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线诅咒师悟和咒灵杰来到主世界

本篇发疯作品

异世界的五条悟和夏油杰带【】

私设异世界的【五条悟】在百鬼夜行中杀死【夏油杰】后,毫不犹豫的诅咒了【夏油杰】并在将人安葬后心血来潮带着变成咒灵的【夏油杰】半夜去看自己给对方弄的墓

发现自己弄的墓空了【夏油杰】的身体消失了直接爆炸,当晚就带着变成咒灵的【夏油杰】叛逃了。

本世界原住人口的没有【】

你要问伏黑惠现在是什么心情,那他绝对会说自己现在像在做梦一样。

谁家好人回收个特级咒物大半夜前是生死时速,然后是看着个傻子生吞咒物,再在自己紧张的看着某个千年诅咒之王受肉成功跟个s*一样嘴里喊着

“啊啊果然!!光亮还是要靠肉体去感受啊!!咒灵的肉体太乏味了!人呐!女人在哪!!”

像个变态一样,而就这疑似变态的诅咒之王站到天台上面后。

天空中突然掉下了个穿着黑色和服,白色遮眼带子的五条悟,像个疯子一样喊着有趣极了。伏黑惠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渣终于疯了吗?!

就在自己打算开口让五条悟这个人渣冷静一点的时候,某个自己眼熟的疑似已经疯了的某人渣,站定后看了眼伏黑惠,又看了眼两面宿傩,嘴角就冒出一抹很大的弧度,像个神经病一样看向自己身后。

“杰,快出来看乐子!”

在伏黑惠震惊的看着随着那人渣话落,周围的天空都暗了好几个度,随后一个扭曲的身影慢慢在【五条悟】身后显现,虽然是劝导的语气但满满的傲慢。

“嘛嘛,悟这样说人家可能对方会生气哦,还是要委婉点呢。”

“啊,这样吗?杰,但真的很有趣诶!”

伏黑惠面无表情,伏黑惠瞳孔地震,伏黑惠嗓子破音“五条老师,你是终于疯了吗!”他看到了什么五条悟那人渣被诅咒了?身后还有个咒灵!看样子五条悟自己还是知道的那种!

但是他看着的【五条悟】只是嘴角的笑意开始收敛,而自己身边却传来了自己熟悉的某人渣的声音“诶,惠惠竟然没有发现对面并不是GTG五条老师,老师真的好失望啊。

不过嘛,谁能来帮伟大的Good Teacher Gojo来解释一下现在是什么情况?”说话时却早已将眼罩拉了下来,一眨不眨的盯着对面的【五条悟】和【夏油杰】一人一咒灵。

“诶?情况吗?我也不知道诶?”开口的是我们的小天使虎杖同学(鼓掌)(撒花)

伏黑惠立刻看向虎杖悠仁,而五条悟只是盯着【夏油杰】问身边的伏黑惠“所以惠惠我记得,这只是寻找特级咒物丢失的任务。

嘛嘛要不是老师我啊现在有更感兴趣的,绝对要把惠惠现在的样子拍下来给高年级同学们看看。”

是真的杰呢,被【我】自己诅咒了吗哇哦好神奇哦。

伏黑惠“……”他是不是还得感谢五条悟这个人渣,现在有更感兴趣的了?

虎杖小天使默默举手“那个——抱歉,被我给吃掉了。”

五条悟这时才将视线转向一旁的虎杖悠仁,“真的吗?”

而那边一直在被【夏油杰】投喂喜久福而显得安静异常的【五条悟】,一开口便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嘛嘛对面超逊的老子,的确完完全全混在一起了哦。”

“悟,要好好说话,不要自称老子。抱歉,悟就是这样,不过对面的悟你好呀。”

“哼,杰你干嘛要理对面超逊的老子!明明老子才是你的悟吧!老子会闹的哦,杰!老子真的会闹得哦!”

