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遇见

“恶心的猴子…”
将心怀不轨的“信徒”压榨殆尽后,夏油杰不再忍耐这份厌恶与恶心。油腻的男人被咒灵击杀在阴暗的角落。

夏油杰脸色很差,原本带给养女们的点心被捏到变形,他没想到在街上会被讨厌的猴子缠上。虽然厌恶其他猴子,但目前在市中心屠杀会很容易把“那个人”引过来,这是夏油杰不想看到的。

天知道,要诱哄一只没了利用价值还满口污秽之词的猴子有多令人恶心。转过身,夏油杰抬步从阴暗的巷子里走出,却在一瞬间踏空。
街道变成了木质的长廊,这里夏油杰很熟。是高专宿舍的走廊。

“幻境?…不是,是瞬间移动?咒具的效果?”夏油杰挑眉,他并不畏惧高专的众人,只是处于一些原因,他才不对他们动手。但是如果想借此来暗算他,大抵是选错了手法。

不过抱着有些怀念的心情,夏油杰走向了自己的寝室。(过了这么多年,大概早就清空了吧)他边想边推门而入,入眼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五条悟正躺在他床上???

先不说这个情况到底把谁惊吓到,因为正在自慰而没发现夏油杰到来的五条悟,竟是因为这份惊吓刺激到直接射在了夏油杰的床单上。他保持着看向夏油杰的姿势,苍蓝色的双眼里全是迷茫,眼角泛着红,呼吸都有些急促。

而一脸懵逼的夏油杰则是注意到被放在床头柜上,五条悟很久都没再带过的小圆墨镜。

“……悟?”

“唔…”五条悟慌慌张张的想要解释,却发出了一丝不受控制的呻吟。他羞的急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嘴(明明确认过杰今天会去出任务的,这下子被抓包了。杰不会和自己绝交吧……)

完全没有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他期盼着的夏油杰,五条悟做贼心虚的把手上的残留也抹在床单上。然后就提上裤子匆忙的去抱夏油杰。

他把自己埋在夏油杰的侧颈里,脸涨的通红。双手死死拽着人的衣袍。

“杰都看到了吧!老子最喜欢杰了,现在给你个脱单的机会!不许拒绝!”

夏油杰此时的心情宛如诡异他妈给诡异开门,诡异到家了。
他基本可以确定了,这是还在高专时期的悟…他在高专的时候也曾暗恋过的对象。但是,现在这个告白…它的针对对象错的离谱啊?!

用一秒冷静下来,夏油杰就明白眼前的人压根没发觉自己不是他所期待的那个夏油杰。
但是抱的太紧了,那人的体温就这么渗透过来。甜甜的糖霜味夏油杰非常熟悉,那是他们曾经一起去买喜久福的店最经典的味道,可惜早早就倒闭了。

夏油.清心寡欲十年.童贞.快变成魔法师.杰此时感觉自己仿佛是油进了沸水。脑子里面噼里啪啦的爆炸声,在外则是表现的一片沉默。

还是个可怜男高的五条悟觉得自己就要遇上人生最大的滑铁卢了,他不光在自己的挚友床上手冲,还一时冲动的告了白。而挚友此时打扮奇怪,心情不佳……这不是完蛋了吗?!

“杰,你不会真的要出家了吧?!”

听见五条悟的大声发问,夏油杰反应过来。

“…不是,只是任务需要…悟,很想要吗?”

避开了对告白的回答,夏油杰的目光从怀中的人身上转移到了已经有些乱糟糟的床单上。

不过这在五条悟的耳中,就是我同意了,现在就想做吗?的邀请。

“想要!”

他被脑补出的惊喜,开心的口不择言。于是下一秒,五条悟就被夏油杰扛起走向他自己的寝室。

“那我们去你的房间好了,这边已经不能用了。

五条悟被直接的提问惊的支支吾吾,他原以为夏油杰会和他自己一样对这种事情有害羞和好奇的反立,但是夏油杰现在怎么表现的游刃有余呢?

他被放在了床上,目光此刻都不敢落在夏油杰身上。等到裤子被拉下,五条悟才猛的想起,好像男人之间是有体位之分的。

正当他有点纠结的开口时,夏油杰已经握住了刚过不应期的性器。

“…唔,等!”

五条悟睁大了双眼,他的性器被夏油杰直接含入了口中,温热的喉管包裹着,连带舌头舔舐过去,直接逼迫五条悟把腰都挺了起来。对于吞噬咒灵玉都面不改色的盘星教教主,他吮吸的动作差点把青涩大猫的脑子都一起吸出去。

童贞那受得了这个,白浊一下子涌入夏油杰口中而五条悟则是两眼上翻的大口喘息着,他现在已经完全没有脑子去思考为什么夏油杰表现的如此不对劲了。

只是这么一下子就已经要坏掉了,夏油杰可没时间顾得上五条悟大脑有多空白。之前被捏坏了的盒子里,喜久福的奶油已经有一些外漏。于是在没有润滑的情况下,这份甜点就被光荣牺牲了。

“杰,好浪费。”

五条悟在甜味从盒子里面蔓延出来的时候,就反应过来夏油杰掏出了什么。但很明显夏油杰在这种情况下掏出来甜品,肯定不是给他吃的。…是正常的吃。

“之后会再买的。”

夏油杰姑且解释了句,随后冰凉的奶油被挤在还是嫩粉色的穴口处。并不打算让五条悟在性事上受伤,手指沾着奶油打转,安抚蜷缩着的肌肉放松下来。

五条悟紧张的双手抠住床单,他还是有些羞耻的,所以从夏油杰开始触碰他起,他就下意识紧绷起来

夏油杰发现了这点,于是他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而抚上了五条悟的脸颊。

然后,五条悟就被强势的撬开了双唇,没经验的大人仗着自己没什么羞耻心,肆意在年少的恋人口中掠夺。

好晕.五条悟被啧啧的水声和轻微的窒息感搞的晕晕乎乎,只能被动回应这个亲吻。以至于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一根指节挤入了他后穴的入口。

前列腺的位置算不上太深,几下鼓弄,夏油杰就看见五条悟发出一声响亮的喘息。

“…别碰.”

