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公私分明(黑道paro)

, ,

Summary:两个不对付的黑帮大佬私底下有一腿

手枪play预警!ooc预警!

8 Likes

凡是见过点世面的没有人不知道五条家,这是个传承了数百年之久的大家族,家底厚得足够买下十个富士山外加二百个东京塔,面上是全日本最大财阀之一,背地里军火赌博生意同样四通八达,是真正意义上的黑白通吃,在业界内与禅院,加茂两家并称为御三家。

真正将这个庞然巨物扯出水面的现任家主五条悟是个举世无双的天才,从十七岁继任以来带着原本每况愈下的五条家一路飞升直到稳坐御三家之首的位置。

这位五条家主行事乖张,态度强硬,天皇见了都得敬他三分。但真正见过他本人的却少之又少,道上对他的传言千奇百怪,据说此人喜怒无常,看谁不爽就丢谁到东京湾里喂鱼。

五条悟说屁嘞,我哪有那么凶残,那些不长眼睛的杀手都找上门来了,我不杀难道还要邀请他们坐下来一起喝奶茶吗?

在前面开车的伊地知想问为什么是喝奶茶,透过后视镜一看发现家主大人正捧着一杯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全糖芋泥啵啵奶茶,旁边的座位上还随意扔着一把精巧的手枪。

这把手枪刚刚还被他抵在另一个人的额头上,把对方吓得差点失禁。

伊地知实在说不出附和的话,不安地犹豫了一会儿,转移话题道:“五条先生今晚不回本家吗?”

“嗯哼,老地方。”五条悟并没有在意他脆弱的神经,随口说道,“有什么事去找七海夜蛾硝子,随便谁都可以啦。除非五条家突然破产了,否则不要给我打电话哦。”

讲到这里他突然笑了笑:“要不然我就把你丢进东京湾喂鱼哦。”

“东……东京湾……”伊地知握着方向盘的手颤抖起来。

五条悟像只恶劣的猫,乐不可支地看着他过分紧张的反应,临下车还特地再次威胁了一番,把可怜的助理吓得快要哭出来,才心满意足地迈着长腿跨了出去。

还没等伊地知松一口气,他又折了回来,把喝完的奶茶杯随手扔在车上,一手拎起刚才放座位边上的手枪,掂量了几下塞进腰间的枪袋,大摇大摆地走了。

接过前台递过来的房卡,五条悟不紧不慢地上电梯,找到熟悉的门牌号,划开锁推门进去。

房间里没开灯,寂静得仿佛空无一人。

五条悟挑挑眉,转身关门的时候,一双手从黑暗里伸出来环住了他的腰,温热的鼻息抚过他的后颈,烫出了一小片红晕。

“你迟到了。”黑暗里的人说。

“怎么,耽误了教祖大人宝贵的时间了?”五条悟勾起唇角,侧头用脸颊轻轻蹭了蹭对方的嘴唇。

“当然不,家主大人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赴约是我的荣幸才对。”

环在腰间的手收紧了一瞬,随即松开,五条悟转过身在黑暗中与对方交换了一个缠绵的吻。一只手在背后摸索,等到一吻终了“啪”一声按亮了灯。

他打量着面前的人,说:“我以为你至少已经洗过澡了,说得好像等了很久似的,这不是也刚刚到吗。”

“夏油杰。”

与高调的五条家不同,知晓盘星教的人并不算多,但凡是对此有一定了解都对它敬而远之。无他,只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敢与御三家对着干还存活下来组织,近几年甚至发展得越来越好,隐隐有盖禅院加茂两家一头的趋势。

盘星教原身为宗教组织,当然也不是什么正经宗教,说明白点根本就是个邪教,至今也依然不伦不类披着宗教的皮,管手底下的小喽啰叫信徒,首领则被称为教祖。

盘星教教祖常年穿着一身五条袈裟,据说是个佛祖一样的人物。五条悟对此嗤之以鼻,什么慈眉善目的弥勒佛,这根本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的大尾巴狼,端着一副平易近人的假象,背地里杀的人都能填平五个东京湾。

