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幼杰流落文野被森鸥外养大回到咒回

1
‘夏油杰你好,我想你应该知道我是谁。’

“你就是‘书’吗。”

‘是的很抱歉,因为我的失误导致你误入我们的世界。

不过我想你在这里也有很多不错的收获,不是吗?’

“你要这么说确实,但是好歹也要给我这个受害者一些补偿吧。

我可是一个无辜可怜的受害者诶,受~害~者——”

夏油杰虽然现在感觉自己什么也看不到,但是在森先生多年的亲身教导之下(还有对太宰治的学习之下),模仿起了太宰治那欠揍的语气。

先试探一下底线,毕竟‘书’的目的暂时不明。

‘您…可以不用学太宰那一套的…’

“哦,有用就行。”

夏油杰虽然暂时感觉不到自己的感官,但是语气里也能听出冷漠。

你要问‘书’,它现在的内心是崩溃的,救命要是隔壁咒回知道自己把它家的小鬼搞成了现在这个黑泥精的样子,真的不会来追杀自己吗!

不行不行!绝对不可以!把他的记忆封了!

对给完补偿就把记忆封了!绝对不能让这小孩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回去!

内心百转千回‘书’自认为正常的语气,重新对着夏油杰开口‘作为补偿,你可以选择一种异能,我会用你们世界的方式赠给你。’

“拜托,我六岁就到这里了诶,整整十年,一个异能有没有都无所谓吧。

整整十年都是一副六岁小鬼的样子,‘书’,你不觉得自己很傲慢吗?

而且你所谓的补偿,我想也只是为了堵住我的嘴吧。”

“诶?你怎么知道!不对怎么会,你想多了夏油杰。”

“从一开始就好到莫名其妙的语气,到后面我模仿太宰的时候你很明显沉默了一段时间。

我快速变脸后,你自以为没有任何变化的语气里很明显带着慌乱。

你很崩溃吧,我本来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你一开始是这么想的吧。

从一开始想用好处堵住我的嘴,你不能动我,至少不能抹杀我。

为什么,因为我原来的世界啊,原来如此,那么书,让我听听你打算用什么收买我。”

‘书’现在已经要崩溃了,救命,夏油杰到底在自己家那几个崽子身上到底都学了什么!

救命,为什么才短短十年就变成现在这样,救命,这拉出去谁敢相信是咒回世界的夏油杰啊!

“你…你想要什么…夏—夏油杰先说好,杀人放火我是不会帮你的!还有之前说送你的异能依然有效。”

“哦,我要两个请君勿死和人间失格。

然后记得把我送回我失踪前的那个时间,毕竟人家只是个六岁可可爱爱的小可爱呢~”

绝对…绝对!这个夏油杰绝对!坏了吧!绝对坏了!

书没有在夏油杰的语气里听到任何应该是身处弱势的人该有的慎重,反而是满满的有恃无恐以及他真欠揍,这是书毫不犹豫将人一脚踹回去前唯一的想法。

————————————————————————————————————————————————————————————————————————

“杰!你怎么在这里,你知道妈妈找了你多久吗,不要再乱跑了好吗?妈妈真的很担心。”

六岁的小夏油杰抱着一个球刚恢复意识,就被急匆匆跑过来的夏油夫人紧紧抱在了怀里。

小夏油杰疑惑的歪了歪脑袋,好奇怪妈妈为什么要这么慌张,自己只是去捡了一个球啊。

虽然心里是这么想的,但是作为一个乖宝宝夏油杰还是伸出自己的一只小手抱住自己的妈妈。

“妈妈,我只是去捡球了。没有乱跑。”

夏油夫人看着神色认真,抱了自己一下就小大人般板起脸,将小小的皮球举到自己眼前的夏油杰。

终于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找不到自己儿子一天一夜的恐慌在这一瞬间汹涌的涌出。

“对不起对不起,是妈妈没有看好杰,杰我们回家好不好?”

夏油杰其实更想留下来,在他自己的记忆里他才刚刚把球拿出来,不久前自己一个没注意皮球就脱手滚了出去,他好不容易才把皮球重新追回来的。

但是在看到自己母亲现在恐慌的模样,懂事的小夏油杰乖巧的点了点头,乖乖的被自己母亲抱起来带回家。

重新找回自己儿子的夏油夫人并不想再去思考,明明自己的儿子已经失踪了一天一夜为什么会还是跟出门时一样的状态,这么诡异的状态产生任何思考。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差点丢了孩子的母亲,她抗拒着思考着一切在她心里她的孩子回来就可以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回到家见到了同样急匆匆被夏油夫人一个电话叫回来的夏油先生,夏油杰看着罕见潦草的父亲心中的疑惑更甚。

夏油先生在看到完好无损的夏油杰时,素来坚毅的神情也染上了劫后余生的表情,刚打开家门就几步上前一把抱住了乖乖被母亲抱在怀里的夏油杰。

小夏油杰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有点湿润,刚想提醒父亲却被父亲抱得更紧了。

“太好了,我的儿子欢迎回家!”

