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装聋作哑

聋哑猫猫和腹黑教师杰

参考原设但是极度ooc化

往年的冬天都是如此,一个人独自走在这座城市的一条熟悉的街道上,雪花依旧是轻飘飘的,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沉重的雪花吧。但是心情却没法如同六边形雪花一样简单易懂,可是手绘一朵自然产生的事物已经很困难了,那去描述人类那份非自然的内心岂不是难上加难?

但是五条悟的心情却可以比那片接触便透明化水的雪花更加透明,更加的明亮。高高的黑色衣领被有意的拉起来去遮住下半张脸,方形的墨镜挡住部分视线和这个世界绝大多数的颜色。空气是冰冷的,但是呼吸出的白汽是温热的,哪怕人类天生脆弱的支气管在不停的以咳嗽来对这恶劣的天气进行宣判,个体本身的行为举动却是写着明晃晃地拒绝。

路边擦身而过的是行人,或者也是不熟悉的脸和动物。五条悟自己走的很快,毕竟他腿很长。但他也在认真的去祓除每一只可以看见的小小咒灵。就像是一个正义使者一样 ,在这华丽都市无人知晓的地点与时刻,干着无人得知无人认可的工作。

但今年自开春以来,整个日本就变得不太正常,五条悟明显的感觉到了近些年来咒灵数量的增加和它们实力的增强。哪怕是最低级的诅咒,其危害人类的能力也愈发有长进了。它们中的部分存在 ,似乎学会了那并不独属于碳基生物的思考能力。

但是能怎么办呢,五条悟日复一日的习惯了茫然写出眼下的计划。他向来习惯了走一步看一步的前进。他的很多考虑都不怎么会以自身作为出发点,毕竟他本身就不是对外界很有需求的性格,唯一称得上是嗜好的甜品很大程度上也只是为了满足机体正常运行的必要。

扶了一把差点摔倒的赶路小学生,提醒作为低头族的女高中生看看信号灯,随手祓除落在旁人身上的小小咒灵……依旧是如此乏味的日常。

然后五条悟就回家了,在中午之前,五条悟就带着无聊透顶的心情回家了。父母的电话从已经上了年纪的座机里发出嘈杂的铃声,五条悟没接。五条悟很清楚那对男女在乡下过的很舒心,独子的存在对于他们来说早就可有可无了,所以还是尽量减少接触吧。反正,五条悟倒在旧沙发上想,反正自己也听不见,也说不了话,他本来就做不出什么让人满意的回应,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地去接那通来电呢。

因为太安静了,休息的时间又累计的太多 ,以至于想要逃避之人压根睡不着。五条悟打开电视机,调到一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娱乐频道,再把电视上的音量数字调到正常的数值。

摘下外出时候才用的墨镜,重新换上绷带——比起眼罩,绷带可以给眼睛更多的安全感 ,很让人不解的说法,但是不需要谁去共情。这种奇怪的事情,这种奇怪的人,一个不会说话也听不见声音却有着不同寻常的眼睛的青年就是如此奇怪。

“在日本,似乎有一个阴谋正在慢慢形成,如果可能的话,也许会发生造成毁灭世界的结果呢”

啊,毁灭世界不好吗,五条悟放下笔,然后又把掉了墨滴的钢笔放在手心中旋转。还是不要吧,这个世界挺不错的。五条悟想,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他觉得自己还没有活够呢。

小小的公寓是来自父母的馈赠,出售五条家的古宅的时候,那对夫妻已经很努力的把与“咒术”相关的东西留在了这间并不大的房子里。五条悟对咒术的“天赋异禀”是那对夫妻始料未及的事情,但是天生的聋哑却更加令人无可奈何 。年幼的时候就尽显一副薄情相,高中的时候倒是学会了如何“活泼”,但是已经不太够了。

五条悟没上大学,因为他本人不想去,对,是考上了但没去。高中毕业后父母亲都提前退休去了乡下度晚年。他们给五条留下了自己的绝大多数存款,连每月退休金的多余部分也打给了这个夫妻俩唯一的孩子。

