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玫瑰

summary:夏油杰想听五条悟说出安全词。
预警:双性,适当性虐。

 — 你还记得安全词吗。
 — 不记得了。
13 Likes

夏油杰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暴虐起来。

当五条悟缠着绷带出现在他卧房中时,他刚将房间的炉火生起来。五条悟身上的寒气嗅起来尖锐,将他堪堪织好的温和表象刺破。毫无意义的寒暄与拌嘴后是心照不宣的床事。纵使两人观念分道扬镳,可身体却仍然契合。他是五条悟独一无二的按摩棒,正如五条悟是他不可替代的飞机杯——夏油杰是这么想的,他甚至为此有些窃喜。最强没了他固然是能活的,但是活得不会像以往那般快活。换而言之,最起码在现在的五条悟心里,没人能代替夏油杰的位置。

直到他看见五条悟舌尖上绽放的那一簇蓝玫瑰。

那是一簇极美的花,刀割针刺痕迹与留下的蓝色汁液在艳红的舌尖氤氲,狂妄地纠缠交错成一丛荆棘与蓝玫瑰的恋歌。夏油杰觉得自己的脖子像是被扼住,盯着这丛玫瑰半晌不出声。五条悟此刻已经脱得不剩几件,在严冬里即使有火炉也觉出一丝冷来,又看夏油杰依旧那副僧人禁欲模样,袈裟衣带都没解开,不免有些不爽。他收回舌尖来想问夏油杰是不是阳痿却被对方的审问打断。
“你自己做的?”

谁透过无下限碰你了?

“三个月前涩谷做完任务看见有家店就去纹了。怎么,好看?”

“怎么做的?”

“吐着舌头让纹身师用针在上面画啊。”

夏油杰皱起眉。这意味着有除他以外的人成为无下限的宽容对象,触碰了五条悟只给他窥视过的地方。他抬起手,捏着舌尖的玫瑰半晌不出声。指腹滑过舌尖颗粒,又用力摧残蓝色的花瓣。五条悟不悦,方欲挣脱便被夏油杰吻了上来。他们已经很久没像这样以一个吻开场,多是在情动难以自持的时候才递出唇与对方分享一个狠厉又痛苦的吻。他们叼着彼此的舌与唇啃咬或舔舐,直到双方都吃痛停下为止。但是今天的夏油杰格外温柔,舌尖扫过牙床轻轻勾起五条悟的舌,仿佛他是舞池中戴着假面的罗密欧,要牵起五条悟的手共舞。五条悟被这少见的温情迷惑,有意无意地回应了他的邀请。温热的手搭在了一起,下一秒舞会就要开场,他们理应痛快地共舞,纠缠交错而彼此相依。

罗密欧脸上的假面就是在此刻碎裂的。假面后是仇敌的脸。
夏油杰一口咬上五条悟的舌尖,毫不留情,直到口中血腥味浓浓,蓝玫瑰受伤,花瓣上的晨露变成了大大小小的血珠。夏油杰还在回味玫瑰的血,五条悟一把推开他,蹙着眉爬过榻榻米去看对面镜中自己的舌头。然后他垂眸,片刻后鲜血和伤口消失,只留下了依旧锋锐的蓝玫瑰。

“悟的纹身很漂亮。”身后传来夏油杰的干笑,他把手搭在五条悟的腰窝上,顺着脊骨慢慢滑到尾椎。小麦色的手指与白皙皮肤映衬竟让人品出了意料之外的色情感。始作俑者似乎完全没有谢罪的诚意,手掌轻拍五条悟的腰窝示意他转过来。五条悟不耐烦扭身,结果刚一张嘴便又被诅咒师捏住了舌头。

“我说啊……你到底是有多喜欢我的新纹身?”五条悟含含糊糊出言,刻意挑衅般忽视了夏油杰暴虐的真正原因。这次他没再任由夏油杰摆弄,而是彻底打开口腔一副欢迎光临的模样,舌缓缓缠上对方手指舔得满指湿滑。

“像你讨厌我那样喜欢。”

