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关于我对你的第一句话和最后一句话(完)

灵魂伴侣梗:「你手臂上浮现的话语是你的灵魂伴侣见到你时说的第一句话」

夏油杰手臂上的那句话是:“你他妈是谁啊?”
这真是绝对显眼的一句话。

warning:两人视角。虚构了夏的童年生活、两人的初遇。
补:有一点dk自慰,所以标了r18


01
夏油杰就和所有正常出生的小孩一样有过期待自己灵魂伴侣的时刻。

他有着彼此爱慕的父母。他们手臂上的文字构成家庭上完美的圆。“一对千载难逢的灵魂伴侣夫妻”。人们是这么描绘的。

学校的老师做出官方的教导:“灵魂伴侣是你生活中、精神上无比契合的伴侣”;关系亲密的女生们窃窃私语,悄悄分享彼此手臂上的印记。

灵魂伴侣留下的话是所有人安静的秘密。少男少女们都没有找到自己的灵魂伴侣,于是那句话就别小心地隐藏起来,以防有谁看到了——无论是因为恶作剧还是真实的渴望,把那句话诵读出来。

夏油杰一样把自己的手臂藏得很好。他一次都没有给别人看过。


02
「你手臂上浮现的话语是你的灵魂伴侣见到你时说的第一句话。」

这是如同魔咒一般的话语。仿佛听到了这句话,人生的另一半就“啪”地一下出现在你眼前。从此你的爱情或是友情,乃至生命的意义就此被注定,无论是多么黑暗沉重的经历和多么脆弱肮脏的想法,都有了着落。

你从此不再摇摇欲坠。

——这当然是假的。
等到夏油杰长大会看新闻报纸,接受信息,就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被劫持者发现杀人狂是自己的灵魂伴侣,崩溃自尽的悲惨新闻;也有年轻的灵魂伴侣早早结婚,怨偶二十年,才发现彼此做朋友就足够好的遗憾往事。
或者,更简单的。
他们说了正确的话语,可他们并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但是年轻的夏油杰还不知道。
灵魂伴侣的话语会慢慢地在你手上浮现出来,伴随着些微的疼痛刺激。夏油杰曾经期待过每一个字的浮现过程,想象那句话是长是短。

第一个字是“你”。

“看起来会是问好哦。”妈妈说,跟他一起在阳光下看着手臂,“说不定这句话是‘你好,我叫某某某’呢,这样找到灵魂伴侣的概率也会很大吧。”

他确实因为妈妈说的那句话期待过。
睡前看一遍,醒时再看一遍,在没人的卫生间里撩起袖子偷偷看一眼。
有很长一段时间,夏油杰甚至惴惴不安过:不会是那种电影里的经典场景,主角在灵魂伴侣面前刚刚说了一句“我”,然后就被不知道哪里来的子弹击中,从此没了声息。

不会他的灵魂伴侣印记只有一个字吧?

妈妈听了大笑,说:“杰很喜欢昨天晚上的电影吗?但是结尾不对啊,结尾明明是主角被救回来了嘛。”

当然记不清了。
夏油杰心想,因为看电影到最后的时候看到前排座位上的人背上突然长出来了一团恶心奇怪的东西。
只顾着看那个了,完全忘记了电影。

但是妈妈就像没有看到一样。


03
确认了父母同学朋友老师都看不到这种一瞬间在他脑子里出现的生物之后,夏油杰学会了沉默。

父母似乎因为他突如其来的幻想担心过他的精神状态。小孩子的时候总是很懵懂,还不知道爸爸妈妈晚上不睡觉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说着什么悄悄话。
夏油杰有点在意,但是偷听不到。于是只好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他把房间的窗打开,扑簌的夜风吹进来。吹到手臂上,竟然有点疼——

——啊,不是风吹得疼,是他的手。

夏油杰慌忙地在柔软的床上摸索着打开床头灯。借着那一点昏暗的灯光,他看到新的字从皮肤上纠缠扭曲着长出来。

“他”。


……
???


