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达成随机要求就不能出来的房间(暂停)

Summαry:DK夏五和成年夏五进入到不达成随机要求就不能出来的房间。

——

预警:

*成年夏五有私设,双教师,成年夏兼职教祖,未有弃猫。

*全程不换妻。全糖全车。

*看这文,最好还是不要嘴里吃东西吧,可能有一点好笑的情节。

*不要抱有太大期待,我第一次下海呢,而且我只是理论大师。

——

DK们突然出现在这个房间,跟对面脸熟悉的成年人,彼此面面相觑。

DK五条悟扒拉自己的小墨镜,压着DK夏油杰的肩膀,凑在他耳畔嘀嘀咕咕,“杰,这是未来的我们诶!”

看似嘀嘀咕咕,实则大声说话。DK夏油杰冷酷地推开白毛脑袋,对白毛DK一脸控诉你是不是不爱我了的表情视而不见,揉了揉耳朵说,“悟,他们听得见,没必要在我耳边大声说话。”

DK五条悟哦了一声,不过看他样子明显是知错不改。DK夏油杰也没想着一定要帮他改掉这个毛病,毕竟都习惯了,猫可爱的时候是真的可爱,烦人的时候也是真的烦人。

然后终于开始打量这个地方,看起来就像一个白色的房间,基本上什么东西都没有,只有一个像大富翁之类的游戏盘,以及一个像是介绍规则的屏幕。

DK们一看,屏幕上写着——

[1.这里是不完成随机要求就不能出去的房间。]

[2.随机要求由投骰子的运气决定,不达成要求就只能停留在先前走到的步数,走到终点即可出去房间。]

[3.分有两组,成年一组,DK一组。组队是利益集中体,每轮投骰子由每组自愿派代表来投,然后配合队友共同完成要求。]

[4.成年组先投骰子一次,再到DK组一次,如此轮流。]

[5.在房间里时间是静止的,不同于外界的时间流逝,请放心玩游戏。]

“……好像还挺有意思的?”DK五条悟眼睛亮亮地说,竟然是来玩游戏的,好耶!

DK夏油杰看着成年组已经坐在了游戏盘周围,想既然未来的我们都配合着要玩游戏了,那就玩吧。因此他也说了一声好,然后就被活泼小猫带着也坐到了成年组的对面。

成年五条悟靠在成年夏油杰的肩膀,漂亮的蓝眼睛从刚才就一直在看两位DK,现在见他们过来了就懒懒地说,“我和杰试过了,不管用什么攻击都不能出房间,所以才决定来玩游戏的,你们不信的话也可以试试。”

DK们:???

就算知道未来的自己肯定比现在能力更强,但DK们还是决定试试,一通折腾果然房间完好无损。

最后还是坐下来了一起玩游戏,不过DK们的表情凝重了很多,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这个游戏是什么样的。

游戏盘有一大堆空格,少量空格是写着教室、浴室、厨房等等之类的地点名,更多空格是带有问号。除此之外就是还放了一个骰子了。

屏幕的字样改变了:[请开始玩游戏,请成年组派代表投骰子一次。]

成年夏油杰用不容置疑地语气说,“悟,不知道随机要求是什么,我先来投吧。”

成年五条悟不情不愿的点头,杰这次态度认真了,他是不好对着干的,只能等看到要求真的是对杰有害的内容,他再救场了。

成年夏油杰伸出左手随意地投骰子,转到了一步,代表他们的黑子就主动在游戏盘移了一格,停在了问号空格。

屏幕很快浮现新的字样,明显是随机到的要求。俩成年人一看要求内容,便愣了一下。

DK们看到要求内容也愣住了。

[请亲一下嘴。]

俩成年人彼此看了一下,夏油杰面无异样,直接贴近五条悟的脸,双唇轻轻印上了。

俩位还自认纯纯挚友情的DK,直视成年夏油杰亲成年五条悟的现场,双双睁大眼睛。

DK夏五:未来的我们挚友情深到这种地步了吗?

DK们不知道成年组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以为他们是为了尽快出房间才顺应了房间的要求,顿时萧然敬立,能牺牲到这地步果然未来我们的挚友情多深厚!

DK五条悟更是想:不愧是未来的我们,为了出房间,竟然能有这种牺牲的精神!

然后轮到DK组,依然是由夏油杰作为代表来摇骰子。

摇到5点,然后出现对应的要求是……

DK夏油杰看着要求,脸色缓缓僵硬了。

[亲五条悟的奶尖。]

DK夏五:怎会如此,成年组他们只是亲个嘴,我们怎么就这样?!!!