作为日本中产阶级家庭的独生子,五条悟完全可以名正言顺地当一个啃老族过完不少日本人都羡慕的一生。但是五条悟明显没这个打算。

虽然今天的五条笔记只有短短的一行半,但是大脑里存下的话语与回想却不仅如此。沙发的下面放着储物箱 ,里面存放的都是当初从古宅里带出来的东西。绷带就是其中之一 ,上面设有特殊的暗纹,可以在一定范围内抑制住六眼的无休止运行。

出去看看吧,在家里待了一个下午后,天空铺上暮色的时候,五条悟套上黑色的风衣,在已经入夏的季节里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

也许家里应该再养个什么活物,出门的时候,五条悟看着黑漆漆的房屋和黑暗中闪光的信号盒,窗外也是黯淡无光的景象,只有晚风在一下一下的通过缝隙带动窗帘。养鱼和乌龟的话,对自己大概也没什么实质帮助。至于哺乳动物的,五条悟自觉的摇摇头,觉得还是不要的为好。

循迹着最近一些列的观察,五条悟已经差不多有了大致的判断。

那些家伙大概寻找一个强大的东西,会思考的话肯定避免不了抱团。六眼可以最大限度的帮助五条悟关注周围情况,将流动的咒力转化成人脑可以理解的情报,以此来弥补听觉的丧失。

是学校啊,五条悟搭乘着末班列车,在中途下车。

他只是听说这里会有什么或者会发生什么,似乎是与一个千年前的诅咒相关的咒具。五条悟不太明白那些人到底出于什么目的而要把这种有害公共安全的物品随意存放于学校之中,不过这也不是他现在需要思考的问题。在他走进这所学校的时候,不安的气味就已经弥漫在周围。开启无下限的同时五条悟依旧充满戒备感。

五条悟察觉到身后有人,转身的同时头顶便发生了巨大的咒力波动,五条悟抬头,是一只咒灵和一个被一同撞出来的粉发少年,紧跟着,后面黑发的刺头少年也从那面空洞的墙里一跃而出 。

大概是其他相关咒术师,五条悟心想,但另一个孩子是普通人。

虽然不想涉及到同样的人,但是那些孩子,五条悟觉得还是人命要紧,在自幼接受的言传身教的家庭教育里,母亲说过要珍爱生命,这不止自己的,也包括他人的,尤其是年轻的生命。五条悟对自己的生命倒没什么特殊的态度,但是那是两个孩子,六眼可以准确的告诉他,他们绝对还没成年。

用咒力带起身体,五条悟滞空于这栋教学楼之上,姣姣月光之下,比起祓除那个丑八怪,五条悟优先选择了用咒力做为攻击,打掉了即将被粉发少年虎杖悠仁吃掉的手指。

吃了那个,少年也会死的吧,五条悟果断判断。

至于祓除咒灵,那简直小菜一碟,把苍的力度开到最小就可以了。不对 ,看着逐渐消散的灰色烟雾,五条悟感受到了额外的注视着他的目光。那根手指!

即使五条悟即刻瞬移至少年的身边,却依旧没有赶上。特级咒具“宿傩的手指”已经不见踪影,而另一位黑发少年正拐着一边身子的走上前。

伏黑惠扶着摇摇晃晃地栏杆说:“刚才有人来了,一直都有人在这附近,我没有看清,但是我看见他把手指塞进了虎杖悠仁的嘴里。”

“可以请您稍微逗留一会儿吗,我这边马上来支援了。”伏黑继续说。

五条悟看着昏迷的虎杖悠仁,又看看张着嘴像个金鱼一样不停闭合双唇的的狼狈少年,有些不知所措。根据六眼的观测 ,那根邪恶的手指已经完全与名为虎杖悠仁的个体融合了。这该如何是好 ,五条悟有些苦恼。五条家留下的古籍里可没有这种先例。