小夏油杰内心突然涌上一抹难言的悲伤,鼻子一酸,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回来了,妈妈,父亲。”

或许是这次小夏油杰的失踪彻底吓到了夏油夫妻,很长一段时间夏油夫妻二人对小夏油杰的关注甚至到了小夏油杰去上厕所,夫妻二人其中之一也要去盯着。

不过在小夏油杰明确拒绝之后,两人只能满脸担忧和不甘地放弃了。整整半个月过去了,夫妻二人才渐渐停止这种应激行为。

小夏油杰自己也能感受到自己的不对劲,虽然夫妻二人极力隐瞒,但是没有任何记忆空白的一天,仍然让小夏油杰惶恐。

而且以前因为自己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所以自己总是会主动去帮助那些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现在并不是特别想去多管闲事。

甚至自己虽然依然去帮助他们,但是自己却总是能一眼看出也不能说是一眼看出吧,通过人的肢体以及眼神和微表情里察觉对方的真实想法。

夏油杰看着那些表面上道谢的话语,但其中有些只是敷衍小孩的,还有些明显透露出对怪物的恐惧。

真是的,为什么以前看不出来,现在却能一眼看出来呢,这真的很奇怪。

夏油杰无聊地抛着自己手中替邻居夫妻赶走的‘怪物’形成的球,心中的无趣越来越强烈。

嗯?自己的身体里那个奇怪的空间里面,那个…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人间失格?”

小夏油杰伸出自己的小手,在触碰到成为咒灵的人间失格的一瞬间,一片白光突然爆发,小夏油杰本能地闭上眼。

“啊拉,真的回来了呢?真是有趣。”再次睁眼,小夏油杰眼底的童真已经褪去,如今仍然六岁的夏油杰眼中满是诡谲与算计。

计划成功,自己赌赢了。人间失格太宰治这个异能力不得不说是个bug的存在呢,。

虽然的确有赌的成分,即使没有恢复记忆,夏油杰也相信有些已经成为本能的东西是不会随着记忆的消失而消失的。

不过不得不说,现在的确是最好的形势。看了眼日历,夏油杰确定了的确是自己六岁的时候,反正他也没什么好做的,现在就当是退休生活吧。

夏油杰愉悦地决定了接下来自己打算以普通人的身份轻松长大。

5 Likes

2
2005年,夏油杰14岁

在夏油杰再一次将一只咒灵搓成咒灵球,准备就着‘人间失格’将改良版咒灵球吞进去的时候,突然眉头一厉。

“谁!”

本是无意间路过的夜蛾正道在暗处叹了口气慢慢走了出来,他只是出差途中想到要买的东西还没买,所以才临时下车来这边买个东西,看到这里连个高级点的咒灵都没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才多留了一段时间想要探查一下。

没想到今天刚找到一些线索,就被本人发现了。野生术师吗?从未见过的术士,还是个孩子很敏锐。

夜蛾正道一个表面硬汉内心柔软的成年男人,对着一个孩子还是让他尽量用柔和的一面去面对这个未成年的小孩。

夏油杰在夜蛾正道出来的一瞬间,大脑飞速运转。男,目测三四十岁,即使有意隐藏,但那一身气势很明显不是普通人,全身肌肉虽然被衣服遮挡,但不难看出是常年锻炼的结果,虎口处有老茧,随身应该带有武器…常年从事危险工作,而且绝对见过血。

夏油杰眉头皱了皱,啧麻烦。不过看着对方勉强做出的柔和面色,还是决定跟对方玩玩,看看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一有不对无法一击毙命就迅速从自己计划出的安全撤退路线离开。

想好的夏油杰往身后的长椅上一坐,双手交叉就那么直直地看着夜蛾正道。在长长的衣袖遮掩下,一把手枪已经握在了夏油杰的手上。

“所以,大叔你有事吗?”

看着男孩那故作恶劣的表情,夜蛾正道不禁眉头皱了皱。看出小孩对自己的戒备,他特地举起双手向后面退了几步,表示自己没有恶意。但小孩的表情并没有什么波动后,只能心中暗叹一声好有戒心的孩子。

“我是夜蛾正道,一级术师,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的一名老师。”

夏油杰脑内曾经看过的资料顺势一过,夜蛾正道是一级咒术师,就职于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是那个恶心的咒术界难得的好人呢。

“所以您找我有事吗?抱歉啊,我对你说的什么一级术师还有什么东京都立咒术高等专门学校,根本听都没听过呢。”

夜蛾正道脑内迅速形成判断,前十几年从未接触过咒术界的野生幼年术师,想到对方那稀有的术士,夜蛾正道内心的爱才之心燃了起来,他特地将咒术界的一些常识以及自己知道可以说的都科普给了夏油杰。

夏油杰虽然都知道,甚至因为在森鸥外他们常年的耳濡目染之下,甚至有些咒术界隐藏的东西也了解一二。

但这不妨碍他现在装作一个对咒术界一无所知的小鬼,他本身就在找能让自己不那么看起来有危害的方法进入咒术界,既然对方主动送上门来他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所以在夜蛾正道郑重地邀请自己进入东京咒术高专学习时,故意在脸上摆出为难和心动的神色。

“所以夜蛾先生,高专会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同类对吗?”