夏油杰回答得滴水不漏,让人难以捉摸其暧昧态度。这也不能全怪夏油杰,明明五条悟就对其态度就是如此暧昧,他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五条悟被他噎住,半晌不说话,专心舔弄那两根手指。手指很快变得湿漉漉,夏油杰恶劣地摁了摁他舌根换来对方的一声干呕、泛红的眼尾和一记白眼。接下来这两根手指就从五条悟上面的嘴转移到下面的嘴里,夏油杰捻着阴蒂抚慰他,试图让嘴硬的家伙松开些。五条悟颇为舒服地哼哼出声,他很少在夏油杰面前掩饰情欲,少年时如此,成年后亦如此。毕竟少年时面对的是心尖尖上的恋人,叫出来给他听是理所应当;成年后的这位则是按摩棒了,更不必掩饰。阴蒂慢慢变红充血,缺乏色素的身体此时像插上了一朵艳丽荼靡的花。然后夏油杰就用手指去插他窄小的逼,指腹抵着穴口磨蹭两下就插进去,戳弄着内壁软肉要他放松些。好在五条悟的身体有个人比他本人更了解,夏油杰轻车熟路找到他敏感点,干涩的地方很快湿润起来,很快手指就进来了第二根第三根。五条悟有些吃痛地哼哼,但还是躺着任他动作。夏油杰有点着迷地盯着神子的小腹和私处稀疏的毛发,抽出手将指尖的水抹在他小腹上。

痛。还是好痛。被夏油杰进入时他迷迷糊糊地想。即使他们做了一千遍一万遍爱这个小口也撑不开。这个畸形的穴是神子的代价,而现在的神子正在接受更痛苦的洗礼。肉刃抵着穴,堪堪进去一个龟头五条悟都受不了,抓着床单几乎要揉皱。夏油杰想让他放松些,放缓了速度去安抚他,但是痛感几乎占据了压倒性优势,他只觉得下面撑得难受。夏油杰放缓了攻势去啃咬乳尖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手指不停地弹拨阴蒂期待这些快感能让五条悟放松。窄小的肉环箍在冠头处,夏油杰眼睛都快憋红了,咬得死紧的穴口让他的性器也觉得钝痛。他引导身下的最强放松些、再放松些,同时又不合时宜地想他或许是唯一能引导五条悟的人了——即使只是在床笫之间。再痛苦再难受五条悟也不得不去容纳他,毕竟这是他自找的。

27 Likes

半晌后两人下身终于严丝合缝地连在一起,穴被撑得发白,五条悟则侧首皱着眉,额前软发也被冷汗打湿。小腹的酸胀感让他不适,加上夏油杰那根粗长到有些吓人的阴茎抵着宫口,再稍稍用力就能顶进去。他躺在床上低喘平复身体的不适,却被夏油杰握在腰上的手弄得慌乱了。夏油杰似乎并不想给他休息的时间,他握住五条悟的窄腰将人抱起来呈传教士体位继续做爱,而方才堪堪顶在宫口处的龟头因为姿势进得更深,他几乎感受到冠头上的青筋磨蹭着宫口。这太超过了,五条悟猛地瞪圆眼睛,像一只受惊的猫。但是他的穴、夏油杰的专属几把套子很快适应了,并且愉悦地吐出水来。五条悟还没来的及挣扎,阴茎就破开宫口直直顶了进去。

“呃、不……杰、等一下、等……呃!”

如浪潮般汹涌的快感淹没了蓝玫瑰,五条悟翻着白眼吐出一截红舌。温热的水液浇湿了夏油杰的小腹,教主大人似乎心情好转,低头含住那截舌尖,声音蕴藏着情欲和危险,对在他怀里被玷污的神子进行拷问。

“悟在纹身的时候也像小狗一样把舌头吐出来吗?纹身师工作的时候你会不会流口水?还是说戴了口水兜吗。”

真是令人愤怒,他的神子居然对着猴子解开无下限,还吐出艳红的舌剖开内里给他看。光是想到这一点夏油杰就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他会去找到那个倒霉又胆大包天的猴子,不过不是现在。