成年夏油杰还在旁边说风凉话,“这可是五步,确定要放弃吗?要是我们可能就照做了。”

成年五条悟看了看成年夏油杰,哼了一声,可不是嘛,换成要求是我们来做的话,你就高兴了吧?

DK五条悟凝重脸色,咬咬牙说,“杰,你亲吧。”

他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步数更多才要求更为难人了,但毕竟总不能一直待在房间不是?

不就牺牲精神吗?我们也可以!DK五条悟想。

DK夏油杰当然同样想到了这些,所以他只能嘴唇颤抖地说,好。

而且悟都答应了,所以他有什么不敢的……

DK夏油杰给自己做心理准备:悟都为了出去而付出如此大的牺牲,我也要加把力才行啊。

自我鼓励是那么鼓励,但真要主动,DK夏油杰还是不敢动。他也是真的紧张,在他看来做这些真的不合理,有辱挚友情。

DK夏油杰咬牙切齿:真完成要求之后,这挚友情好像就有点不纯洁了。这房间就是来为难我们的吗?!

而且在成年组面前做过这些,DK夏五感觉真的很尴尬。

DK五条悟是不想再让气氛古怪下去了,并且因为一些DK的争强好胜心,直接把前面衣服拉到胸口,拿奶怼DK夏的脸,嘴里还着急地说,“你快亲啊!!!”

背对成年组,DK五条悟另一只手抓着DK夏的肩膀,试图挡住即将发生的这一切。

DK夏油杰猝不及防被怼奶,愣了愣竟然把亲奶尖换成张嘴咬了。

DK五条悟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奶尖一痛,DK五条悟都眼眶红了。

DK夏油杰也慌了,吐出奶尖,讷讷说对不起,悟……

DK五条悟眨呀眨眼睛,把泪憋回去,故作大方地说,“要求还没有显示完成,杰对我两边都亲一下吧。”

DK夏油杰低声说好,超级快地蜻蜓点水亲了两下。然后屏幕果然要求显示完成。

成年五条悟看着DK夏油杰微红的耳垂,顿时在心里激动了:我的天,好久没有看到杰这样了,久违的纯情的杰!!!

成年五条悟羡慕的都快哭了。

等DK夏五离远了一点,彼此脸都红了。

又到成年组摇骰子,成年五条悟在内心许愿,希望来个简单好完成的,他还不是很想伤害DK夏五的三观……

结果抽到的要求是:[被夏油杰亲完身上的任何地方。]

成年五条悟:???

刚才抽到亲嘴真的是杰运气太好了吗??!

DK们瞳孔地震,双双盯着成年组的动作,震惊于成年五条悟的运气非洲,心里想着这要求就算是走六步也不会答应了吧!!!牺牲这么大不值得啊!!!

这时候成年组还没有给出明确的回答呢,但DK们都觉得他们肯定不会答应。因为这牺牲也太大了。

但是成年组可是什么都干了,只是DK夏五还一往情深以为是挚友呢。

成年五条悟想对DK组善良一些,就想拒绝要求,但成年夏油杰笑着在他耳畔低语,“真的要拒绝要求吗?明明悟都激动得流水了吧……”

成年五条悟想反驳,明明是你在进这个房间之前弄的我流水,现在还在说什么鬼话呢?!!

成年组还没来得及做爱就传到房间了。在DK们刚来到之时,成年五条悟可是紧急的在察觉到有人又进房间了,才马上穿裤子,但里面内裤还褪在大腿上。

至于成年夏油杰,什么都没脱。

成年组表面看起来身上很整齐,实际五条悟刚才一直在遮着夏油杰湿漉漉的右手。

成年五条悟:羞耻心up

但成年五条悟很快就拒绝不了了……所以DK们就受到心灵上的伤害了。

成年夏油杰直接上来就亲了,从成年五条悟的额头到下颔,一路往下……亲得五条悟喘气了,似乎还深吻了。

先把衣服没挡住的皮肤都亲了个遍。

DK夏五瞳孔地震:我和我的挚友都惊呆了!!!

DK夏五眼睁睁看着成年夏油杰脱了成年五条悟的上衣,哪里有刚才DK们的害羞,相反坦然自若地不止亲了五条悟比较大的奶尖,还放嘴里吸吮,等吐出来都红了。

操!!!!!

