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爱,诅咒,与束缚(学生夏X咒灵五 连载中 )

学生夏X百年前被封印的特级咒灵五
非典型原作背景,有部分私设,随缘连载中
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26 Likes

01

2007年的夏天比以往都难熬,粘稠湿热的空气挤压着肺部让人几近窒息,耳畔的蝉鸣似乎从来没有停下来过,人类恶意中催生而出的诅咒如同蛆虫一般源源不断,无处不在,永无止尽。

祓除,吸收,祓除,吸收,祓除,吸收……

这场马拉松的终点在哪里,又有多少人能够到达,夏油杰不知道,也无从得到答案,只能沉默地看着一具一具眼熟的尸体被送到家入硝子的面前,看着一根一根的香烟被点燃吸尽,看着自己唯一的同窗解剖的动作愈发熟练,表情也愈发漠然。

为了什么?

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躺在祭台上的少女失去生气的面容,微笑着鼓掌的教众,猿猴狰狞丑陋的嘴脸,总梦魇似的交替出现在他眼前。

不许动摇,不许动摇,他拨弄着手腕上的珠串,试图强行让自己的思绪停止。

这是他最近才有的习惯,星浆体任务失败后,夜蛾通知他高层让他过去一趟,还特别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无论发生什么事老师都会帮忙,不用害怕。

他原本以为那帮人是来兴师问罪的,结果到了之后只是旁听了一场尤为激烈,但难以理解的争执,最后由侍者递给他一个盒子,叮嘱他绝对要好好保管。打开后里面是一根细绳串成的手串,在黑暗中幽幽泛着蓝光。

一条由六颗蓝色的眼珠制作成的手串。

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在看到它的一瞬间有些莫名的心悸,像是灵魂深处的某样东西被唤醒了。他问,这是什么?

高层的老人讳莫如深地回答,特级咒物,六眼。

除此之外,再没解释任何。

夏油杰只能捧着盒子满脸迷茫地回到自己的寝室。

他尝试翻找了很多古籍资料,最后只在零零碎碎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些影子,六眼通常与五条家联系在一起,据说这个家族在咒术界曾经与加茂禅院并称为御三家。而六眼是一种独特的天赋,几百年才会出现一次,并且只会出现在五条家。但只要六眼现世,那么这个拥有六眼的术师一定会成为本时代数一数二的强者。五条家也凭此长期居于御三家之首的位置。

不过五条家早已在百年之前没落,六眼也再也没出现过,所有的记录都戛然而止,像是被什么人抹去了一般。

五条家是如何没落至此的?这个“特级咒物六眼”又和五条家的六眼有什么关系?夏油杰再次掀开盒子,犹豫着向躺在里面的六颗眼珠伸出手。

与诅咒沾边大多都是不祥之物,通常只是触碰也会感觉到其中蕴藏的怨念与恶意,让人本能不适。但出乎意料的是,它触手非常光滑细腻,是玉石一般的质地。夏油杰转动两下,居然有点爱不释手。

他凝视着其中一颗眼球,第一次看到时就想感叹了,无论它来自于哪里,这确实是他见过最漂亮的眼睛,不可思议的蓝色,比天空和大海还要透彻,只有在认真注视它的时候才能意识到这大概真的是一颗肉质的眼珠而不是什么伪劣的人造物,很难想象怎样一张脸才能承载得起这样的眼睛。

不过如果真的是一张脸上六只眼睛,很难会好看吧。夏油杰一边漫无目的地瞎想,一边将它戴到了手腕上。

咒物这种东西高专的学生见得都不算少,但像他这样大摇大摆当个普通装饰物戴的实属罕见,家入硝子忍不住吐槽是不是汉:o:拔看多了。

夏油杰的回答是,反正也不知道用途,不如先带在身上,也许哪天误打误撞就知道使用方法了呢。而且这玩意儿手感挺好的,没事还能当个佛珠盘一盘。

这句话说完手腕突然一痛,像是被什么人狠狠掐了一把,抬手一看也没任何痕迹。夏油杰皱了皱眉,高专现存的资料几乎已经被他翻遍了,如果想查到更多估计就要去找高层或者当年御三家内部的藏书室了。

