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视如己出(连载中)

summary:
五条悟发现10年前分手的前男友有了一对双胞胎女儿,和一个疑似忘不掉的亡妻。
而杰他妈的还是这么帅并且五条悟还是他妈的好喜欢他。操这个世界。

or:
夏油杰发现五条悟和伏黑甚尔有了儿子。
而他正在做男小三的边缘大鹏展翅。

合:
他们都在考虑怎么样表达才能让对方相信自己对他的孩子视如己出。

warning:
1、现代au,无咒力设定。
2、一个很怪的东西,搞笑文学。破镜重圆带娃复婚,肯定是he。
3、大概有狗血,但是首先小惠不是五条悟和伏黑甚尔的儿子(确信
4、我可能写不完。


01 我妈到底叫啥啊?

咒术学校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夏油菜菜子和夏油美美子就读于初中部,作为学校中唯一一对双胞胎,两人异常出名。

不仅是因为双胞胎、截然不同的性格、发型,以及其他一切与她们俩本人相关的东西。

还因为她们的爸爸,夏油杰。

自从一年级时,夏油先生出现在了双胞胎的家长会上,就有无数家长惊为天人——无需说他英俊的外貌、优雅的谈吐;在听说此人致力于助力弱者,家长们纷纷慷慨解囊,口袋里的钱就这样进了盘星教的账。

明明只是来关注女儿们的学习状况的夏油杰:……

咒术学校没有贵族学校的风气,但其中不少学生家中确实非富即贵。盘星教突然收到的捐款多到菅田真奈美问他不会真去哪里找富婆了吧?
路过的夏油菜菜子:“诶,不是啦。好像是有很有钱的同学跟家里说了一嘴,然后家里就随便捐了一大笔钱进来。”

教里经济相关的事情,夏油杰一向是不怎么在意的。他主要负责在菅田真奈美需要他的时候接客……招待上门的名贵客人。
于是他开心的做了甩手掌柜,带着女儿们的成绩单轻快地走了。

又变回独自一人,菅田真奈美翻了翻捐款名册,不由得发出感叹。
“诶……是那个‘五条’家的捐款啊,难怪一下子有这么多金额。”

菜菜子美美子他们有姓“五条”的同学吗?菅田真奈美思考了一瞬,没想到类似的名字。
多半是大家族里的私生子或者旁支一类的吧。她也没有在意。

家长会多了,和有钱家长们见面的机会也多了。夏油杰生来就可以说是与人相处的料——家长们很快成为了夏油杰的好朋友、好信徒——甚至在发现夏油杰与两个女儿只相差十岁,孩子是领养之后更加怜惜他们一家。
于是有人在家长会后的闲聊环节提出,要为夏油杰介绍对象。

夏油菜菜子和夏油美美子一人拉着爸爸的一条手臂。
“不需要!”
“不需要。”

还没等对方露出抱歉的“不好意思冒犯到了您的孩子”,就听到两个小孩面无表情却肯定地开口:“因为爸爸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只是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

——是年轻养娃单身父亲且有白月光亡妻的人设!

看着对方感动又不失悲痛遗憾地与一家三口道歉作别,夏油杰扶着额头苦笑:“你们啊……总是对外乱说什么呢。”
菜菜子:“又没有说错。”
美美子:“明明是爸爸这样说的。”
合声:“不过,我妈到底叫啥啊?”

夏油杰看着两个女孩子纯真又率直的样子。实在是不好意思纠正她们。
其一,只是“喜欢的人”,不是“妈妈”。
其二,“妈妈”是个男人来着。


02 从来没有打通那个电话

虽然已经习惯了叫夏油杰“爸爸”,但菜菜子美美子都清晰地记得自己被收养的过程。

毕竟那时候她们都已经六七岁,已经是记事的年纪了。
和现在的她们一个年级,爸爸却有说不出的担当和她们喜欢的安心感。将她们从小山村带出来后,爸爸就一头扎进了慈善和宗教相关的事业,袈裟不离身。
家长会的时候,还有在家里的时候,倒是他难得穿日常服装的时候。

