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死亡六秒 原作向 by樊汀汀

是五条悟生命最后六秒的故事。

“我没有因为夏油杰的离开而变得不幸。”

“我因为他在我生命里存在过而变得幸福了。”

50 Likes

00 .

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五条悟只觉得眼前万物的移动诡异地慢了下来。

秒针像是被胶水黏在了表盘上无法前进,咒力引起的爆炸、火焰、人类飞溅的肢体逐渐减速,甚至连空气中飞舞的烟尘都缓慢停滞下来。仿佛一切都被困在了无下限的咒力当中。

五条悟站在世间万物的正中心,像位伟大的国王,但是比起万物的年岁,人类看起来真是孤独又渺小。

“我还有多久。”五条悟问道。

六秒。

那个声音回答道。

你还有六秒。

五条悟就要死了。

距离死亡的到来还有六秒。

然而他并不慌张,这六秒正在被无限拉长,时间接近停止,五条悟环视四周,周围的景象已经彻底改变了,海量的信息朝他涌来,他看到一些画面,像是扭曲的方格,声音混乱响起,光芒闪烁。似乎是无量空处,可却又不像无量空处。于是他四处走了一圈,又问道:“这是哪里?”

这是你自己制造出的领域,所以你应当问你自己。那个声音响起,却并非通过空气传播,而是直接在他脑海中回荡。

五条悟有一个模糊的猜想,这里既不是无下限的内侧,也并非外侧,似乎更类似于二者之间的夹缝裂隙,于是两侧的信息都在向他涌来,无量空处的主人第一次有了信息过载的感觉。

“是我的眼睛。”五条悟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眼睛。“这不是幻觉,是我能看到的东西。”

那些纷乱的画面色彩和声音,是这个世界所有的过去与未来,每个人命运发展的方向像是团成一团的混乱丝线,时间在他眼里像可以翻越的山峦,他不在无下限的内测,也并未外侧,他在那线段之上,可以自由地行动,甚至选择自己想要的去往的时间——六眼正带着他摆脱时间本身的局限性,从更高的维度理解这个世界。这是六眼能力的极限和尽头,是五条家的咒术师们从未达到过的地方。

他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但是他只有六秒。

那个声音对他说恭喜。

“对我来讲,应该并非什么好事吧?”五条悟笑着说。“毕竟‘我’马上就要消失了。”

六眼通达,明心见性,断除烦恼业障,觉悟圆满,得无漏智慧。其实有些类似于天元大人的脱胎换骨,但是五条悟在此之前并不知道六眼也能带来这样的效果,整个咒术界都没人知道,因为从未有五条氏人达到过这样的境界。

这个世界所有的过去与未来依旧在海量输入中,目前的五条悟还可以承受,但是世界的意识古老而庞大,最后可以想象的,五条悟本身的人格与记忆会被挤压到非常角落的地方去,甚至可能自身的存在都会彻底消失。

所以五条悟就要死了,在他死前,他还有六秒钟的时间。

“我应该做什么呢?”五条悟对那个声音发问。

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

声音对他说,信息的输入短暂地停止了,五条悟的大脑获得了片刻喘息。

——这是天与你最后的恩赐。

五条悟对于即将到来的死亡接受得相当轻松。

像是僧侣坐化前窥破一丝天机,对即将发生的一切已有所感。五条悟一直隐隐有种预感,这一天迟早要来。

天赋予他的才能与力量是压倒性的,如此热烈燃烧的能量注定不会长久,五条悟从未觉得自己能像个普通人一般活到日本人的平均寿命。以现在这种方式消失,某种程度上也算是最好的结局。

“我的学生们呢?”这是五条悟第一个关注的问题,与两面宿傩的战斗还在继续,这是他们长久以来一直等待着的一场战斗,所有人蓄势待发,两面宿傩本人也是养精蓄锐。于是咒术界所有叫得上名字的咒术师,以及因为两面宿傩复活而狂躁起来的咒灵都加入了这场混乱的战斗。两面宿傩与五条悟更是最大限度的领域全开,靠着狂猛的咒力撕扯着战斗形势。

也就是在这个紧要关头,五条悟身上发生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的学生和同伴都还在战斗,他本人却突然跃出了轮回之外,在停滞的时间当中成为了旁观者。

现在的你的话,六秒时间应该也足够瞬间镇压包括两面宿傩在内的,日本境内现存的所有咒灵,将他们的灵魂全部瞬间过载。那个声音说。

“你知道我不会这么做。”五条悟答道,攀登着时间的方格,大部分人都还在战斗,有些人受了重伤,有些人已经永远失去了呼吸,五条悟从他们身边走过。“如果我还有这样做的冲动的话,我是无法到达这里的。”

“再说了,我真这么做了的话,日本的大家不就全员失业了嘛。”