不过没等他半夜去翻人家祖宅的围墙,情报就自己找上门来了。

夏油杰看着面前这个奇怪的女人,特级咒术师九十九由基,哪怕在疯子盛行的咒术界也显得特立独行,不接任务,不理会高层任何命令,只是成天去海外闲逛。

九十九由基说她只是来打个招呼,顺便跟可爱又有天赋的后辈聊聊天,整个咒术界目前的存在的特级咒术师总共只有两个,一个是她,另一个就是前不久刚刚晋升的夏油杰,于情于理,他确实该叫她一声前辈。虽然他从来没见过有哪个正经前辈初次见面第一句话是问后辈喜欢的类型的。

夏油杰没有回答,旁边的灰原倒是一如既往地干劲十足,大声表示:“我喜欢胃口好的女孩子!”

这么个脱线的回答反而让略显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下来,不得不说夏油杰有时候挺佩服这个开朗的单细胞学弟的,不会将事情想得太深,只是竭尽全力地做力所能及的事,这样就很好,比他这样总想一些不可能做到的事把自己的思绪搞得一团糟要好。

炎热的天气容易让人失去食欲,再加上这么多天在各个任务之间来回奔波与长时间的失眠梦魇使得他肉眼可及地消瘦下来,眼眶凹陷,颧骨突出,一张脸也更加阴郁,披散头发沉默枯坐的身影死气沉沉得不像是个十七岁的少年。

九十九由基侧头看他,也不知道从他那张苦大仇深的脸上看出了什么,翘着二郎腿依旧是毫不严肃的模样:“你看起来心情不太好啊,夏油同学,让我们来聊聊天吧。”

没等夏油杰拒绝,她便自顾自地讲了下去:“你知道我跟高专合不来吧,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里的人都信奉对症疗法,而我想实施的是原因疗法。”

“不是猎杀咒灵,而是创造一个没有咒灵出现的世界。”

“你知道吗,咒术师是不会产生咒灵的。啊,当然不包括术师死后被人为诅咒的情况。”

夏油杰愣住了。

九十九由基提出了两种方案:一,让全人类的咒力消失,具体的实例就是星浆体事件中与他交过手,在他眼前杀死天内理子的禅院甚尔;二,让全人类都学会控制咒力,也就是全人类都变成术师。

从她说出“只有普通人才会产生诅咒”的那一刻起,夏油杰就有些听不清她后面的话了。是外面又下雨了吗,还是蝉鸣声太过喧嚣,为什么他的耳边又响起了无止境的掌声。

夏油杰低着头,披散的长发挡住了他的视线,教众们微笑而扭曲的脸仿佛还在眼前,他梦呓般开口:“那么,把所有不是术师的家伙统统杀掉不也一样吗?”

一声嗤笑突然在耳边响起,声音很轻,但夏油杰就像从梦中惊醒一般猛地回过神,顿时被自己的话吓出一身冷汗,下意识摸向手腕上的珠串,冰凉的触感让混乱的神智勉强清明了一些。

九十九由基似乎才注意到他手腕上的东西,饶有兴致地凑上前:“他们居然真的把六眼给你了?真难得。”

夏油杰诧异:“你知道六眼?”

“当然。”

“那你知道它的来历和使用方法吗?”

这下轮到她惊讶了:“高层那边没告诉你吗?”

“没有,只告诉了我它的名字。”

九十九由基乐了:“上面的老人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胆小啊,东西都给你了又不敢告诉你具体的。对于六眼我知道的也不多,不过你可以先问,我尽量回答你。”

夏油杰想了想,问:“特级咒物‘六眼’与五条家的六眼有什么关联吗?”

九十九由基摸了摸下巴:“看来你已经查了不少了,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有,而且关联非常大。而且与其说它是特级咒物,不如说是特级咒灵。”

“特级咒灵?”