按道理,直接杀掉少年的话才有可能解决他体内目前还没有动静的诅咒 ,但是五条悟不喜欢对青少年动手,更何况,这个孩子只是一个无辜的普通人。“……”五条悟看了一样伏黑惠,挺想说句抱歉的,但是条件不允许,只能摇摇头在点点头,然后打算拎起虎杖悠仁就直接离开。

可是五条悟这次的思考时间过长了,他刚要触碰那个粉发少年,附近就再次出现了强大的咒力威压。是很强大的家伙,五条悟想 ,他立马做出防御的状态 ,伸出的手也再次收回。

“又是你啊,悟。”五条悟看着长发男人微笑地站在那个黑发少年一侧。

伏黑一愣:“夏油老师 ,就你一个来了吗?”

夏油杰恶劣地伸出手一压伏黑没有受伤的一侧肩膀:“你觉得那个混蛋赌狗会来接你?”

“不,我没有这样想。”

“手指呢惠?”

“让虎杖悠仁,”伏黑指向一旁还没醒的虎杖说,“不知道怎么搞的 ,来了个人给他硬塞进嘴了。”伏黑惠硬邦邦地说。

夏油杰走到一边 ,下蹲看了眼虎杖悠仁,又抬头盯向了一边不知道该走不走的五条悟。

“我说,我们好久不见。”

五条悟努力去辨认着对方的口型,虽然能猜出什么意思,但是也无济于事,反正他的嘴巴长着就不是用来说话的。今夜的咒力也消耗的有点多,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才能弥补回来。

五条悟对着看起来好像是认识他的男人,敷衍地点点头,准备在下一刻直接瞬移到提前踩好点的旅馆附近。五条悟不认识夏油杰 ,但对方是咒术师,而五条悟不是很喜欢咒术师。

夏油杰没有伸手,他只是仰面盯着那双夜空下格外璀璨的蓝色双眼,与档案里千篇一律的证件照不一样,只有真实的见到才能明白,有的人的眼睛里的确可以藏下一个世界。仅仅是死板的照片就足够让人着迷,而这种近距离的接触,则是夏油杰早就梦寐以求的。

然后,五条悟选择放弃虎杖悠仁,独自离开了。

“手指是我刚喂给这个猴子的,具体的事宜你不必操心。”五条悟离开后,夏油杰起身对一边的伏黑说。

“我知道……”伏黑惠说。他看见了,但是他可以感受到那个白发术师的戒备,于是就干脆顺着演下去 。

夏油杰若无其事地拍拍衣角,面无表情地看着召唤出来的丑宝把虎杖悠仁吞进肚子去。

五条悟感觉到了违和感,很难以形容。他不信任那群咒术师,因为他不是第一次和他们打交道。很小的时候就有人来向他介绍有关于咒术界的事情了,那只是时候他还是个孩子,有着努力爱他的父母,五条悟无法做到开口拒绝,是母亲,那个除了教书什么也不会的教授,那位个子不高的女人亲手拿着扫把赶走了那些未经允许就擅自进入他家的人。

年轻的母亲在用手慌慌张张地比划着,告诉他不要害怕。五条悟没有害怕,他在感受着人生中的第一次生气,即使他的母亲无法从他波澜不惊的瞳孔里察觉那份愤怒。那是第一次,后面还有很许多次,他拥有六眼与对咒术天赋,那些既是天赐也是诅咒的存在。五条夫妇为了独子,当机立断地低价出售了老宅,只为逃离那些所谓自咒术界的人的骚扰。

可是五条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避免的,哪怕他亲自动了手。五条悟一直都不喜欢手语,他不需要别人来理解他的意思,而理解他的人只需要他的一个眼神。如果不想死就滚远点 ,五条悟用最简单的方法告诉那些人。