小的时候,曾经看到爸爸很偶尔地,坐在桌子前的木椅上,手上拿着相框。菜菜子一开始以为会是妈妈的线索——于是探头过去光明正大地偷看。
夏油杰没有遮挡的意思,把相框歪斜过来方便矮小的少女看到。

是三个人。一个是年轻的爸爸、一个白色头发带着墨镜的疑似不良少年,还有一个短发、有一颗泪痣的女生。
“是我年轻时的同期哦。”夏油杰解释道。美美子发现了华点:“爸爸的校服和我们一样诶。”
夏油杰轻笑两声:“是哦。因为我也是咒术学校毕业的呢。”

菜菜子当时很沉迷于找妈妈玩法:“这个女生是妈妈吗?”
“硝子听到了会吐吧,哈哈。”爸爸说了她有些没懂的话,不过对方很快否认了这点。
“这两个人,都是我很好的朋友呢。”夏油杰说,随意地开了个玩笑,“不过要说喜欢的人,我确实是在学校里认识的人的。”

“是谁啊?!”
“……”夏油杰沉默了一会儿,轻松地开口道,“嗯,他已经去了很远的地方了。我追不上他啦。”

他不想多提这点,于是转而另起话题。
给两个女儿看照片也有让人认人的想法:“如果以后一时之间找不到爸爸的话,也可以找这两个人。”
这听起来是有点不祥的话题。
但是当时被保护的很好的孩子们没有注意到:“可是我们都不认识……”

他快速地写下两串电话号码。
“打不通爸爸电话的话,就打这两个电话就可以——告诉他们,你是夏油杰的女儿就好了。”

他低沉地说,沉静的目光落在纸上,说不出的温柔。

菜菜子和美美子把那串电话号码记下了。
后来她们也渐渐明白了夏油杰当时的意思——早期他的工作涉及一些偏远山村和拐卖孩童,往往会有相关势力的坏人找上爸爸。他也是想为两人多做一重保障。

不过,事实上没有发生坏事。于是她们从来没有打通过那个电话。
也忘记了问,为什么明明是很好很好的、这样信任的朋友——她们却从来没见过那两人一面。

随着爸爸事业发展,危险的部分就此隐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慈善和帮扶。两个女孩跟爸爸学的很好,兴致勃勃地打算在学校里像爸爸做的一样——扶贫?

菜菜子和美美子根据同学们的情况观察挑选一圈,最后精心挑选出了扶贫对象——也就是她们的同学,伏黑惠!


03 扶贫就该扶伏黑

这是一个经过两个人深远思考的决定。

首先,伏黑惠是一个没有爸爸的人——呃,也许吧。至少菜菜子和美美子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爸爸。
他爸爸从来没有出席过家长会,连带着伏黑惠一到家长会就早退了——菜菜子才不会说她有点羡慕他!
能早离开学校就是坠爽的。

其次,伏黑惠疑似是一个不良少年——他好像曾经有过为了姐姐和高年级打架,然后还打赢了所有人的神奇传说。
并且确实,伏黑惠偶尔会身上带伤,老师还有担心过那是家暴——话说伏黑惠不是没有爸爸吗,那他怎么会被家暴。这点美美子还没理清思路。
不过,伏黑同学本人否认了这点。虽然说的时候他看起来一惯地冷酷、桀骜,但是菜菜子也猜测这是不是他隐藏自己内心的一种掩饰。

总之,他看起来已经是咒术学校初中部里最需要帮扶的对象了。至少比总是满脸阳光,年纪轻轻就可以为国争光的虎杖同学;无论是衣服还是妆容都fashion到爆,年纪轻轻就上了服装杂志的钉崎同学……这类人都更需要。

“事情就是这样。”伏黑惠冷着脸说,却没法阻止眼前人的大笑,“我的同学觉得我没有爸爸,误入歧途,已经快要进入黑暗了——所以这次家长会你去帮我参加吧。”
否则他就只有伏黑津美纪了——那不是更迎合了两个同学的印象嘛!

