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生优育 by 夜梦姻人

,

五条悟一向睡的不太安稳,浅眠状态下他很少做梦,这次却微妙的在梦中重现了和夏油杰初遇的场景。

 

都是些零碎的片段,前言不搭后语的拼接在一起。梦里他拽着夏油杰的刘海和他打的地动山摇,咒术高专的教学楼险些被炸塌半边,然后又闪回到离开家之前那帮老橘子们絮絮叨叨的围着他念,说什么给他安排了个合适的alpha作订婚对象,半是劝哄半是畏惧的请求他和对方好好相处。最后收尾的画面是夏油杰在他发情期前搬进了五条悟的宿舍,梦里的两个人起先脸上都挂着装模作样的不情愿,下一秒就密不可分的黏到一起往床里倒。

 

在短促的梦境回忆彻底演变成春梦前五条悟及时的张开眼睛,他还蒙着睡觉时戴的真丝眼罩,脸颊发热呼吸也有些急促。年轻的omega情动总是很容易,何况杰就睡在他身边……杰呢?

 

推开只裹住自己一人的被子,五条悟颇为警惕的摘掉眼罩,虽说他已经想起来他们今天是在五条本家过夜,按理来说应该不会有字面意义上的危险。但他并不放心夏油杰独自在宅子里走动,生怕平民出身的未婚夫被那些满脑子封建糟粕的老家伙们为难。

 

无时无刻都在工作的六眼让他很容易确定夏油杰此时的位置,后者正坐在五条家议事的和室,今天他和夏油杰回来就是因为家族例会。有什么事开会的时候不能说,偏要深更半夜鬼鬼祟祟的单揪走夏油杰,怕是要背着自己给杰灌输什么奇怪的东西,五条悟悄无声息的瞬移到门口。里面的人并未放下帐,对话声音也没有刻意压低,以至于刚到门边准备窃听的五条悟直接听到的就是一句“五条少爷临近成年,身体发育水平已经适合生育,事不宜迟,是时候让少爷诞下子嗣...”

 

原来是偷偷琢磨上了自己的肚子,以平常五条悟的性格应该当场踹门进去,宣布老子才不是你们的生育机器,现在却没由来的一阵不自在。心律不齐,双腮发烫,不知是因为生气还是害羞或是两者兼有,屋里五条家还在继续劝说夏油杰尽快让五条悟怀孕,甚至已经谈及算好了五条悟最佳的受孕时间,要给他们安排假期。他站在长廊上,夏夜穿堂风吹及他睡得略微汗湿的后背,泛起丝丝凉意,五条悟给自己不再继续听下去找到借口,匆匆走了。

 

夏油杰低眉顺眼的静坐着听五条家的族人给他传递应该提上日程的备孕计划,让他和五条悟订婚就是为了这个,虽然缺乏一般社会常识的五条悟不懂,早熟的alpha却是一开始就明白五条家选择自己的意图。既然连续两代都有六眼继承人诞生的可能性近乎于零,那么和同样强大的咒灵操术结合生育的后代至少不会耽误优越的基因,五条家打的一手好算盘,知道直接强迫五条悟行不通,就从他的alpha夏油杰下手,话里话外暗示夏油杰利用omega脆弱的发情期给五条悟播种。

 

星浆体事件后,保护普通人和对他们丑陋一面的本性的憎恶时时撕扯着夏油杰原本成为咒术师的理想,实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多一个父亲的身份,其实至今他和五条悟也没有完全标记,在悟成为最强咒术师后夏油杰更是没再做多想。反正五条家只不过是拿他借种,想到这里愈发心烦意乱,觉得耳边催孕的话愈发刺耳,干脆出言打断,“现在我和悟是不会要孩子的。”他站起身朝门外走去,“没有其他事我就先回去了,悟他自己一个人睡不好。”

 

当事人五条悟确实没能睡好,回到房间就倒进床单里又是忐忑又莫名期待的滚来滚去,弄出满床褶皱。被子里残留着夏油杰信息素的味道,类似药材的苦味,不呛人,是alpha中比较柔和的类型,五条悟闻着闻着就开始胡思乱想,脑补夏油杰会不会回来就直接压上来办事,虽然现在他们两个都没在讯期,但造人自然是多做中标的几率也更高。但是这可是在自己老家,木质建材的隔音效果欠佳,放下帐又更明显不过他们在干什么,不愿这么轻易就遂了那帮老橘子的意,五条悟越想越远,正当他开始意淫没戴套进来的夏油杰的阴茎是什么触感时门被轻轻拉开,猫立刻一动不动开始装睡。