“是的,嗯…”

夏油杰体贴地道出自己的名字,夜蛾正道才微点头继续道:“是的,夏油杰。你在高专可以得到更系统的教导,对你以及你的术士开发,我想我们会给予你很多的帮助。”

“这个……我需要跟我的父母商量一下。”

随后夏油杰和夜蛾正道互换了联系方式,夜蛾正道在离开前对夏油杰表示自己回到高专后,会将录取通知书寄到夏油杰家。

如果夏油杰决定进入咒术界,那么可以按照录取通知书的时间来东京报名,到东京的时候提前联系他就可以了。

夏油杰微笑着送走了夜蛾正道,回到家后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夏油夫妻还在外面工作,确定短时间内父母不会回来。

夏油杰回到自己的房间,在房间的几个角落摸索了一下,随着一道道沉重的铁皮落下将所有的门窗封死,夏油杰打开了自己床下的一个隔板。

里面有匕首、手枪,甚至还有一把狙击枪,这些全都是夏油杰费了番功夫从黑市搞到手的。夏油杰将藏在袖子里的手枪放了进去,取出放在里面的一台笔记本(2005年我去搜了搜是有笔记本的)。

夏油杰打开看着里面近几年搜集到的情报,因为现在网络并不是特别普及,所以搜到的资料有限,但是即使这样,夏油杰的直觉还是告诉他不对劲。

自己这么多年清理咒灵,咒术总监部或者御三家总会有一个知道的,或者也会有窗前来探查一番。

但是没有一点消息出现,就连自己故意透露出去的消息都很快被人掩盖下去了。真有意思啊,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既然如此,那他就以身入局,让他看看到底是谁费这么大功夫下这么大一盘棋,将他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十四岁小孩子也算计进去。

夏油杰很明白自己咒术的特殊性,算计他无非是看重自己的价值,所以他真的很好奇到底是谁想做什么。

毕竟这么多年安生日子过的他真的很无聊,就像森老师当年说的他的成长是巨大的。现在想想当初森先生是这么跟他说的。

“杰君,你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我想你跟中也君一定能相处的很好,你们跟曾经的太宰君都是很耀眼的钻石。

不过杰君虽然你骨子里是个温柔的人,但是相比于太宰君和中也君如果我真的要选一个继承人,那么杰君你就是最适合的人选。

毕竟杰君如今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呢,对家人的认同以及下面人对杰君毫不吝啬的夸赞,杰君你真的已经是非常闪耀的钻石了呢。

所以如果有一天即使我出了什么意外,杰君也会主持好大局的吧。”

夏油杰是真心尊重自己这位老师,当即单膝跪地“首领。”

“不用哦,杰君。我是真的为你感到高兴,你的成长真的是巨大呢。你是我真正亲手培养出的钻石,我为你骄傲杰君。嘛,这么看来我还是能养好孩子的嘛。”

已不是特别年轻的长者,就那么静静地沐浴在日光之下,目光柔和的看着自己。当时的夏油杰郑重的接过对方递来的银之手谕,后面…

夏油杰迅速从回忆中抽身,将一切恢复原样后看了眼时间确定自己的父母已经快要回来后,便打开房门下楼准备今日的晚餐。

晚餐时间夏油杰将今天的事情,能说的都跟自己的父母说了,也表示了自己希望前往东京就读的想法。餐桌上本笑容满面的夏油夫妻,面上的笑容逐渐消失。

夏油夫人思考再三,还是想要劝阻一下自己这个一直很有主见的儿子。

“杰,母亲更希望你有一个好的未来。你有能力进入更好的学校,那只是一所高专。”

“妈妈父亲,抱歉我有必须要去的理由。不过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在高专期间我也会努力备考东大,我还想东大的法律系呢。”

夏油夫妻互看一眼,都明白自己儿子从小都很有主见,而且他们儿子这么多年也的确从没让他们失望过。

他们并不觉得儿子会莫名其妙进入一所高专,虽然仍然不知道夏油杰六岁失踪那会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他们儿子的变化如此巨大他们还是明白的。

“杰,父亲我不会反对你的决定。但是能告诉我,你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在发生当初那样的事。”

最终还是夏油先生先做下了决定,餐桌上的三人早已都放下了碗筷。夏油杰看着父母眼中的担忧,轻叹口气内心满是柔软。

“放心吧,父亲母亲。不过如果真的事情不对,我会安排你们假死出国。”

“怎么会?这太危险了杰!我们…”夏油夫人激动的直接站起了身。

“妈妈,我想你们应该已经看到我房间的东西了。那么您就应该明白这一天早晚要到来,我不能放着隐藏的危险而不管,直到危机到来那天像个傻子一样没有任何反抗的手段,卑微祈祷别人来救我,来救我们。求人不如求己。”

夏油夫人和夏油先生半晌无声,他们也能明白早在很久以前杰就已经将一切的疑点,跟他们开成公布的谈过了。

他们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或许会有危险,但他们总觉得还有时间而一直逃避这件事。

夏油夫人率先留下泪来低声抽泣起来,夏油先生此时也眼眶微红。接过夏油杰递过来的纸,低声安慰着夏油夫人。

“你如果想去就去吧,杰。我们为你感到骄傲,所以杰我希望你能活着回到我们身边。”

夏油杰看着自己的父母,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吧,其实是当初夏油杰故意让自己的父母发现自己私藏的那堆东西。一开始夫妻两人毕竟只是普通人,看到那些吓了个半死。再加上夏油杰根本没有想在自己父母面前掩饰自己的变化,两人很快明白了过来。