夏油杰满脸笑呵呵的一巴掌拍在【五条悟】的头上“悟,在外面正常一点。还有不要总自称老子。”

【五条悟】“……杰,自从变成咒灵就凶了好多哦。”

【夏油杰】“那是因为谁啊悟。”

看着【夏油杰】越来越危险的眼神,【五条悟】立刻夸张的往旁边躲了躲“杰,你后面冒火了哦~”

【夏油杰】“……”【夏油杰】深吸一口气,死亡微笑“悟,打一场吧。”

五条悟幸灾乐祸,五条悟跃跃欲试:“诶?杰要揍他吗?老子看在你也是杰的面子上可以帮忙哦。”

旁边的虎杖悠仁,伏黑惠‘被遗忘了呢。’/‘人渣五条悟,你在干什么!’

7 Likes

本篇发疯作品

异世界的五条悟和夏油杰带【】

私设异世界的【五条悟】在百鬼夜行中杀死【夏油杰】后,毫不犹豫的诅咒了【夏油杰】并在将人安葬后心血来潮带着变成咒灵的【夏油杰】半夜去看自己给对方弄的墓

发现自己弄的墓空了【夏油杰】的身体消失了直接爆炸,当晚就带着变成咒灵的【夏油杰】叛逃了。

本世界原住人口的没有【】

——————————————————————————————

“杰,好无聊啊——我们去找点乐子吧,去吧去吧…杰——”

【五条悟】此时正围着【夏油杰】不停地撒着娇,他已经在这个破房间陪着杰待了一个小时了。

拜托,明明他是来找乐子玩的,但是杰一到这个世界事业心就又犯了。

明明杰没变成咒灵前也没见杰这么有事业心啊,真是的,杰绝对是嫌弃我了,所以男人久了就会变得。

要问他们为什么现在在盘星教旧址,就得从一小时前说起。

【夏油杰】被【五条悟】整的火起,旁边五条悟还在不遗余力的煽风点火。

然而【五条悟】跟【夏油杰】两个人没有打起来,倒是两只鸡掰猫打了起来。

【五条悟】那恶劣的性子本来想直接一发茈过去跟对面五条悟互A,但是被看出他想法的【夏油杰】强硬镇压了。

两只迫于【夏油杰】淫威的鸡掰猫,最后就那么赤手空拳地打了起来。

一开始两人还在正儿八经地互殴,后面就渐渐演变成了你踹我一脚,我给你一拳。

到了后面就莫名其妙的发展到了互相扯着对方头发,掰扯在一起。

伏黑惠和虎杖悠人两个,一个已经捂脸蹲在角落,一脸我不认识他;

另一个表情逐渐变成了豆豆眼,嘴里喃喃还…还可以这样吗?

靠谱的【夏油杰】只能上前先拉开自家的【悟】,然后又将这个世界的悟也拉开。

被拉开的【五条悟】被【夏油杰】环着腰,还四肢乱窜地往对方那边舞,嘴里还不忘嚷嚷

“杰,你放开俺!俺还打不过那个废物!”

“哈?你有本事先从【杰】怀里出来啊!”这是嫉妒的面目全非的五条老师。

【五条悟】一听对方提【夏油杰】,嘴角立刻扬起一抹嘲笑的表情。

“哈,俺凭本事留下的【杰】。老子可比你个废物强唔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夏油杰】强硬地捂住嘴,【夏油杰】朝五条悟歉意地点了下头。

毕竟也是悟他对悟一直都很宽容,放出咒灵暂时拦在五条悟面前,自己带着自家的【悟】直接离开。

而现在越想,【五条悟】越觉得自己是对的,于是满脸幽怨地看着正在集合自己以前盘星教人手的【夏油杰】。

“杰,渣男!”

正在与菅田真奈美谈论后续盘星教事宜的【夏油杰】一顿,回头,硕大的脸上写满了无奈。

“所以,悟怎么了?”

“杰,这明明不是我们的事吧!我们干嘛要帮这边的废物们收拾烂摊子啊!

老子才不要!

夏油杰你告诉老子你是不是厌了老子!

是不是想要分家!