五条悟看到了伏黑惠,曾经脾气别扭的小鬼,在调伏了魔虚罗后,现在已经成为了足以独当一面的特级咒术师。那个曾经表现出强烈自毁倾向的男孩已经不会再轻易把自己搞得破破烂烂了,他也有了可靠的同伴,虎杖悠仁和钉崎野蔷薇都在他身边——他们最后总算是想到了将两面宿傩从悠仁身体里分离出来的办法,尽管对方有一部分咒力依然残留在他体内。这未尝不是好事,虎杖悠仁没能变回普通人,他也是相当合格的咒术师了。

至于野蔷薇,五条悟从来没有特别担心过她,她很疯,性格却比伏黑惠与虎杖悠仁都更稳定一些,能做到的事情她总会做到最好。

然后他看到了更多人,熊猫、真希、狗卷和乙骨——他一直很担心乙骨忧太的性格会变成他成长的阻碍,不过目前看来,他也是成熟的大人了。

不仅仅是他,其实大家都已经长大了,他们不再是五条悟的学生,而是他并肩战斗的伙伴了。五条悟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凝固在时间中的盛大战场,迈步回到无下限的裂隙当中,无数的过去与未来再次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你真的不帮助他们吗?那个声音问。

“你希望我帮助他们吗?”五条悟反问道。

对我来讲,这都是无所谓的事情。声音回答,无论是咒灵主宰这个世界亦或者是人类,对我来讲都没什么分别。

“我猜也是。”五条悟说,“大家都已经非常强大了,我相信他们。”

那最后这六秒钟,你想用来做什么呢?

五条悟抬起头,嘈杂的信息当中,所有属于“五条悟”这个人的过去与未来都被提取了出来,混乱播放着:“我用稍微长一点的时间去决定也没关系吧?”

当然,这可是天与的恩赐。

“那我要去见一个人。”

五条悟记忆的景象开始向前回溯,他抬腿,每一步就是一年的岁月。

“但我还没有想好应该在什么时候去见他。”

夏油杰年轻的面容出现在回忆的画面当中,五条悟停住了脚步。回忆按照他的意愿体贴地开始自动播放,画面似乎是五条悟本人的视角,他正注视着夏油杰,对方似乎刚洗完澡,平时总是梳起的长发全部披散下来。盘膝坐在椅子上,眼睫低垂地注视着手中的书籍,许久之后静静翻过一页。

随后他似乎是注意到了五条悟的注视,于是他抬起头对他笑。

画面外的五条悟也向他微笑,一步迈向了回忆。

“我都快忘了那时他的样子了。”

五条悟第一次见到夏油杰的时候是入学收拾房间的时候。

“严格意义上来讲,进入高专是我第一次离开五条家的监视。”五条悟说,挠了挠头。“我那时其实不太擅长和人相处啦,因为周围根本除了仆人与长辈,根本没有可以平等相交的同龄人。”

回忆中的夏油杰长途跋涉来到东京,他背着背包,拖着行李箱站在自己宿舍门口,艰难地将夜蛾正道交给他的宿舍钥匙捅进有点生锈的锁眼。在他宿舍旁边,五条悟的房间门口站着四位家仆,正忙前忙后地搬运着他的行李箱,换掉宿舍内陈旧的家具和床垫。

山内天气潮湿,于是木制家具多少带点霉味,五条悟打了个喷嚏,很受不了地从房间内走出来,抱怨道:“出钱把宿舍翻修下啊!”

“翻修难道不需要钱吗?”

“我来出好不好,要不要这么穷酸。”五条悟嘀咕,抬起头时,刚好看到夏油杰推开门走进去的背影。于是他赶忙一个箭步冲上去,一只脚挡住即将合拢的宿舍门:“等等等等——喂!你也是今年的新生吗?”

夏油杰只得再次打开门,看着面前的少年,男孩比他略高一些,一头雪白短发,双眼如同璀璨的宝石,只一眼,夏油杰就清楚地知道了面前的家伙是谁——御三家中五条家大名鼎鼎的新一代小少爷,看这架势,估计是个傲慢得要死的幼稚小鬼。

“夏油杰,请多指教。”夏油杰这话说得不冷不热,并不屑于掩饰自己的疏远。这里又不是五条家,他也并非寄人篱下。他只是来这里修习咒术而已,莫非还要看他脸色吗?

五条悟本来只是想过来打个招呼,然而拥有一双这样的眼睛,他就是想读不出夏油杰的情绪都不可能。从未被任何人如此看待过的五条少爷立刻也恼火起来:“你那是什么语气?”

“我有什么语气?”夏油杰反问,他话说得确实不热情,但也没什么错处。五条悟一时语塞,没想到和同级生见面,二人三言两语就已经到了要吵起来的地步。

夏油杰不招待他,礼貌地寒喧两句就去收拾自己的东西了。五条少爷碰了个软钉子,没被人这样晾着过,挣扎了半天自己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装作没事人的样子问夏油杰:“不觉得这边的宿舍很破吗?”

“不觉得。”

“那你要求也太低了点,你看——这里都发霉了!”五条悟用脚踢了踢柜子。“我要去和那个班主任大叔说换房间。”

五条悟转身要出门,夏油杰随口应了一声,在房间地板上展开自己的行李箱。

“你不来吗?”过了一会儿,站在门口的五条悟问。

“你自己去吧。”

“你不想换好宿舍吗?”