再加上当时结合自己好不容易搞到的那些资料,夏油杰一阵坑蒙拐骗加上自己六岁失踪的事。

跟父母解释自己当时是被人抓走那个人在自己身体好像放了什么东西,又在后面不禁意的表现出自己能看到一些奇怪的东西之类。两个大人一寻思有人对自家儿子做人体实验,当时就想报警但是想到自己儿子是莫名其妙出现的。

又怕自己去报警自己儿子会变得更危险,两夫妻最后心一横决定将这件事捂下来,打死也不会说出来。夏油夫人有一次出门突然旁边的玻璃破碎,而自己的儿子一脸焦急的赶过来。

两夫妻更加确定自己的儿子绝对是从某个人体实验逃出来的,而夏油夫人那次袭击就是对他们的警告,毕竟那天夏油夫人本来是想偷偷摸摸去警局报警的。

但那天其实真的是个意外,夏油杰之所以会出现在那儿只是因为自己正在搜集咒灵,而那个咒灵只是想撞碎玻璃躲进去。

但是从夏油夫人的角度来看,自己面前的玻璃突然破碎,抬头一看,夏油杰就站在马路对面。这就是警告!赤裸裸的警告!但这真的完全就是个巧合。

不过后来夏油杰发现效果也挺好,只能强忍愧疚并没有解释。甚至后来夏油先生因为这件事给自己和儿子都报了武打班,还拉着夏油杰去专业的枪机馆训练。

夏油杰:…

如果不是自己也对现有状况有了大致猜测,夏油杰都要以为自己真的是什么误打误撞逃出来的实验品了。不过好歹为什么会抢和武功,有了一个明面上的解释。

而其实夏油杰也知道自己这次多多少少可能会有危险,但是夏油夫妻已经开始担心自己儿子会不会被杀人灭口,或者再次被带入实验室做人体实验。

甚至夏油先生都想让夏油杰将家里自己的那把步枪也带过去,别问为什么夏油先生有一把步枪。

(夏油先生:男人至死都有一个有把枪的梦想。)

夏油杰当然不可能给他真的家伙,那就是把仿真枪和橡胶子弹,唯一的真家伙开封的匕首。

反正,在一系列夏油夫妻的脑补以及误打误撞之下,夏油杰满脸复杂地被夏油夫妻眼含热泪地送上了前往东京的列车,他父母的眼神不像是送自己去上学,而是像出殡?见鬼的夏油杰自己都不明白,他父母到底现在已经脑补了个什么东西。

————————————————————

这边来解释下有关夏油杰,因为我的设定上面就是森鸥外教导了还没有明确思想的夏油杰。

所以我这篇文的夏油杰本身性格就会跟原著杰有点差异(世界的差异性),在文野一堆剧本精的‘耳濡目染’之下不全黑就已经不错了。

但是夏油杰本身骨子里的温柔这个肯定是不可能变得,而这边夏油杰本来就六岁离开自己父母。

十几年在文野世界的沉浮,父母绝对是杰内心柔软的一点。所以在十几年的思念之下,夏油杰在再次回到自己父母身边也不可能做什么危害自己父母的事。

十几年对自己父母的思恋和美化之下,夏油杰只会更在意他们。所以在很多事情上他自然不会去瞒着他的父母,就像一个学成归来迫不及待像自己的家长展示自己的孩子一般。

你们看我现在很厉害我学到了很多,成长了很多。十几年让他多多少少染上了上位者的傲慢,所以他并没有考虑自己的普通人父母是否能够一下子全盘接受,在自己之前的美化之下很自信的将一切展现给自己的父母。

但在一下子发现自己的父母无法全盘接受后,又开始快速打起了补丁。夏油杰不管是原著还是这里都是带着自己独有的傲慢和骄傲的,他虽然不像原著的杰一样偏激。

但他还是强硬的用自己的方式让自己的父母逐渐接受这一切,文野剧本精的熏陶下只会让夏油杰在自己父母接受这一切摆出更多的耐心。

在他的精确算计之下将自己摆在一个无辜的位置上用一个个完美的巧合让自己的父母不在那么难以接受这一切,到最后完全接受这一切。

而很显然夏油杰很成功的完成了这一切。

再来说一下有关夏油杰文野的剧情之后会专门出番外观影,我在前面也说到过所以大家不用急哦(都会写的)

3 Likes

3
刚到东京的夏油杰并没有立刻前往高专,距离夜蛾跟他说的开学时间还有一个星期,所以夏油杰毫不犹豫地先去了事先定好的酒店。

在开学前第三天,夏油杰看了眼自己逐渐长长的头发,抬手将变长的头发扎一个小丸子,还特地用梳子梳出一撮刘海。

身上穿着高专的校服,看着这副自己熟悉而又陌生的造型夏油杰满意的点了点头。

证件,睡衣,入学邀请,夜蛾寄给他的书…

ok现在…夏油杰往椅子上一坐,随手拿出手机二郎腿随意一跷。

“喂,夜蛾老师我已经到京都了。现在在***酒店,能麻烦您喊人来接我一下吗?”

