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复活那个五条悟

复活杰&咒灵五
summary:夏油杰想要复活的五条悟
原著设定
无脑he预警
以及疯疯癫癫的我们
人外感么(?

“小杰,要不要做呢,要不要呢,取消掉这个难吃的,然后你来吃我这个好吃的怎么样呢……”精神状态堪忧的少年脑袋朝地,胳膊无力的搭在床沿,半边身子看起来马上就要从床上掉下来来了。

被称作夏油杰的男孩连忙把白发少年拉了起来。

夏油杰:“不要闹,妈妈。”
为什么,黑发小孩他的确在喊一个男性妈妈。

是的,留着奇怪刘海披着中长黑发的男孩半眯着眼睛,很天真的管少年叫着“妈妈”。

嘿嘿,是否应该换一个更加尊敬的称呼呢,比如“妈妈大人”,或者“母亲”“母亲大人”之类的。

可是白发少年却是不讲理的,他爬起来半坐着,伸出那双苍白、骨节分明的手,指着床对面的桌子上的电脑,屏幕里面正在播放着恐怖电影,是丧尸片诶,丧尸会比咒灵可怕吗,五条悟不知道,夏油杰也不知道。

咒灵也没有很可怕吧,但是它们也真的好丑,比丧尸僵尸什么的都丑陋好多倍。

“不要叫妈咪,因为我没有奶*应该叫猫咪,猫咪老师,杰酱,猫咪老师哦,超级爱的,杰:heart::heart:

“嗯,猫咪,抱抱。”夏油杰闭上眼睛说,然后他就可以感觉到那种湿热的感受,很温暖,很潮湿,是黏腻的香味,是糖果吗,感觉像是柑橘口味的,跟以前用的空气清洗剂重合了呢。

“抱抱。”声音是直接在脑子里响起的,不是通过耳朵,不是确切的物质,但是足够清晰易懂。

“很喜欢悟的 ,无论是猫咪还是悟,还是女人,亦或者是男人,都会很喜欢悟的。”

“嘘,现在是兔子小姐。”
“悟,抱抱。”
“兔子抱抱。”
“不对,是悟,不是兔子的。”
“兔子很疼……狐狸的眼睛,杰,不对,不对……奇怪”
“抱抱,拍拍肩可以吗,我们抱抱。”
“不对,不要抱抱:broken_heart:很疼”
“不疼了,我们不疼的,抱抱。”
“兔子,不行,不行……”
五条悟怪异地暂停了一会儿,夏油杰不着急 ,谈恋爱也好,最爱也好,都是要讲究过程的 ,慢工出细活的。

夏油杰不想睁开眼睛,尽管他知道五条悟就在他的身边,非常之近的距离,他们的身体紧紧的贴合在一起,以至于进入这个房间的人绝对会被眼前的事物吓死。

你能说那是怪物吗,因为荒诞中多少掺杂了点夏油杰仅有的美感,灵魂的形状是怎么样的,他不可能知道,他只知道五条悟应该是什么形状,是猫咪吗,还是长大成人后的那个隐形老妈妈教师呢,无所谓吧,五条悟就是五条悟,这种事情自己并不能做决定。

但是现在需要他的想法,孩子被妈妈生出来,是需要受精的过程 ,灵魂与肉体,以及那个无法明白的世界,现在需要的是,夏油杰对五条悟的理解,假如眼睛外面的那个,身边的这个,真的是五条悟的话。

五条悟的诞生应该是存在的,幼年的经历,成长的挫折都是独特的,死亡也是独特的,无论是一次还是两次,无论多少次,五条悟不会死,只是短暂的离开了我们一会儿,就像是夏油杰所熟知的自己一样。

没有愿意做就在原地徘徊的蠢蛋,夏油杰当然不愿意,他并没有参考谁的意见,从他回来的那刻起,他就再次成为了独立的存在,是完全的不可掌控因素。恶臭的老橘子想要困住一个疯子,可是他们还没有动手,疯子就把自己关进了不准其他人进入的牢笼。

术式就是世界,那么仅有的,这个捏造的东西究竟是五条悟的残留,还是说,只是夏油杰的想象呢。

但夏油杰已经说了,那就是五条悟,马上就是了,马上…

家入硝子看着眼前的不过十五六岁的瘦弱男孩,忍不住嗤笑,因为肉体缝缝补补只能凑出少年的骨架形状,所以也就脑子是二十七岁的,身体是还要多加成长的。

女医生让小鬼多喝牛奶,别哪天把自己累死了。

女医生又说那些人在给五条过头七,他们好像觉得五条真的不会回来了。

夏油杰听后也没有干什么,只是翻翻掏掏地找出了另一个死人的遗物,随便翻出一个特级咒具就走了 。

不知道孩子们是真打不过还是假的打不过,乙骨忧太的确是拎了几个学生来一起找家入硝子治疗。乙骨忧太自己也有反转术式,但是做不到家入那样的治疗效果,到底术业有专攻。

“说不定五条真的只是出去了一会儿……”家入硝子询问乙骨忧太说,“要是成功了呢,你还可以求求他 ,你不是也有喜欢的人吗,你的未婚妻?”

