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猫咪也会求神拜佛吗?

梗源bilibili一个猫猫在道馆蒲团上喵喵叫的视频

夏油杰今早起床时忘记把自己的猫抱到屋外了。他的猫喜欢晒太阳,夏油杰猜这是因为太阳的温暖能让猫咪分辨现在是黑夜还是白天。

猫是在夏油杰刚到山上的寺里小住时就一直跟着他的。起初,他看这猫通体雪白,还戴了一幅小小的圆墨镜,模样甚为讨喜,给他一种哪户人家精心养的名贵猫猫走丢了的感觉。作为一位善良正直的热血大学生,夏油杰发誓要送小猫回家。他给猫拍视频、拍照,发在ins上、推特上,希望通过网络来寻找失主,还在下山时询问当地居民也没有见过这只猫。夏油杰把能做的都做了,结果除了在网络上引起关于猫猫好可爱好漂亮、圆墨镜在哪里买的热议之外,没有任何关于失主的线索。

夏油杰不免对这只小猫更加怜爱:这么漂亮又可爱的猫,谁会舍得丢弃它呢?

夏油杰还是不死心,决定去山顶找住持。不知为何,他见了这住持总是心生异样,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去找这位在寺里待了很多年的住持。

寺里的住持,据说在这里待了有快四十年了,但并非是真正的出家人。他一头长发留到了大腿,只是上了年纪,满头皆白。住持右臂残缺,听说是年轻时惹怒了后辈受的伤。

夏油杰想,真是凶残啊……

只是夏油杰注意到过,虽然过去了几十年,住持敲木鱼的左手仍然不利索,好像这么久了也忘不掉疼痛一般。

住持当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夏油杰身后的猫身上,听见夏油杰的问题,他也不看夏油杰,只是慢慢地说,这是你的猫。

肯定句,夏油杰敢肯定这就是肯定句。他还想多问几句,住持却直接转身走进了佛像背后的黑暗里。

猫也往前走了两步,又停下了,随后一阵风从它身边吹过——夏油杰竟想只身走入那黑暗中去。

猫炸了毛,咬住夏油杰的裤腿,发出呜呜声,爪子也想抓上去。夏油杰能感觉得到,猫是很用力的,非常用力,也许是想穿透裤管直接刺进他的小腿上,奈何前主人养得太好,猫的爪子一点也不锋利。

夏油杰离那黑暗不过半步之遥,还是停下来将猫抱进怀里,转身下山了。

那之后猫便一直跟着他。夏油杰下山买猫粮,它就停在喜久福门口喵喵叫,不得已夏油杰给它买了喜久福;夏油杰在山下的寺庙诵经念佛,它就贴在夏油杰腿边那也不去,安安静静的,勾得夏油杰静不下心,多次诵经时偷偷撸猫;夜里,夏油杰上床睡觉,它也不去猫窝,就要钻进夏油杰怀里,夏油杰再一次妥协,和猫一起入睡。

很奇怪,从来没有养过动物,甚至觉得平时身边人太多得夏油杰一点也不觉得小猫黏人,反倒很受用。

某一天山里下了大雨。夏天就是这样,下雨毫不犹豫,不给人任何反应的机会。夏油杰是倒霉蛋之一,他没有带伞。其实他觉得自己淋着了无所谓,小猫跟着他不要淋得湿漉漉才好。

夏油杰抱着猫回到山腰的住处,觉得淋了雨该洗澡。他没发现猫身上干干净净,半滴雨没淋。夏油杰摘了它的小墨镜,才发现它有一双黯淡的蓝色眼睛——它看不见。

夏油杰忽然很伤心,非常伤心。伤心到想把心脏挖出来给它看,或者就地死掉,让猫吃掉他的尸体,这样他们也算融为一体,不会再有隔阂,也不会再分离。他们心贴着心,猫也不会再被人骗到。

夏油杰双眼通红,没有流泪,他的眼泪早已断绝。他跪在地上,猫躺在床边,被他抱在怀里。它的尾巴比羽毛更柔软,一下一下拂过夏油杰的脸颊。

那天终究是没有洗澡,夏油杰也没有洗澡。可其实他们根本没有淋到雨。

昨天夜里夏油杰赶作业,猫也没有睡,一直陪着他熬到半夜。今早夏油杰迷迷瞪瞪地起床,由于睡眠不足出门没带钥匙也没把猫抱出去。坐上去市里的车时夏油杰才想起这事来。

不过,夏油杰想,我的猫真的很机灵,窗子我也没锁,它想晒太阳会自己出去的吧?

等到下午夏油杰回到山腰时,才发现猫不见了。

他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在屋里找不到猫的那一刻,夏油杰感受到熟悉的窒息感,他的右手不断痉挛,好像曾经用这只手扼住过自己的咽喉。他觉得有些愤怒,但不是对猫,是对自己,他只能认得出指向自己的情绪。

夏油杰觉得,自己不该一走了之。

日落半山,夏油杰奔向山顶住持的住处。他狂奔过九百九十九级阶梯,这些阶梯每一步都高得超常,宽得漫长。终于,他精疲力竭,又来到住持消失的山顶。

夏油杰拖着步子跨过高搭的门槛,抬头看见猫坐在住持曾经跪过的蒲团上,静静的,不言语,好似已经这般青灯古佛地度过了许多岁月。

夏油杰才发现那台上的哪是什么佛像,分明是一个浑身赤裸,双腿盘坐,结摩利支天印的白发男子,双目紧闭,腰上有一圈鲜红的狰狞疤痕。

夏油杰不知是对谁讲话,轻轻道——

悟。

“五条老师!五条老师!”门外是钉崎野蔷薇不耐烦地敲门声,“就算你和死刑犯先生久别重逢干柴烈火,也不能放着大家不管吧!”

“老师!被劫持了吗!”是虎杖悠仁。

“要不我们下午再来吧,七海前辈觉得呢?”伏黑惠对身边的七海健人道。

七海健人表示同意,带着三人走了。

五条悟靠在床头,对着夏油杰笑:“杰,我梦到我变成猫一直跟着你诶。”

夏油杰像是没反应过来,五条悟凑到他面前:“你梦到我了吧?我听见你叫我名字了。”

“悟……”夏油杰的手抚摸着五条悟的侧脸。

“就算是梦也要如实跟我说,杰不许再对我有任何隐瞒。”

“嗯……梦到你变成猫了。”

“哈?做梦也是可以联机的啊……是一只瞎了的猫?”

“嗯。”

“我明明只是瞎了一只眼睛而已……真是的……”

ps:设定是小悟被腰斩之后付出了一只眼睛的代价才重新返回战场 其实本来想设定两只眼睛都瞎的 跟猫猫一样

私设日下部笃也及时赶到没有在外面磨蹭摸鱼 于是拦住了七海 七海和野蔷薇都被硝子救下来了

摩利支天印就是无量空处的完整结印

小夏在做梦 所以夏天暴雨住在山上 住持就是小夏自己 我想着如果小夏没有咒力 不是热血大学生也是善良正直嘛 但既然是做梦多奇怪也没有关系吧!梦算是恶梦了吧 对小夏来讲 梦到爱人变成无悲无喜的佛像什么的……

8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