语气里满是对长辈的恭敬,然而他的表情里却没什么情绪。阿拉就让他来看看,到底是谁有那个胆子盯上我呢。

夜蛾正道思考再三最后还是决定亲自去接这个决定,按照夏油杰给的地址来到酒店,就看到了已经等在门口的夏油杰。

站在门口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夜蛾正道,嘴角扬起一抹牵强的笑,自以为隐藏的很好却仍然被夜蛾正道看到了那一闪而过的落寞。

“抱歉,夜蛾老师我提前到了。”

夜蛾正道默默将夏油杰的行李拿上车,很贴心的没有询问夏油杰为什么会提前来。夜蛾正道以为夏油杰家里并不同意夏油杰做咒术师,然而事实上这一切都只不过是夏油杰想要给人看到的罢了。

一个还未成长的稀有术士拥有者,甚至与家里闹掰的咒灵操术。所有人只会暂时将所有视线集中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的家人身上,他必须首先将自己的父母移出咒术界的视线。

车内气氛有些沉默,夜蛾正道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打破沉默,看了眼车外。“有什么需要的东西吗?因为学校位置有些偏远买东西会有点不方便。”

夏油杰想了想摇摇头,来之前夏油夫人恨不得把床垫给他塞进去,但被他强硬拒绝了。甚至他带来的东西够他在学校用一年了,别问为什么那么多东西他能带的下来,两个大行李箱但凡一打开能直接炸出来,这想装不下都难。

两人大概开了四十分钟的车,夏油杰刚下车打开手机看了眼,眼角抽搐了几下内心吐槽还真是偏僻啊。

夏油杰跟着夜蛾正道来到宿舍,夜蛾正道帮夏油杰把行李箱放在一边随后交代夏油杰,让他去把自己的几只咒灵做一下登记,虽然他自己的咒力已经被登记过了,但陌生咒灵的咒力会触发警报所以需要夏油杰在亲自跑一趟。

等夜蛾正道接了一个电话,匆忙交代了学校食堂等具体位置后就离开了。

等夜蛾正道离开后,夏油杰难得头疼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大行李,先将一直贴身背的背包放进抽屉里。然后深吸几口气,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去把其中一个大行李箱拉开了一角。

“嘭!”

夏油杰手脚灵活的往旁边闪去,而行李箱直接就那么炸开了,夏油杰又用同样的方法打开了另一个行李箱。

夏油杰看着里面被自己母亲放进去的锅碗瓢盆,他第一次很好奇夏油夫人到底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放进去的,甚至还有油盐酱醋。

家里四季的衣服恨不得全都给他塞过来,里面还有两个小哑铃,一看就是他爸给他塞进来的。他真的很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装得下这些东西的。

夏油杰第一次后悔因为对自己父母的迷之自信,而在他们装自己需要用的东西时因为一些特殊的心情并没有多关注和阻止,最后也只是看到两个人关一个行李箱甚至他爸整个人压在行李箱上时,问了一下需不需要帮忙。再被他父母一起强硬拒绝后,夏油杰就不太关注了。

等夏油杰收拾完东西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夏油杰看着焕然一新的寝室,满意地点了点头。看了眼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了,可以去吃午饭了,吃完午饭自己再去登记咒灵好了。心里做下决定,夏油杰关上宿舍门走了出去。

夏油杰刚离开宿舍没多久就遇到了一个点着烟、穿着高专校服的短发少女,少女听到脚步声没有什么表情地抬起头。

“新生?”

夏油杰笑眯眯的打着招呼“你好,我是夏油杰。”

少女转过头,眼下的一颗泪痣给文静的面容增添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妩媚。少女嘴里叼着烟,伸了个懒腰,“家入硝子,不出意外我们今后就是同期了。”

“啊,夜蛾跟我说过我们这届唯一一个特殊反转术式。不过夜蛾说你在睡觉,怎么现在在这里?”

“因为夜蛾说他自己没法带你熟悉环境,而我正好要去吃午饭,就打算等你一起去食堂,顺便饭后散步的时候带你认认路。”

“那么就谢了,家入同学。”家入硝子拽姐的摆了摆手。

吃过饭家入硝子带着夏油杰将整个学校熟悉了个遍后,夏油杰去登记自己的咒灵家入硝子继续回宿舍睡觉。

“硝子,如果太忙没时间去食堂吃饭的话可以给我发消息,我最近也没什么事可以帮你带。”

“帮大忙了,夏油。”

这段时间的相处夏油杰也差不多摸清了家入硝子,是个可以相处的朋友,毕竟她的术士的确有可能会用得到,再加上在高专再怎么也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保持良好的同期关系还是很有必要的。

一个稚嫩天真充满正义感的好学生,本来就是一个充满弱点的靶子。无人看到的地方,夏油杰眯起的眼中满是算计。

——————————————————

现在的夏油对高专没什么感情甚至没有让他真正感兴趣的,我这么写和强调杰现在满脑子算计都是铺垫!我后面剧情铺垫!