“我是来修习咒术的。”夏油杰一边收拾行李一边说。“又不是来度假的。”

明明是同龄人,却说出这种像是家族长辈老人的训话,五条悟这下是真的有些不爽了。自己好脸给尽,这人怎么还这么一副死样子,于是他抬起下巴,傲慢道:“哦,那我就让夜蛾翻修全校宿舍房间,唯独剩下你的好了。”

夏油杰哭笑不得地回头看他:“你真的十五岁吗?”

五条悟大怒,摔门而出。

年幼的五条悟没有朋友,甚至没有遇到过称得上是同伴的人,拙劣的威胁、拙劣的社交技巧,除了疯长的身高,没有哪里像是十五岁的样子。就连如今的五条悟回过头来看,也不得不评价一句自己那时真是个烦人的小鬼。

我看不出回到这个时间的意义和价值。那个声音——祂,说道。

“你当然不明白,但这是我和杰第一次的见面啊。”五条悟说。“在我尚且活着的最后时间,能回来看看也不错嘛。”

十四岁的夏油杰也是个小鬼,虽然总是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其实性格很差,他其实应该知道五条悟没有任何恶意,只是孩子气而已,但是他才懒得哄他。五条悟站在旁观者的位置上,顺着时间的流动不断前进,像是穿过一条条回廊。

“反正你说可以给我长一点的时间做决定,就当我在散步吧。”

回忆的片段全是他视角里的夏油杰,男孩认真地温书,有板有眼地祓除咒灵,偶尔被五条悟气得火大,在体术训练时抓着他猛揍,两个男孩你绞着我的手臂我锁着你的腰。家入硝子在旁边一边抽烟一边看——当然,这都是夜蛾正道没在监督的时候。夜蛾正道只要一出现,夏油杰和五条悟就光速从地上爬起来,家入硝子赶快将烟头扔进垃圾箱,最后三人的小动作哪个都没躲过班主任的视线,一起被罚教导。

五条悟一边看一边哈哈哈,笑得像个傻瓜。高中一年级结束得飞快,两个彼此看不顺眼的男孩变成了勾肩搭背的死党,五条悟学习能力很强,不仅很快就适应了高专生活,也明白了如何去结交朋友。拥有那样一双眼睛,他总知道如何去讨人喜爱,所以也总是被众人簇拥。但是夏油杰不一样,他游离在众人之外,他与任何人都不一样,但是他一直注视着五条悟。

人类的感情总是相当微妙,难以界定。

“是的,是的。”五条悟说,二年级后,他的人生愈发疯狂起来,对力量的逐渐掌控给了他无所不能的错觉,他和夏油杰毫无疑问是最强,现在是,将来也是,没什么能再将他们打败,这合该是他们肆意享受的青春。

炎炎夏日,教室里也没有空调,哪怕开着窗户也没有一点微风。蝉鸣叫声嘶哑,家入硝子早就逃了,五条悟热得趴在教室桌子上发蔫儿,夏油杰竟然还有定力在读书。

“杰。”五条悟叫道,夏油杰没有抬头,从喉咙中哼出一声作为回应。五条悟枕在自己手臂上,看夏油杰脑后整齐盘起的头发,裸露出的肌肉完美的后颈上汗水淋漓,夏油杰肯定也很热。

“我们一起逃课吧,出去玩。”五条悟说。“去哪里都可以,只要是有空调的地方我都可以。”

“还是不了,明天不是有实操守则的理论考试吗。”夏油杰将书翻过一页。“你之前已经挂了一次了吧?”

五条悟抗议:“之前做错的题我已经全都记住了!”

夏油杰终于舍得从书页间抬起眼睛。

“那——被咒灵危及性命的一般民众所需急救确认生命体征的步骤是那些?“

“……”五条悟只想了一秒,就意识到自己完全不记得这个问题的答案,夏油杰好笑地看着他,看得他有点气急败坏。“你烦死了,反正每次任务也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你替我记住不就行了吗?”

“那干脆我明天替你考试算了。”

“我觉得可以!”

夏油杰微微上挑的眼睛笑得眯起,眼神又回到书页上:“自己去和夜蛾老师申请吧。”

“……”

“我好快乐。”看着这一切的五条悟说道。

只要是和这个人,哪怕只是普通的对话,都会让你觉得快乐吗?

“是的,只要是他。”五条悟说。

“所有的事情都很快乐。”

五条悟还在向前走,有时,那个声音会出言询问他是否要在这里使用那六秒的时间,有时候祂只是沉默,听着五条悟的喃喃自语。

“那家伙真的自以为是。”

“觉得自己的理念是正确的,万事都要追寻意义。”

“不如说,他会自以为是也有我的原因,是我一直在说我们是最强,他只是赞同了我的观点而已。”

“啊,是理子,好久不见。”

他在天内理子听不到的地方对她打着招呼。昏迷中的少女从大厦高层跌落,他看到夏油杰操纵着咒灵接住了她——当时他在想什么呢?