“我之前才说过吧,正常情况下咒术师都是不会产生咒灵的,只有一种情况除外,那就是死后被其他咒术师诅咒,尸身或者灵魂改写为咒灵。”

夏油杰立刻反应过来:“那么这个六眼就是……”

“没错,就是不知道几百年前,五条家那位六眼术师死后化成的。”

“六眼同一时代只会出现一个,从出生起就会被确定为未来的家主,那时候的五条家对于六眼的追求几乎接近于信仰,他们视携带六眼出世的孩子为神子,每年生日都有专门的祭祀活动。当时的六眼估计不超过二十岁,但能力与天赋已经超过了五条家过去所有的家主,是那个时代甚至是有史以来当之无愧的最强。而变故就是发生在最一次祭祀典礼上。”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只说是祭典上那位五条家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发了疯,在几乎屠尽殿内所有人后自杀。被屠杀的人里绝大部分是五条家的,也有部分是禅院加茂两家的人,都是些长老级别的大人物。此事一出震动了整个咒术界,上面的人也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把事情平息下来,不过这件事后五条家被究责,家主和长老们都死光了,内部早就乱成一锅粥了,其他两家又步步紧逼,很快就彻底没落了。甚至都没人注意到自家家主被人诅咒成了咒灵,还是好几年后才被发现的。”

“那个胆大包天敢诅咒六眼的勇士姓甚名谁就不知道了,但据说是一名咒灵操术使。”九十九由基说到这里,意有所指地冲夏油杰挤了挤眼睛,“咒灵版六眼的战斗力与生前相比只多不减,说实在的上面也拿他没办法,就算全体咒术师倾巢而出都不一定比得过六眼一根小拇指。后面不知道是用了什么办法还是达成了什么共识,那名咒灵操术使以生命为代价立下束缚,将六眼封印。”

夏油杰低头出神了一会儿,之前掐他手腕,在他耳边轻笑的大概率就是这位“六眼”了吧,不是说被封印了吗。想着,他开口问道:“怎么才能解开封印,额,我是说现在该怎么使用这个咒物?”

九十九由基摆摆手:“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更应该自己想想,毕竟你和封印他的人一样,都是咒灵操术使。”说完,她看了眼手表站起身,“时间差不多了,还有什么想问的吗,夏油同学?”

夏油看了一眼腕上苍蓝色的眼睛,抬头看向她:“六眼,那位五条家主的名字是什么?”

“名字啊,我记得应该叫悟,五条悟。”

如果同样是以咒灵操术使的角度去思考,解封的方式夏油杰大概也猜到了,平心而论他其实挺想见一见这个名为五条悟的诅咒的,但毕竟是曾经碾压一个时代的特级咒灵,无论如何还是得慎重一点。再等等吧,虽然不知道原因,但封印很明显在慢慢松动,而沉睡百年之久的咒灵似乎没什么恶意,甚至极大可能还保留着人性,等时机到了自然解封说不定会更好。他这么想着,直到————

2007年 九月 ■■县■■市(旧■■村)

夏油杰按压着眉心,看着眼前被关在笼子里的两个女孩:“这是什么?”

这对双胞胎姐妹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穿着破旧的衣裙瑟缩地抱在一起,裸露出来的皮肤到处都是青紫的痕迹与狰狞的伤口,几乎没有一块好的,她们蜷在肮脏的笼子里满脸恐惧地看着他,偶尔发出两声细小的呜咽。

两个孩子身上,都散发着咒术师的气息。

“■■…?■■■■■■■■■■…?!”(什么什么?这两个人就是这一连串事情的原因啊?)

“■■,■■■■■■■!!”(她们脑子不正常,几次三番用奇怪的力量袭击村里人。)

不对。造成事情的原因已经被我消灭掉了。

“■■■!■■■■■!!”(我的孙子,也差点被她们杀掉!”

