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指 by 林木

五条悟生贺

 

(一)

“悟。”夏油杰在推门进来的时候小声叫他。
天早就黑了,今晚五条悟一反常态没有抱着枕头去夏油杰的寝室睡觉。按理来说杰早就该来哄自己了,他躺床上小算盘打得噼啪响。
夏油杰在出门做任务的时候忘记给五条悟带伴手礼——当地有名的草莓慕斯——也不能说是忘记了,只是被更重要的事情耽搁。

入学高专之前,夏油杰本以为自己一辈子不会和五条悟这种大少爷有任何的交集,哪怕是两人被分在同一个班。可是这个班竟然只有三个人。这时候就不得不感叹咒术天赋人才的稀缺。
作为班级里唯二的男生,他出于礼貌同另一位打招呼:“同学你好,我是夏油杰。”
“你好。”白毛同学本来兴致缺缺地望着窗外,听到他的声音回过头来透过墨镜片看他。
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只有对方面无表情地打量自己。
夏油杰微笑着的嘴角抽动了几下。

唯一的女生拉门进来,挥手同夏油杰打招呼:“夏油是吧?我是家入硝子。”她张口说话的时候有一点烟味,想来刚才是找了个地方偷偷抽烟去了。
“硝子。”本来盯着自己看的那人挥手叫她过去,两人背过身去交头接耳,小声说了些什么,转过来之后白毛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扑到夏油杰跟前同他握手:“我是五条悟,杰可以叫我悟哦!”
夏油杰一愣,看着他墨镜后闪闪发光的蓝色眼睛,搞不懂他脑子里都想的什么,被对方握着手上下晃了晃。

家入硝子在后面一脸无奈地看着。
刚才她是在告诉五条悟夏油杰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所以并不知道什么御三家,自然也不认识他。这正如了他得意,态度立刻180度大转弯。

“杰刘海好怪哦。”“想打架吗?”
谁能想到这两个乍一看完全相反的人居然是同一种性质的混蛋,两人狼狈为奸一拍即合,接着又一路从地上打到了床上。

“悟还没睡吧?”夏油杰进了房间,里面有点空,因为东西都被搬去他的房间了,一想到他可怜巴巴地从自己的房间里拿回枕头的样子,夏油杰就有点想笑。
五条悟没理他,心想他要是敢拿手冰自己就一拳打到他脸上去。
“既然悟已经睡了的话,东西就明天再给悟吧。”夏油杰走到五条悟床边说。
故意的!这家伙肯定是故意的!这东西今天必须得拿出来!五条悟翻身起来:“不准走!”
暂时不生气,看在礼物的面上。

夏油杰叫他闭上眼,于是他闭上眼,夏油杰拉过他的手,于是他乖乖伸出手。
对方打开了什么盒子,然后他感觉到微凉的金属小环被套在他的无名指上,缓慢地。比那温度要高得多的呼吸紧跟着拂过他的指间,一个吻落在指节上。

“好啦。”夏油杰又轻声说,于是他睁开眼。

五条悟抬起手来看,银白色的戒指没什么过于花哨复杂的纹路,戴在他本就细长白皙的手好如锦上添花,很合适。没戴过戒指的手上多了这么个东西一时间不太适应,但是看着很顺眼,他不讨厌。他很喜欢。
不知道戒指是什么材质的,他也不在意。就算是夏油杰用草编个戒指给他他也高兴。杰是最好的,所以杰给的一切都是最好的。

他决定不生气。
“猫猫神原谅你了。”说这话时,五条悟盯着自己的手,没瞅对方的眼,他的脸从夏油杰亲自己的时候就红了。

夏油杰其实也脸红的要命,递给他一个盒子,“那,麻烦猫猫神帮帮我。”
他接过盒子打开,里面有一个空位,空位旁边是另一枚戒指。是杰和我,他想。
他将那枚戒指拿出来看,与自己的差别不大,很好,一看就知道是一对儿。又看到内侧刻着“G”和“S”两个字母,这也很好。五条悟满意地点头,也学着他刚才的样子,慢慢轻轻替他戴上戒指。

期间夏油杰一直盯着他看,带着笑。
“你笑什么?”五条悟问他。
“因为悟太可爱,我实在太喜欢。”夏油杰凑过去亲他。
“我也喜欢杰。”于是他闭上眼。

(二)

天气多变,刚才还是晴阳高照,现在又乌云积聚,下起雨来。属实苦了那些没带伞的普通人。五条悟也没有带伞,但他怎么看也算不上普通人,无下限术式完整地将雨与他隔绝。
适应了变化莫测的天气的人还是占了多数,繁荣地带的十字路口行人分毫不减。匆匆而过的工薪族并不会留意自己身边走过一个不会被雨淋湿的人,就像五条悟也不会在意他们雨伞的颜色。
六眼如实地将搜集到的信息传递给大脑,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咒力。五条悟皱眉,然后转身绕远路。

但他还是遇到他了。在由骤雨扫清无关人士的公园里。这该死的相遇不知是偶然还是对方的刻意而为。又或者说,不合时宜的默契。

“你知道我会杀了你吗?”五条悟脸上看不出表情来,但语气不是什么因与故友重逢而喜悦的样子。

“我知道的,悟会杀了我。”夏油杰脸上淡然,像是无所谓,“但不是现在。”
他今天没穿那件袈裟,褪去盘星教教主的外皮,只是个普通的与五条悟有过节的路人。

五条悟关了无下限。这使他能够与夏油杰走进同一场雨里。
雨下得很大,不消片刻就讲五条悟整个淋湿。高远不可及的神子坠入人间,狼狈不堪地垂着头,白色的发丝贴在额头上,雨水顺着它滑落,打湿脸颊,流进衣领里。
绷带也湿透了。五条悟把它取下,露出那双极美的蓝色眼睛来。

夏油杰出门带了些良心,他走过去,将自己的雨伞分给五条悟一半。

他没穿那件袈裟,于是五条悟得以看到他手上戴着的戒指。
五条悟觉得眼前的世界忽的变模糊了,然后无规则地扭曲,害得他看不清眼前的人。

“烦死了,六眼出问题了,”他用手去揉眼,抹去眼边挂着的雨滴。
夏油杰去亲他,又被无下限挡住。
“你别想这样回避我的问题。”
“悟有什么问题想问我?”