“可是已经很久了 ,家入小姐。”乙骨摩挲着掌心的戒指,他并没有时时刻刻带着,有时候也愿意摘下来贴贴一下。

冰冷的首饰能代表什么呢?乙骨忧太想,难道是来降解自己这一颗炽热的心么。咒术师都是疯子,如果真的能成功,如果的话,乙骨忧太愿意相信没有。为什么会这样觉得,是懦弱的接受这个死亡的现实吗,可是拥抱死亡不算勇敢吗,乙骨忧太不想像那个家伙一样陷入无尽的死循环。现在他是最强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干,包括五条老师托付下来的很多事情,嗯,是五条老师的任务。

对此,家入硝子只是笑笑,她就是觉得夏油杰也挺惨的,夏油杰当初死的时候好歹留了自己一具还算完整尸体给五条悟,五条悟呢,五条悟做的才够绝,除开那点惨烈的直播回放,他真是一点没有留给朋友们。

没有尸体,没有遗物,没有什么遗言,从狱门疆里出来后,他处理了很多东西,包括这个世界上关于五条悟的其他相关。好像他干了那么多,只是为了从这个世界上轻松地抹除名为“五条悟”的存在。孤身的离开,就像是婴儿时期的出生的一样,不需要去选择什么无聊的东西,孑然一身便好。

那时候,五条悟还告诉家入硝子,如果他真的,他说,如果真的牺牲了,请一定要忘记他,朋友之间可不能乱诅咒,那样会破坏朋友关系。

不要诅咒,遗忘就是我和硝子,我们彼此间最棒的践行了。

如果可以,请全部忘记,因为那时候起,他大概就做好了同归于尽的打算了。没有告诉任何人,还轻松地说着“会赢”,实际上他走上的是一条万事俱备的“死路”。

就像下无聊的五子棋一样,除非棋盘无限延伸,不然输赢总会出来,就算掀了棋盘,游戏会重新开始,还是要出现一个谁打赢了谁最后死了的最终结局。真正平局是什么,只能杀死对手了,棋盘上压着赌注,所以为了杀死对手,一切便要全部抛出。

可五条悟究竟是怎么想的,没人知道,夏油杰不知道,家入硝子也不会知道。

死人的心思你别猜,但是最好奇的夏油杰打算好好问问,他的确不是善于表达的人,但是他会发问,他总是要想很多,想问很多的,很多的那种问题,没有答案的循环。

术式,灵魂 ,世界,还有你。

如果我可以回来,你是否想过我会回来。

夏油杰感受着肌肤相贴之间残留的温热,希望这不是幻想。

可是不对啊。

“抱抱,哪里不对呢, 杰?”

因为悟的体温是偏高的,他好像天生就是那么让人温暖,全身唯一的寒意也就那双眼睛里的海洋蓝吧,可是当笑容浮起的时候,里面的灿烂真的非常刺眼,非常非常的……所以只是妄想吗,夏油杰又不知道。

他相信的,他否认的,不可理喻的负面情绪开始蔓延,心情像是在崩溃的边缘徘徊。

“抱抱……”五条悟的声音再度响起。
“很疼么,抱抱,拍拍……”
“悟,可以松开吗?”
“抱抱……”
“你那个时候疼吗?”
“拍拍你。”
“悟……”
“抱抱……”

如果那个时候,那个,那个苦夏的时候,是以拥抱而不是争吵为结束,如果说他晚死一年,来得及给他拍拍肩膀,如果他真的来得及,如果他没有那么坚信……没有坚信五条悟是最强,没有坚信他一个人就做得到,没有过分把自己剩余的理想全部压在一个笨蛋的肩膀上的话,是不是一切就不一样了呢。

可是,现在是不是太迟了啊……

眼泪掉落的时候夏油杰都不会觉得自己在哭泣,他只是知道自己做错了,至少对于五条悟,他错的离谱到了太平洋理发一样没有头脑。

眼前的“五条悟”究竟是来自幻想,还是真实,还是真实的幻想,夏油杰分不清。

哈哈,又在钻牛角尖了呢。

“真的不疼吗?”
“抱抱……”
“……”

只会重复着夏油杰灌输的机械语言,只会重复夏油杰最早的动作和心里的幻想,甚至可以改变形态来满足夏油杰的渴望。

“五条悟”把他抱的很紧,错误已经被纠正了,所以夏油杰感受到了熟悉的温度,是和当初白发少年的胸口一模一样的温度。

“这个样子吗?”夏油杰想。

所以只是来自有意吗?

“不是啊,再给我一点机会吧,既然我都回来了,你没有理由走啊,我都回高专了……”

五条悟松开“手”的时候,夏油杰睁开了眼睛,眼前那双澄澈无比的蓝色瞳孔正在注视着他,还是相同的语句:“我们,抱抱。”

因为词汇在不断增添,而且是随机的增添,夏油杰不知道这是巧合的进化还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安慰,无论那种,他还是相信五条悟正在慢慢的“活”过来。

传言六眼可以看透灵魂,夏油杰不知道怎么就有了这个想法。

夏油杰不知道六眼是不是能真的看透灵魂,他只是盲目的相信眼前的一定是五条悟的灵魂,他费了那么久时间在满目疮痍的新宿地区里找到的灵魂。

“这,这算是他留给你的遗物吗,还是只是你对乙骨的低劣模仿?”家入硝子的语气并不好,当她第一次看见五条悟以着一副懒洋洋的神情趴在少年夏油杰的肩膀上。正在重建的涉谷还是有着和一起的炽热阳光,可是三个人只有“五条悟”在笑。

“贴贴,抱抱,杰……”
家入硝子一脸质问的表情:“……”
夏油杰:“我只是在做实验。”

虽然战斗力有的不太够看,但是家入硝子依旧也算的上是优秀咒术师,她并非看不出来了,眼前的东西究竟是人,还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反正是悟。”夏油杰说。

反正,夏油杰只是说我和悟只是出来晒太阳的。

(完整篇首发乐乎,这边的话,抽空补
透露:是五的灵魂,只是目前还在自我修复,后面会重新恢复自我意识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