“那是因为他先——”笼中的女孩急忙反驳,却被尖锐嘶哑的噪声打断。

“■■!!■■■!!!!”(闭嘴!怪物!)

“■■■■!!■■■■■■■■■!!!”(你们的爹妈也和你们一样!早知道就应该在你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杀了你们!)

啊啊,真是的,在说些什么啊,吵死了,根本听不懂,这真的是人类的语言吗?夏油杰烦躁地看着村民们愚蠢而丑恶的嘴脸,这种令人作呕的“东西”真的与他是同类吗?

不,只是猴子而已。夏油杰看着他们的脸逐渐扭曲成了狰狞的猴面,转头伸出手指,放出了一个小小的咒灵,不出所料地看见两个女孩的注意力都转向了他指尖断断续续发出安慰的生物。

果然,这里只有她们两个人类。

夏油杰收回手指,突然放松下来了,长期积压在胸腔里的巨石一瞬间土崩瓦解,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好心情,甚至能对面前那两张猴子的丑脸笑出来:“大家,先到外面去吧……”

与此同时,手腕上突然传来“啪”的一身脆响。夏油杰一愣,发现手腕上珠串的细绳突然崩裂开,六颗眼珠并未滚落在地,而是有意识似的漂浮在半空中与他对视。透彻的蓝眼睛里清晰地映出了夏油杰的倒影。

“时机到了吗?”夏油杰喃喃道,“也好,请助我一臂之力吧。”

他握住离他最近的那颗眼球,毫不犹豫地塞了嘴里。在进入口腔的一瞬间,它似乎变成了真正的眼球,温热,光滑,富有弹性,让人有种将它嚼碎咽下的冲动。

夏油杰熟练地将其整个吞下,感受圆润的物体顺着喉管滑至胃袋,随后悄无声息地消散开,庞大的咒力快速蔓延全身,他听到耳边传来类似玻璃破碎的声音。空间与时间好像静止了,什么都看不到,什么都听不到——不,什么都能看到,什么都能感觉到,身边的一切从未有过如此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的眼前,各种情报永无止境,源源不断地涌来,让他呆愣着站在原地。

直到两只冰凉白皙的手臂如毒蛇一般环上他的肩膀,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好久不见了,杰。”

夏油杰从呆滞的状态清醒过来,猛地回过头,只见一个雪白的身影漂浮在半空中,而剩下的五只眼睛早就不知所踪。

白色的长发,白色的浴衣,松松垮垮缠绕着眼睛的白色绷带,以及一张哪怕遮住一半也能看得出极为优越的白皙的脸。

好想再看一次他的脸,好想再凝视一次他的眼睛,夏油杰脑海中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生出了强烈的欲望,反应过来的时候手已经伸向了他蒙脸的绷带。

白色的咒灵没有躲闪,反而配合地低下了头。

洁白的绷带雪似的散落,白色的睫毛轻轻颤抖,像冰川裂开了一角,清澈碧蓝的海水倒映着无云的天空,也倒映着夏油杰。

他鬼迷心窍般抚上咒灵的脸,嘴唇不受控制地张开:“悟?”

咒灵笑了起来,启唇似乎正要说些什么,却被一个弱弱的声音打断。

“那个……不好意思……”

一人一咒灵同时转过头,笼子里的两个小女孩正一脸古怪地看着他们,见夏油杰看向她们,其中一个小心翼翼地抬手指了指门口:“他们,从刚刚起就没动过了。”

夏油杰轻咳一声,顺着女孩的手指望过去,是那两个村民,看起来是封印解除的时候还没来得及出去,此刻正双目无神地立在门口,嘴角还流出了涎水,显得原本就愚蠢的面孔更加丑陋恶心了。

夏油杰眼神冷了下来,嫌恶地皱了皱眉,抬头看向被打断了要说的话撇着嘴看起来尤为不满的特级咒灵,命令道:“六眼,把这些猴子清理干净,记住是整个村子的。”说着就抬腿向关押两个女孩的笼子走去。

咒灵不应。

夏油杰回过头,发现他依旧飘在原地一动不动。

“六眼?”