04
夏油杰在看到第三个字是“妈”之后决定不再给家人看自己手臂上的字。

并不是说他有多么厌恶刻在手臂上的这句话。这种隐藏是他在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

“你他妈是谁啊?”
那行字就这样大大咧咧地留在他的手臂上,字迹潦草,字形却很有书法的底子。

看起来对方是个很暴躁的人……的样子。夏油杰脑子里浮现出一个没有脸的不良少年/少女形象。

倒不是说他讨厌这种人,这种话语。他自己因为特别的原因经常锻炼,又因为年纪轻轻就超越了同龄人的平均身高,听说还有和不良打架的经历——总之,陌生人眼里,夏油杰大概也不算什么和蔼可亲的人。
不知不觉间,也做了不少广义来说违禁的事情。虽然都是因为看到了别人看不到的“怪物”,夏油杰自认还是个好孩子,但如果他自己的生活袒露在家人面前的话,一定会让人觉得——这孩子不学好啊。

而灵魂伴侣的第一句话肯定会让关心自己的人担心。“杰将来万一遇到灵魂伴侣,开场也很不友善呢”——“是不是因为,杰将来会遇到什么事情呢?”

在某些地区,听说灵魂伴侣的话语被认为是一种对你未来生活的预知。
夏油杰的生活已经因为那些伤害着“看不到它们的人”的东西一团乱了。
既要注意隐藏自己、躲避视线、还要保护家人。这已经带给了身边的人足够多的负担。
夏油杰想起童年时光,父母敏锐焦虑的那段时间,心想:果然还是不要让爸爸妈妈继续担心了。


05
直到被人发掘,进入高专之前的那段时间。夏油杰才理解了自己能够看到的“诅咒”是因为怎么样的原因形成的。
以及,他有怎样的天赋,去保护普通人。

说动父母让自己入学花费了一些时间。但是他自幼独立,父母习惯了他来做决定,于是万般不舍地送他去了想去的学校。

初入学校的第一天,夏油杰早早做了准备。绷带一圈圈地紧紧缠绕在他的手臂上,将那行字掩盖得很好。

——他也曾有想过,是否要去动一些特殊的手术,把这行字从手上去除掉。

部分极度憎恶灵魂伴侣这个概念……或是有其他的原因的人,会抹掉这行字。夏油杰曾经认真地思考过这个选项,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一点。

感觉就像抹掉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一样……年轻的夏油杰如此想着。

如果自己先去除掉这句话,就显得自己像要否定”这个人一样。
这是错误的。

那么,假如真的遇见了这样的人——就等确认TA的时候再决定是否要失望吧。

话虽如此。在夏油杰短暂的十四岁生命中,虽然也和不少不良少年打过架,但是从来没有人咬牙切齿地说过一句“你他妈是谁啊?”

……因为还是很在意那句话嘛。夏油杰一如既往地注意着每个人对自己的开场的第一句话。

直到他跟着老师进入高专。
遇见同学是预料之中的事情。夏油杰决心这次要做一个温文尔雅的人——他其实本就是这样一个人。

所以他在看到前面不远处,穿着高专校服,背着身子双手放在头后打哈欠的白发同龄少年,主动上前打了个招呼:“很高兴见到你。”

还没等他说出下一句“我是夏油杰,你是新同学吗?名字是?”,对面的人就猛地转过身来。
带着震惊嫌弃的表情:“你他妈是谁啊?!”

哈——?
夏油杰维持着微笑的表情。
然后他的嘴角开始下降。
然后他变得面无表情。

然后他捋起了袖子。

然后他们一起被罚站了。
被罚站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粗俗的家伙、帅气的家伙、说了“那句话”的家伙——

——他叫五条悟。是他未来的同学。


06
五条悟并不期待自己的灵魂伴侣。

这是当然的。任谁像五条悟一样,每天都被长老们拎着条手看来看去,仿佛能看出个花来——都会感觉到这是件没劲的事情。

他……好吧。也许他有想过。

族内的教师定义灵魂伴侣为“未来辅佐您、支持您的,您的左臂右膀”;也有长老说“是能抚慰悟大人疲乏时间的人,让您有更多精力支撑家族”……
无外乎就是些无聊的词汇罢了。五条悟撇了撇嘴,根本懒得理他们。

不应该是这样的。神子心想。
不应该是长老或是教师所说的,这样的存在。

如果是那种形式的灵魂伴侣——那无非只是为五条悟而生的存在罢了。就和这些庸庸碌碌地、围绕在自己身边的、有所求的凡人们一样。

灵魂伴侣应该是,应该是更为广阔的、更为博大的……让五条悟自己也能有所感觉的对象才行。

——他曾经真的有如此期待过。

直到那行字在他手上浮现。

“很高兴见到你。”