 

才离开多久,猫就睡到了床中央,夏油杰无奈地俯身尽量缓慢的半抱起大白猫往里侧挪,五条悟误解了前者的动作,在心里暗暗抱怨杰怎么这么急。就在他闭着眼等待亲吻和抚摸的时候夏油杰挪出了足够躺下的空隙,身边床垫凹陷下去,夏油杰就这么直接躺在他身边合眼睡了。

 

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怪异的心里别扭,五条悟赌气似的转过身去背对着夏油杰,随之从背后自然贴近搂住的结实手臂很快安抚了猫咪。身高相近的两人汤勺抱在一起,鼻尖陷入五条悟后脑绒绒的柔软发丝里,吸一口冰冰凉凉的甜味,心中的焦躁稍有平静,夏油杰搭在五条悟腹部的手犹豫了片刻,还是往上滑开。

 

今年夏天咒灵数量猛增,咒术师依旧缺人,任务塞满五条悟和夏油杰的日程,两个人聚少离多。气温日渐升高,迟钝如五条悟也逐渐发觉夏油杰精神似乎不大好,身型越来越瘦,难得赶上五条悟发情期高专给他们批了天假,夏油杰脱掉衣服时五条悟捏着他未婚夫的胸肌,更加确认了夏油杰的确消瘦很多。

 

“真的没事吗?要不要找硝子看一下是不是生病了。”担忧的情绪甚至暂时盖过了生理欲望,五条悟边流着水边从躺平的姿势半坐起来。

 

“苦夏罢了,没关系。”将五条悟又按回去,夏油杰从床头柜的抽屉里翻出囤货的避孕套,没注意到五条悟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神色,熟练的迅速戴上套子插入,在猫断断续续的呻吟里直奔主题为他纾解发情期和淫水一样丰沛的情欲。

 

垃圾桶里多了四个打结的湿透的套子,沉甸甸的装着精液,夏油杰赤裸着从五条悟身上下来,坐在床边点烟,点燃后想到烟气会呛到五条悟的眼睛,正要下床去窗边被五条悟唤住。刚刚还是满脸餍足的猫已经收敛了眉眼间的春意,他盯着夏油杰手里在黑暗中闪烁的那点红色的火星,“你还在抽烟吗。”

 

问得夏油杰莫名其妙,他好像也没有声称自己有戒过烟,不过猫看起来不高兴,夏油杰也就掐熄了烟头。

 

难得相聚的一天最后结束的不太愉快,夏油杰想抱五条悟去洗澡后者也没让,自己带着满身痕迹进了浴室。

 

杰不想和我有孩子,五条悟困惑的思考着最近夏油杰的举动,每次做爱都要戴套,丝毫没有要和他生育的意思,平时也总是在出任务,几乎见不到人,line上聊天的界面甚至还停留在三个月前的对话。难道杰不喜欢我了吗?说起来订婚也算是被五条家强行拐骗来入赘的,五条悟皱着眉轰碎了几只围过来的一级咒灵,他并无和除夏油杰之外的人的恋爱经验,唯一对爱情的了解只有看过的电影电视剧,现在他满脑子都是不久前无聊时随手拿的影碟的内容,那部电影的名字好巧不巧叫《其实他没那么喜欢你》。

 

尽管五条悟从未对自己魅力有过任何质疑,男高中生还是沉不住气而且忍一时越想越气,捏爆咒灵还不够发泄,在返回高专时正碰到已经上了车准备出下一个任务的夏油杰。车子还没有发动,监督颇会读空气的见到五条悟就从驾驶座下来,示意小情侣可以独处,偏偏夏油杰仿佛没看到五条悟似的,根本没有下车的意思。

 

压抑着飙升的怒气值敲夏油杰脸侧的车窗玻璃,猫矮下身扒着关闭的车门,“最近都不见你人,像在躲着我一样,我们谈一谈?”

 

换作以前,夏油杰这时肯定会安慰解释,和五条悟像两只忘记洒糯米粉而粘到一起的喜久福那样黏来黏去,而不是现在这样宛如一个不主动不拒绝不负责的渣男,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多分给五条悟。语气平静中透着明显的冷淡,只是敷衍道“现在还有任务,马上就要走,以后再说吧。”

 

近日累积的被冷落的委屈和种种情绪被这句话引燃,燥热的空气推波助澜,猫直接炸毛,“整天都是任务任务任务!我怎么不知道你原来是工作狂?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和我生小孩啊!”