夏油杰则笑眯眯地表示,他杀的只不过是一些愚蠢的猴子罢了。

同时知道五条家和盘星教的大多只隐约听说过两家不对付,真正了解他们间的爱恨情仇的大概屈指可数。

五条家主和盘星教祖其实是高中同学,不仅是男同学还是一对男同性恋。谈恋爱时轰轰烈烈,临近毕业却因为理念不合大吵了一架,在KFC门口冲对方竖着中指大骂傻逼,然后头也不回奔向各自的事业。

五条悟继承了快被高层老头子蛀空的五条家,快刀斩乱麻地把老橘子树连根拔了,坐稳了新世纪的王位。而夏油杰则不知道从哪儿盘下来一个邪教,以它为基础建造属于自己的国度。再次见面两人都褪去了年轻时的青涩,长成了成熟的大人。

一切都很顺理成章,老情人见面干柴烈火莫名其妙打了一炮,肉体依旧合拍得好像天生一对。平心而论吵架归吵架,他们当时可都没提分手,虽然断联了好几年但那也不代表不爱了。于是毫无羞耻心地又搞在了一起,当然职业素养还是要有的,公私分明,感情归感情,事业归事业,谁都别干涉谁,该爱爱,该挣挣,今天打一炮明天轰一枪。他们自我感觉良好,落在别人眼里大概就是五条家与盘星教势同水火水火不容了。

但谁在乎呢,反正家主都滚到一张床上了。

夏油杰即使打炮也穿着他那身袈裟,五条悟不大喜欢他这么穿,问就是不方便脱,很多时候他自己都扒得光溜溜了,夏油杰还是一副整整齐齐的样子,小眼睛一眯双手一合就能原地出家。五条悟没什么渎神的恶趣味,而且这坏心眼的假和尚有什么好亵渎的?

于是他抱着靠在门边,用下巴点点夏油杰:“我不管,反正这回你先脱光了到床上去。”

夏油杰挑挑眉,倒也没扭捏,走到床前慢条斯理地将层层叠叠的衣物一件件脱下来,露出分明的肌肉轮廓。

五条悟登徒子似的吹了声口哨,将昂贵的风衣外套随手一抛,将夏油杰压倒在床上,然后熟练地跨了上去。

夏油杰配合地握住他的腰,除了柔韧的肌肉,还摸到了什么坚硬冰冷的东西,他略带惊讶地看向五条悟:“你带枪了?”

“是啊,”五条悟笑嘻嘻地拔出手枪,抵在了身下人的额头上,“准备好遗言了吗?”

夏油杰的身体下意识绷直了一瞬,随即放松下来,无可奈何地看着猫坐在身上作威作福:“不觉得只有悟一个人拿枪太不公平了吗?”

“怎么会,杰这儿不是还有一把吗?”冰冷的枪管划过他的鼻梁,嘴唇,喉结,顺着肌肉轮廓一路向下,意有所指地停留在小腹下方,轻轻绕着圈,“存货应该不少吧。有好好硬起来哦”

夏油杰喉结动了动,扣在五条悟腰上的手力道顿时大了起来,如果他现在光着身子,大概能看到白皙的肌肤被印上鲜红的手印,之后则会转变为淤青,几天后才能恢复如初。

不过五条悟现在还穿得整整齐齐,领带都没摘,蓝色的眼睛闪着锐利的光,仿佛此刻正坐在会议桌的主位而不是竞争对手的鸡巴上。

甚至还在隔着西装裤,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臀肉蹭他。

夏油杰深吸一口气,趁他磨得起兴,突然暴起,猛地将身上的五条悟掀翻在床上,还顺带夺了他的枪。

五条悟没反抗,只半真半假地嚷嚷着:“这是偷袭,作弊,杰也太狡猾了。”

“悟明明是故意的吧,还真是恶劣啊。”夏油杰一边叹息,一边将拉开手枪弹夹,“你倒是也不怕走火,里面还有不少子弹。”

“又没上膛怕什么。”

夏油杰没回话,径直伸向五条悟的裤子,毫不留情地把他下半身扒了个精光。随后握着一只脚踝抬起修长莹白的腿搭在肩上,揉了揉那个隐秘的小口,出乎意料地湿润,含羞带怯地吞进去半截手指。

