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班之后是约会时间 by 夜梦姻人

,

 

“我不能杀了杰。”在夏油杰叛逃之后,咒术高层迅速召开会议,决定将处决任务交给背叛者的昔日好友时,一直沉默不语的当事人发声道。

 

他面色平静,把校服衣领拉扯下来,露出被标记过的后颈,“他是我的alpha。”

 

接二连三的重磅消息在咒术届掀起不小的风浪,五条家不同意让五条悟去做标记消除手术,唯恐破坏了珍稀的六眼omega的生育能力。何况五条悟自己也不愿意,没人能强迫他,最后高层作出妥协,换其他人来处理夏油杰。

 

一步退步步退,omega接受标记后就无法靠自己度过发情期,有反转术式的五条悟也不行。对此烂橘子们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五条悟偶尔消失几天,回来时神清气爽散发着愉悦气息。

 

“老师又要出差吗?”虎杖感慨道,五条老师真的好忙啊。祓除咒灵的教学结束后,五条悟本来说好要请他们吃饭,半路看了眼手机似乎有什么急事,毫无愧疚心的丢下句下次一定就瞬移飞走不见踪影。

 

恐怕不是出差,伏黑惠当时离五条悟最近,无意间看见了后者的来电显示。以他和这位不靠谱的监护人相处经验,应当是去见那位神秘的alpha了,伏黑惠对成年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没出声。

 

其实某种意义上也算是出差,夏油杰最近去北海道传教,也许是接触了太多猴子导致激素分泌紊乱,刚回东京就易感期发作,需要五条悟临时加班去救火。

 

他们约定的地址是五条悟的某处房产,足够隐蔽,他自己也时不时来住一段时间。房间里有残留的信息素,夏油杰已经先到了,还放下了帐,五条悟携带顺路购买的几盒大号避孕套循着味道进入卧室,还没来得及整理一下瞬移时弄乱的发型,迎面袈裟铺天盖地把他给蒙住。

 

猫从这团织物里努力钻出颗脑袋,他处理这种场面已经很熟练,赶紧扯开自己衣领,把夏油杰的脸压到腺体处的那块皮肤上,解除无下限,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轻柔的环抱着躁动不安的alpha。牙齿刺破皮肤带来舒适的微疼,五条悟呼出一口气,摸摸夏油紧绷的后背,感受到他的呼吸在逐渐恢复平稳,笑了笑,“大师,收了神通吧,至少让我把衣服先脱掉?”

 

夏油杰并未因自己的失态感到尴尬,他和五条悟早过了那个还会在对方面前注重形象的阶段了,何况他现在只不过是个陷入易感期而精神脆弱的alpha,有充分的理由黏着他的omega。

 

他不回话,默默把五条悟托着屁股整个抱起来,在对方装出来的惊呼中抱着猫放到床上。猫还想要坐起身脱衣服,刚撑起些上半身又被压着倒回去,夏油杰此时非常敏感,五条悟任何可能和离开有关的举动都让他焦躁紧张,现在他倒成了那个害怕对方离开的人。

 

“我不走。”五条悟顺着他的力道躺平,抬手摘掉眼罩,语气轻柔的安抚身上的男人。这双眼睛是令人镇静的蓝色,似乎任何事物倒映于此都会得到净化,夏油杰不再箍着他,低头亲亲五条悟的嘴唇,“今天有点急,能直接开始吗,悟。”

 

“杰好色哦。”五条悟假模假式的犹豫了一下,是要夏油杰再多磨磨他的意思,夏油也知道该怎么撸猫才能让猫露出肚皮,起来开始脱掉袈裟。繁复的形制脱起来麻烦,他这时候却好像完全不性急了,动作刻意放慢,深色的外袍才褪掉,猫果然已经耐不住吊胃口爬到他膝上,手也钻进内衬里揉起触感上佳的胸肌。

 

算了,我也很想杰嘛,五条悟在美色诱惑前投降得轻易,从夏油杰胸前一路摸到裆下,隔着裤子掂量一下。那处布料甚至都有些潮湿烫手,想必忍得十分辛苦,五条悟好心将怒涨的阴茎解放出来,拿过避孕套拆开给它戴。

 

夏油杰也没闲着,在五条悟专心拆塑封包装的空档里见缝插针把人给扒光,并拢两指往他穴里探了探,五条悟给小夏油杰戴套的手微微颤抖。本尊感觉到了,另一手扶稳自己的鸡巴方便他继续将套子捋到根部,边就对五条悟后穴状态作出点评,“怎么今天这么湿,你发情期不是还没到吗?”