什么啊。太平平无奇了吧。
五条悟一下子失去了兴趣。


07
六眼神子的灵魂伴侣印记,自然是极密的内容。家中权利的最高层将那句话团团围住,既是为了保住他的秘密,也是为了推测来人的特征。

“太好了——”有人如此说道,“看起来是异常恭谨平和的对话。”
这是被神子的奇思妙想折磨到快要不行的人。

无聊。

“使用的词汇是‘你’而非‘您’……难道是不知道悟大人身份的人吗?”
这是对尊卑观念异常看重的人。

无聊。

“见到……而非认识,莫非是之前毫无耳闻悟大人的身份,是平民界的咒术师吗……”
——为什么话题里就默认圈定了是咒术师啊?

无聊。无聊。无聊。

十来岁的少年坐在高高的席位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他们为了一样自己都不在意的东西争论、吵闹——只觉得无聊透顶。
——他对灵魂伴侣的概念,就是在如此的环境中被圈定的。
于是他开口说:“既然如此,那就把手绑起来吧。不要被别人注意到了。”

长老们拱手称是——甚至还夸赞了他的深明大义。

五条悟毫无反应甚至有些想笑:呵呵。之后真有人说了手臂上的话,我也不会让你们知道的。


08
但是说来奇怪,还真没有人对五条悟说出这句话。

大部分人——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和五条悟对话的资格。在人生的幼年期,纵然强如五条悟也并非是独一无二的强。
外面的世界有数不清的诅咒师和咒术师想要五条悟的命。他的处境安稳而危险,由本家保护会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他很少见客。

真正能够见到的人,大多都是被整个五条家确认了没问题的人。于是也不会说出“很高兴见到你”这种话。
只有一次例外。

一个新来的侍女。恭敬地跪在他面前,开口说出的第一句是:“很高兴见到你”。

——根本不该是侍女初次见面时应该说的话。

在周围亲近之人惊讶的眼神中,在那侍女的眼神还没转变之前,五条大少爷冷笑一声,说:“你他妈是谁啊?”


09
想也知道。那侍女手上的话不可能是这句。

后来五条悟听说侍女被发现是敌对人安插进来的诅咒师——傻瓜吗想用这种方式影响自己——他很快把这件事抛之脑后。
更为重要的是:大少爷发现了新的玩法——以后每一个真的敢说出来这句话的人,五条悟都决定回他一句“你他妈是谁啊?”

——完全没想过,他真正的灵魂伴侣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直到他遇见夏油杰。

新来的同学用手臂上的那句话作为打招呼的话语,让他浑身一跳,下意识脱口而出:“你他妈是谁啊?”

说完之后,他才后知后觉打量了一下对方。

眯眯眼、小眼睛。和自己同性。看起来蛮健壮的——哇,刘海好奇怪的样子。
还有,他的嘴耷拉下去了。
笑容没有了。

然后他们打了一架。
然后他们打得很爽。

在两个人不甘不愿地一起罚站的时候,五条悟瞄着一旁的男生。
心里转着的念头简简单单:诶,好想知道对方手臂上的那句话会是什么啊?

毕竟——没什么人会打自己的灵魂伴侣吧?五条悟心想。感觉他打自己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自己第一句话非常的不客气嘛。

在想“没什么人会打自己的灵魂伴侣吧?”的时候,五条悟完全忘记了——夏油杰也说了他手臂上那句话,这件事。

60 Likes

好期待后续!!!

蹲蹲后续!但是我感觉会不会刀啊怕怕的

老师催更

啊啊啊啊啊笑死我了

期待后续!!

好吃好吃!

蹲蹲后续,感觉会虐,但是现在看起来好喜感,不知道杰在知道这句“你他妈谁啊”只是悟一个生气时的恶搞想法时的心情

好赞

好可爱哦

这么好看?爱死

我的天好期待后续!!