五条悟对咒术的理解都来自古宅里遗留的书籍和前辈的笔记,以及很少的来自父亲的讲解的一部分陈谷子烂芝麻的事情。

成年后的独居是对五条一家最好的选择了,五条悟非常明白。

很多时候,只有一个人的五条悟才能无所不能,才能无敌。拿着房卡站在门前的男人想,一个人才能无敌啊。刷卡,推开门,五条悟习惯地倒进柔软的大床 ,但是依旧睡不着。今天的六眼过于兴奋,是因为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大了吗,今晚的咒灵其实多少有点实力,以至于都需要吟唱了。五条悟能够察觉到自己的自负,目前为止,他还未曾遇到他会忌惮的事物,哪怕是今晚的那个咒术师,他可不怂对方。

不喜欢过多的去预料未来的可能发生的事情的原因更多倾向于不愿意为当下或者是过去的选择后悔。五条悟在敢做敢当上一向佩服自己。就如同小时候因为吃了太多的巧克力而导致蛀牙之后,他依旧不会告诉父母自己会讨厌巧克力。巧克力很甜,但是六岁时候拔掉的蛀了的乳牙和十六岁时候拔出的发炎智齿都只剩疼痛。如果因为牙齿可能会疼就完全拒绝糖果,那真的很不好,毕竟发炎的智齿和甜食并没有太多关联。

尽力制造一个没有非自然死亡的世界也许不是什么好玩的过家家,但是五条悟乐意,只是他不清楚自己的举动到底是不是正确的选项。因为不知道,所以不想多浪费时间去思考无解的答案。自出生之时 ,自衰败的咒术世家那百年难遇的六眼睁开之时,自他无师自通掌握无下限术术式之时,他的一生是否就此注定了结局呢?

无人得知无人解答,答案也许就在终点 ,也许在中途,这谁都说不定。目前已经确认的是无辜少年与诅咒物的融合,以及那群咒术师的掺入。而出于保险起见,瞬移到这里后,五条悟特地隐匿了咒力的残留,重新找了一家旅店入住。

但违和感依旧很重,这种感觉皆是来自那对突然出现的咒术师,来自六眼恰好捕捉到的情报,今天事态的发展都未免过于巧合了 ,堪称是顺理成章的发展,没有一点让人觉得奇怪的地方。可是五条悟依旧觉得不对劲。

那位少年咒术师在追寻咒物,非术师男孩是意外被卷入其中的无辜人,长发男人大概是咒术师的援助 ,拥有奇怪刘海的小眼睛男人看起来更加危险。

“两面宿傩,千年前的诅咒之王,曾作为人类存在于人类咒术全盛的时代,死后留下二十根手指化身为特级咒物被封印并分布在日本的各个角落里。”五条悟打开手机,在某个匿名论坛上搜到了两面宿傩的有关信息。

其实五条悟也在五条家祖先留下的笔记里见过两面宿傩这个名字,只不过先辈留下的信息不多,五条悟也基本没什么印象——除开那张画着四眼四手的丑东西。

感觉说丑都是夸它了吧,五条悟想。他完全想象不出四眼四手但又初具人形的那种畸形样……

于是五条悟在那个用户大概都是咒术师的论坛上问:你认为的两面宿傩长什么样?

问完五条悟就去折腾睡前洗漱了,回来的时候看见系统通知,是来自论坛匿名提问的回复。

下面是一张被p成四眼四手奇行种。

五条悟:也行吧。

反正就是说,五条悟不仅不喜欢咒术师,也很讨厌诅咒。因为它们都是极其麻烦的存在。

咒力的损耗和坏心情的最好治疗法就是通过睡眠。五条悟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睡眠时长,因为一旦进入深度睡眠后,就休想去吵醒一个没有根本不存在听力的人。为预防意外发生,五条悟特地续了三天的房费,不过再怎么过分 ,他应该不至于睡上三天。顺便夸奖一句,前台小姐蛮有耐心的,即使是午夜时分,她也没有丝毫不耐烦来陪五条悟拿手机哐哐打字来进行交流的行为。

浓厚的云雾缓缓的将今夜仅有的光亮遮挡,粉色鬼蝠鲼上面,伏黑惠抱着眼前这位特级咒术师随意丢过来的伴手礼。

“仙台特产,听说爱好甜食的人都会很喜欢。”咒灵的飞行速度并不快,这大概与其主人的偷懒有关。伏黑惠在一边坐好,略微刺骨的风让人觉得飞慢点也好,以及黑发少年头疼的发现自己的手机似乎也在刚才的任务中丢失了。虽然说,虽然说伏黑惠不是很喜欢被管教什么的,但是他今晚的确过了说好的回家时间。

不过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伏黑就问了点自己关心的事情:“老师,虎杖会死吗?”

