不断的往上顶他,晃得他胸前的肉一颤一颤,小腹里的热流也跟着晃,五条悟无暇阻止乳粒被含住啃咬,他觉得夏油杰的鸡巴快把他顶穿了。

 

冠头蹭到深处的芯子,只要捅开这里五条悟就会上下一齐流水的哭叫,那处地方许久没人造访过,五条悟自慰的时候也不会搞这么深,毫无防备的爽过头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好事。夏油杰在一记狠顶里撞对位置,五条悟吃不进他现在的尺寸,而夏油杰认为他可以。内部要被凿开的窒息感让他想喊停,穴里求饶地淌出更多的淫水也换不来怜惜,反而给肚子里的凶器提供了更多润滑,夏油杰压着他的后腰,用蛮力将他毫无余地的彻底打开。

 

“——!”五条悟惊慌得胡乱攥着手边能抓到的一切东西,夏油杰的袈裟被他扯掉半边,整只猫因为插入结肠口的刺激暂时叫不出声。他可能是断片了几秒钟,或许更久,再有意识的时候夏油杰已经把他团在怀里,肉刃在刚开垦的地方小幅度地进进出出。

 

他应该不情愿,但真的爽得眼前天旋地转,滚烫的茎头熨帖结肠深处所有敏感的褶皱,拔出时在窄小的入口卡一下。冠状沟搔刮得那圈肠肉吸嘬的紧,于是加剧了摩擦的快感,好像他里头还有一口穴在饥渴的贪食肉棒,它好像又大了些,五条悟让它撑的溢出生理泪水,脸沾湿了发痒才意识到自己刚刚一直在抽泣。

 

“哭了?”猫垮在他肩上垂着头,对夏油杰的挑衅置若罔闻,像是被肏晕了过去。

 

夏油杰也没硬要五条悟回答,下身挺动,掼入暖滑的肉道,拍打出更多水声,掌根打圈按压着猫的尾椎,直到五条悟被过载的快感逼的回神,呜呜地喘出哭腔。

 

五条悟受不住这么玩,情绪崩溃的埋进袈裟的衣料里寻求虚妄的安全感。找了半天也寻不到记忆中的烟味,自嘲地扯起嘴角想假的就是假的,这玩意装都不能装得像一点。

 

“杰...”他在高潮吞没五感前微弱的呼唤着爱人的名字,艰难地抬起手给他一个拥抱。快醒过来吧,接近于气声的叹息几不可闻,五条悟也不清楚他到底说出口没有,彻底陷入昏迷。

 

“卡!”夜蛾在屏幕前喊,摄影师扛着镜头移开,五条悟立刻睁开眼睛兴奋的看过去,“这次过了?”之前他因为觉得夏油杰脑门上的缝合线太出戏,笑场了起码三回,差点被夜蛾追着在片场裸奔。

 

夜蛾不愿意多表扬他,以防猫尾巴翘到天上去,“能用。”

 

五条悟生怕夏油杰没听见似的拍男人的后背,丝毫没有屁股里还夹着人家阴茎的自觉,“我就说我认真起来肯定一次过嘛。”

 

助理在旁边抱着浴袍和功能饮料,看两人连一起的架势犹豫着该不该上前,夏油杰无奈地颠了颠猫,“悟,先下来吧。”

 

刚高潮完身体还敏感着,夏油杰射完了的鸡巴也颇有分量,五条悟下意识捂住肚子哼唧出声,戏瘾又犯了,脸上眼泪还没干,假模假式地捏着嗓子叫杰哥不要啊,也不知道他在网上冲浪都看了什么东西。夏油杰额头青筋直跳,一时没想好该把他拎下来揍一顿还是操一顿,还是先接过毛巾给他擦哭得湿漉漉的脸。

 

夜蛾懒得管小情侣打情骂俏,转过身问旁边满脸通红互相握着手的两名新人,“来看你们老师的?”

 

伏黑惠点点头,虎杖悠仁的眼神则满是崇拜,“五条老师说下场就到我们拍了,让我和伏黑来现场学习。”

 

“诶,我学生在呢。”五条悟从夏油杰身上跳下来,落地时腿一软又歪到后者臂弯里,张开胳膊要夏油杰帮他系浴袍,“带你过去认识认识。”

 

【fin】

66 Likes

雾草,老师居然手下留情了,啊啊啊啊啊太感谢了

5 Likes

我靠,这个转场太厉害了

7 Likes

一下变成拍摄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太好了,是糖呜呜呜

5 Likes

演员pa,,世界上最伟大的发明 :innocent: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7 Likes

我永远爱演员pa!

太香了太香了!写的这么好的话。。。即使就是就算要真是。。。可能也不是不可以接受。太香了嘛!

转场救我一命,于是又倒回去看了一遍,太香了 :heart_eyes: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