我靠好香的饭期待期待 :heart:

蹲蹲蹲蹲蹲蹲

10
夏油杰开始拼命地琢磨两件事。

第一,他要知道五条悟手臂上的那句话。
第二,他要让五条悟不能知道自己手臂上的那句话。

好吧。听起来有点绕口。但是事实就是这样。

青春期的男孩子之间的关系是不讲道理的。他和五条悟还是吵架、见面就吵、不见面也吵——吵到第三位新同学从开始的“我的妈呀我的同期吵架了”到“我的妈呀同期们吵架打坏了一座楼”到“我的妈呀今天怎么才第三次吵架”。

“是为什么吵架的呢?”硝子偶尔会好奇地问他。
同为不良少年组——两人都会偷偷抽烟喝酒——硝子跟他一起在高专的天台吸烟时,趁着五条不在。偶尔也会这么问。


11
——难以启齿。
夏油杰是这么认为的。

一开始是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现在想来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上课时为什么要给我扔小纸团”和“为什么我扔你的小纸团你不看啊”这类无聊的争吵。

后来其实——他也没这么讨厌对方。夏油杰认为对方也是一样的。虽然两个人的性格看似截然不同,包括他喜欢“正论”,而悟每天都在嘟嘟囔囔“最讨厌正论”……
但是,他们都是在各自的生活中孤独的人。
这样同龄的两人,遇到了彼此。根本没办法讨厌对方吧。

话题不对在某一天开始。
在他们两场吵架之间的间隙,他们就是关系很好的普通青春男子同窗——然后五条悟突然问:“喂,杰。你那句话是什么?”

他的手轻轻拍了拍夏油杰的手臂。

夏油杰悚然一惊,雷达天线立刻竖起。
他面上不显笑容依旧:“问这句话之前,悟至少先把自己的话告诉我吧?”

这一次的后续,也毋庸置疑地最后以打架告终了。

夏油杰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己手臂上的话语。也没有问出来五条悟手臂上的话语。

只是,在学习的间隙、任务的间隙,他有时也会把目光停留在男同学手臂上,或是他的脸上。
还有脖子上、身体上、腿上。

夏油杰会去想:如果能知道悟手臂上那句话是什么就好了。

——这样的心理有点太自私了。
于是夏油杰转念去想:如果能同时知道彼此手臂上的话就好了。

这部分当然也是妄想。


12
恋爱就像是战争。先展露过多情报的就会是输家。

夏油杰不想输。
这是一种十分幼稚的想法。他自然也知道。但是看到悟的时刻就会变得非常幼稚。看到他乱翘的头发就想捋顺,看到他专注于自己的眼睛就会想笑,看到他微微撅起的嘴唇就会想亲。
……
嗯,半夜还在浴室里呆了许久的夏油同学还是会有些心理不平的——比如说都怪悟张口就是这种一般人不会说的话。
——怎么会有人第一句话是“你他妈是谁啊?”呢??都是因为这句话,害得他总是去注意悟,结果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
其实也不是。
夏油杰自己心里也清楚。

不是“谁都可以”,不是“说了这句话才可以”。
是因为是悟才可以。

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五条悟更为神奇、更为浑然天成的存在了。
他的存在本身就能够吸引到夏油杰。与手臂上那一行字无关。

明明很多人都会质疑“因为一句话在一起是不是太草率”。
但是如果对象是五条悟的话,夏油杰可以坚定地回答:不是的。
不是因为一句话才在一起。
而应该是——因为是五条悟,所以他的手上才刻印这那句话。

……不过,悟是否感兴趣呢?
——对夏油杰手臂上的话语。
虽然最近总是追着自己手臂跑,但是他生怕悟更多只是因为突如其来的好奇心——毕竟以大少爷神秘的幼年教育,会有怎么样的好奇心都不为过……

说不定也只是因为太想知道好朋友的秘密,显得两个人是超级“挚友”,所以才每天追着自己问……

就在男子DK陷入焦灼的自我怀疑时,是隔壁的猫打断了他的思绪。

“杰?”猫从卫生间门口探头进来。黑夜之中,只能看到一双蓝色眼睛发着光。
“……”夏油杰无语,这下真像一只猫了。

他清了清嗓子,温声询问:“怎么了吗?悟。”

“哦,没什么——感觉杰在浴室里时间呆太久了。”猫的视线顺着夏油杰的脸到他绑着绷带的手臂,“什么啊,这个时候都绑着?!”