夏油盘腿而作,单手抵着下巴回道:“很有趣的猴子应该不会死的那么简单,毕竟他可是某些人亲身打造出来的容器呢。”

“容器?”

“伏黑同学,难道你真的会相信什么超强体育生吗?”

“……”

夏油笑了笑:“我一会儿先送你回家,你不用担心,虎杖悠仁暂时不会死的,我以班主任的身份向你保证。”

是一如既往的那种光明正大撒谎的笑容,家入小姐是这样形容的。

至于另外一件事情,夏油杰一想到它就不由的更愉悦了。是真的很强大啊,在五条悟离开后的十分钟以内,夏油杰就已经完全失去了自己与派出去跟踪的咒灵之间的关联。不过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夏油杰怎么会意外呢,毕竟那可是传说中的六眼。

该如何把那个家伙拉到自己的身边呢 ,这可是需要从长计议的事情,但是故事已经开始了。夏油杰已经见到了他的心心念的那个有趣的男人,好似猫咪一样的谨慎眼神真是让人难以忘怀。

九十九由基到昨天都还在坚持不懈的问他究竟喜欢怎么样的女人,夏油杰想自己大概有了答案,不过说出来后对方可能会稍稍破防吧。

“你说是吧,虎杖同学?”夏油杰看着眼前那正在燃气熊熊火焰的二层房屋,以及一边在被丑宝吐出来时就摔醒的少年。

“说实话,我挺好奇你这虎杖家的夫人的……”

满天火光之下,夏油杰的关注却不在于此,他正在透过咒灵的眼睛去看那已经熟睡的青年。即使是失去意识也会本能的开启着名为无下限的术式,所以咒灵无法靠的太近,夏油杰觉得如果在靠近一步,那个白发青年就会立马苏醒将眼前的秽物祓除。

一边的虎杖悠仁慢慢爬起来,他想要冲进面前那扇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门,可是他动弹不得 ,只能摆动僵硬的脖子看向一侧的咒术师。

“额……”少年无法让声带发出其他声音……

苍茫黑夜之下,长发术师只觉得有趣,他当然是早就知道了虎杖悠仁这一号的存在了,毕竟非常初中生与神秘的母亲,以及这座房子周围近来层出不穷的事故……虽然窗没有上报,虽然夏油杰也没有接到什么通知,虽然背后的大阴谋家的确在下一盘好棋……可是夏油杰偏偏就注意到了这份不寻常,就在他查询名为五条悟的档案的时候,不对劲的违和感就异常明显了。他就此开始了有心的调查。

每一次清醒都是不安稳的,明明已经得到充足的休息,睡到完全自然醒,但刚坐起来的时候脑袋里依旧嗡嗡作响,眼前有点发黑。

五条悟爬起来从搭在床头上的外套里找到一些巧克力,拆开后直接嚼一嚼就闭着眼咽了下去。窗帘先前已经被拉起,但是阳光依旧渗入进了房间,外面已经是白天了。

等待到机体差不多稳定到正常状态后,五条悟戴上墨镜收拾好行装,下楼退了房。和前台小姐微笑完后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又看见了昨晚的咒术师。

实际上,夏油杰已经等了一会儿了,但五条悟只想无视他。

“你要是直接走,我就杀完这里的猴子……”夏油杰轻轻地说。他当然知道五条悟听不见,他只需要随手一挥,放出自己的咒灵向前台缓缓走去。

五条悟擦着他的肩,没有偏头。他似乎并没有在意咒灵的走向,他是信任咒术师吗,当然不可能,时间仿佛就此慢半拍。夏油杰恍惚了一下,只是稍稍低头一刻,再抬头的时候却已经在另一个地方了。

五条随身拿出pad,直接一通点击:什么事?