现在的他还有更要紧的事——他要惩罚不听话的神子。

阴茎毫不怜惜地抵着宫口操开,过于激烈的快感让五条悟忍不住蜷缩起脚趾。痛感并未消退,他下身仍然饱涨得难受,只是这份不适感似乎平添了刺激。五条悟不愧是五条悟,即使跟夏油杰分开那么久仍然能精准地惹毛夏油杰,像他每次的茈一样正中靶心。

被这样粗暴地对待,五条悟在巨大的快感与浪叫出声之下藏了恶劣的微笑。夏油杰咬着他的乳尖一次次把阴茎顶进窄小的入口,五条悟忍不住低头细细地品味夏油杰的表情,窥探那副佛祖外壳下到底是什么模样。教主大人正蹙眉半眯着眼,眉眼里是隐忍的不悦和欲望。一层薄汗因为过度的快感蒙在前额,唇上还有方才咬他时留下的星点血迹。凸出的喉结上下滑动,五条悟有些痴迷于夏油杰肉体散发的魅力,低下头去咬那块软骨组织,却因为抽在后臀的巴掌本能地又收紧了穴。硕大得超乎常人的深色性器在黏糊糊湿答答的浅色穴口里进进出出,五条悟两条腿像白蛇一样缠着夏油杰的腰,被顶得哼哼唧唧浪叫出声。子宫口随着抽插被撑开又合拢,夏油杰坏心眼地整根拔出,方才还被填满的穴突然变得空虚,五条悟有些迷茫地去看夏油杰,像是被抢走玩具的猫。然后他就又被整根性器插到底,肉环被撑开的一瞬间五条悟仰着头尖叫出声,水一股股吹到夏油杰小腹上。高潮了两次的身体有些疲软,他大半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夏油杰身上任凭对方继续过分地欺负他的穴,凸出来的阴蒂被手指捏着玩弄,常用咒具的教主手指上磨起些茧,剐蹭着敏感肉粒让五条悟下身又是一片淫水。夏油杰抵着宫口射进去精液,抱着五条悟喘息一阵,但阴茎还留在里面完全没有拔出来的意思。五条悟完全能感觉到那玩意似乎根本没软下去,反倒更硬了一圈。在每次做爱中都被他们忽略的五条悟的阴茎这次好像得到注意,咒灵操使唤出只黏糊糊的咒灵来拟成飞机杯态裹住他已经滑精的性器,但尿孔却还露在外面,显然夏油杰还想往里面插点什么。咒灵得到指示开始工作,女穴被操得一塌糊涂的五条悟几乎是惨叫出声——前后夹击的快感让他快要疯了,但是接下来夏油杰的技俩更让他几近崩溃。他从床头柜摸出一根纤细的、螺旋状的尿道棒,插进了五条悟的尿孔里。

五条悟那一瞬间就失禁了,前面的尿孔被堵住,女穴那里的小孔淅淅沥沥地漏着一小股尿液。夏油杰抱着五条悟转了个圈,让他背对着靠在自己怀里。刚才的尿还没漏完,五条悟就因为阴茎抵着穴心旋转的快感又吹了一股水。夏油杰调笑意味地拍了拍对方大腿,满手黏腻的水液。

82 Likes

特别好吃:innocent::innocent:

1 Like

感谢喜欢グッ!(๑•̀ㅂ•́)و✧

:yum::yum::yum::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

:imp::imp::imp:

好香的饭!我吃
这篇还会有后续吗

会的!还没写完:blush:

1 Like

我靠,蹲一个,好吃的饭!!!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期待,蹲蹲:heart_eyes::heart_eyes::heart_eyes:

我蹲蹲

夏油是特别阴湿的一款1…… :hot_face:请狠狠超猫条……

2 Likes

怎么骚成这样呢,悟。”

他的蓝玫瑰,他的雅辛托斯,此刻正翻着白眼含着他的阴茎高潮失禁。五条悟眼前几乎连咒力流动都看不到了,快感带来的白光持续占领六眼的视野。他躺在湿乎乎的一滩体液里,喘息都变得微弱,宝石般剔透的瞳孔也涣散,大脑除了过分的快乐什么都感受不到,几乎要怀疑自己被波涛汹涌的快感剥夺了所有能力,只能被动接受折磨。片刻后意识慢慢回笼,却不是因为新一轮的快感,而是夏油杰急切的呼唤。

“悟……悟!”