请问挚友之间这种事还能随便的吗?!!

DK夏五呆呆的,眼睛的目光都忘记要移开……

看着成年夏油杰脱下成年五条悟的裤子,露出漂亮的私处。DK夏油杰内心震惊,刚冒没穿内裤吗的想法,下一秒就看到内裤皱巴巴的,原来堆在大腿了,双腿内侧还水光亮亮的……

DK夏油杰以优秀的视力发誓,他绝对没有看错,成年五条悟流水了!!!

DK夏油杰:这合理吗???

三观破碎,碎的拼都拼不起来。

再一看成年五条悟的穴肉看起来很饱满,又是红润色,看起来就没少被浇灌长大……

成年夏油杰低头,亳不嫌弃地亲了五条悟的穴囗,甚至伸了舌头往里面探去,一下就响起啧啧的水声。成年五控制不住地喘声更大了,尤其在DK们看着的情况下,他比平时还要敏感……竟然硬生被夏油杰舔得高潮了。

成年组很快乐,只有DK组在崩溃。

DK夏油杰:挚友在我面前高潮了??!

DK五条悟:所以为什么我他妈是下面的??!

漫长地等成年组完成要求,努力忽略掉耳边这过于涩情的喘声,DK们早已转过身,看天看地就是不看背后,耳垂都红红的。

等成年五条悟用哑了的声音说好了,DK组才转身要投骰子,DK五条悟说什么也要自己来抽。

DK夏油杰随他,结果DK五条悟抽到了:[对夏油杰乘骑。]

DK夏油杰都感觉自己突患失语症了。

说悟非洲吧,可他抽到了六步。

说悟欧洲吧,可是要求是这样的。

DK五条悟尤其瞳孔地震。

做与不做是个问题。但未来的我们都可以,现在我们为什么不行??!

而且DK五条悟怀疑,这个房间怕是没有正经的要求……

DK五条悟看了一眼DK夏油杰。

DK夏油杰就看懂了他什么意思,还没来得及劝放弃,就直接被推倒到地上,然后DK五条悟就骑了上去。

DK夏油杰紧张的手死死拉着裤子拉链,“悟,真没必要争!这要求我们不做了!”

DK五条悟歪头,“可是不做的话就要被领先了哦?”

“杰,你想要输吗?”DK五条悟的蓝眼睛跳着火光,“输给未来的自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杰是那么想的吗?”

DK夏油杰明知道悟是在用激将法,但他也忍不了了。

妈的操就操!悟都那么说了自己不努力一把都对不起男人的尊严!

但DK夏油杰也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指出,“可是悟你那里从来没有开发过吧?我的放不进去。”

DK五条悟:???

DK五条悟一呆,抿了抿嘴唇,再开口的声音很努力保持平稳但还是透出了一点迟疑,“开,开发?……怎么做?”

DK夏油杰也很不好意思,小声说:“……就是你戳底下的穴囗,要弄到流水了才可以。”

DK五条悟还是一脸茫然:“像他们刚才一样吗?”

“伸舌头戳了那里,他刚才就流了好多水……”DK五条悟脸红地说,“杰,你也要亲我这里吗?”

成年五条悟突然作为例子被提到,已经笑不出来了。

成年五条悟:原来我以前这么傻的吗?卖自己一流。

成年五条悟看不过去了,咬咬牙,喊DK五条悟到面前,“我教你。”

成年夏油杰顿了顿,好以暇目地看麻辣教师现场带坏DK教学的过程。

成年五条悟手往下面,往流水的穴囗探去,脸上是回忆的表情,“唔……你先伸一根手指试试。”

DK五条悟乖乖地噢了一声,学着对面的自己,双腿叉开摆成M字型,内裤早已脱到了小腿上。

“觉得怎么样? ”成年五条悟问。

DK五条悟蹙眉,一脸不知所措,“有点涨……”

成年五条悟:可你刚伸了一个手指头啊?!!这么紧的吗?!!

成年五条悟下意识看了看成年夏油杰,原来以前自己里面这么紧,那杰当初帮我开发是不是很辛苦?

成年五条悟当初是被夏油杰带着的,但不妨碍他继续教,“你点一个地方感觉到电流一样的感觉,你就用力按下去,像这样……呃啊!”

DK五条悟按做,结果把自己弄哭了。

成年五条悟迷惑,就这样那样自己就流水了啊,怎么以前的我不行?

