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太黏人了怎么办 by 夜梦姻人

夏油杰进门时闻到一股熟悉的猫味,五条悟在家,但灯都是关着的,先睡了吗?他尽量将关门和走动的声音压到最小,摸黑往卧室去。

这么做其实毫无意义,拥有六眼的爱人肯定一开始就察觉到他回来了。适应了屋里昏暗的光线,沙发尾端冒出的一撮白毛就无比显眼,不知是没藏好还是故意漏下的提示,走过去果然找到了平瘫成长条状,占据了沙发三分之二空间的猫。

五条悟今天也有任务,他回来的比夏油杰早,衣服却没有换下来,还带着眼罩,见夏油来了就把脸转向对方这边,“你回来的好慢。”边说边自己把眼罩扯掉,露出委屈似的眼神,和几个小时前把特级咒灵头都给拧掉的成年男性判若两人。

“我也没想到这个时候你想吃的那家店还要排队。”只当五条悟是等甜食等着急了,夏油从背后拿出装着蛋糕的纸袋,“现在吃还是放冰箱里再冰一冰?”他蹲下身拍拍沙发里猫的肚子,本意是想让五条悟起来,后者却纹丝不动,拖着长音哼唧。

“没电了,杰——给我充电——”

原来是在等我啊,夏油从善如流地把自己叠在五条悟身上。自己重量不轻,五条悟想必被他压得不是很舒服,但五条悟不在乎,他感觉好极了,甚至还嫌不够,拉开夏油的衣领埋进去吸他的气味,被轻轻推了一把。

“我身上有咒灵的味道。”夏油杰支起上半身,制止了五条悟还想凑近的动作,岔开话题问他充好电了吗,我去洗个澡。

诶?五条悟故意作出夸张的表情,杰不是还没有开始给我充电吗?他用腿环住男人的腰,隔着裤子拿臀肉蹭了蹭对方裆部还沉静的东西,被挑逗的还没说什么,五条悟自己倒先呻吟出声,“充电需要把插头插进来的。”

夏油杰和这人相处多年,对他突然发情的行为已见怪不怪,顺着这个交合般的姿势往前顶了一下。明明根本没进去,今天的悟却好像更敏感,抬手去扒他的肩膀,腰也往起弓,同时夏油隐隐察觉到两人紧贴的部位传来细微的震动。

“塞东西了?塞的哪里?”他摸到两口穴附近,布料底下果然有截细细的线状物。在那处叩了叩,确定位置后就准确地揉上去,五条悟立刻可怜巴巴地开始叫唤,“别玩了,杰,快进来。”说着就去急切地扯夏油的裤子,那颗跳蛋他没塞的很深,只是后面觉得空就随便放了进去,被夏油杰随便揉几下竟然揉出了感觉,本想用来诱惑对方的道具适得其反,先让自己馋的两张嘴一齐流水。

五条悟对和夏油杰干这事乐此不疲,类似猫热爱钻纸箱那种那种无法抑制的天性。他熟练地几乎瞬间把男朋友裤裆里的阴茎掏出来,夏油杰好脾气地任他握着,溺爱一只拽住主人裤脚不撒手的猫似的,问五条悟你要它插哪一个?

在夏油杰脱他裤子的过程中五条悟真实的在为难,要是杰有两根就好了,脑内妄想无意识间说出口,嘴角因为想象中诡异的画面而上扬。夏油正戴上从沙发缝隙里抠出来的避孕套,面对五条悟毫无廉耻的嘴脸,额头青筋和胯间不约而同狠狠一跳,压开他双腿直接抵上花穴就送进去大半。

多长出来的器官早被操熟了,即使没做多少前戏也惊人的顺滑,紧紧裹住造访的肉棒迫不及待的吮吸,五条悟满足地摸了摸小腹,催促着杰你快动呀。真动起来他又要叫,一会儿说太快了轻一点一会儿又要人用力,夏油杰不吃他这一套,知道在床上五条悟的话全都信不得,只管把人肏服帖了才能把他喂饱,于是只顾大开大合的操批。和本人接近一米九的身型相反,五条悟的女穴发育的和身高不太匹配,阴道也没长到这个体型该有的长度,其他器官倒是一应俱全,夏油杰捅得深了,全插进去就能顶着他宫颈。

通常女人被插到那儿都是不舒服的,可五条悟显然既不普通又不是女人,夏油杰早先还曾怜惜他,用他花穴做爱时舍不得整根进入,被悟发现后就缠着他偏要他都进来。实践证明担心和怜爱纯属多余,五条悟爽得水喷的比任何时候都多,这里就成了他新一处敏感带。