 

“少废话,你知道为什么。”猫没惯着他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无耻行径,轻轻弹了他一下,听到夏油杰吃痛的闷哼后露出满意又狡黠的笑意,“因为我最喜欢杰了。”

 

虽然感情上能接受,未发情状态下应付易感期alpha也不会因此变得轻松,何况夏油杰硬件大小在那里,虽然湿润度够了,没扩张仍是很难插入。可五条悟不在乎这些,有疼痛反而更好,抬着屁股就往夏油杰站的笔挺的阴茎上坐。

 

吞进头部的程度就让五条悟撑得哼哼唧唧,小声抱怨alpha易感期离谱的尺寸,搂着夏油的脖子大口喘气,说杰你使点劲儿啊。

 

夏油杰正竭力克制直接肏到底的生理本能,他最敏感的龟头被紧紧咬住,憋得额头满是汗水,听了这话情欲霎时上头,抓着五条悟的腰猛地发力把他完全按到自己大腿上坐实。

 

“啊!”甬道骤然被捅到最开的疼痛,和直接撞到了未打开的生殖腔的快感混在一起,五条悟浑身僵直,又痛又爽的抓紧了夏油杰的手臂。

 

穴里的嫩肉因为涨疼不住收缩,比起排斥更像含吮着侵入的肉棒。没做扩张直接插穴本来就比平时更紧,夏油杰知道五条悟耐肏,象征性的抱着猫等他缓了几秒钟就挺着腰开始操弄。

 

抱坐的体位总能顶到底,五条悟被颠簸的上气不接下气,柔软的内腔几乎不间断的在抽插中被碾过,夏油杰捣弄的力道简直快直接冲开紧闭的腔口操进去了。哪怕知道非发情期那里是打不开的,在接二连三的凶狠撞击下五条悟渐渐失神,真的害怕起来,“杰...呃嗯!不要...不要再顶了......”

 

他给人肏得迷糊,忘记了此时说拒绝的话只会让易感期的alpha更不会放过他,夏油杰抱他的力度快勒断五条悟的肋骨,严丝合缝的紧紧贴住他。下半身凿得愈发用力,次次捣到深处酸软的花心,做着欺负人的事情,夏油杰倒更委屈似的,散开的黑发埋在五条悟肩颈蹭。

 

难得能看到杰如此依恋自己的样子,易感期限定,五条悟拂开夏油杰脸上的发丝,捧起后者的脸吻住。他被搞的气喘,吻不太深,就一下下伸出舌尖舔夏油的嘴唇。

 

五条悟的信息素像所有omega那样甜,又带着冷意,闻起来像刚盛到杯子里冒白雾的冰淇淋球,泛着凉丝丝的甜蜜。没有人会拒绝冰淇淋,夏油杰在吻里获得平静,稍微往外退了退柱身,裹着他的层层媚肉偏又挽留起来,五条悟夹住他,示意夏油杰继续操,想来刚刚不过是口是心非,分明爽得不行。

 

“先让我躺下吧,再这样一直顶里面我都要发情了。”五条悟屁股里含着粗大的一根鸡巴,自己颇费力的仰躺下去,揽着夏油杰的脖颈把他也带到自己身上。身体里那根也随着往前压进,圆润硕大的龟头挤平穴里的褶皱,感官上又深了几分,沉甸甸的在他内里跳动,五条悟噎得忍不住伸手捂住肚子。

 

有时五条悟会想幸亏自己长得高,各处器官都相对更大一些,不然还真装不下夏油杰。存在感很强的硬物埋入滚热的肉穴,抵在腔口前,那处柔弱的器官随着五条悟喘息而瑟缩,含羞带怯地挨蹭着进犯到面前的凶器。

 

真的太舒服,不仅是性层面,夏油杰在五条悟的床上,五条悟的身上,吐息间都是他的omega甜蜜缱绻的味道,心理上被完全接纳的快感不亚于高潮。挺动的力道难免失控,五条悟肚子有点疼,没有明说,夏油杰握在他腰侧的手摸到阵阵轻颤,“悟,很疼吗?”