成年夏油杰叹了口气,来支教了,“悟,你被开发的很好,但另一个悟没有开发过,现在只会越弄越痛。”

“忘记以前我是怎么帮你开发了吗?”

成年夏油杰若有所思地继续说,“以前我都是用润滑帮你,但这里没有这个……”

成年夏油杰又叹了口气,但脸上却露出了笑,“只能让以前的我含小悟的肉穴了……刚才小悟提出来学我们的行为是对的呢。”

成年五条悟:???

DK夏油杰尤其问号更多:?????

46 Likes

DK夏油杰尤其问号更多:?????

倒也没必要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然后被猫坐脸了,DK夏油杰还是懵的。

第一次就这么刺激真的好吗?!!过于超前了吧?!!

DK夏油杰下意识地扶着悟的屁股,穴肉正压在他的嘴唇上,不难闻,只有一点悟独特的味道。

DK夏油杰连咒灵球都敢吃,所以对吃穴肉也没有多抗拒。一伸舌头进去就感觉到了紧致,DK夏油杰也比较懂,用囗水湿润穴口,舌尖寻找着敏感点……

DK五条悟也努力配合的放松下来,忍着私处被侵犯的想跑的欲望。过了一会五条悟后腰弓紧,喷出来了一滩水,夏张着嘴竟然吞下去了。

DK五条悟的六眼看的很清楚,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哆嗦地说,“杰,你干嘛吃下去了啊?”

DK夏油杰一说话,DK五条悟就后悔了。

因为DK夏油杰的嘴唇还贴着他下面,杰说话间就有热气吹着穴囗,还碾转着他的穴肉。

DK五条悟又流水了,又有点想哭,但他还是听见了杰的说话。

“悟,挺好吃的。”

DK五条悟漂亮的脸,后知后觉理解了这句话的意思,因此更红了。

成年五条悟:熟悉的即视感。

想了想,成年五条悟恍然大悟,这不就是杰经常对我做的吗?!

DK五条悟都流两次水了,这下方便了,直接当作润滑使用。

悟的敏感点很浅,非常适合操。DK夏油杰想,怪不得一下流了两次水,因为伸舌头就能戳到了。

DK五条悟其实腿软了,但DK夏油杰不知道,毕竟他还以为悟是最强的在这方面也会是最强的吧,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软了。

DK五条悟也在装若无其事,成年夏油杰看出来了但不说,毕竟不乖的孩子自找教训有必要拦着吗?

果然DK五条悟原本想着慢慢坐下去,结果因为腿软就变成了一股顶穿,五条悟的肚子都顶出了弧度。

彻底崩溃。DK五脑子都空白了,只记得哭了。

他失禁了,用穴囗尿的,爽的DK夏油杰倒吸气。

成年夏油杰看着有点羡慕,他的悟被操熟了,失禁的数次都逐渐减少了,哪里像现在这么轻轻松松。

已经操成熟妇的悟技术好是好,但成年夏油杰贪心,他就喜欢看到悟最混乱不堪的样子。

DK夏油杰忍不了了,开始自己操悟,射到悟的里面……等回过神来,要求没达成。

因为DK五条悟被操的上接不接下气,这个过程都不是由他来主动。

DK五条悟合不上腿了,不仅可以看到大腿磨红了,还可以看到穴肉变成浅红色了。

DK五条悟都这样了,还要被DK夏油杰戳着私处,自己抬起屁股摇晃,一下坐一下起,反复吞杰的阳茎,不得不一次就顿一下休息,因为腿软次次顶深。脸上都是泪痕,呜咽的声音哑透了。

DK五条悟:呜呜呜呜呜呜呜。

要求达成,DK五条悟就马上停了,全身无力得被DK夏油杰抱起来,肉穴离开阳茎响起一声啵声,DK五条悟一下埋脸在杰的肩上。

猫猫羞耻。

“悟,好可爱。”DK夏油杰忍不住说。

猫不想理他,只想藏住自己。

——

作话:

车技多包涵。

30 Likes

*开始无脑写车!!!

——

再次轮到成年组,由成年五条悟来抽。

[怀孕期plαy]

成年五条悟:???

房间你有病吗,你告诉我怎么怀孕??!成年五匪夷所思。

然后成年五条悟肚子就变大了。成年五条悟呆了。

肚子大了,奶也大了,成年五条悟本人感觉极为不习惯。成年夏油杰却眼睛亮了。

成年夏油杰低头贴着成年五条悟的肚子,温柔地说,“真的有宝宝了吗?”