五条悟好半天才理解这三个音节是在叫他,本能捏了一下夏油杰牵着他的手指。眼前逐渐清明,他断断续续发出一声“杰”表明自己还好。夏油杰握着他的手,眼神探寻一般在人身上游走,好像是要确认他是否真的没事,过了好半晌才恢复轻浮模样。

“悟记得安全词吧。”

受不了的话为什么不说?

五条悟闭着眼睛顾左右而言他。

“你还硬着吧,为什么不继续?”

不知道夏油杰眼底掠过的那一抹无法读清的情绪是不是错觉,五条悟再看时对方已经只剩下狠戾。方才的暂停已经是夏油杰的仁慈之举,刚刚紧握着他手指的掌心现在按着他的小腹。被顶出一个轮廓的位置稍微按一下就要命,另一只手捏着尿道棒慢慢往边转边往进插。阴茎上的咒灵还在孜孜不倦地工作,五条悟根本不记得自己是第几次高潮了,好像下身的水吹得都没停过。夏油杰看他浑身都是体液怕他脱水,好心含了几口茶水嘴对着嘴给他喂进去,但是五条悟很快就明白夏油杰没有这么好心,因为吸附在阴茎上的咒灵分出一条触手,开始侵犯他女穴那边的尿孔。这下好了,前面的三个洞全被堵住,夏油杰还美其名曰怕悟乱吹乱尿太多导致脱水,语毕握着他被咒灵包裹的阴茎狠狠套弄了几下,同时女穴里的阴茎又开始大开大合地抽送。五条悟几乎要被这滔天的快感弄疯掉,偏偏女穴还死咬着那根几把不放。他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病了,明明早已和对方分道扬镳却依旧保持着荒唐的肉体关系,明明自己已经受不了了却还是铁了心地要故意逗夏油杰生气,然后再被操得死去活来。体内的水分出不去,他掉的眼泪就格外多,嗓子里的叫床声和呜咽声混在一起,分不清是爽过头了还是真的委屈。但没办法,这是他自找的。
夏油杰对着在他怀里挣扎着掉眼泪的五条悟沉默了几秒。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五条悟受不了了,小男友十六岁就被他亲手开了苞,当时两根手指伸进去都艰难,要哄好半天才肯吃下一整根。大少爷抱着他哼哼唧唧半天,眼泪鼻涕糊了满脸,他后背上全是猫抓痕。两个人在床上滚了快十年,五条悟也没被操得多松软,每次进去的时候依旧会痛,但是猫不会再要他哄了。五条悟手指甲剪得干净整齐,他也当不成猫抓板。他们的安全词创建出来就像笑话,年少时做着做着就不自觉说出口,把彼此吓一跳以后才发现不是要停下,只是心里太欢喜;成年后五条悟不管被他怎样折磨都不肯说,就像现在,宁愿躲在他怀里掉眼泪也不肯说。夏油杰突然释怀地笑了,他低下头,发丝垂下来扫过五条悟的脸颊。怨不得佛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像他和五条悟这样的爱恨纠缠因果交织的关系,怕是千年都不够。夏油杰自始自终不肯对五条悟张嘴,不要五条悟来救他,宁愿看着那对苍天之瞳因他而布满阴霾也狠下心扭头去背负属于自己的罪孽。而五条悟呢,自始自终不肯说那句安全词,宁愿自己被玩得一塌糊涂,身体都被开发到极限也不肯说,咬紧牙关不肯说。

五条悟在快感里宛若小舟浮浮沉沉,感受到夏油杰的动作慢下来了些,发丝落在他脸上的触感痒痒的。他睁开眼睛,对上夏油杰的脸。这时候他倒是像一个真正的佛祖了,垂目敛眉面上看不出悲喜。佛祖怜惜神子一般伸手拨开他前额被汗打湿的碎发,另手按在后颈迫使五条悟低下头,然后在他颤动的睫上落了一个轻轻的吻。