 

要你现在温柔点也做不到吧,五条悟把胸乳送到他嘴边,“杰让我多出点水就不痛了。”

 

夏油杰叼住一边乳粒用牙齿厮磨,引起omega细微的呻吟,五条悟这里原本并不敏感,是杰常年累月催熟的性感带,搞得他乳晕都比高专时期要大了一圈。舌尖顶着乳孔,又往外吸吮,胸脯酥酥麻麻的发热,五条悟闭起眼睛,甚至萌生出哺育幼崽的诡异母爱。

 

抬手下意识顺他的黑发,滑到颈项后抚摸发烫的腺体,夏油杰抖了一下,抬起眼皮想叫猫别撩,却看到五条悟满脸幸福的红晕,神情恍惚的呢喃:“这样好像我在给杰喂奶哦...”

 

只是言语刺激还好,猫说这话时小穴翕动,内里因着妄想分泌出情液,温热的蜜水当头淋过,浇得夏油杰囊袋都湿润泛着水光,下腹绷紧暂时停住缓解想射精的冲动。肉道中愈发腻滑,抽插进出越来越顺利,终于是被操开了身体,完全享受粗壮的鸡巴迫开内壁的快乐,穴肉缠着夏油杰要他更多更深入的肏弄。

 

“嗯...!杰快点...用力插我......”他断断续续的叫唤着夏油杰的名字,说里头痒,好难受。声调软而浪,苍天之瞳依旧是冷淡的冰蓝色,周围眼眶却泛着肉欲的红。

 

夏油杰抱着猫操了没多久,勾在他身上的一双长腿就瘫软到床单里,夏油捞起它们,握着膝盖关节把五条悟的腿折到他胸前压着继续干。猫很敏感,这个姿势让他的大腿蹭到自己的乳头都能使那两颗鼓胀,兴奋得哼叫。

 

沉湎于性爱的不止五条悟自己,夏油杰也没好到哪里去,结合的本能促使他想整个塞进五条悟里面。四处戳弄寻找生殖腔口的缝隙,遭到排斥后不满地掰开omega的臀肉,企图借此捅的更深些。

 

当然是徒劳,味道发情期的omega是不会打开生殖腔的,倒是五条悟撑到极限的穴口又经拉扯,红肿的肉缝不堪折磨,抽搐着想要夹紧合拢。痛楚到尽头成了爽利,后穴累积的快感猝然决堤,满溢的情潮从小腹深处徐徐涌出,汇集在狭窄的花道里在次次贯穿中四处喷溅。猫亢奋的浪叫,周身震颤,吹了很久才逐渐收敛,他水多的每次都能毁掉小半张床单,房间里的猫味要几个小时才能散干净。

 

潮吹之后的猫会难得老实片刻,身体餍足又慵懒,脑子放空,既不会讲骚话也不会故作风骚的喵喵叫,连夏油杰顶他高潮后敏感的小穴也只会红着脸哼哼,因此格外招人疼一些。

 

五条悟喘匀了气,摊开身体边享受余韵边眯着眼欣赏夏油杰,覆盖了薄汗和自己刚喷上去的体液的肌理令五条悟联想到镜面慕斯蛋糕,顿时胃里一阵饥饿。食欲和性欲此起彼伏地翻腾,于是在夏油杰又一次挺动贴近时咬了口他的胸肌,留下浅浅的牙印。

 

口感还不坏,五条悟很满意,思考下次要不要先涂点果酱再吃味道会更好。

 