五条悟下意识瑟缩了一下,随即强行放松,任由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体内戳动。

即使夏油杰因为工作需求成天拿着串佛珠转,这毕竟还是一双握枪的手,跟五条悟不同,他偏爱重型武器,手指很长,上面的茧更多也更厚,指关节突出。而五条悟前列腺生得极浅,以夏油杰的话来说就是天赋异禀,天生就是要给人抱的,只要他想,光靠几根手指也能让五条悟欲仙欲死。

很快,整个穴口都水光淋漓。五条悟开始不耐了,他用被抬起来的那条腿敲了敲夏油杰光裸的背催促着,空虚的小嘴淌着水一张一合渴求着更粗大的东西填满自己。

可他没能等来熟悉又炽热的性器,相反,有什么坚冰似的东西贴上了穴口,刺得他一激灵。

是他自己带来的那把枪。

五条悟忍不住骂了一声。

夏油杰一边将枪管往穴内推,一边回道:“悟特地带枪来,难道不就是想玩这个吗?”

五条悟无法反驳,又被夏油杰用枪管插得说不出话。他这把手枪以轻便小巧为特色,容易躲过搜查,适合暗杀或者突然掏出来先发制人。但对于娇嫩的穴肉来说,还是太硬了,硌得他生疼。不过这点疼痛顶多只能算是点调味剂,他适应得快,甚至开始感觉无聊了。

突然“咔嚓”的一身脆响,五条悟寒毛瞬间立了起来,下意识就想给夏油杰一脚,他妈的这个疯子给手枪上膛了。

夏油杰早有准备地接住他那一脚,甚至摩挲了一下滑腻的足心,笑得更加不怀好意:“悟怕了吗?”

“废话,我他妈还不想死在床上!”五条悟要给他气笑了,正想推开他起身,夏油杰握着枪柄的手转了转,连带着体内那部分枪管狠狠擦过他的敏感点。五条悟差点没叫出来,腰一下子软成一摊水。

夏油杰笑着说:“这不是很喜欢嘛。”

没等五条悟回答,他快速抽插起来,将肉穴插得汁水四溢。他低头凑到五条悟耳边轻声细语:“悟上午才去见了金田社长吧,明明都签订好了协议居然公然毁约还真是大胆,悟这把枪都顶在那只他的头上了吧。”

“不知道那只猴子知道不久前差点要了自己的命的枪现在插在家主大人的穴里会是什么想法,说不定会很荣幸呢。”夏油杰在呼吸急促起来的五条悟耳畔吹着气,“可惜悟当时没真的杀了他,要猜猜看这把手枪现在会不会在悟的体内响起来吗?”

说着,他抽插的速度又加快了,几乎是盯着五条悟前列腺的位置顶撞。五条悟无声尖叫起来,不受控制地向上挺起了腰,随着夏油杰扣动扳机的轻响,他高潮了。

五条悟从高潮的余韵回过神来,有些羞耻于自己居然被一把手枪给插射了,不过现在显然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于是他猛地抬脚把夏油杰踹了下去。

夏油杰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有些好笑地看着五条悟拿纸往身下胡乱擦了几下就要穿裤子:“真的生气了?我提前把子弹都卸下来了,不会真的伤到你。”

“我知道。”五条悟踉跄着穿好裤子,回头一双锐利的蓝眼睛直直看向他,“但是杰,和金田的这项合作只有五条家内部的人才知道。”

“啊……”不小心说漏嘴了。夏油杰的表情空白了一瞬。

五条悟穿上风衣外套,一边打电话给伊地知一边准备推门出去,临走前特地看了眼夏油杰身下还精神抖擞的那物,恶劣地笑了笑:“需要我等会儿发张自拍给你做打手枪的配菜吗?嗯,我那把手枪就送你了,实在不行你让它帮个忙。”

“不必了,谢谢。”夏油杰看着他迅速关门跑路,又看了看五条悟那把闪着水光的手枪和自己略显寂寞的玩意儿,有些哭笑不得。

57 Likes

好香好香

好吃:yum::yum:明明没做却这么涩情

2 Likes

好香啊啊啊啊啊

色色的很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