夏油杰愣住 ,看了看周围,是很空荡的小巷子,他能觉察到的是方圆二十米内都不会有其他人了。刚才放出的咒灵也不在自己的感受之内了。

小事情,拉人入伙。夏油杰打了手势。

拒绝。五条悟敲字。

为什么呢,一个人可是很难搞的。夏油杰问。

再问杀了你哦。五条悟继续敲字。

……

发现交流是无意义的五条悟顿时又起了离开的意思,但是夏油杰却擅自上前拉住了他的手。白发男人微微皱眉,毫不犹豫地甩开。

被甩开也不会生气的夏油杰看着那个人再次离开。

被一个莫名其妙的家伙来教育一下可真是有趣,五条悟心想。他有着可以孤身的理由 ,理由就是因为他是五条悟。

那个咒术师并没有恶意,五条悟还是感觉的到,但这不妨碍他依旧不喜欢咒术师这件事。他从小就跟着咒术界的人打起了交道,只是这几年的接触次数比较少,但是他可不会忘记年幼的时候那些人是如何找五条家的麻烦的场景。

不过是一群愚笨又弱小的虫豸,除了一套一套的明哲保身,又能做出什么威胁来呢。

只不过,事情的确开始变得有趣了。五条悟估计那个咒术师大概用了什么法子来追踪自己,如果的确是咒灵操使的话,应该就是咒灵相关了。

五条悟快速走出,嘴角上扬。他不擅长学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习性,几年独居,以及从小至今的失聪聋哑让他有着独属于自己的生活秘诀。比如咒灵,比如咒术师,五条悟一向把他们归类到麻烦的选项里,他不太习惯解决高等社会的各项关系,但是解决麻烦他可太会了。

因为他就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麻烦,最自命不凡的最强咒术师。五条悟简直要为此骄傲的大喊一声了。

-<那个咒术师叫什么名字?>

-<夏油,夏油杰,东京都立高专的特级咒术师,术式的话你大概会知道的比我清楚,毕竟你有一双很棒的眼睛,你总是可以看透一切不是吗>

-<是不是那些高层,那些老橘子真的不怕我把他们全宰了吗>

-<我真的很烦(生气猫咪.jpg>

-<你这话从十年前就开始说了,有什么实际行动吗五条小同学,学姐我已经听烦了>

-<语音>

五条悟点开语音转文字。

“五条同学你只要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我就帮你解决夏油君~”

-<我喜欢胸小的。>

于此,五条悟波澜不惊地回复。

-<……>

-<我等了十年了,就这,你认真的?>

-<说到做到,以后别让那个咒术师来烦我了>

-<私密马赛,熊大的大姐姐我暂且做不到捏~>

-<揪~:heart:五条君,这边我先去继续搞研究去了哦>

-<……>

……

五条悟不喜欢咒术师,尤其是九十九由基这样令人火大的咒术师,他也不喜欢叫夏油杰的咒灵操使,突然被怪刘海男人注意的感觉并不好。那家伙多少有点实力,如果真的被缠上了,肯定会很麻烦。

五条悟回到家,从冰箱里翻出速食面,配着街边便利店保温箱里的热牛奶,草莓口味的。

其实纯牛奶会更健康,但是五条悟不喜欢亏待自己。

咒灵是除不完的,五条悟只能力所能及的去祓除那些在源源不断的出现的秽物。保温箱上会趴着因为收银员平时的牢骚而形成的爬虫状的咒灵,十字路口和信号灯的旁边也会游走着因为各类交通事故发中的当事人负面情绪而诞生的半人型咒灵。它们是诞生是时时刻刻的,是除不尽的。

自己很强,但是救不了每一个人,五条悟对此一直都有着清晰的认知。

九十九说,如果没有非术师了,那么世界是不是就没有咒灵的存在了?