嗯,杰果然很厉害——大概是在这样想吧,五条悟一直为能拥有夏油杰这样的同伴而骄傲。自己那时之所以能肆意妄为,完全是因为信任着永远有夏油杰为他兜底。

但是他们还是失败了。

狂欢般的冲绳之行像一场盛大的梦境,需要保护的美丽少女、必定失败的邪恶诅咒师,强大的少年咒术师,夏日、海滩,一切都如此完美,他和夏油杰是童话里拯救公主的王子,斩除恶龙的骑士,他们无所不能,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直到现实将他一巴掌打醒。

伏黑甚尔将那柄刀捅进他脑袋里时,五条悟在反转术式运转带来的狂乱感中,久违地感到一种平静。像是退潮,像是过量服药后的短暂清醒,像是醉酒第二天头痛欲裂的清晨,像是有人在他身后对他耳语——

——该醒了。

五条悟睁开了眼睛,从未如此清晰地看到过这个世界。

“我后来其实也有想,高一的时候,我在术式上的进步实际上真的非常小啊。”

五条悟伸出一根手指在空中摇晃:“不过仔细思考,这也得怪杰那个家伙,那家伙要是少可靠一点点,我也不会那么安心于自己当前的实力。不过青春嘛,总要有用来荒废的时间。”

五条悟醒来时,家入硝子正焦急而担忧地望着他,伸手要解他的衬衫查看伤口,他一把抓住她的手:“不要管我……杰呢?理子——不,星浆体还活着吗?”

“那家伙应该很喜欢天内理子。”回忆里,硝子一路疯跑,追向夏油杰之前带着天内理子离开的方向。五条悟用怀念的神色看着这一切。“我之前有一阵子怀疑他是不是爱好幼女,因为他对比他年龄小的女性真的照顾过头了,哈哈哈哈哈。”

没有人回应他的冷笑话,祂是不说笑的。

年轻的五条悟踉踉跄跄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全身的伤口都在愈合,头部的伤痕由内而外合拢,颈部到胸口翻开的骨头被拉扯着拢回原位,肌肉和脂肪紧密交织,新生的皮肤开始覆盖。他摔了一下,腿部的贯穿伤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愈合,但是五条悟仿佛没有察觉,依旧踉踉跄跄地向前冲去。

伏黑甚尔留下的残秽,并非传统意义上咒术的残留,是灵魂经过留下的痕迹。多巴胺、苯乙胺、肾上腺素——或者那些随便什么化学分泌物作祟,令他精神极度亢奋,心如擂鼓又极度专注。五条悟的精神世界前所未有的清醒。

“特级咒灵诞生的瞬间,会表现出强烈的嗜杀倾向,通过屠戮为自己封正,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以杀正道’,收割其他的灵魂来确定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五条悟说。

“现在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是当时说不定我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毫无愧疚地杀死了伏黑甚尔呢。”

五条悟杀了人,为了重新证明自己的力量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位置而杀了人,天内理子那一刻在这个世界上无足轻重,他甚至想不起那个女孩在冲绳的笑容。

——你想要改变这一过去吗?祂问道。

“我并不因为这件事情而后悔。”五条悟淡淡地说道。

他继续向前走,回忆中,五条悟在杀死伏黑甚尔后走进了盘星教的地下礼堂中,在所有人温暖而圣洁的微笑和掌声中,轻轻抱起了天内理子的遗体。她那样娇小,失去灵魂后,几乎轻得没有重量。

而夏油杰也是在这个时候赶到的。

“悟……是你吗?”

面对夏油杰的紧张和愧疚,五条悟依旧平静注视着天内理子的遗体。

“不是你的错,是我把一切都搞砸了。”——他这么说了。

无下限的裂隙间,时间只剩下最后六秒的五条悟停下了脚步。

祂察觉了五条悟的迟疑。

你想要改变这件事,为什么?

五条悟仍然注视着回忆中的夏油杰,青年面上的焦急和愧疚在他说出这句话后逐渐褪去,他转过身掩饰自己的情绪:“……回去吧。”

“我如果没有说那句话就好了。”五条悟发出一声轻飘飘的叹息,祂还在等待他最后的决定。

五条悟站了很久,注视着夏油杰掩饰得十分平静的面容,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前进。

高专三年级的夏天简直就是一场灾难。

非要让五条悟形容的话,其实每一天的每时每刻都是改变的机会。

夏油杰寡言少语沉默着的时候,消瘦下来的时候,连续一个月都在祓除咒灵没有回学校、忙到无法喘息,发去的短信也没得到回复的时候,为什么他没打电话去追问呢?

灰原在祓除咒灵时出了意外,为什么自己对于夏油杰的承受能力如此自信,而没有多问两句呢?

五条悟曾经很多次回忆起这个苦涩的夏天,以至于回忆起自己自己的青春,永远是苦涩的时光多于轻狂和快乐。他思考着很多个如果——如果自己能及时阻止的话,杰的选择是不是就会改变呢?然而这个世界没有如果,夏油杰的离去又如此突然,独自一人的五条悟,再次变成孤独的小孩。

为什么他曾经没有看见?