 

一旦上头就顾不上说出了不得的真心话,旁边监督没料到会撞见小情侣吵架,适时脚不沾地的火速撤离是非之地交给他们自由发挥,两个特级咒术师打起来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夏油杰也是一愣,终于惊讶的看向五条悟和后者产生了眼神交流,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那副让五条悟看了就火大的冷静样子,仿佛全天下他最明事理一样,“悟现在还小,这种事情太早了吧。”

 

五条悟愤怒的直接拉开车门,掐着夏油杰的肩膀几乎是将他扑在后座椅上,力道大的墨镜都滑脱到鼻尖,湛蓝的瞳孔完全毫不遮掩的袒露在夏油杰眼前,气得眼白发红,又像是受了好大委屈。猫蛮横的压在他身上,高专配的车虽然宽敞,装下两个体型高大的男高中生仍显局促,五条悟不能完全弓起上身,于是更像是趴在夏油杰身上,让威胁的体位变得更接近撒娇,偏偏语气还是凶狠,“回答错误!重新回答!”

 

脸贴得近,天热的缘故五条悟高专制服里面没有再穿衣服,宽大的领口耷拉下来,夏油杰抬一抬下巴就能咬住他的omega的脖颈,尽管现在还不完全是他的,但只要他想,五条悟就可以是他的。能够拥有最强的咒术师的诱惑没有多少人能扛得住,狭窄的车后座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瞬息变得焦灼且甜腻暧昧,夏油杰渐渐觉出异样,除了他们两个自身的性张力,更直观的原因是——五条悟真的在散发着信息素。

 

猫紧紧地叠在他身上,教人分不清他是想揍夏油杰一顿还是用屁股操他一顿,在夏油杰支起身体凑过去吸他的后颈时五条悟猛地又把他推回去,夏油杰很愧疚,“对不起,悟,我忘记你最近要到发情期了。”不该在这个时候丢下omega自己去出任务的,夏油杰语气一软,五条悟气先没出息的消了一半,吵架激增的肾上腺素转化成性欲,看夏油杰也变得尤其顺眼,或者说美味起来。

 

“知道了还不快点硬。”猫趴在夏油杰身上前后蹭动了两下,用自己私处重点磨蹭夏油杰的裆部,阔腿裤的好处就是宽松,布料也柔软,可以很直接的透露底下内容的变化。五条悟感受到熟悉的肉棒迅速的抬头和膨胀,夏油杰被压得很紧其实不大舒服,往上挺了挺腰示意猫让出些空间,五条悟身体正处在发情边缘敏感着,隔着裤子被顶了一下就轻哼出声,绵软的调子听得夏油杰愈发支棱,沉甸甸的怼着五条悟跳动。

 

眯着眼睛居高临下的边看着夏油杰,边撑着夏油杰的胸肌慢慢坐起来,接下来的动作却快到夏油杰简直来不及反应,阴茎就被五条悟掏出来,五条悟自己的裤子是怎么脱的他也没看清,鸡巴就被湿热柔嫩的肉壁紧紧包裹。直接坐到了底,即使后穴吞吃肉棒的经验丰富,夏油杰尺寸过于生猛,不做前戏和扩张突兀的塞了满嘴难免吃痛。在车厢里猫无法完全坐直,弯着腰一手掐着后座靠垫一手捂住小腹,“啊...”他深深吸着气试图缓解顶进肚子深处的涨疼,却被夏油杰的信息素激得膝盖打颤,更加彻底的牢牢坐在钉住他的鸡巴上。

 

气还没消,只是喂满后穴也不能让五条悟就此放过夏油杰,他惩罚地夹紧括约肌和内里的肠壁,夏油杰又疼又爽得直倒抽冷气,简直疑心自己会断在五条悟里面,又或者爽死在紧致高热的销魂窟里。在车里上下骑夏油杰的鸡巴容易撞到头顶,施展不开,五条悟小幅度的起落坐了十来回就改变方式,改为紧绞住夏油杰咬着粗壮的肉棒打圈磨。左右有规律的摇摆反复晃动着高专制服包裹着的腰肢,阴茎被四面八方紧迫过来的媚肉和深处愈发强的吸力压榨还不算,五条悟柔软的臀肉也跟着在他大腿和胯骨上煽情的蹭,五条悟是故意的,摆明了要夏油杰的精液。

 