我知道这个杰一副坏掉的样子!!!但是人家是森鸥外养出来的,在很多处事上学的太宰。森鸥外不靠谱的养孩子懂得都懂,所以我真的已经很收着了。我要真按剧本精那玩意儿写夏油杰就不只这样了,我能写的更离谱点

但那样又跟原著杰崩的太狠了,即使再怎么变骨子里的是永远不会变的。

2 Likes

4
三天后

一大早刚给连续工作了一天一夜的家入硝子送完早餐,在回寝室的路上,夏油杰接到了自己未来班主任夜蛾正道的电话。

“莫西莫西,这里是夏油杰。”(第一反应宰里宰气)

“抱歉,杰。因为一些原因老师暂时走不开,可能要麻烦你去校门口接一下最后的新生。

我最多五分钟就会赶回来,接到人了将他带到你隔壁的宿舍就好了。”

“放心吧,夜蛾老师。”

夏油杰笑眯眯的挂断电话,最后的学生那位传说中御三家的六眼,就让他来看看这件事里面这个六眼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吧。

而这边夜蛾一脸欣慰的挂断电话,杰果然是令他省心的学生,随即内心又涌起一抹愧疚。

这几天他不仅忙着出任务,甚至抽空还去劝说夏油杰的父母,希望他们能对他们儿子进入咒术界这件事至少不要那么抵触,但很明显没什么效果。

夏油夫妻甚至放言要与这个儿子断绝关系!当时夏油先生说完这句话就打算直接跟夏油杰打电话,被夜蛾正道好不容易劝了下来。

夜蛾正道以为的跟家里闹崩本来就是假的,夏油杰出门前也跟自己父母说过,而自己那有点子戏精在身上的父母。

直接一个用力过猛,夏油杰一开始的意思只是表现出自己私自离家出走,而夏油夫妻这么一下所有人都以为夏油杰为了成为咒术师而跟父母已经闹崩了,老死不相往来。

然后晚上夏油夫人拿着不记名电话号码给夏油杰打电话,两夫妻一脸兴奋地表示他们把夏油杰未来的班主任成功骗过去了,忽悠得一愣一愣的。

夏油杰这个时候还对自己的父母有着那种不知名的迷之自信,于是又安抚和关心了一下自己的父母就没再多提此事。

直到后来夜蛾正道连续很久都用一种复杂、愧疚以及怜悯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在自己面前好几次欲言又止,夏油杰才开始察觉不对,但那个时候一切已经成了定局。

虽然但是效果却是要的这个效果,但是夏油杰从那以后每次都会很细致的询问自己交代的一切。

(也不是不信任只是单纯求个心安,你永远不知道你那有点子戏精在身上的父母还能给你误打误撞造成怎样的局面)

夏油杰手里拿着在自动贩卖机买的咖啡,一口一口地喝着,刚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夏油杰眉梢挑了挑,嘴角扬起完美的笑走了过去。

“我是夏油杰,夜蛾老师暂时不在由我带你先去宿舍。”

本懒散倚靠在车旁的少年抬起头来,随着少年抬起头,夏油杰本没什么笑意的眼中闪过一瞬的惊艳。

白发少年有着一双带着白雾的苍蓝色眼瞳,一头白发,身穿传统的蓝白相间的和服,外面随意地披着一件天蓝色的羽织。

周身漠然的气质让对方看起来更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明,夏油杰也是在这时总算明白了为什么他搜集的资料里会称对方为神子。

白发少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夏油杰,他本漠然的气质一下子被打破。少年嘴角突然高高扬起,眼中满是欣赏“你就是那个传说中的‘咒灵操术’吧,跟老子打一场吧眯眯眼。”

夏油杰嘴角完美的笑容僵在了脸上,眼神暗了暗。

“都是新生,还是不要太狂妄了,小鬼。”说话时,他的脸上已经没有任何笑意。

“切。”回答夏油杰的是对方抬手对着他的方向捏出一个手势。

“苍。”

话音落下,巨大的爆炸声响起,待掀起的烟尘散去,夏油杰的位置早已空无一人。五条悟愣了一瞬,就在这时,身后消失的夏油杰瞬间逼近,五条悟迅速转身,夏油杰在靠近五条悟的瞬间一脚踹出,即使是开了无下限的五条悟也被逼得向后急退。

夏油杰手中捏着一只小章鱼模样的咒灵,笑眯眯地看着五条悟,“小鬼,别太过分。”

然而对方此时脸上的兴奋更甚,“原来这就是‘无上限的咒灵操使’。喂,你那咒灵挺有趣的吗,是跟重力有关吧。还有什么全拿出来让老子看看!”

语音刚落,一只巨大的咒灵直直从天上砸下来,五条悟直接暴力将其打碎。刚打碎就看到手拿重力咒灵的夏油杰,夏油杰嘴角一开一合,“给我安分点吧!”

然而拳头却停在了靠近对方的面前,碰不到!夏油杰瞬间退开,几道风刃直直地朝着五条悟的方向打来,两人因此再次拉开距离。

不知何时被放出的巨型蝴蝶咒灵,随着翅膀的扇动形成一道道的风刃向着五条悟打去。夏油杰此时面色也有点不好看,手中捏着能够改变单独个体重力的咒灵,眼中满是不耐烦或许还夹杂着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兴奋。

看着前面不时躲避着咒灵攻击满脸戏谑的五条悟,夏油杰难得头疼的想揉一揉眉心,还真是一个狂妄的小鬼!

“喂,跟老子打你还走神吗!”