因为你仅仅是六眼的凭依。那声音回答他。是非人之物。

你生来纯洁又无知,人的一切你都不懂。但是因为一双眼睛,你看穿人类的感情,模仿人类的感情,可这些都是你天生没有的东西,你无法完全迅速地理解和共情。

你学得很快,但是你需要时间。

你生来的使命就是要成人的,脱胎换骨,再成非人之物。祂说道。

这就是你的天与咒缚。

“如果我能和杰一样理解人类的感情,说不定会对天内理子的死更悲伤一些吧。”

你确实应该感谢夏油杰,他教给了你人生的最后一课。祂最后说。在那之后,你就是合格的人了。

“是失去吗?”五条悟仰头问天。

是爱。

神垂怜地回答。

在夏油杰叛逃之前,那个夏天至少还发生了一件好事。

夏油杰刚从岩手出差完毕,长途跋涉回来。难得休息两天,却被五条悟一大早从床上挖出来,大呼小叫道:“快起床快起床!”

“干嘛……”夏油杰顶着一头乱发坐在床上,眼睛都还睁不开。五条悟自来熟地拉开他的衣柜,找出夏油杰平时喜欢的宽松工装裤和T恤扔在他头上:“TDL!”

“这么突然?”夏油杰把挂在脑袋上的衣服扯下来——这让他的头发更乱了。“你也没提前跟我打个招呼。”

“我也是一时兴起。”五条悟走到他身边,捡起T恤胡乱往夏油杰头上套。“说是改进了新的烟花秀,一起去看吧?”

夏油杰将手伸进T恤袖筒里,这样就算皱皱巴巴地穿好了上衣。他也想不出太好的理由拒绝,可他真的不太有心情,五条悟拎着他的裤子站在床边,眼巴巴地看着他:“你不会裤子都需要我替你穿吧?”

“我去,我去。”夏油杰举手投降,换了衣服去洗漱陪五条悟出门。其实只看烟花秀的话,下午再入场也完全来得及,但是五条悟看起来兴致颇高,两人也好久没一起出来了,于是夏油杰也不驳他面子,陪他一起去了迪士尼。

两人在园区里四处乱晃,买浇了巧克力糖浆的华夫饼和香草冰激凌,虽说夏油杰对甜食没有特别的爱好,但是在五条悟的感染下,心情看起来也好了不少。TDL的周边商品是真的贵,但是五条悟是个大少爷,夏油杰这三年作为咒术师也攒下了不少工资,花起来到是没什么负担。

五条悟给夏油杰买了个米奇耳朵,从强迫对方戴在头上那一刻起就开始在纪念品商店狂笑。一米九的大高个笑到蹲在商店里站不起来。夏油杰也想笑,又火大又想笑,转手从旁边拿起一对粉色亮片米妮耳朵卡在五条悟头上。五条悟倒是适应地很好,立刻开始对着镜子搔首弄姿地搞怪,转头看到带着米奇耳朵的夏油杰,又开始笑。

最后二人给对方买下耳朵发箍,走出了商店。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两人在园区内找了个地方解决晚餐,等待着夜里那场烟花秀。五条悟没吃多少,他在园区里吃了太多甜点,到最后那份猪扒基本都被夏油杰代为解决了。他坐在夏油杰旁边喝着甜饮料,晃着腿,突然出声叫道:“杰。”

“嗯?”

“总觉得,”五条悟头上还戴着米妮耳朵,盯着巨大射灯下映出晶莹紫色光芒的巨大城堡。“我们是不是变生疏了。”

五条悟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答案。

夏油杰把一大块猪扒怼进他嘴里:“你吃甜吃坏脑子了吧。”

五条悟措不及防,嘴唇上蹭得都是酱料,他瞪圆了眼睛转头去看夏油杰,随手伸进盘子里沾了BBQ酱就要往夏油杰脸上抹。夏油杰赶忙攥住他的手腕,两个人仿佛普通高中男生般打闹了一阵,夏油杰差点被五条悟从椅子推到地上。

五条悟又开心起来,心说果然生疏啊什么都是幻觉,烟花秀马上就要开始了,TDL里游览的青年男女们不少都举着手机相机严阵以待,五条悟问夏油杰:“你不要拍下来吗?”

“用眼睛看就够了。”

“我也觉得。”五条悟转过头来。“反正随时想看可以再来嘛!”

“……”

两颗冉冉升起的白色星星交替划过城堡上空,随后音乐响起。

戴着米老鼠耳朵的夏油杰和五条悟一起抬头。

世界开始欢呼。

我猜这是你想要改变的事情。祂对他说。

“你是指那场屠杀和新宿那天的吵架?”五条悟还在回忆与时间中跋涉。

是的。

记忆的颜色逐渐愈加黑暗,夜蛾正道找到他,对他说出“夏油杰杀死一百多名平民叛逃,亲手杀死了自己父母”这件事时,记忆景象的画面几乎变得模糊不清,五条悟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完全无法处理他所听到的信息。

“你在说什么?”

“你在说什么?”