是很不高兴的语气。
夏油杰叹了口气:“还不是你老追着我……”

五条悟懒得理他后半段的废话,见偷袭不到手臂上的字,蹭地溜回了自己房间。

夏油杰站在原地,后知后觉地想到:——哇,现在已经进展到了,半夜都要来偷袭看自己手臂上的字了吗?
然后他又想到:悟不也是睡觉都绑着手臂吗。

夏油杰又叹了口气。
——就是因为他这么绑紧了自己的手臂不让夏油杰看,才会让夏油杰情不自禁地有更多、更多的妄想。


13
手臂追逐战开始进入到白热化阶段。
夏油同学苦不堪言。

他已经习惯了在上课的间隙被偷袭、在天台午睡的时候被抓住、一起去打电玩的时候突然来一句“这局我赢了就给我看嘛杰”。
夏油杰选择在上课的时候打回去然后和悟一起罚站、从天台一跃而下乘着咒灵飞走,最后回应“不行哦悟,因为我刚刚可没答应呢。”

白发蓝眼的同学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生气但是又没办法的样子更可爱。
但是,看到他时不时露出那种失落的表情,又会情不自禁地有些担忧。

“你在担忧个屁啊。”成为树洞的家入硝子毫不犹豫地吐槽,“话说回来你之前的话题不还是‘五条整天找我麻烦怎么办’,怎么现在变成‘五条有烦恼怎么办’了啊?”
夏油杰有些尴尬:“咳,那是因为……”
家入硝子打断:“停我不想听你解释的部分。”
那多半也只是更多夏油杰和五条悟的玩耍日常吧。

家入硝子看透了自己的男同学们。
“所以,你想要我怎么做?”她无奈地问。
“……帮我问一下悟为什么他这么执着这件事?”夏油杰迟疑道,“因为每次我旁敲侧击,悟都会特别警惕的样子。”

……你个笨蛋。
家入硝子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警惕的样子不就像是你——你面对他试探时特别警惕的样子吗?
真是的,明明是照镜子一样的两个人。
却彼此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顺带一提,家入硝子在为两人治疗时,是实实在在看到过两人手臂上的话语。
虽然没有听过他们两人谈起彼此对对方说的第一句话……

家入硝子心想:不过,看着手臂上的两句话,大概可以猜测到那是什么样的景象吧。

于是,她替一个笨蛋,去问另一个笨蛋了。
——因为实在不想听愚蠢的中学男生恋爱物语了。


14
“所以,到底是为什么?”家入硝子叼着烟问。
五条悟懒洋洋地“哈”了一声。
没懂她的意思。

“就是你追着夏油要看他手臂的事情。”硝子提醒。
五条悟诶了一声:“硝子也发现了啊?”

……你们两个动静这么大,我怎么可能没发现。
硝子忍了忍张口欲言的吐槽,终于听到了另一位不靠谱同期的解释。

“——就是啊。我后来发现,杰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正好是我手臂上的那句话诶。”
家入硝子猛地回头。
“……真的假的啊?”虽然之前就猜测过但是成真的感觉还是很炸裂!

五条悟专注地看着手上的墨镜,浑然不觉自己扔下了一颗多大的炸弹:“我就在想,很想看看,杰手臂上的那句话。”
他继续说,侧脸年轻却又有着不可思议的执拗和认真严肃:“如果那句话也是我对杰的那句话,不就……”
“不就?”家入硝子跟着他重复,不知道为什么心也焦灼起来了。

“不就能说明我们俩是灵魂伴侣了吗?”五条悟说。

要听的不是这个!
家入硝子翻了个白眼:“然后呢?”
如果五条悟回答“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啊证明我们是超级好的灵魂伴侣诶还不够吗?”——这样的话,夏油杰会很难受的吧。
还没等家入硝子思考完,她听到五条悟平平淡淡地开口了。

“然后我和杰就可以做情侣了吧。”他轻松地说。一句疑问句说得像祈使句。

……
家入硝子很想放弃和他们俩的交流。

“为什么一定要成为情侣呢?”她决定使用倒推法。
“因为我喜欢杰啊!”五条悟惊讶地看了她一眼,眼睛里的意思大概是“你这笨蛋竟然没法领会到这一点嘛”。
到底谁才是笨蛋啊!家入硝子深吸一口气。
“那为什么,一定要是灵魂伴侣才能成为情侣啊?”她继续循循善诱。

这次轮到五条悟沉默了。

“……因为。”他犹疑着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绷带,仿佛能透过那一层束缚看到里面的文字一样。
但是这是不行的。
六眼确实可以穿透物体视物,但是使用六眼却没法看到灵魂伴侣的字样。
他必须使用他作为“人”的那双眼睛,好好地确认才行。

六眼神子可以看穿一切。
但是他却看穿不了“灵魂”。
因为那是要用自己的灵魂才能看穿的东西。

要说理由的话,那非常简单。
因为感到害怕了。

42 Likes

啊啊啊啊啊,悟好珍惜杰啊啊啊啊啊,他居然感到害怕

1 Like

太可爱了他们!所以会甜到最后吧!会吧会吧!