夹着夏油杰的鸡巴顺时针画圈,敏感的腔道也得到充分的摩擦搅拌,猫一边享受一边颇为得意的看夏油杰咬牙切齿的紧攥住自己摆动的腰,将额前湿润的刘海往后撩,又低头拨弄夏油杰的,“怎么样,杰,嗯......准备射给我了吗。”

 

他得意了没多久,被夏油杰绷紧腹肌抓着臀瓣找对角度抵住狠狠磨了几下,那个位置正好靠近生殖腔口,是发情期omega最敏感的区域之一,果然五条悟瞬间泄了力气软倒在夏油杰胸膛里。“唔嗯!杰,犯规...哈啊...!”伸手捶打夏油杰肩膀的力度无异于打情骂俏,车里已经全是两位特级的浓郁信息素,虽然在高专里,没什么人,但这样公开场合的散发信息素也属于扰民的不道德行为。也担心五条悟一会儿彻底发情时野战对他体力消耗过大,夏油杰慢慢扶着五条悟起身,让后者四肢都缠在自己身上,抱猫似的把他抱起来。

 

下身连接的状态实在是举步维艰,不仅考验夏油杰的定力和腰力,五条悟也走动时体内乱戳的鸡巴顶得哼哼唧唧,经夏油杰哄着才放松了身体允许他拔出来,在收鸟回笼前又很不放心的握住要他保证等会儿不戴套才松手。即使如此,穴里空了的omega还是难受的搂着夏油杰的脖子一路上蹭来蹭去,甚至企图咬alpha后颈的腺体来个反向标记,夏油杰用自己的信息素勉强盖住五条悟,防止高专里其他的alpha被他随意散发的味道勾得发情,好在路上没遇到alpha,倒是撞见了硝子。

 

女医生是个beta,闻不到他俩身上堪称性骚扰的强烈信息素,仅凭他俩如胶似漆连体婴的状态推断出之后会发生什么,刚刚监督已经和她八卦过,于是硝子善良的从医学角度给予了她的两个同学一些关于造人的建议,“胸膝卧位可以促进受精卵着床,加油。”她说着拍了拍夏油杰的胳膊。

 

登时夏油杰打着耳钉的耳垂就变成了红色,五条悟对这方面毫无耻感,真诚趴在夏油杰肩上对硝子挥手道谢,说我和杰会努力的,被夏油杰抱着一溜烟奔向宿舍。

 

“那个胸膝卧位是什么姿势啊。”五条悟已经发情的迷迷糊糊,被夏油杰分开双腿抬起时还在纠结着易孕体位。

 

“到时候就告诉你。”真正无套进入时夏油杰才是第一次体会到五条悟到底有多少水,他湿得像一汪涌动的泉眼,不由得想就是真的内射也会被蜜水稀释掉吧。动着腰在穴里抽送,挺动时交合处溢出甜蜜的满是五条悟味道的汁液,黏腻的水声接连不断,因为没有避孕套,里面混入了夏油杰自己的前液,闻起来闻到愈发淫靡不堪。

 

饱满的龟头在里面熟练的找到生殖腔口,一处极为生嫩柔软的媚肉温柔的翕动着,刚顶住花心就热情的主动嘬吸贴上来的头部,彰显着发情期omega的柔顺,他已经准备好受孕,随时为夏油杰打开。以往戴着套的时候夏油杰也进去过,此刻却是完全不同的心境,他摸索着五条悟平坦的小腹,柔韧的腹肌起起伏伏。五条悟本来正爽得闭着眼呻吟,感觉到腔口阴茎的犹豫,扣住夏油杰覆在自己腹部的手,和他十指交缠,“进来,杰,我们要个孩子。”

 

“我想要和杰的宝宝。”五条悟立起瘫在两边大开的腿,尽力抬腰,花心往阴茎的方向轻轻蹭了蹭,又被难以言喻的酸麻逼得哼了一声。

 

悟他完全信赖着我,夏油杰心里某处有什么像是突然打开,俯身吻上五条悟湿润的前额,慢慢将这个吻下移,落至嘴唇时两个人互相一下下啄吻着。与此同时坚硬的冠头也在跟着节奏慢慢撞着松软的花心,每顶中一次五条悟就在夏油杰嘴里低吟一声,蹙着眉像是在忍痛又像是爽到了,始终没有躲开或是退缩的意思,终于夏油杰下定决心,抽出大半柱身,又全数对准腔口掼进去,在五条悟掺着哭音的惊叫中顶进冲开了omega的宫腔。

 

“呜...杰好烫...硬硬的......”被alpha吓人的硬度和热度弄得直哆嗦,夏油杰也被极为柔嫩的生殖腔的内壁包着进入的部分轻轻吮吸,那里简直像是有生命一般,一顶就缩动得紧。