夜蛾正道每重复一次杰所犯下的罪行,都会得到五条悟茫然而相同的问话,当他宕机的大脑处理完这令人费解的信息,得出的唯一答案只有一个—“这怎么可能?!”

于是他满腔怒火地冲出去寻找夏油杰,对方也并没有让他等待太久。接到硝子的电话后他直接瞬移到了新宿,在街头堵住了已经变成杀人犯了的夏油杰。

他看起来变了好多,是杀人犯的手,杀人犯的发型和杀人犯的神情。他的夏油杰变成了杀人犯。

新宿的街道上,两人大声争吵。无数白衣的路人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却根本没人注意他们争吵的内容。他们仿佛与这个世界失去了所有联系,吐露出的话语根本无人倾听。

只有他们身处地狱。

没人爱他们,也没人在乎他们的痛苦。

“事到如今,我反而变得没法否定他的选择了。”五条悟说。“我不了解夏油杰所经历的痛苦,也难怪那时的我在他眼里如此傲慢啊。”

无关紧要的事情上,夏油杰总是会顺着他的意思来,然而真正重要的事情,这家伙却总是自作主张又一意孤行。两人争吵的时候,五条悟的思路几乎完全是混乱的。他从未被夏油杰如此辛辣的讥讽过,几乎无法跟上对话的节奏,但有一点毫无疑问,夏油杰要离开他了,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给两人三年的青春画下句号。

因为是五条悟,所以不管这个句号用怎样的方式画下都是有意义的。五条悟敏锐地察觉到了夏油杰阴暗而疯狂的“大义”背后,他渴望被他杀死。

可五条悟不想给他。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转身离开的背影,唯一的愿望只有叫他回家——如果夏油杰回头,他就叫住他。五条悟是这么想的,于是他一直望着夏油杰,他眼睛很好,所以他能看得很清楚,但是夏油杰没有回头。

回忆静止下来。

街边马路上嘈杂的声音消失,天空中的飞鸟都被按下暂停键一般悬在空中,所有人一起滞住脚步,包括离五条悟远去的夏油杰。

“真是让人不爽的结局。”五条悟对着自己的回忆说道。

从现在他所在的时间点再往后走十年,他还能再见到夏油杰。但是对于五条悟来讲,这里就已经是他青春的结局了——他的青春因为夏油杰的出现而开始,又因为夏油杰的离开而结束。后面都不过是这个结局的加笔,有或没有,改变不了本质。

因为他是在这一刻成为了真正的“人类”。

“杰曾经的说教其实是对的,自身的力量要出于为他人使用的目的才拥有意义,我也是很久之后才明白了这点。”

五条悟站在新宿街头熙攘的人群中,自言自语。“只不过有一点,即使是为他人使用,也要出于自己的意志,如此以往,就不会迷茫了。”

“我也是这样做的,坚持以自己的意志行动,为了我所相信的未来而使用力量,从结果来看,我将我的使命完成得相当漂亮嘛,所以非要说后悔的事情,没有。”

“不如说,如果我还有烦恼的事情的话,也不可能穷极六眼的极限了。”

祂读出了五条悟的意思:你并不想改变这一切。

“不如说我想要的从来都不是‘改变’。”五条悟说,“毕竟是我人生的最后时刻了,如果一定要做什么的话,果然我还是想为自己做点什么。”

“于是我问自己:‘五条悟究竟想要什么呢?’答案其实出人意料地简单。”

五条悟穿过白衣的人群,一直走到夏油杰身边。

“五条悟想要变得幸福。”

“我曾经以为,我这辈子都没办法再幸福了。”五条悟说,那个声音没有接话,但他并不在意,他知道祂在听,于是他继续说。

“我小的时候应该算是幸福的孩子吧,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我不曾拥有的东西。”五条悟看着自己的双手。“但是小孩子是不懂这些东西的,如果你问我的话,我只会说‘我很开心’,而不会说‘我很幸福’。”

“但是杰离开之后我就意识到了。”五条悟说。“高中三年的时光,我很幸福。”

“听起来像是很老土的情话,但是如果幸福有形状的话,那就是杰的形状。”

五条悟仍注视着夏油杰与他新宿一别时离开地背影。

“但是杰离开了我,后面我更是在百鬼夜行的时候亲手杀了他,那时候我觉得,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再打心底里觉得幸福了,就像无法再次真心实意微笑的杰一样。”

“因为我是六眼,是天命,有必须要完成的事情,所以我所做的每一件事都并非为他而做。到头来,”五条悟说,“我究竟能为他做什么呢?”

“但是我现在想通了。”

五条悟笑起来。

“我没有因为夏油杰的离开而变得不幸。”

“我因为他在我生命里存在过而变得幸福了。”

那个声音终于还是开口了。

你做好决定了吗?祂问道。

“啊,是的。”五条悟说,他的眼神很亮,像是水光。“不过你大概会觉得我很贪心吧?”