啊啊啊啊我狂炫,悟真的很珍惜杰,老师写的太好了

1 Like

15
无所不能的五条悟大人也会有害怕的东西吗?如果是一年以前的五条听了大概会哈哈大笑吧。
但是和夏油杰朝夕相处的五条悟认识到了这一点。

喜欢夏油杰这件事非常简单。
和他聊天就会感觉很开心;和他打架不止身体热热的、心也会飞扬起来;出门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找杰一起去”;买自己那一份食物的时候也习惯下意识地问一句对方要不要。
要是杰只想尝尝味道,自己的零食分他一口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以上这些都还可以归因于“挚友”的范畴。那么,看到对方起伏的肌肉线条会觉得口干舌燥;打架以外的时候一不小心身体接触会像触电一样刺激;一起看不可说的视频时,他却盯着杰的身体有了反应。

这肯定不算是在“挚友”的范畴内了。

五条悟的觉醒是在一个普通的午后。
之后第二天是难得的休息日,于是他硬拉着夏油杰和自己来看电影。

带着可乐、气泡水还有薯片零食走进五条悟的房间,夏油杰本来还以为这会是普通的电影之夜的——他还在思考有没有可能是最近刚出的爆米花片,下一秒就踩到了被悟随地乱扔的光盘盒子。
“悟,东西不要随地乱扔……”习以为常地做出说教,最后却还是自己老妈子一样地捡起了光盘。

夏油杰在捡起光盘的那一刻就石化了。
……为什么会是一个胸很大很白的女人意义明确的特写啊??!!

“诶?”五条悟已经愉快地撕开了薯片的包装袋。迎着夏油杰不可思议的眼神,他愉快地回答道,“我还没有和朋友一起看过这个呢——听说这个不是男性朋友间都会做的事情吗?”

所以又是大少爷对“平民好友”生活的研究体验吗?夏油杰心想。
他当然也有听说,男同学的宿舍里大家偶尔会分享一些类似的事物。
但是夏油杰并没有经历过这些。
从小保有关于咒灵的秘密,因而和大家永远保持着距离的他本身就不爱和同学们亲近,更不用说优秀的成绩以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秘。

——夏油这样的人,感觉不会对这个感兴趣啦?
——诶,但是毕竟也是同龄的男生?总归会有喜欢的女星吧……
——那你去叫他一起来啊?
——呜哇……那可算了吧。我可不敢。

听到如此内容的夏油杰曾经也只是一笑而过。
——但是现在他做不到置之不理了!

迎着五条悟亮闪闪的眼睛,他艰难地开口说出拒绝的话:“我想我还是……”


16
事情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呢。夏油杰情不自禁地心想。

电视上的女人还在低低地喘息着,视频刻意地放大了关键部位。
他们俩人的注意力却都不在电视上。

“悟……你也差不多一点……”他咬牙切齿地说,换来五条悟一声低笑,“诶?我不是什么都没做吗?”

——但是你在看啊!
他握着自己阴茎的手一时之间极为扭曲——下意识想要遮住不让对方看到,又因为攀升的快感和对方的要求而不得已继续上下动弹着。

“也不用遮了吧。”悟看穿了他的想法,“反正杰的很大,用手根本遮不住诶。”
他不仅说,他还用手比划丈量了一下对方的长度。夏油杰咬了一下嘴唇,阴茎弹动两下。
就算夏油杰不想承认,耻于承认,悟在他面前看着他手淫这件事还是让他说不出地激动。他靠这么近,用手比划的动作,说他“很大”……
这一切、一切组合起来,都让他更加、更加控制不住自己。

最开始明明只是答应了悟留下来看视频……夏油杰迷迷糊糊地想,然后呢?然后不知怎么的就谈到了有没有兴奋起来的问题——悟吵吵嚷嚷地硬要扒开他裤子看他有没有硬起来然后……
然后他硬了。

看视频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的(那是当然的吧毕竟那时候连前戏都没做多久),但是就在悟来扒他裤子的短短几秒内,夏油杰硬了。