可是这是一种悖论,五条悟不会对普通人动手的,早就说了,比起术师和咒灵 ,他更喜欢安安稳稳的日常。

“所以突然约我线下见面干什么?”五条悟拿着Pad问。

“我最近调查的高层的事情,找你聊聊。”九十九不会打手语,但是五条悟能看懂她的口型,毕竟他们认识也蛮久的了。

“有什么新的发展吗?”

“啊这个,我知道高层被渗透的很严重,毕竟一群凡人,你也没办法指望他们什么对吧,但是稍微一查就这么大篓子,着实是我意料之外。”

“你也知道我是最近这几年才把常居地变成日本的,我真的很讨厌他们,以不对等的投入来要求我。”

“所以进展是?”

“群众里有坏人~”九十九由基坏笑。

“……”五条悟沉默 ,按下一串省略号。

“那就先这样,你今天有什么任务吗?”

“有有有 ,已经发给你了,我亲爱的临时工小弟弟……”

五条悟国中时期就认识了九十九这个大冤种,九十九比他大两岁,按理说学姐学弟是没有什么可以接触的机会的,更何况是自幼就被大众列入“需要帮助的麻烦”名单的小五条悟,一脸bking的样子以及本身的残缺,同班同学都自觉避开他了。

五条悟并不会觉得孤独,学校里总是出现那么多的咒灵,五条悟很乐意陪它们游戏。所以九十九由基从看见他的第一眼起,就知道五条悟可以成为她很好的朋友。

也只能是朋友,五条君这种人做朋友自然是极好的,恋人的话,九十九小姐可不喜欢年下。

“不过,夏油对你真的真很感兴趣,我发现在他调了不少关于你的资料。”

“不过没问题的,那些材料我都过手了,他看不出来什么的。”

“真的谢谢了啊”

虽然是冰冷的文字,但是搭配五条悟那张冰冷冷的漂亮脸蛋,九十九由基莫名的心情愉悦。

五条悟是个很优秀的家伙,没有让他进入咒术界一直也带有一部分九十九由基的坚持。五条悟对咒术界有恶意很好,毕竟他对咒术界的不少负面认知都来源于九十九。不过九十九由基也不觉得自己在欺骗什么,曾经身为星浆体的她,曾经差点为了这个肮脏人类和咒灵而献出自己的她,怎么会眼睁睁地再次看着咒术界那群花言巧语的老橘子们来无下限的诱拐笨蛋小猫呢。

五条悟曾经救了她,或者说,那时还。年纪尚小的六眼给了她一次自救的机会,不管是有心无心,九十九都非常地,非常地希望五条悟别如同曾经的自己一般,死心塌地的相信奉献和死亡能为全体人类换来什么。

死亡只是死亡,不要找什么理由来美化那些没有意义的死亡。

(五咪拿Pad这个动作参考了无头妖精塞尔提酱,试水长篇,不打算写后面了

12 Likes

不打算写后面了:broken_heart::broken_heart:

oh,no。。。这么好的题材,没有后篇了!!!(尖叫

啊啊啊啊啊,还以为会有大长篇呢

长篇超级难写,很努力了结果还是ooc爆表:sob:

不打算写后面了 (重复) :innocent:

人物性格随着故事设定的不同而改变很正常啊!作为读的人不觉得ooc! 觉得好棒:heart: 描写到的细节伏笔都超级吸引人,不由得去猜想会有什么隐情或发展:heart::heart::heart:

没有的!写的相当可爱!!

:heart:谢谢喜欢w

老师,不准备写了(╥_╥)(╥_╥)(╥_╥)(╥_╥)崩溃大哭,老师再考虑考虑吧(╥_╥)(╥_╥)非常好看的啊,老师 老师(嚎叫)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在wb上看了一次过后,看见论坛上也有,以为有后续了,结果再看了一遍看到最后发现只有几个冰冷的字在等着我:没有后续了,没有后续了没有后续了,没有后续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没有了,好难过呜呜呜呜呜呜呜,老师写的这么好,真的真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期待后续啊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么香的饭超级难吃到的

我会试试继续写下去的,这篇真的会很长很长:pleading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