停滞的时间开始震荡。发出仿佛天穹断裂般的沉闷巨响。

你可以贪心。那个声音最后对他说。不管怎样,你只有最后这六秒了。

五条悟所在的战场上,时间重新开始流动,动能缓慢释放,那些停滞在半空中的飞射物,维持着进攻动作的人形和咒灵逐渐开始有了变化,除了五条悟以外,所有的生灵都对这世界短暂的停滞,和这场与神的问答毫无察觉。

他宝石般的青蓝色眼睛在发光。六眼的能量彻底释放,时间加速流动,表盘的秒针挣脱无下限咒力的束缚,顺时针旋转,发出咔哒轻响,时间义无反顾地向前冲锋,在看到世界尽头的六眼加持下,无量空处彻底展开到极目距离,伏魔御厨子在这磅礴的力量下被压缩、摧毁、坍塌。

世间一切咒力、万物之灵都向五条悟涌来,将他淹没。

随即永恒安静的无量空处逆向旋转,急速收缩,五条悟被巨大的能量挟裹着从战场上消失。

一秒。

指针挪动。

站在宿舍门口正准备离开的五条悟突然转过身来,扑向正在低头收拾东西的夏油杰,抱住他的脖子,对他大喊:“我开玩笑的!”

夏油杰被他扑得差点摔倒,搞不明白这个看被娇惯坏了的同级生究竟在想什么,有点火大地回头:“五条悟——”

然而回过头后,夏油杰又有点发不出火,背后的白发青年眼神茫然地看着他,似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做了什么。

一秒。

是结果的桃树、饥饿的幼鸟、崩塌的山峦和春日的凌汛。

五条悟睁开眼睛,夏油杰正坐在他旁边看书,是他最怀念的样子,五条悟张开嘴,精准又简短地复述了检查受伤昏迷平民生命体征的全部步骤,夏油杰挑起一边眉毛,似乎有些意外。五条悟得意地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出去玩吧。”

一秒。

每一个生命的诞生和毁灭如同洪水般将他拍击到意识的角落。

盘星教礼堂的祭台上,浑身是血的五条悟抱起天内理子,她那么小,在他怀里就像一只幼鸟。迟到一步的夏油杰推开礼堂大门追了进来,脸上混合着震惊和担忧。他先去看五条悟,又去看天内理子,白布下,女孩安静地沉眠着。

“是我们的错。”五条悟直视着他的双眼,说这话的时候,却在笑。“我们两个搞砸了。”

一秒。

人类的过去与未来一起冲他低语。

五条悟掏出手机,在那个苦夏拨通了夏油杰的电话。

一秒。

古老的庞贝火山在雪般飘落的火山灰中发出震耳欲聋的沉闷的咆哮。

烟花炸响,五条悟的意识回到TDL夜晚的盛大烟火下,夏油杰安静注视着天空中爆裂开来的灿烂光辉,头上还带着那个有点滑稽的米奇耳朵。

音乐与尖叫声中,五条悟突然伸手捏住夏油杰的脸颊,对方被他扯得一个踉跄。五条悟心若擂鼓,只有一秒,所以这个吻粗暴又匆忙,隐约感觉自己的牙齿好像撞到了夏油杰的嘴唇,然后就是血的味道。

最后一秒……最后一秒了。

头痛欲裂,五条悟感觉自己的思维正在变成碎片。

他目所能及的一切都在侵占他,世界正在占领他,他像是被两块合拢的墙壁挤压,从肉体和灵魂都在溃散。

他已经感受不到自己的身体了,他还存在吗?这就是以前那些被他用领域攻击的人所感觉到的吗?真实令人新奇的体验,像是溺水一样。

不对,不对……

他还要去找夏油杰。

最后一秒,他还要去见夏油杰。

不是在高专,不是在新宿,他要去那个地方……他要去找夏油杰。

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模糊不清,他的意识在涣散,但他还能动,他还能感觉到,他知道自己在哪里。

他没有试图改变什么。

他只是希望,当时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如果他在他身边——

五条悟用尽全力抱住夏油杰。

“不……不,不要怕……”

“大家,先到外面去吧。”

夏油杰转身,笑着对着村民们说道,那些迂腐丑陋的村民轻信而愚蠢地转过身,走出房间。夏油杰跟在他们身后,在所有人都没有注视到的地方,眼神逐渐变得冷漠又仇恨。无数被他所吸收的咒灵在他身后的黑暗中蠢蠢欲动。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微风拂过他的衣摆,冰凉的气息触碰到他的脖颈,夏油杰清晰地感觉到有什么触碰到了自己,像是有一个轻飘飘的灵魂贴在他肩膀上,然而转瞬即逝,闷热的夏天,那冷冰冰的气息一下子就消散了。

他回头,身后除了关在笼子里、饱受虐待的两位少女,房间内空无一人。

“……悟?”

2018年,夏

“老师?”

“老师!”

“五——条——老——师——!”

五条悟被暖融融的阳光晒得不想动,懒洋洋地掀起眼罩一边:“是悠仁啊。”

“明明是上课时间,老师怎么在办公室偷懒啊。”钉崎野蔷薇故意用谴责的语气调侃道。“夏油老师可是满世界找你呢!”