在沙发上做对他们两个来说过于狭窄,五条悟想骑他都放不开,要杰带他转移阵地回床上去。穴里仍紧咬住阴茎不许他停,夏油杰抱这么一大团猫很有心得,双手托住腰臀,就着插入的状态把人抱了起来,五条悟也像平时那样搂住他的脖子,这次却忽然抖了一下,夏油听见他倒吸冷气的嘶声,“怎么了,弄疼这里了?”他第一反应是调整姿势时戳痛了悟。

“没有...胸,胸疼。”五条悟撑着他肩膀往上直了直腰,避开夏油抵在自己胸前的头顶。

胸疼?夏油愣了一下,很快理解,“是生理期快来了吧。”安抚性的捋捋怀里人的后腰,说难怪最近悟这么黏人。

生理期前受激素的影响,五条悟情欲高涨,需求比平时更甚。虽然他胸部并无女性特征,也会开始胀痛,夏油杰把他抱到床上翻转过去,让五条悟背对着坐在自己阴茎上,两手绕到其胸前轻揉,说这样有没有好一点。

五条悟好的不能更好,侧过脸去找夏油杰的嘴唇,舌头交媾般往后者嘴里伸,跟着夏油操他的频率。吻的略带艰难,总被下身的颠簸打乱节奏,他自己又爱摇着腰磨,缠了片刻就嫌累,改去抓夏油杰的手引领他揉胸。同花穴里激烈的肏干相比这样的快感十分温和,酥酥涨涨的,乳尖连带乳晕一并硬挺,胸肌则变得尤为柔软,夏油反复拨弄那两处,似乎对这里的触感颇有迷恋。

虽然被搞的气喘,但要五条悟闭嘴安静片刻是不可能的,“杰,多摸摸它们可能也会发育哦。”

“你发育期早就结束了。”夏油杰手上稍微用力,掐得五条悟穴里猛得紧缩。

“二次发育嘛。”五条悟笑嘻嘻的搭着夏油的手背,他们手差不多大,可以覆盖在一起,然后很色情地拢住乳肉往上托了托。

夏油杰决定不再接他爱人的骚话,还是埋头苦干把他操到说不出话比较实在,掐着猫的后颈将其压成跪趴的姿势,提着五条悟的腰狠撞他深处酸软不堪的嫩肉。宫颈口在烫且频繁的侵犯下变得柔弱,夏油杰感觉再搞一会儿说不定真可以操开,他越是顶那块地方穴内的褶皱愈是收缩,夹得他快动不了,瞥见后穴一直被遗忘的那条细绳,干脆直接把那枚跳蛋拽出来。这小东西用在里面太小吃不饱,用在外面倒还算合适,夏油杰把嗡嗡震动的跳蛋贴在红肿的阴蒂上,得到一声兴奋和痛苦掺半的尖叫,五条悟哆嗦着塌下腰,穴里又出了股水,直接被弄高潮了。

女性高潮没有不应期,五条悟瘫软进床单里喘,意识尚未回笼但身体已经不知餍足又要起来。高潮后的穴道松软温润,方便夏油继续磨他腔口,磨一下五条悟就条件反射般抖一下,酸麻熬过去就变成完全的舒爽,从里往外都被粗大的阴茎撑得饱满,不用刻意的技巧就足够让他脊椎发麻,何况现在被抓住敏感点欺负。五条悟闭着眼睛呻吟,说杰你好厉害,他也分不清是自己太敏感所以觉得夏油杰厉害,还是夏油杰厉害把自己变得敏感,他只明确知道自己现在非常想抱着杰,刚扭动着要翻身夏油就懂了他的意思,稍往外退出些帮他转身。

猫的脸还是红的,有点湿,夏油杰俯身帮他擦,被猫四肢都攀上来抱牢。五条悟用脸颊蹭他掌心,用纯粹得不像在性交的蓝眼睛和他对视,他有一点皮肤饥渴,需要亲吻夏油杰来缓解。啄吻从嘴唇到肩颈散落的发丝,五条悟问夏油杰,我里面舒服吗?在得到肯定回答后满脸理所当然的得意,我可是最强只说出前三个字,后穴忽然探入两根手指一挑一勾,硬生生把没说完的话噎了回去。

前面被顶着花心,后面前列腺也被按着刺激,即使是五条悟也渐渐受不住。身体尝过两口穴一起高潮的绝顶滋味,此时又兴奋又期待的颤栗,淫叫也不再像之前故意发骚撒娇那种夸张,是实打实地让夏油杰肏出来的不堪忍耐的低吟——他喊不动了。

“杰...”呓语般的呼唤没什么意义,此时五条悟恐怕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的阴茎夹在自己和夏油杰中间,在活塞运动的摩擦中硬得难受,抱着夏油杰后背的手伸下去一只自己撸动,坦然地当着夏油的面在他身下自慰。

