玻璃窗(27悟 )

一次久违的单人任务,夜蛾正道点名五条悟,希望他能亲自去解决。
“好哦。”高挑的青年把眼睛蒙着,两指并拢地做了手势,随即就给他的老师留下一个足够所有人依靠的背影 。
就因为他是五条悟,是咒术界最强的咒术师。
事件发生在离东京不远的栃木,他拒绝了伊地知的接送,决定自己坐巴士去事发地——反正又离得不远,五条悟甚至还买了一袋小甜品,准备当做零嘴吃。
“妈妈我也想吃。”路旁的小女孩早就看到了五条悟——手上的双球冰激凌,摇着头上两个小辫子吵着自己的母亲要买。
此时刚过圣诞没几天,年轻的母亲怕女儿吃坏肚子,只能摸摸她的头轻声轻气地哄道:“只有不乖的小孩才会在冬天吃冰激凌哦,妈妈给你买一个草莓牛奶怎么样?”
在小女孩眼里,不乖的人就是不好的人,就是坏人。她登时觉得五条悟手里的巧克力加抹茶双球也变成了芥末大蒜味,因为她从小就知道,人要当好人。
五条悟早就发现了朝着自己嘀嘀咕咕的母女俩,他觉得十分有趣,便上前逗了逗那小女孩。
“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葵——”小女孩声音脆生生的,像刚晒过太阳的小花。
“我叫悟——”五条悟蹲下身,把自己和小女孩调整到一样后就高模仿着她的语气,把声音拉的很长很长。
趁着女孩母亲低头按手机的时候,五条悟手速极快地往小女孩口袋里塞了一把糖——那是他最喜欢的草莓味的。
葵瞧着五条悟把眼睛从墨镜里露出些许,苍蓝色双瞳对着她俏皮地眨了眨,示意她不许告诉妈妈。
一个帅气的哥哥送给自己的糖,葵表现得特别兴奋,她胖胖的小手捏着五条悟的手掌,突然和他产生了很亲近的关系。
冰淇淋在五条悟手中没能坚持很长时间,很快就被他吃了一干二净。他在葵的手背上拍了拍,大拇指向一侧晃着,人也站了起来。
“再见哦,葵”
“再见哦,悟”小女孩是真的喜欢五条悟——这让这位惹很多人厌烦的五条人渣很不理解,不过他没纠结多长时间,毕竟他可是狠狠塞了小姑娘一口袋糖的。
有糖吃当然好啊。五条悟把嘴里的硬糖块抵到口腔另一边,和其他普通乘客一样登上了去往栃木的巴士。
巴士里不太暖和,显然是车的暖风系统出了故障。车里的女士不满地嘟囔了几句,坐在了前面太阳刚好能照到的地方。
五条悟一个男人,自然就顺从女士们的意思,自觉地坐在巴士最尾端的靠窗处。
东京的雪总是软绵绵得下不尽兴,最多直到沾透树叶的程度。昨晚的雪落在巴士顶上,刚见到太阳就开始融化,不一会就滴满了大半张玻璃。
蜘蛛网一样的水珠经过,像雪崩一样的趋势流淌下目光可及的范围,五条悟叹了口气,又往自己嘴里塞了糖。
是柠檬味的。二十七岁的五条悟就像十七岁一样呲起了牙扭曲了表情,他失去了专属于自己的携带垃圾桶,只能拿牙齿全部把糖块碾碎,把这份酸不吭声地咽进了肚子里。
他自出生就没尝过这种极为特殊的感觉,像是吞进一整块带着涩雨的乌云。
在像下雨的玻璃面前他就总手痒,总像把它们都擦干净。五条悟翻遍自己口袋就只找到一张沾着冰激凌的面巾纸——是刚才的葵留给他的。
他一直不喜欢吃抹茶味的甜筒。五条悟觉得在舔完巧克力味的后就没有再往下吃的必要,却看见小女孩手里捏着张面巾纸,她可爱地手把手教五条悟把这张面巾纸裹到甜筒上,以防止抹茶味的冰淇淋化开流在手指上。
