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请说,新年快乐(短打)

从期末周里爬出来摸会儿鱼,想看我产品互相说新年快乐。
有点青春疼痛狗血文学的既视感(沉思),写很乱,文笔很烂,先滑跪道歉。

死亡,是什么样子的?
五条悟以前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尽管他做着一份大多数人眼里都很危险的工作。有多危险呢?大概是,昨天见到的辅助监督,可能明天又在硝子的医务室见到了,如果不太幸运,可能就是在墙上见到了。这还仅仅是咒术界外勤人员的工作实况,直面咒灵的咒术师们,他们的工作内容更加的辛苦和不幸。所以,谈论死亡,就像谈论天气一样,在同行的口中是一个用来开场的话题。
只是五条悟很少参与,这个话题好像不太适合他。
战死?
最强也会战死吗?
病死?
有反转术式来着。
那会怎么死亡呢?
家入硝子抽着烟,看着窗外的飞鸟,手指在墙沿敲击,抛了个话题给无聊的五条悟。
也许,会是吃甜食太多被血糖杀掉。
他们在医务室的讨论结果是这样的。可惜,最后五条悟真的要倒下的时候,也不是讨论出来的甜蜜死法。思维快断掉的时候,很多的杂事流星一样击碎了脑壳,轰隆隆,要在湮灭的世界里爆破出最后一次行星碰撞。
卡顿、迅速。
矛盾,不可思议,一直以为忘记的东西,原来在角落里长出了菌丝,缠着五条悟,裹成一个茧。先是学生,樱粉色跳动的头发、带着爱心的锤子、有点扎手的海胆和白色校服,也许还要加上一点饭团和玩偶,拍手很有趣,骑扫把看起来很好玩。然后,笑了一下,回忆冲到了五条悟面前,指着短发的女同学嘻嘻哈哈 ,对着年轻的校长蹦蹦跳跳,热闹了好一阵,它变得虔诚寂静。流光的过去突然从视觉变成味觉:
是杰啊。
他想说,原来是杰啊!
梦幻的一切回到流血的喉间,嘴里吞咽着腥甜和酸涩。
我的血里有柠檬,或许,可能?可能是,酸,然后,舌尖苦了好久,再也压不住、再也没有机会的时候,五条悟又觉得甜。大概这就是夏油杰给他的最后感觉。

恍然一场大梦,五条悟看着霓虹灯,看着水坑里倒映的自己。
他应该是死了,怎么又好端端地在东京街头看到新年的烟花。是真实存在的生物吗?他晃晃手臂,从行人跨着的大包上穿过,又跺跺脚,水坑里溅不出一滴水珠。黑色的夜,特殊的时间,五条悟站在人海里,前面的路灯由绿变红、由红变绿,对面的人潮水般涌来、潮水般褪去。欢笑的、打闹的、学生、上班族、低着头的、不说话的、所有天旋地转不能靠近的人,偏偏在五条悟的世界里川流不息,挤得人皱眉头。一直到深夜,所有的灯亮着,熄灭。
五条悟一个人在街道。
死亡是这样的孤单吗?他搓搓手也没有温度,问问路也没有可问的地方。为什么又活蹦乱跳的,或许说莫名其妙的有意识呢?好多的问号,五条悟也没想过得到答案,他就是和自己说说话。
好无聊。
最开始的他,在路上做着鬼脸,站在马路中间看车路过腰间,试图扒光花坛里的草。他找乐子找了有一会儿,却在红灯亮起的时候觉得无趣,翘着二郎腿,闭上眼睛,想要睡一会儿。
城市的光影缩小,只剩一圈路口,从热闹的新年里独立。
五条悟开始谈论死亡,他和自己聊天,自言自语。
“我以为我会老掉,变成皱巴巴的帅气老头。”
“那怎么没有实现呢?”
“意外嘛,它总是不按计划来的。”
他掉下眼泪,对着夏油杰。
你怎么来的,为什么突然出现,这里是地狱吗?五条悟又有好多疑问,但没有说出来。只是继续闲聊,说点有的没的。
“我总是要很帅气出现才行的。”
“是很可爱。”
夏油杰纠正,坐在他旁边的阶梯,两个人的肩膀靠在一起,断了话语。手和手贴在一起,把脸埋在围巾里,东京吐着白汽。五条悟和夏油杰好久不见,也会有一点普通人的困扰,比如,不知道说点什么。
也许,新年快乐?
夏油杰先说的话,眼睛弯弯,嘴角弯弯,路灯的光在眼睛里弯弯。
没人应答。五条悟正忙着回忆,他觉得这开头怪熟悉的。
新年快乐,他迟疑地说,戳戳夏油杰的掌心,嘀咕着这场景很眼熟。
那当然啦,我做过很多次。夏油杰笑眯眯地握住五条悟乱动的手指。
嗯?
五条悟一点印象都没有。他撑着下巴搜刮回忆,苦思半晌也没记起高专的夏油杰和他说过新年快乐。年轻的时候,总是对传统节日不感兴趣,偶尔还会被节假日高涨的咒灵数目气到破口大骂。烦死了,这些过节的人怎么还这么痛苦!彼时的神子不满地放下蛋糕,在辅助监督的赔笑下拉着挚友做任务。这会儿,他也想不起两人有什么时候说过“新年快乐”,最多只有“新年到了”。
什么时候说过?
他侧着脸,灯光只照亮半张脸。
夏油杰望着他,望着很远、没有边际的圈,说每年。
每年都会偷偷在心里和五条悟说新年快乐,接在新年到了的后面。
那我也听不到啊!五条悟还是不满意,这人在心里说的祝福,自己怎么可能听得到,怎么可能觉得熟悉呢?
于是,又沉默了下来。变得寂静。
过一会儿,五条悟身边已经没有夏油杰。
来的突然,消失的突然。他却没有波动,望着路灯发愣。柠檬的味道又来了。苦苦的,但是知道再等一会儿就要返甘。他等,等到一圈路口缩成一个人抱住自己的空间。忽然,嘴里甜蜜到呕吐。
五条悟想起不曾回忆的巷角落,很多年前提早八天的新年快乐,明明是平安夜来着,居然说什么新年快乐,烦死了。
怎么新年也会痛苦呢?
他在八天后和硝子一起买了蛋糕,突然感慨。拿着赠送的汽水闷了口,酸得吐了出来。凑近一看,新年送的柠檬水,料挺足。舌头苦苦的,看着烟花,五条悟对硝子说新年快乐,嘴里开始慢慢回甘。
现在,五条悟对着空气说祝福,他手里捧着个红红的苹果。
新年快乐,夏油杰,但是五条悟要送一个晚了八天的平安夜苹果。

你好,新年快乐!祝夏油杰平安快乐。
原来,五条悟还有点念头,怪不得莫名其妙的多留了一会儿。

7 Likes

以前没能说出口的新年快乐,以后也没办法说出来了:crying_ca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