不知道为什么悟看起来比他还要兴奋。夏油杰也不知道是血全部往下半身流没了理智还是什么,硬着头皮顺着同学的话在他面前“示范”起来了。
明明是和平时一样的动作,但是却感觉异常的热。热又黏腻。夏油杰抬头看了五条悟一眼,他白色的脸颊也被熏得通红,一双蓝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手上的动作,显得有些呆呆的样子。
到底有什么好看的啊……夏油杰有些害羞、有些郁闷、又有些情不自禁的自得。

手指圈成洞的形状,挂着一点水液,松松地靠在龟头上从下往下撸动。杰低着头,漫不经心地喘着,动作慢而游刃有余。刺激到了敏感点的时候,会发出一点鼻腔的呻吟,很轻、但是很性感。随着手的动作起伏、挺胯时,小腹上会显出清晰的筋脉。色情到不可思议。
这是五条悟没有看到过的夏油杰。
五条悟一直都知道,杰是做事很有条理的人,原来做这种事也是一样的。似乎是不想要衣服落在阴茎上,杰把松散的白色T恤微微拎起一脚,露出一点腹肌的阴影,随着腿间的快感而微微地抽动着。

五条悟舔了舔嘴角,突然觉得口干舌燥。
但是他甚至分不清自己想要舔的是什么东西。

……明明是和他抚慰自己的时候一样的事情。为什么看着杰的动作,就让他觉得,这么有感觉,这么让他想……
五条悟小心翼翼地、不着痕迹地改变了一下自己的姿势——万一被杰发现自己看他自慰看硬了,那也太尴尬了……

脸上发烫,他却仍旧着了魔似地盯着对方的阴茎看,甚至伸手想要去摸一下……

“悟,你要做什么…!”
反应过来的时候,五条悟才意识到,他刚刚想去触摸夏油杰的性器,然后被对方打掉了手。
男同学震惊的表情还停留在脸上,顾不得回想自己为什么会想做这样的事情。五条悟猛地生气上头了:“为什么不让我摸啊?!”
夏油杰握着自己的性器,目瞪口呆:“为什么你要摸啊!?”

“……”五条悟一时之间没能想出来理由,干脆利落地再次伸手,表明自己一定要摸到的决心。

好好的自慰现场一转打斗演练。夏油杰人生头一回体会到光着屁股、性器还硬着打架的感觉,内心十分复杂。
他身体裸露,而悟衣服完好,悟伸手的位置还是他的下体——在这致命打鸡下夏油杰精神受到伤害,一时不察被对方抓住漏洞。
五条悟抓着他的阴茎来回上下摸了几次。

夏油杰憋住喉间差点迸发的呻吟。要说的话,悟下手没轻没重的,十分随意甚至让他有点痛——但是是悟、本人摸着他阴茎这件事在精神上给他带来的刺激比肉体上的刺激大得多。
他没忍住射了,浊白的体液黏黏地留在对方的手指上。五条悟也被突然的状况吓到,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手。

“悟……”
他又转过头,呆呆地去看声音的主人。
夏油杰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是最终忍下来没有说出口。

五条悟注视着他刚刚射过的好同学叹了口气,抽出湿巾先擦干净了他的手,然后是他自己的性器。
他站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拿起遥控器把他们俩都忽视很久的视频暂停。女人的呻吟停下——奇怪,悟发现自己刚才完全没在意这个声音。他注视着杰把刚才打闹间撒出来的零食薯片整理好扔进垃圾桶,抽紧垃圾袋拎起,打算带出去。

“杰……”一直没有说话的五条悟迟疑地呼唤了一声对方的名字。
夏油杰打开门,没有转头。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却多了一丝武断:“悟,今天闹得有点太过了。我要回去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这是不想谈论的态度。

自从那天夏油杰关上门离开之后,五条悟也尝试着自己手淫过一两次,配菜变成了杰自慰时的性感模样。

他尝试着提起过一次——“杰,上次……”
“嗯?”夏油杰转过头,悟能清晰地注意到对方那一瞬的警惕和不自在。

杰抢先开口道:“那天悟睡得还好吗?”

……
当然不好了。五条悟心想。

他们后来没有再谈论过这件事。


谢谢大家的支持!
既然这段写完了那就先发了
关于是不是HE我只能说,我会写HE番外的大家给大家跪下来了OTL……

33 Likes

心中默念了一千遍:天才……,无法想象后文会是什么走向,急急急急想看你们滚一起(有he番外也太好了:sob:无论什么e这篇都是神我跪下……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