他很快就无暇幻想其他,夏油杰在他屁股里的变化强烈到五条悟直吸气,alpha要结束易感期就需要在他体内成结,尽管五条悟的生殖腔进不去,这个步骤仍然不会跳过。硕大的顶端在肠道里逐渐膨胀,穴里分明没有多余的空间容纳它,在五条悟的哀鸣中近乎残忍地硬生生推挤开可怜软烂的嫩肉。从里往外逼迫着五条悟内脏,他开始后悔买了零感避孕套,那层薄膜根本拦不住夏油杰射精时的冲击感。

 

“太胀了,呜...杰你射完没有啊...”五条悟被肚子里杵着的鸡巴烫得有气无力,呼吸都放轻了生怕牵扯到体内的东西带来更多刺激。

 

alpha成了结,信息素总算趋于稳定,夏油杰搂着五条悟调换姿势,从背后抱他躺好。其间被猫呜呜咽咽地挠了几下,威胁他快点拿出去,语调发抖,气势不足更像是撒娇。

 

好在五条悟优秀的适应能力,涨痛不多时就习惯了,甚至还有点酥麻发痒。结消退后夏油杰抽出阴茎,他反倒觉得里面空落落的。

 

夏油杰摘掉套子,尽管他动作小心,超出容纳范围的精液仍然洒出来些。猫抽了抽鼻子,又来劲了,说你味道很浓啊,难道没见我的这段时间一直在禁欲?说着去拨弄夏油腿间垂软的鸡巴,“还是说没有我就不行?”

 

夏油杰捉住五条悟的手拿开,没有搭腔,抱着洋洋得意的大猫去了另一间卧房。

 

“只做一次就行了吗,杰想再来一次也可以哦。”睡前五条悟在他怀里转过来,对着夏油杰眨眨眼。易感期的alpha没这么容易满足,夏油恐怕是在顾虑自己身体,他可不是那么脆弱的omega。

 

“这样就够了。”夏油杰吻他的额发,“睡吧,悟。”

 

五条悟当然不信,他们赤裸着搂在一起,夏油杰的下半身心虚的始终不敢挨到他皮肤,他摸过去握了握,果然还是半硬的。

 

“悟......”夏油杰对猫无可奈何,“你再这样我就穿睡衣了。”

 

“诶——不要——”五条悟立刻缩回手,生怕夏油去穿衣服似的整只猫扒拉着他往怀里钻。毛茸茸的发顶来回蹭过他的下巴,冰淇淋融化成腻人的奶油,“可是杰都硬了,我怎么能放着不管嘛。”他带着夏油杰的手指引入泥泞的腿心,诱哄道我里面还很湿哦,放进来也没关系的,我也想‘抱’着杰睡觉。

 

其实夏油杰的易感期已经得到纾解,只是五条悟光溜溜的待在他身边,柔软的肉体和好闻的信息素撩拨的他很难稳住自己的鸡巴。猫都如此邀请他了,再拒绝实在于心不忍,夏油杰拍拍大猫的屁股,五条悟知道目的达成,愉悦地背对着夏油杰蜷在他身侧,松软的入口抵上熟悉的热度,五条悟对它早已形成肌肉记忆,娴熟的放松接纳肉棒全部顶到底。

 

胯骨和怀里omega的臀肉彻底贴合在一起,阴茎周围温热的包裹感让人无比放松,夏油摸摸五条悟的肚子,“现在吃饱了?”

 

猫诚实的点点头,似是终于疲倦,很快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

 

夏油杰注视眼前白色的后脑勺良久,极轻且短暂地在发旋处落下一个难以察觉的亲吻,悄无声息的从五条悟身体里退出,穿起衣服离开。

 

门锁的金属在安静的夜晚里发出咔哒的细小噪音,五条悟在黑暗里张开眼睛,床头柜上多了个纸袋,夏油杰留下的。他拿过来拆开,里面没有贺卡也没有明信片,但盒子上的蓝色花纹很可爱,是北海道的特产白色恋人巧克力。

 

“行吧,这次就原谅你。”五条悟自言自语,撕开包装纸。

 

【fin】

27 Likes

真喜欢这位老师:pr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