他说:对不起,悟。

五条悟突然觉得委屈。凭什么啊,从小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最强咒术师,情绪居然在被一个假和尚摆弄。他差一点就要丢脸地哭出来了,好在夏油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他的抽泣与眼泪统统被视为生理反应。尿道棒被抽走时五条悟也没能如愿射出多少东西,白色粘稠的液体从尿孔一点点流出,这才后知后觉自己滑精了。夏油杰抱着他发出几不可闻的叹息,凑上去又衔住他的唇去吻那簇蓝玫瑰。算了吧、算了吧。五条悟自暴自弃地回吻他,把说不出来的情绪像诅咒一样送进对方嘴里。咒灵悄无声息地停止了工作,他的阴茎也暂时无法勃起了,只能可怜兮兮地吐着清液。现在唯一让他有实感的是体内那根几把,好像神子对这个世界的联系已经被尽数切断,只剩下被亵渎的这一处让他感觉自己还活着。五条悟闭上眼,伸手去抱夏油杰。他感觉到夏油杰又射在里面,小腹被精液灌满微微鼓起些弧度。这场如上刑般折磨的性事终于结束,五条悟撑着想起来却被抱得更紧。他一下子就猜出来对方想要做什么,本能地挣扎起来却被顶得更深。

“不行、杰、已经满了——”

始作俑者却抱歉地朝他笑笑,不算尖锐的齿叼住他的耳朵。

“抱歉,悟。”

夏油杰尿在了他里面。

……这下真的变成肉便器了。五条悟瘫在床上,下身全是乱七八糟的液体。女穴也被操得乱七八糟,就算用了反转术式大概也要肿两天。他大脑空空地躺着,什么都没说。夏油杰有点心虚,他以为五条悟会起来跟他再打一架,但事实上对方只是安安静静地躺在那一滩体液上,红肿不堪的女穴还在慢慢往外淌他射进去的东西,而这正是他的杰作。然后五悟慢慢站起身,抓了条浴袍晃晃悠悠向浴室走,乱七八糟的体液就顺着大腿根流下来。

“需要帮忙吗?”

“……”

夏油杰看着五条悟一言不发拉上门,回身从榻边袈裟内掏出烟和打火机。他背手行至门前廊下,手指顶开火机盖发出清脆声响,轻旋开关盯着那从蓝莹莹的火苗愣怔片刻还是点了烟。月光洒在他膝上,透亮而澄澈。
片刻后五条悟推开门,原本堪称惨烈的身体此刻光洁如新,精神也振作不少。夏油杰回身看他,对方已经把那些被体液弄的乱七八糟的床单被褥推到一边,钻进他们做爱之前就铺好的另一床被褥里。月光弯弯折折绕过夏油杰从屋外倾泻到五条悟身上,裸露在外的双足泛着柔和的光,平时总是箍起来的发此时也褪去锐利,浸着月光散在鬓边。五条悟的脸半掩藏在被子里看不真切,隐隐约约能窥见那一点蓝。夏油杰吐了一口烟圈,起身抖落烟灰打算回去睡觉。

“我爱你。”

五条悟半张脸蒙在棉被里,只有眼睛露在外面,在幽暗环境里甚至在发淡淡的光。夏油杰动作未停,但是前者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因为手指的颤抖而在手背上留下的烟疤。他灭了烟回到屋里拉上房门,深深看了被窝里的五条悟一眼,叹了口气钻进去。

“我知道了。”

这是他们倒数第二次见面。

36 Likes

安全词是我爱你应该能看出来吧ww……

2 Likes

咪还有后续嘛 为什么说是倒数第二次见面……:sob:难道到最后杰还是会被悟杀死吗:sob:

1 Like

没有后续了(!)不过我可能会写个番外啥的……我忘记标了,这个是百鬼夜行前夏五最后一次见面,悟已经发现杰要搞事了所以到时候他不得不杀掉他,这也是悟最后说了安全词的原因……

9 Likes

:sob:

妈咪这太香了。。。我上来就是一顿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