精水很快弄湿了两人的小腹,随着夏油杰插他的动作还在断断续续的泄出剩余的稀薄。最后流无可流,夏油杰用玩他前列腺的方式硬是又逼出些透明的腺液,直到五条悟眼眶都红了才罢休。前头受了刺激,穴口也跟着拼命翕合,难为它严丝合缝的裹着夏油杰的阴茎根部,水却还是不断地外渗,仿佛越痛水淌得越凶。要不是五条悟咬得紧,他恐怕已经滑出去好几次。

他手指刚从五条悟后穴里抽离,五条悟就立刻攥住那只手,怕它再折磨自己似的和他十指相扣。夏油看得好笑,故意把另一只手滑向他臀部,五条悟焦虑地出声喊停,“杰你别......!”

“别怎样?”他换了个方向,揉捏起正吞吃肉棒而撑开外翻的阴唇,无辜地抬眼看五条悟,摸摸都不让吗?

五条悟松了口气,又很快反应过来,气鼓鼓地狠狠夹了他一下。

阴茎骤然遭到肉壁压迫,夏油杰本就濒临高潮,差点被直接夹得缴械。绷紧小腹忍过吸嘬感,低头去哄猫顺毛,“别生气嘛。”一番折腾下来丸子头变得松散,五条悟薅了一把,皮筋给他捋下来扔到旁边,黑发都垂落到五条悟脸上,猫就挺满意,挺挺腰示意夏油杰继续操。

最后他们都没再玩什么花活,尽管五条悟身上可以插的地方有很多,但他今天已经前后都高潮过,阴唇充血被撞得发红肿胀,受不住更多刺激。穴外被操得一副合不拢的可怜模样,里面则是越插越紧,感官上又那么绵软,像被阴茎搅化了那样无论朝哪个方向肏都会含住他。热潮从小腹处涌起,夏油杰发觉包裹着他的肉壁在痉挛,五条悟的呻吟也接近抽泣,明显是快要到了,还想再抽送几下,五条悟这时候动了动嘴唇,说了句什么。

喉咙里发出的气音微弱,夏油杰快贴到他唇边才听清,重?他以为自己压得五条悟难受了,正要起身,又听见他接着说,“肚子里好重...”

夏油杰终于忍无可忍,肏穴的力道失去控制,一下重过一下。五条悟给他插得汁水飞溅,吹得宛如失禁,他也整根都满塞进穴内,进到不能再进,龟头甚至顶入到什么不得了的地方,射在套子里。

事后夏油通常不会马上拔出来,五条悟都会央求他在里面多放一会儿,这次却气还没喘匀就去推他,“快点出去。”声线颤抖,似乎隐忍着什么。

五条悟举动反常,夏油杰担忧他受伤,赶紧往外退,不想抽了一下居然没有抽动。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卡着他龟头一样,五条悟反应很大,蹙眉紧抓夏油杰手臂,脸上红晕未消又更深几分,“你把我顶开了。”五条悟眼里有了泪光,他们之前没试过这里,很不习惯侵入的感觉,说着说着就要流眼泪。

宫颈太窄,夏油杰拔出去的瞬间五条悟眼前发白,被抱去洗完澡才回神。夏油杰以为他会不高兴,显然低估了五条悟的接受能力,这人对新开发的地方充满了好奇,双眼放光的要夏油下次再试一试。

夏油杰只能暂且答应他,猫这才心满意足地挨在他身边入睡,夏油杰以为这个下次起码要过几天才来,直到夜里右手处感觉天花板在漏水。

他睁开眼,发现漏水的不是天花板,而是五条悟,后者岔开腿跪坐在他手上磨,温暖热濡湿的软肉腻歪得他一点脾气也没有。用外阴操他手的恋人打着圈扭动,面对被他弄醒的夏油杰表现得毫无愧疚,“诶呀,杰你醒啦,本来不想打扰你的,但是,嗯...忽然又好想做......”

猫要做又能怎么办,难道他还能拒绝吗,夏油杰叹气,指缝夹住阴蒂蹭蹭,说:“上来吧。”

五条悟掀开被子就骑到他腰上,兴致勃勃的等待夏油杰为他硬起来,后者却摇头道,“不是让你骑这里。”他抬起沾满五条悟淫液的那只手,放到唇边伸出舌尖舔过指节。

动作存心放慢延长,看得五条悟膝盖发软,花穴发热,呼吸急促间将夏油的腹部弄得更湿。

夏油杰点点嘴唇,猫迫不及待地扑过去想吻,却被捧着脸推开。

“悟没懂我的意思。”夏油杰抬了抬下巴。

“坐上来。”

【fin】

47 Likes

后续:猫坐到脸上之后

11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