咒灵依旧装作没听见,甚至若无其事地卷起了刚刚散开的绷带。

夏油杰叹了口气,压下了莫名窜起的火气:“五条悟。”

这回他倒是应声了:“不要。”

夏油杰:“?”

五条悟一脸兴致缺缺:“你让我杀我就杀,那我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夏油杰:“???”

78 Likes

好看爱看 :yum:

哈哈哈哈哈,怼他

2 Likes

悟明显认识杰,叛逆猫猫也好可爱啊啊啊啊

3 Likes

爱看,蹲蹲蹲

蹲一下 爱看

02

夏油杰快要被五条悟气死了。

让他清理村子里的猴子,他不干也就算了,还干扰自己杀。

他放一只咒灵,五条悟就祓除一只。他放两只,五条悟就祓除两只,放三只,五条悟就祓除三只……放到最后他囤货都快被清空,一只猴都没弄死,五条悟还在追着他那些可怜的咒灵到处飞。

夏油杰忍无可忍,将被揍得嗷嗷叫的一级咒灵收了回去,清点了一下剩余的咒灵量,顿时肉疼不已,看着五条悟还一副好可惜,没有玩具玩了的表情气不打一处来:“你到底想干什么?”

五条悟无辜地摊摊手:“不想干嘛呀。”

“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杀他们?”

“我哪有不让,我又没拽着你的腿拖着你的腰,你不要胡说八道。”

“那你杀我的咒灵?”

“我就是想杀,你管我。”

夏油杰无语,夏油杰凝噎,夏油杰感到无比荒谬:“你身为我的咒灵不应该听我的话吗?”

五条悟大声嚷嚷:“凭什么?谁规定的?而且谁说我是你的咒灵了?能跟五条大人签订契约成为五条大人的仆人该感恩戴德的是你才对!”

早知道就不这时候解开封印了,谁知道传说中凶残的六眼居然是这种风格,夏油杰头一次这么心累过,有种想一拳揍在他漂亮的脸上的冲动。

归根究底他难道真的拿五条悟没办法吗?对,还真就一点办法都没有。

虽然长相和性格都与想象中完全不同,但战斗力上五条悟比起传说估计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夏油杰抱着双胞胎出门后才发现,受到五条悟解封影响的不只是屋内那两个猴子,在不到0.1秒的时间里,整个村子所有活物全都站着失去了意识,还清醒着能跑能跳的也就他自己和两个女孩了。

虽然不确定具体情况,但夏油杰猜测这极大可能是六眼本身具有的某种特殊能力,再加上刚才五条悟把他放出来试探的咒灵当球踢,一级的一耳光拍死,特级两个大耳刮子下去也死得差不多了,让夏油杰由衷地觉得只给他定为特级咒灵着实是委屈这位祖宗了。

而现在这个明显拥有强大力量的咒灵压根不听他的命令,甚至很大可能是在故意跟他对着干,真要打起来死的绝对是他自己。

所以夏油杰除了一怒之下怒了一下还能怎么办呢?他低头看了看一人抱着他一条腿不撒手,可怜兮兮浑身是伤瑟瑟发抖的双胞胎,又抬头看了看双臂环胸坐在半空中,鼻孔朝天的五条悟,只能将杀光猴子创造新世界的雄心壮志团吧团吧塞回心底,决定先回高专把孩子交给家人硝子治疗一下。

他弯腰将两个孩子一手一个抱起来,在村民们呆滞的注目礼下向村外走去,快走到村口时五条悟才不情不愿地跟了过来:“你要去哪儿?”

“还能去哪儿,回高专。”

“哦。”五条悟的语气听上去更无聊了。

夏油杰没管他,自顾自往前走,才走了没两步,背后突然出现的重量压得他一个踉跄,差点没摔个狗啃泥。

他的紧走两步稳住重心,回头一看五条悟正眨巴着大眼睛趴在自己背上,丝绸般的白发垂落下来,遮住半张莹白的脸。

别说,有点吓人。夏油杰喉间一梗:“你又要干嘛?”