五条悟想逃走了,这种刺激太过了。没有办法思考,大脑被强烈的快感搅成一团浆糊,四肢使不上力气,只有让人羞耻的声音会从喉咙里倾泻。

他试图将双腿蜷缩在一起,以微不足道的动作来制止刺激的继续。

而在夏游杰眼中,此时的五条悟因为首次被后穴的快感袭击,双眼溢出些许生理的泪水,将苍蓝色的眼浸染湿润的更加透亮,他双手紧握着床单,而双腿则是把还在挑逗穴肉的手臂夹得死死的。温热的肠液被分泌出,混杂着奶油的香甜,使被稍微撑开的粉嫩穴口处格外淫靡。

夏油杰分开五条悟的双腿并非难事,他仅仅是贴着五条悟的耳边,轻笑低声道。
“悟,害怕了吗?”

“哈!怎么可能!”
五条悟强忍住紧张,重新向糟糕的大人敞开了应该被保护起来的花蕾。而夏油杰对此毫无怜惜,第二根和第三根手指接踵而至,搅得连五条悟自己都听到了体内的水声。

“出水了呢。悟的身体也太淫乱了。”

五条悟刚想反驳这都是奇怪的夏油杰的错,巨大的性器就顶上了他的穴口,使他哑然失声。

……太大了,会裂开吧。五条悟吞了口唾沫,好像比之前见过的时候还要大。只是没等他终止这场荒诞的性事体验,夏油杰便一口气把自己埋入那甜软粘腻的穴肉之中。

“……”
叫不出来,太痛了。和受伤的疼痛不一样,五条悟感觉自己好像被人从中间劈开了。或许唯一能与他感同身受的,此时也只有鱼尾撕裂变成双腿的小美人鱼了。
胸口起伏,喘息声如同破败的风箱,五条悟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哭,大滴大滴的泪珠滚下,而他已经没了把泪水憋回去的力气。

夏油杰被夹的差点早泄,他呼了口气,抚慰着五条悟的性器让他放松下来。看着抬起手臂给自己抹眼泪的五条悟,夏油杰有点走神的想(上次看见悟哭是什么时候呢?……已经不记得了。)

三年算不上太长,美好的回忆如彩色的泡沫,让人渴望却又把握不住。
夏油杰俯下身亲吻五条悟涨红的眼角,吞下年轻恋人的泪水。五条悟被拥入怀中,他不太理解为什么夏油杰突如其来露出一副很难过的表情,死机的大脑仍没让五条悟怀疑自己不对劲的挚友。他只是回抱了夏油杰。
紧接着,夏油杰便扶着五条悟的腰上下律动了起来。

“哈……唔,杰。……快点,我想要更多。”
五条悟很快就对温柔的动作不满,他抱着夏油杰,去咬人的耳朵。其实他突然很不满自己都被扒光了,而夏油杰却还穿着那套丑爆了的袈裟。
五条袈裟质量很好,不会磨到五条悟的皮肤。但如果有第三个人在场,肯定会觉得这场面是美丽的精怪蛊惑了正直的僧侣。毕竟,夏油杰虽然在草着五条悟,却仍保持了一副教主游刃有余的姿态。

五条悟如同生气的猫主子,伸手把夏油杰的丸子头扯了开来。长发披散,些许垂落在五条悟的身上。
夏油杰在这方面很乐意听从五条悟的要求。他偏头将长发一手撩到身后,拽着五条悟的腰把人摆成了跪趴式。随后,便是快速的抽插。

“呃……啊!”
五条悟被压在身上的人顶的差点吐出来,太深了。接连不断的撞击让他总觉得夏油杰要顶入他的胃中。
“轻……轻点”

可惜夏油杰不打算这么快满足人的第二次请求,他甚至抚上五条悟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在起伏的形状。

“悟……你看,我进的很深呢。”
夏油杰笑着,五条悟显然没办法回应他。他喘息着,汗水泪水混合在一起落到床单上。在几乎都被顶到前列腺的情况下,意识恍惚,只能下意识呻吟着。

夏油杰没有射在五条悟体内,他最终只是将精液射在了已经乱七八糟的五条悟身上。看着还在喘息的五条悟,夏油杰叹了口气。他下床从自己房间拿了一条毛巾,沾上温水后,帮五条悟擦拭了身体。

“……不继续了吗?”
缓过来的五条悟又蹭了蹭夏油杰,却也只是被吻了吻额头。

“本来只是回来看看,任务还没做完呢。”
夏油杰这么说到。他用干净的床单包住五条悟,然后从另一侧将被液体沾满的单子扯下。
“抱歉,之后会再带点心回来的。”

听信夏油杰胡扯的五条悟躺在床上开始打瞌睡,他在闭上眼睛前,最后拉了拉夏油杰的小指。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杰要一直呆在我身边……才是合格的恋人哦。”

转瞬即逝,夏油杰回到了属于他的时间。正当他打算把这次偶然的相遇当成春梦,忘个彻底时,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肩膀。

“做完就跑,让我经历了没理由的分手和长达十年的空窗期。杰,你被逮捕了哦。”

夏油杰回过头,看着十年如一日的苍蓝色双眼倒映着自己,无奈的再次叹气。

“这可真是……无可辩驳的罪名啊。”

“悟。”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