五条悟没拿纸擦玻璃,他像个真正的孩子一样,稚拙地拿手指把蒙住玻璃的雾气都擦得干干净净。
他擦不掉落在脖子后的雨声,只是想擦去无时无刻不在困扰着人的雨滴。
不过五条悟就算再怎么厉害,他也无法进入到玻璃的另一侧,他始终是个不知不觉就笑得很开心的笨蛋。
他从口袋里又掏出一颗柠檬味的糖,放在了窗子前的自己倒影的手边。
好啦,让我们看看当地有些什么特产可以当做伴手礼带给一年级的孩子的呢?五条悟打开Google,对着自己即将要去的地方展开了搜索。
草莓不错,可以给孩子们买一点;陶器也不错,可以随手买两个回家摆着看;荞麦面不错,应该是杰最喜欢的口感……
五条悟拍了自己的额头,对着窗户前的自己半嘲不嘲地笑了笑。
夏油杰前两天被杀了啊,还是他亲自下的手。
柠檬味从口腔的某处生猛地杀了出来,酸的他险些没忍住骂声。他明明只喜欢甜的糖果,为什么还会买些酸的糖呢?五条悟撑着脑袋,开始思考起这个及其无聊的问题。
哦,是因为之前夏油杰给他买糖的时候总喜欢买柠檬味,说是喜欢他喜欢,并且更 喜欢五条悟那副吃到酸的就会呲牙咧嘴的样子。
夏油杰这人真是神经。
五条悟拿自己超强的大脑想了又想,他怎么想都想不出怎么会有人喜欢柠檬味的糖,喜欢抹茶味的冰淇淋还只吃一个,喜欢吃淡而无味的荞麦面。
窗外的景像是褪了色,湖面和远山一动不动地没有灵魂地死僵着,五条悟依旧能看见穿着袈裟偶尔会跟着自己的夏油杰,他坐在自己的左手边,丸子头因为巴士的行驶一晃一晃的。
六眼唯一的缺点就是连幻想都骗不过自己。五条悟眼中的夏油杰微笑着沉入明镜般的湖面中,坠入苍劲的山里。
五条悟这才后知后觉地醒了。
原来杰真的离开我了。
“我失去了关于夏油杰的一切身份。”五条悟冷酷地同自己讲。
不管是挚友,敌人,恋人,他都永远失去了有关夏油杰的部分。
雪融化后的水珠依旧敲打着窗面,五条悟苍蓝的眼睛漠然地看着一切降临在眼前,他阻止不了。
索性可以道个别,他用手指接住隔着玻璃留下的雨滴,任凭它在指尖滴落。
巴士终于到站,五条悟兜着一包零食,一个人走下了。
他找到了本地负责这次事件的人,让他带领自己找到了那个咒灵。祓除咒灵的过程很快,今天的五条悟心情欠佳,不乐意和这些咒灵多待在一起。
在小城的巷子里,五条悟买完了给所有人的伴手礼,正准备回去的时候在路边看见一只笨笨的胖猫。
“你好啊,小猫。”五条悟把伴手礼放到一侧,弯下腰来摸了摸猫身上软乎乎的毛。
猫也“喵”的回应了一声,示意对他的礼貌。
猫其实也不是小猫,而是只大岁数的老猫了。它一身黑白黄的长毛,在不管什么人的眼里都是可爱的。
它半睁着眼睛看着这个有着白头发的男人,看着他把鱼刺剔除再送到自己嘴边的样子,老猫嘴一张,咬掉了半条鱼。
猫嚼着鱼,却记起了一个和他完全不一样的人——那人一双细长眼,半长黑发,笑起来很温柔。
他肯定也是个好人。老猫吃完了五条悟呈上的两条鱼干,头蹭着五条悟的掌心,似乎在反过来逗他玩。

17 Likes

好惆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