“劳烦你们不要告诉他我在这里啊。”五条悟的声音懒洋洋的,像一只被太阳晒化了的猫。“今天就拜托你们找杰求教吧……自由活动也行,或者去看看夜蛾那边有没有什么祓除委托——”

“晚了。”男子声音低沉,夏油杰抱着双臂,靠在办公室门口,眯着眼睛看五条悟。“别随随便便就让我加班啊。”

被抓包了,然而五条悟也不在乎,他换了个姿势嘀咕道:“有什么关系……反正菜菜子和美美子在外面执行祓除任务,你最近又没事做,干脆帮我代课好了。”

伏黑惠很小声地念叨了一句:“任性。”

最后学生们还是被五条悟全都赶走了,出门时还大声讨论着要不要下山买冰吃。夏油杰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五条悟竟然买了躺椅放在办公室,这家伙是有多懒啊?

他伸手拽住五条悟的眼罩,拉上去一些:“你最近睡得格外多啊,没事吧?”

“嗯——?”五条悟眯着眼睛伸了个懒腰,声音还带着没睡醒的倦意。“大概是夏乏吧……”

五条悟前些年做主给高专所有建筑都革新了空调设备,于是现在空闲时他也能过上在办公室吃冰西瓜吹空调看电视的超享受生活,夏油杰调侃他像个退休的老爷子,五条悟也不反驳。他在夏日的阳光下伸手去拽了拽夏油杰身上的高专教师制服,有点撒娇的意思,对方将手撑在他耳边,低下头来:“做什么?”

五条悟亲了亲他的嘴唇:“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见什么?”

“完全记不清了,但是梦里面好像一直在找你。”五条悟说。“你还真是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都不让人省心啊……”

“这话应该我对你说才对吧。”

夏油杰笑起来,他笑的时候会眯起眼睛,眼角带着很好看的纹路。五条悟就喜欢看他笑的样子,爱人的笑容就像是巧克力熔岩蛋糕那般让他心头发软,无法拒绝。

夏油杰读懂他的期待,于是他又低下头,和五条悟接了一个绵长的吻。

Fin.

143 Like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4 Likes

“是我们的错”“我们两个搞砸了”悟这个改口 :sob:

30 Like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1 Like

好喜歡…這六秒的悟盡了全力 把他此生的愛和遺憾都傾洩。

17 Likes

老师呜呜呜呜呜您真的太神了,第一个“一秒”出来的时候我就已经懂了,神仙编排真的,那六秒我哭的不能自已,最后一秒夏油杰说悟的时候真的呜呜呜呜呜

12 Likes

再看一遍还是会想哭

是“我们”啊qwq

3 Likes

太好了 :smiling_face_with_tear:
你的離開教會了我幸福的的模樣
於是我用六秒決定愛你

14 Likes

哇,真的爆哭:sob::sob::sob:

呜呜呜呜呜呜呜好感动

好可怕(褒义)

夏油杰至死仍有未痊愈的伤,五条悟经历了他成为人,但这一切不是因为五条悟夺去了对方的什么。替他人着想而孤独,曾经拥有过爱而圆满。
“我没有因为夏油杰的离开而变得不幸。”
“我因为他在我生命里存在过而变得幸福了。”

曾害怕最后一段不过是平行世界,那六秒实际上没有改变事情如何发展。但想了想,本质既为补憾,成败实非必然。最好的时光没有了,但还有一些裂缝,塞进当年没有好好表达的爱。

9 Likes

好天才,真的好喜欢,台词理解好棒

悟在生命最后的六秒,改变了他和杰曾经的人生轨迹,他的结局,是给他们一个在一起的结局,突破时间的维度,是未来的你在替现在的你们争取。在我短暂的生命中,和你相处的每一秒钟都有意义。我其实有想过,悟会不会用最后一秒和杰一起死去,果然最强还是最强,永远相信自己能够做出改变,想要拯救曾经分道扬镳的爱人。

4 Likes

謝謝你們最後是美好幸福的,現在真的都要PTSD了,實在太喜歡這篇了

2 Likes

啊啊啊啊啊啊最后两句说的太好啦看完啦嗷嗷哭

這真的是最美好的結局,你的每一刻都有我,你的艱難時刻都會有我嗚嗚嗚嗚,剛從成熟大人那邊過來,這樣的結局不好嗎(大哭

1 Like

“像是有一个轻飘飘的灵魂贴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转瞬即逝……”谁懂这句话的杀伤力啊,我一个爆哭

8 Likes

每个阶段都有遗憾,但每个阶段都不后悔,因为这是当时能做到的最好选择了,也是个人意志的体现。临近死亡的最后六秒,每一秒看似是在弥补一些遗憾,实际上更多的是在体验最幸福的时刻,这些幸福蔓延,最后改变了结局,对吗 :face_holding_back_tears: :sob: :cupid:纯个人理解,看完真的好震撼,比起意难平更多的竟然是释怀,我的两个宝宝都是特别特别好的宝宝,都辛苦啦,每个世界的你们一定都能不留遗憾地幸福的。不愧是名著老师太牛了我夸夸夸夸夸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