果然男人得到了就不知道珍惜!”

【五条悟】越说越理直气壮,到后面直接把自己眼前的眼带扯下来,眼眶泛红一眨不眨地盯着【夏油杰】。

【夏油杰】轻叹口气“悟,想做什么?”

【夏油杰】跟【五条悟】在一起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这个one and only说这话又是想要去搞事了。

然而得到消息就马不停蹄地赶过来的菜菜子和美美子却是不知道。

虽然知道这是异世界的【夏油大人】,但是即使是异世界但是仍然是【夏油大人】。

所以在【五条悟】说这话的时候,即使不知道对方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作为【夏油大人】养女的她们立刻毫不犹豫地开始维护自己心中最敬爱的【夏油大人】。

“【五条悟】,不允许你这么说【夏油大人】,【夏油大人】就是最好的!”

“对!绝对是【五条悟】你的问题,【夏油大人】才不会做始乱终弃的事!”

菅田真奈美一年的紧绷在重新见到【夏油杰】,虽然是异世界变成咒灵的【夏油杰】。

但仍然让她一年紧绷的神经暂时松懈下来,觉得有趣,也加入了这场混乱。

“夏油大人,是打算找第二春吗?如果您需要的话,我也不是不可以呢。”

“杰,你敢!你信不信老子撕了你!”

“【五条悟】,你怎么能这么跟【夏油大人】说话!”

“【五条悟】,道歉!不准这么跟【夏油大人】说话!”

“【夏油大人】,【五条悟】这个样子,要不还是分了吧。”

看着为自己义愤填膺的两姐妹和满脸幸灾乐祸搅浑水的菅田真奈美,【夏油杰】再次头疼地揉了揉眉,自从变成咒灵后,他揉额头的次数就肉眼可见地变多了。

而【五条悟】因为跟【夏油杰】待久了,虽然嘴上经常说【夏油杰】不爱自己,但是被惯着那么多年,还是很清楚自己在【夏油杰】心里自己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个时候,也只是嘴上说着,跟着她们一起闹【夏油杰】而已。

【夏油杰】当然也清楚,但是看到现在这样混乱的场面,还是会有点哭笑不得。【夏油杰】觉得现在这样不行,必须得转移至少悟的注意力。

“悟,脑花还没有死哦。”

果然,一听到脑花,【五条悟】立刻就不闹了,而是满脸杀意。

“哈?废物不愧是废物,那种千年的蚂蚱竟然还能容忍对方蹦跶这么久。

果然,【杰】我们还是先把烂橘子们全杀了吧。”

【夏油杰】嘴角也勾起了一抹残忍的笑“悟,那就一起去先将咒术总监会屠一遍吧。”

“好啊。”一个最强极恶诅咒师,一个最强咒灵两人嘴角都挂上了恶劣的笑容。至于他们屠杀完烂摊子他们可不收拾。

第二天夜晚难得休息的五条悟,拿着让五条家查到的【夏油杰】他们的行踪,本来正打算暗戳戳的去找他们愉快的玩耍,却突然接到了伊地知的电话。

“五条先生,你到底都做了什么!”刚接通电话对面伊地知奔溃的声音就传来。

伴随着对面不是传来的轰鸣声,五条悟迷茫的歪了歪头。

“诶?伊地知我可是什么也没干,正在家里准备休息哦。”

“别开玩笑了,那现在在屠杀咒术总监会的人是谁!还有我没看错的话,那只…那只咒灵是夏油杰吧!”

五条悟还没再次对面电话里就传来自己的声音,“阿拉阿拉,这边还有一只小老鼠呢。”

“嘟嘟嘟…”

‘啊拉,被挂了呢。不过好酷,我就当没接到这个电话吧。毕竟烂橘子死了就死了。’

心里想着五条悟毫无心理负担的将手机关了机,反正有【杰】在自己就算真发疯,也有【杰】在旁边呢。这样一想更放心的五条悟打了个哈欠,毫无心理负担的去睡觉了。

11 Likes

你俩来真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