那可太多了,十万个为什么加在一起都没有他想问的问题多。五条悟张口,半晌没吐出半个字来,只是看着对方大半边身子也被雨打湿。
问题太多,所以一时之间不知道要问哪个,也正因为问题太多,反而一个也问不出。

五条悟放弃思考闭上眼,关闭了无下限。
对方会意,一个带着热气的吻奉上来。温软的舌头细细地描摹他的嘴唇的形状,戴着戒指的手覆上他的侧脸,往下滑到颈侧来回抚摸。

危险的暗示。
把脆弱的咽喉送到敌人手边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但是很显然,五条悟的身体十分享受来自夏油杰的抚摸。

猫被摸得舒服了,略微弯腰把身子压到他身上。
“仅限今天,带我走。”他声音有些低,颇有一些今天你不带我离开就生吃了你的气势。

五条悟被雨淋湿了个彻底。他再怎么是咒术界的最强,在对抗病魔这方面也是普通人,甚至不如普通人,是个娇贵的大少爷。
夏油杰怕他生病,所以只好带他回去。

(三)

夏油杰委婉地拒绝了五条悟共浴的邀请,代价是好不容易态度缓和了些许的猫又摆出来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五条悟先他一步洗完澡,在教祖的卧室里走来走去,把感兴趣的东西给翻出来摸了个遍。夏油杰出来的时候,他正拿着一本相册在看。
“悟在看什么?”夏油杰走到他旁边,对方没有开无下限,他很顺利地吻上他的嘴角。
“随便看看。”五条悟随手把相册扔下,依然是冷淡,但是没有拒绝的意思,由着他带着自己躺倒在床上。

夏油俯身与他接吻,手上沾了润滑液探向他的后穴。许久未被使用的位置同第一次一样紧致,似乎仅是一根手指便已经到达了极限。他在里面抽插着寻找到记忆中的那一点,用力一刮,得到对方的一声闷哼作为回应。这之后,不论他怎么动作,五条悟都没怎么发出过声音。
他叹了口气,将自己缓慢地插入,进去之后也没给对方太长时间适应,直接按照自己的节奏动作起来。五条悟瞪大了双眼,“夏油杰你什么毛病?!”说着又捶他的后背。
他对此照单全收,张口啃咬雪白的胸膛,没再继续以对他来说并不舒服的力度顶弄,而是朝着他的敏感点进攻,对方终是开口叫出声来,

“杰...”声音中隐约带了哭腔,夏油杰下意识觉得不对劲,抬头一看,五条悟哭得稀里哗啦,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放缓了速度慢慢地摩擦,凑过去贴贴他的嘴唇,“悟?”
五条悟被操得迷糊了,把什么立场啊责任啊都暂时抛到九霄云外,就想着杰为什么不抱抱我啊,委屈的要死,“杰你抱抱我...”

夏油杰把软绵绵的猫抱起来顺毛,抬头从下面看他,把滑到下颌的泪珠卷进嘴里,鼻尖蹭蹭他的下巴。
由于体位的改变得以进入到更深的地方,龟头闯进结肠口,带来灭顶的快感,五条悟变得格外坦率,热情地回应他的每一个动作,就像是回到了高专时两人在宿舍里做爱的时候。但睁眼看就知道,这只不过意乱情迷的幻觉罢了,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

悟可以暂时忘记这些的话,我是否也可以被允许呢?
仅限今天。

他扣住五条悟的后脑勺,令他低下头来同自己接吻。柔和、缠绵、暧昧的吻,与下面的动作截然不同,汹涌的爱意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两个于海中溺水的人自暴自弃地越沉越深,紧紧相贴是带着温热的柔软。

(四)

“怎么来的这么晚呢,悟。”夏油杰捂着右臂的伤口,却阻止不了血液流失,体力不支靠着墙滑坐到地上。
五条悟蹲在他面前。绷带在来的路上便散了,一双蓝眼睛里装着各种的情绪就快要打破薄冰溢出来。他很疲惫,可对方显然更加狼狈。袈裟不知哪去了,雪白的里衣染上血迹,丢了一条胳膊,狰狞的伤口从肩膀爬到胸口。

“那天悟是怎么说的来着?”他长呼出一口气,缓了许久后接着说,“下次再见面就杀了我,对吧?”他伸出尚存的另一条胳膊去摸五条悟的脸。
“亏你还记得啊。”五条悟没躲。他本想说,那你就别来出现在我面前啊,可是他又知道自己躲不过。
他手上沾着的血顺理成章地到了五条悟的脸上,“幸好戒指是戴在这个手上的,就留给悟作纪念吧。”

“————”
“哈。”愣了一下之后夏油杰笑出了声,“最后你倒是说些诅咒人的话啊。”

(五)

“夏油老师和五条老师关系真好,连戒指都是一样的。”
“......”
“笨蛋,你和伏黑关系好也没见你俩戴同款戒指啊。”
“可是我不戴戒指诶。”
“虎杖你真是蠢到无药可救了啊。”
“有吗?啊,他们来了,一、二——”
“五条老师生日快乐!!!”

end.

小五:杰,你这戒指脏死了,我才不要。

6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