成年五条悟用六眼看了看自己的状态,肯定地说,“没有。”

“悟,我们做吧,”成年夏油杰言直不讳地说,“既然没有真的宝宝,那我们就来一个真的。毕竟悟现在应该都有条件了吧?”

啊?怎么条件?成年五条悟一脸茫然,努力思考,随便成年夏油杰又扒下来了他的裤子。

因为里面还是湿软的,成年夏油杰就直接操了进去。

这次操成年五条悟到了前所未有的深处,夏油杰说,“顶到子宫了啊。”

成年夏油杰笑着吻了吻嘴唇合不上的五条悟,“这次射到悟的子宫的话,说不定就能有一个真的宝宝吧。”

成年五条悟后知后觉,原来有条件是这个意思?!

等成年夏油杰射进了五条悟的子宫。因为子宫是封闭,成年五条悟的子宫装满了精液却流不出去。

成年五条悟恍惚自己一动就能听到水声在肚子里晃。

成年夏油杰当然也不会忘记悟身上多出来的一对大奶,上下其手又捏又插,造成一片糜红。成年五条悟的奶尖都因为夏油杰爱不释手捏肿了。

结果奶液一下喷出来湿了成年夏油杰的手。

成年夏油杰常年吞咒灵球,张嘴很大喉咙也很能吞,低头一囗吃下了五条悟的大半胸乳。都这样了还在努力吃。

成年五条悟玩得全身湿漉漉黏糊糊的……衣服也是如此。

虽然没有见证全程,但一看这衣服脏得不能看的情况的DK们:……

DK五条悟不敢置信:杰,原来你是变态吗??!

DK夏油杰不敢说话:……

到DK组投骰子,五条悟觉得自己运气真的不好,干脆给夏油杰抽。

[对镜子操五条悟。]

DK五条悟不知险恶,觉得刚才自己都失禁了还怕什么,而且前面杰都配合他完成了要求,现在轮到他配合一次也没什么。

公平。

很快DK五条悟就感觉后悔莫及了。

原来对着镜子操真的好羞耻啊!!!

穴囗的张缩,腿间的浊泥,翻红的穴肉在阳茎动作下挤出外面,这些情况都被镜子映得清清楚楚。

DK五条悟落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潮红,睫毛湿了,全身黏糊糊的都是杰的精液。

原来杰每次一顶,他的表情都会这样吗?好娇媚。

“杰,哈啊,不可以射脏,哈,我的里面……”即使操得有些神志不清了,但DK五条悟还牢牢记着成年五条悟的惨况,被润得充满光泽的红唇微微张开,吐出带着细细啜泣的话语。

抱着悟突然猛一颤抖的身体,DK夏油杰似乎真的感觉歉意地说,“悟,抱歉,我已经射进去了。”

“呜,呃啊,”DK五条悟的泪水像溪流一样流过漂亮的脸,失焦的蓝眼睛通过镜子看到了自己微鼓的肚子,“呜,我也要,哈啊,有杰的,呃呃,孩子了……”

DK夏油杰突然明白,为什么刚才悟看着怀孕的成年五条悟似乎有点害怕了,哭笑不得地低头亲了亲悟合不上的红唇,决定解释清楚,“悟,男人是生不了孩子的。”

“嗯……”DK五条悟看见成年组那边好笑的表情,一下明白自己真的弄错了,不知所措地再次埋头到了夏油杰的胸口。

要求已经完成,但DK夏油杰的的阳茎还埋在悟的里面,因为猫感觉羞耻就一直要埋在他的怀里,他根本不知道要不要拔出来。

不过成年组那边情况也是一样的,俩位夏油杰彼此对视,都看出来了对方的无奈。

悟的羞耻心太高了。

现在的情况只能成年夏油杰来投骰子。

这次不是停在问号空格,而是标字“厨房”的空格。

原本白色的房间一下换成了厨房的样式。

[本次有两个要求:

一是五条悟身上只穿着围裙,把篮子里的水果洗完。

二是夏油杰要给五条悟洗水果增加难度。]

怀里的大猫一下就抬头了,看起来有点恼羞成怒要拒绝了。但成年夏油杰有心试试地新的plαy,语气柔眷地低声说,“悟,我想看你穿上……”

“我们已经有一个多月都没见了。”

猫果然犹豫了,半晌才点了点头。反正DK们都看到了,应该也没事了吧?