“累,不想走,你背我。”

“你哪里走路了?你不是一直飘着吗?”

“飘着也累!”他语气莫名透着一丝委屈,“你都抱着她们俩了为什么不能背我?”

正在偷偷摸面前银丝般长发的姐妹俩悄悄收回了手。

夏油杰的嘴唇蠕动两下,最终放弃了再与他犟嘴,背就背吧,反正就一会儿的事,普通人也看不见。

家入硝子一如既往地靠在医务室门口抽烟,远远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夕阳下走来,正想抬手打个招呼,定睛一看抬到一半的手僵在了原地。

因为他不是一个人回来的,还带了两个人,哦不,三个。手上抱了俩背上还背了一个,看着还怪温馨的。

待这个诡异的温馨组合走近,家入硝子缓缓吐出一口烟:“我记得你出这个任务就两天,怎么做到一个人去拖妻带女的回的?”说着往后他身后撇了眼,“还是个雪女。”

夏油杰今天哽住的次数有点多,实在没心情去回应同期的调侃,他将两个女孩放下来:“等会儿再跟你解释,先看看这两个孩子吧,她们也是咒术师。低头对着依旧惴惴不安的女孩柔声安慰,“别害怕,跟这个姐姐先进去治疗,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再伤害你们的。”

女医师挑了挑眉,还是依言带着浑身是伤的双子走进医务室。

门一关,夏油杰才侧头对靠在他肩膀上的白色脑袋开口:“喂,你是不是该下来了?”

五条悟不应声。

夏油杰正想着要不直接放下来算了,反正他一个咒灵还会飞,耳边却传来轻浅的呼吸声,夏油杰一手托着他,一手小心翼翼地拨开他脸上的碎发,才发现那双蓝宝石般的眼睛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了,纤长的睫毛蝶翼似的微微颤抖。

难怪他路上都一声不吭的,原来是睡着了吗?话说咒灵也会睡觉吗?他后知后觉地想。

夏油杰思考了一会儿,还是先回了趟宿舍将五条悟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睡着了的样子倒是顺眼多了,夏油杰看着他猫似的蜷缩起身体,睡得一脸坦荡,无奈得叹了口气。刚想起身就被一只手拽了袖子。

“杰……”他梦呓般开口。

夏油杰沉默了一会儿,他原本以为五条悟知道自己的名字是因为他这些天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一开口就喊那么亲近是因为性格如此,这会儿突然想起,他见到自己的第一句话是“好久不见,杰。”

我见过他吗?不可能见过,先不说五条悟是个几百年前的咒灵。就单凭他这张脸,只要见过不可能没有印象。夏油杰仔细搜寻了一遍记忆,确定没有过类似的身影,不过他看起来好像认识自己。

就在这时手机传来简讯,夏油杰打开一看,是硝子发来的,说是已经治疗好了让他过来,顺便解释一下怎么回事。他烦躁地捋了下刘海,小心地将袖角从五条悟手里抽出来,转身关门出去了。

他没有注意到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躺在床上的五条悟就睁开了眼睛,苍蓝色的眼底没有一丝刚睡醒的迷茫。他沉默地盯着夏油杰离开的方向,良久才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壁。

什么嘛,这不是完全不记得了吗。

106 Likes

喜欢啊啊啊

请求老师更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蹲蹲老师更新!

啊啊啊啊啊好喜欢老师写的啊:heart_eyes::heart_eyes:求更!!!话说咒灵五条违抗杰的命令,没有杀死村子里面的村民是不想让事情变得无法挽回吗:thinking:

天啊好伟大的作品,,我蹲蹲蹲!!!

蹲蹲

好棒啊!!!期待后续

蹲后续蹲后续蹲后续

1 Like

好吃爱吃!!!期待!

啊啊啊我狂吃饭!顿顿顿

啊啊啊啊我蹲

蹲一个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