五条悟摆脱蝴蝶咒灵快速朝着夏油杰冲来,一拳砸了下去。夏油杰在对方拳头靠过来的瞬间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腕,一个借力打力,直接将人甩了出去。

“!”

五条悟硬生生将自己停在半空中,“喂,眯眯眼,你还不赖吗!”说着,两人默契地又缠斗在一起,一个出手随意,一个出手老练,很快就打得难舍难分。

就在两人你打我一拳我踹你一脚,之后齐齐被对方的力道震的后退几步时,身后就传来夜蛾正道的怒吼声:“这是怎么回事!”夏油杰瞬间收回了自己放出来的咒灵,笑眯眯的转头看向满脸怒气的班主任。

“嘛,夜蛾是那个小鬼莫名其妙先攻击我的,我也只不过是正当防卫而已。”

“哈?明明是…”

五条悟话还没说完,就被姗姗来迟的夜蛾正道一拳砸在头上。

“杰,是什么性格,我还是很清楚的。”

五条悟在一瞬间双眼瞪得老大,“哈?!你在开什么玩笑!你说那个一脸张狂的眯眯眼!”

“喂,小鬼,你喊谁眯眯眼!给我放礼貌点!还有,我哪里狂了!而且明明是你先挑衅的吧!”

五条悟随手指着被他们两个打出的废墟,理不直气也壮地说:“这片废墟全是我们两个一起打出来的,你难道不狂吗?”

夏油杰不断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人设!人设!人设!辩解道:“你不先动手挑衅,我们根本不会打起来,我们甚至现在已经到宿舍了!”

五条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反正不能老子一个人被打!还有老子才不是什么小鬼,老子可是五条悟!听到没有是五——条——悟!”

夜蛾正道“…”

夜蛾正道现在也差不多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头疼地揉了揉眉头。一手拧着夏油杰,一手拧着五条悟,将两人送到寝室,在离开前严令两人不准打起来。

两人互相翻了个大白眼,齐齐朝着宿舍门走去,在靠近门的时候又因为谁也不让谁互相挤了起来。

两人注意到夜蛾正道已经急匆匆地离开后,五条悟率先开口:“喂,你给老子让他让老子先进去!”

“哈?”随即夏油杰像是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往后退了一步。五条悟如同斗胜的公鸡,一脸嚣张地走了进去。

“算你识相。”夏油杰看着对方逐渐远去的背影,从身上不紧不慢地掏出一把钥匙,冷笑一声。

‘呵,愚蠢的六眼。’然后毫不犹豫地转身就走,他打算去硝子那边帮会儿忙再回来,至于忙到什么时候,等晚上再说吧,而现在还只是上午。

3 Likes

好吃好吃(嚼嚼嚼)梦幻联动了属于是,切开黑崩坏黑泥怪小杰也好带感ww

我蹲啊啊啊啊啊

可以到老福特搜我在老福特更了,平时在上课周末登电脑的时候我再把更新导过来。手机操作看论坛我总感觉怪怪的用不顺手(抱歉抱歉)

好的好的我去了!ฅ(:heart:ơ ₃ơ)ฅ

大大辛苦啦

if幼杰流落文野被森鸥外养大回到咒回5

“哟,夏油,夜蛾不是说你去接新生了吗?怎么现在有空来我这儿了?”

硝子看到夏油杰出现在自己的医务室,熟练地将病例放到夏油杰手里,一边开口问道。

夏油杰一边看着家入硝子递过来的病例,一边头也不抬地说道:“我可是刚去就莫名其妙地跟人家大少爷打起来了呢。”

家入硝子看着夏油杰熟练地接过自己的工作,给病床上的伤员检查。忙里偷闲的给自己点了根烟,放入口中深吸一口。

“那你还真惨呢,所以现在那个大少爷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我给他送到宿舍门口,他自己上去了。啊,对了,我忘记把宿舍钥匙给他了。”

尾骶骨应该受到了重击,脊椎损伤。啧啧啧,肋骨多半是断了,真惨。

尾骶骨是被撞断还是裂了,最好去医院拍个片子。不是这种,为什么会送到你这里?”

家入硝子耸耸肩,“嘛,人家是跟咒灵战斗时变成这样,家里老古董不相信现代医院,他们自家医生简单处理了一下就直接给送到我这儿了。”

“嗤。”这是夏油杰的不屑。

家入硝子早已习惯自己这个未来同期,对外表现出两种极端。要问夏油杰为什么不在家入硝子面前继续表演自己的好学生人设,答案就是在自己不动声色的试探下,夏油杰已经确定了家入硝子不会对自己产生威胁。

而且就算家入硝子真的说出去,又怎么样?他对外的形象就在那儿,他有数百种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医务人员‘合理’死去的方法。

家入硝子的能力或许的确很有用,但是别忘了自己还有‘请君勿死’。有‘请君勿死’在,那么家入硝子就是可以被清除的存在。

想起昨天晚上与硝子的谈话,夏油杰轻笑一声。

“夏油,你对处理伤员之类的很熟练啊。”

“啊,毕竟熟能生巧吗。”

说完这句话的夏油杰一脸笑眯眯的看着家入硝子,家入硝子看着自己同期那副笑眯眯的样子,明明是一副很无害的样子但是自己的第六感却告诉自己很危险。

家入硝子选择相信自己的第六感,“嘛,我对你的事反正不太感兴趣。我就问你一句夏油,你会对高专动手吗?”