围裙是有细绳能系到脖子的那种,前面长到挡住大腿,后面什么都没挡,只有两根细线在背后绑成了蝴蝶结。

成年五条悟洗水果,成年夏油杰就围在他身后,伸手沾水,打湿围裙的胸口画圈。

挡着胸乳的围裙布料都因为沾水变得透明了,贴着皮肤显出清晰的轮廓,红果一样的奶尖突现。

成年五条悟微微睁大眼睛,这围裙沾了水怎么跟没穿一样?质量太恶劣了吧!

成年夏油杰一手揉捏悟的胸乳,另一手摸进悟夹紧的腿间。成年夏油杰低笑了一下,“悟,放松。”

成年五条悟是夏油杰的手一放进里面就流水的敏感,浊液顺着大腿流下去,成年五条悟有点腿软,屁股压着夏油杰的手都有点借力。

因为猫成熟了,有时也会主动一点,抱着反正躲不掉那就也折磨一下杰的心态。

成年五条悟洗水果的手停了,转身贴上夏油杰,故意提上围裙拿肉穴往夏油杰的阳茎上撞,若即若离,浊液都流湿杰的阳茎上了。

成年五条悟还按夏油杰埋到自己的胸乳,对着DK夏五呆愣的样子笑了笑,“得给杰一个惩罚才行哦。”

勾引却让杰吃不到,成年五条悟仗着无下限肆意妄为。

当然后面的被欺负得更惨是另外一位事。成年五条悟崩溃地用无下限排穴肉里的水果汁,这些水果汁是夏油杰顶碎的才有的。

“悟的水果可不能浪费了,可以用来起别的作用。”

等终于洗完水果,成年五条悟都没有力气换掉身上的裸身围裙。

……

[请在教室进行一次plαy。]

空教室,因为DK夏油杰的阳茎还埋在悟的里面,所以直接托起悟的屁股,把人放在课桌上就好了。

DK五条悟的屁股坐在课桌上,夏油杰站在他前面,DK五条悟的双腿无力勾在杰的腰腹上……装不下的精液流淌到桌面上,穴囗甚至有了白沫的泡泡,但悟微红的脸上是迷茫的表情,蓝眼睛水光潋滟却也清澈见底,简直像不知道玷污了教室的神子。

这让DK夏油杰更加兴奋了起来,痴迷于让悟流水更多,直到熟悉的上课铃声响起来,他才顿住一下。

不过还是很快继续操了。

也不知道出去房间后,悟还能坦然面对熟悉的教室吗?

……

[现在谋划有一个大型的活动,提供大量的步数,两组都选择同意就可以进行活动,反之有一组不同意,活动就取消。]

DK五条悟立马就同意了,他已经看透了这个房间,就算不进行活动恐怕也可以通过骰子来达成目的吧?

不爽地啧了一声。

其他人自然也想到了,“无可奈何”的同意了。

……

然后俩个五条悟都呆了呆,俩个夏油杰都不见了,而且身上衣服不知道怎么的直接就换了。

现在DK五条悟穿着jK短服,蓝白色的,明明是短发却还是显出青春活泼起来,意外的穿的漂亮。

而成年五条悟穿着大红旗袍,映衬他更加肤若凝玉脂,明明是雪色精怪的相貌,现在硬生的多了几分勾魂。不过说他勾魂,恐怕成年五条悟也会赞同,因为他现在穿旗袍的里面是丁字内裤,肉穴小缝都被磨红了,根本无法阻止水一直在流到大腿。

前面只有一条路,俩个五条悟走上前就看见了一个古堡,大门紧闭,门口放着一个托盘。

如果不是屏幕提醒,俩个五条悟可能还疑惑托盘放在外面干什么,但现在知道了托盘的作用,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还不如不知道。

[请坐上托盘,肉穴流水装满了托盘才给开门,俩位夏油杰在门的里面等你们。]

DK五条悟一脸复杂,也不知道该不该庆幸之前被操过,现在里面还湿着,穿着jk裙一撩,就露出湿漉漉的三角内裤。

不过还是成年五条悟水多,托盘一下就满了。DK五条悟看了着急,突破羞耻下限,流到托盘的浊液掺了尿,然后托盘满了就缓缓退下到机关里面。

——

作话:

一生好强的DK。()

我还是滚回去写剧情吧,车车我不配写呜呜呜。

53 Likes

好香

7 Likes

:heart_eyes:

8 Likes

很香阿!

2 Likes

呜呜呜老师会有后续吗:sob::so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