 

“可以动吗。”擦着五条悟眼角溢出的生理泪水,揉揉潮红的脸颊,猫张开嘴不住气喘。其实没有很痛,无奈里面实在太敏感,夏油杰一动仿佛五脏六腑都在被翻搅,五条悟点点头,乖顺的又将腿敞开的更大了些。

 

肉贴肉可以直接用生殖腔壁数出夏油杰鸡巴上的筋络,性器的皮肤其实很细腻,五条悟渐渐适应,很喜欢这种真实的触感,比他之前想象的还要好,夏油杰分泌的体液流进他穴里和花宫里,又引出更多情动的淫水回馈喷出。在宫腔里肏干了一会儿,原本狭小但弹性很好的肉壁就被操成夏油杰阴茎的形状。夏油杰在即将孕育出小生命的神秘腔体抽插着探索,像是为未来的宝宝提前探路,他为自己的想法感到羞耻,鸡巴却违背意愿的涨得更大,撑得猫咪咪叫着蹬腿。

 

成结射精前他们遵循医嘱换成了那个姿势,五条悟趴在床上,膝盖跪着臀部高高抬起,他早已没有力气,全靠夏油杰抓着他的臀肉和骨盆。长期交合被肏得褶皱都有些被磨肿的穴眼又被长驱直入,坚定的肏到最底部的花宫末端,alpha的结在生殖腔内膨起,很快就锁牢宫口。

 

“啊——!”五条悟还是初次承受体内成结,原本就庞大的龟头变得更大,误以为要被撑裂了子宫,崩溃的哭喊着痛叫,但仍然没有挣扎反抗。

 

大股大股的精液冲进宫腔,被全数关进里面无法流出,小腹很快就被灌满隆起弧度,期间还要一直保持着腹部下压,但屁股高高翘起的姿势。精液猛烈的倒灌感刺激得猫又抖又哭,堆积在肚子里的精液长久的浸泡在宫颈口,满满的存在子宫里等待和卵子结合,直到结消退,夏油杰退出逐渐疲软的鸡巴,将软得快昏死过去的猫摆回正常平躺后,惊奇的发现撑得圆圆的花穴虽然尚未恢复,但里面的精水却没有一丝流出。

 

他摸了摸五条悟依然鼓起的下腹,被猫回光返照似的一把拍开手,“别碰...不然...会淌出来。”猫有气无力的警告他别乱动,夏油杰大概猜到怎么回事,五条悟夹着不想浪费精液,为了确保孕率颇为辛苦。心疼的抹掉五条悟脸上未干的眼泪,但又觉得奇怪,明明五条悟连穴口都合不拢,那精液是怎么夹住的?

 

“...我开了无下限...不许笑!”猫伸出爪子气势汹汹地推他。

 

发情期结束后这个夏天又发生了很多事,灰原在执行任务时牺牲,夏油杰出任务带回了两个小女孩。五条悟还没真的生孩子,就提前得到两个女儿,菜菜子和美美子都更黏夏油杰,这让猫非常不服气,偷偷熬夜一口气看了好几本育儿指南。

 

四个人就这么在高专生活下来,得益于五条悟和夏油杰频繁坚持不懈的努力造人,他们囤货的避孕套现在全换成了验孕棒,每天早上五条悟起床都直奔洗手间去开奖。

 

特级咒术师怀孕似乎也更困难一些,屡战屡败倒让小情侣愈挫愈勇,完全没有放弃的念头。菜菜子和美美子也对她们未来的弟弟妹妹格外期待,每天都要陪着五条悟坐在沙发上,两边夹着五条悟围观陪伴他等待验孕棒的结果。

 

夏油杰在厨房里绑着围裙,操作着几只咒灵帮自己颠锅烤面包打鸡蛋,忙忙碌碌,两个小女孩一左一右紧张的张望着五条悟手里的验孕棒,仿佛三只猫排排坐。

 

五分钟过后,验孕棒上开始浮现结果。

 

“啊。”

 

“啊。”

 

菜菜子和美美子异口同声的齐齐扭头看向五条悟,她们其实并看不懂验孕棒上的红杠代表什么,但直觉这次看起来和往日不太一样。

 

五条悟盯着两道平行的红杠,自言自语道,“真的有了诶...”

 

【fin】

80 Likes

永远喜欢不叛逃线!! :heart_on_fire: :heart_on_fire:

6 Likes

唧唧爆炸了(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