“还真是敏感呢,硝子。不过硝子别把我想的这么坏嘛,我也是受害者哦。”

家入硝子耸耸肩,两人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家入硝子吸了口烟,不紧不慢地丢下一句“你根本就不屑在我面前伪装吧,真是傲慢啊,夏油。”

“是呢,虽然硝子的术士确实很稀有,但对我来说却并没什么。而且如果硝子出去随意乱说的话,谁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呢。”

“呵,警告吗。所以你进入高专想要做什么,夏油。”

“告诉你也没什么,只是我好像被人算计了,所以干脆将计就计来看看对方到底要做什么而已。”

“那他还真可怜,我无所谓,别把无辜的人牵扯进去了,夏油。”

“我也没那么坏啦。”

两人默契地达成协议,互相拿起桌上的一小瓶瓶装啤酒碰了一下。

而现在夏油杰跟家入硝子忙碌着,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家入硝子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时间。

“话说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不回去看一眼吗?”

“…”

夏油杰收拾医用器材的手一顿,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对方那双一眼惊艳自己的天蓝色双眼。最终轻叹口气,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

“硝子,我去看看。中午你就自己去食堂吃吧,我大概是无法给你带饭了。”

家入硝子在后面毫无形象地瘫在沙发上抽烟,听到夏油杰的话也只是朝夏油杰挥了挥手。

夏油杰刚走到宿舍楼下就有点后悔了,自己为什么要为一个刚见过一次的恶劣小鬼担心。

虽然对方那双比中原中也还好看的眼睛的确惊艳了自己不错,而自己恰恰的确挺喜欢蓝眸的,但是自己为什么一定要跑一趟,给夜蛾打电话让夜蛾去不就好了吗。

夏油杰一点也不愧疚地想将一切丢给自己未来的冤种班主任,但是自己人已经走到了宿舍楼下。深吸口气,最终还是迈步踏进了宿舍楼,夏油杰看着空无一人的走廊,心中就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快速往前走,就看到自己隔壁宿舍的门被踹得倒在地上。夏油杰看着躺在地上的门的尸体,嘴角抽搐了几下。而把门踹倒在地上的罪魁祸首,此时正趴在没有垫任何东西的床板上打游戏。

门内本就因为赌气趴在硬床板上打游戏而怎么也不舒服的五条悟,一看到夏油杰立刻就炸毛地从床上蹦了下来。

“老子/俺(原著各版的翻译不一样,我之后更多会用老子)从小到大从没受过这种委屈!你这讨人厌的眯眯眼!小眼睛!”

夏油杰看着对方那满眼委屈的模样,甚至连眼眶都因为委屈而变得通红,夏油杰甚至觉得对方可能下一秒就会哭出来。

(小声比比:杰,就有没有一种可能…人家是气的,不过委屈确实是真的委屈。毕竟一个被惯着长大的大少爷,第一次遇到这种待遇确实很委屈。)

夏油杰突然就不生气了,看着对方这般委屈的模样,心中暗叹一声‘还只是一个孩子呢,我也是越活越回去了,跟一个小鬼计较。’

叹了口气,夏油杰尽量将自己的语气放柔:“你的行李呢?这个门坏了,我等会儿给夜蛾打电话让他找人来修。你是要先去吃饭还是去我宿舍待一会儿?”

五条悟眨了眨眼,很明显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话题转换之快,不过却还是嚷嚷道:“老子气都气饱了!才不要吃!老子要去你卧室!”

夏油杰一开始说让对方进自己宿舍只是出于礼貌,但是看对方毫不犹豫地选择去自己卧室,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反对的话。大少爷多半连客气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夏油杰刚把门打开,五条悟就那么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一屁股坐在夏油杰特地拖回来的小沙发上。眼睛快速扫视了一圈夏油杰的卧室,整个寝室对于五条悟这种大少爷来说甚至算得上狭小。

整个寝室很显然是把两间寝室打通,合并成一个宿舍。打通的宿舍成了一个小型厨房,里面甚至有一个冰箱。整个房间异常整洁,甚至有整整一个书架的书。

五条悟随意扫了几眼,医学、经济、法律之类的书全都有,还有几本英语和德语的原版书,像那种漫画、轻小说之类的五条悟没有看到一本。

五条悟看了几眼书架就不感兴趣地移开了眼,撇了撇嘴:“真是无趣的好学生。”说完重新拿起自己的游戏机打起了游戏。

刚将自己早上出门放进洗衣机的衣服拿出来晾起来的夏油杰,从阳台走进来就听到五条悟这声吐槽。

也没说什么,而是拿着手机进了小厨房,进之前站在冰箱前问正钻在小沙发里伸着大长腿打游戏的五条悟:“有什么忌口或者口味偏好吗?”

“甜的!我要吃毛豆抹茶味的喜久福。”

夏油杰毫不犹豫地拿出冰箱里的凉面,很好,中午就吃凉面了。

至于那位六眼大少爷,夏油杰看着自己放在冰箱里被自己母亲塞着带过来的喜久福,最终叹了口气一起拿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