五条悟发出惊天大爆笑。
他笑得肚子都疼,颤颤巍巍地问伏黑惠:“那你爸妈呢?”
伏黑惠:“人渣带着妈妈去旅游了。正好撞上这次,来不及跟他们说了。”
人渣是指他爸。

伏黑惠一点也不想被同学们看到他——爸。但是妈妈上班繁忙,懂事的小惠不想打扰妈妈工作。于是从来都隐瞒家长会不报——他才不会说是因为提前离开学校很爽呢。

反正事后老师的电话也会传到五条悟这边。
有时候伏黑惠真的很怀疑他爸是不是已经把他卖给五条家了(。)

伏黑惠眨了眨问:“可以吗?”他抬头看向五条悟。
虽然说眼前的人又年轻、又只会嘲笑他,看起来很不靠谱的样子。伏黑惠却仍旧习惯了在这种时候找他。
听说可以捐款的时候也是,他觉得夏油同学父亲的作为很厉害,想捐一点自己的零花钱,也是跟五条悟说的。
五条悟大手一挥,也没核实对方情况,直接让五条家帮忙再捐亿点是后事。

“我知道啦。”五条悟孩子气地窝在沙发里,转一圈自己的墨镜,爽快地答应了小惠,“我会去给惠开会的!”

——看吧。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会告诉五条悟这件事。

后来伏黑惠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


04 他还是别和对方见面比较好

夏油杰微笑地听完了女儿们的扶贫挑选全过程,嘴角抽搐。
“呃,所以你们的成果是——”

“伏黑同学的爸爸会来开家长会了!”
菜菜子和美美子高兴地回答他。

不,之前你们的猜测不还是伏黑没有爸爸吗。夏油杰把这句吐槽咽回去。
总不能是你们的扶贫扶出来了一个爸爸吧。

……等等,伏黑。
——夏油杰年轻时某段极不好的惨痛回忆在脑海中自动放映。

夏油杰沉思片刻:如果是那个“伏黑”的话,他确实会做出这种“从来不参加家长会”的举动。
而他,作为光鲜亮丽的盘星教教主,最好还是别和这种制造了自己黑历史的人见面吧。
——何况,他和那个男人哪里都气场不和。

于是夏油杰微笑地开口了:“诶,这么说来……这次好像教里有些事情,似乎不能参加家长会了呢。”
迎着女孩子们失望却乖巧的眼神,他又有些歉意:“抱歉,不如美美子和菜菜子也别去了——我们晚上一起去吃可丽饼吧?”

菜菜子和美美子原地复活!

伏黑惠的悲惨过去什么的。哪有早离开学校不参加家长会;和吃可丽饼重要!


05 伏黑被家暴传言恐怕成真

五条悟到了教室,发现伏黑惠小朋友却不是很开心。
“诶,怎么了吗?”他大呼小叫地哄对方开心,“明明我今天可是放下了一大堆重要的事情来这里哦——?!”

他已经开始感觉后悔自己让五条悟来参加家长会了。伏黑惠木着脸心想。

五条悟果然无论在哪里都会是人群的焦点。他已经听到了同学家长们克制的讨论,以及小孩们肆无忌惮的夸奖。眼前的男人就像是自恋的孔雀一样——不如说,他已经习惯了被夸奖的人生经历。

“……因为夏油同学的爸爸好像今天有事没来,也没让她们俩看到你……你怎么了。”

五条悟的表情突然变得很恐怖。
“你刚刚说谁?”他和声细语地问。

伏黑惠这才想起来自己之前好像没有提到同学的名字:“是叫夏油菜菜子和夏油美美子……”
“她们爸爸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五条悟说出的每个字都像从他牙齿里挤出来一样。
伏黑惠记得。大家谈论过的那个名字。

“我记得他叫夏油杰。”伏黑惠说。

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众目睽睽之下,五条悟突然站起来,狠狠地踢了一脚桌子。
“操他妈的!”他说,然后突然走出了教室。

学生目瞪口呆。
家长目瞪口呆。
老师……老师还没有进来,太好了。

伏黑惠心想:卧槽,我被家暴的传言明天肯定变成真的了。


06 他长大后的照片
比家暴传言成真更难顶的是伏黑惠还得应付一个突然发神经的五条悟。

“操他妈的夏油杰!”他们一起回去的路上,伏黑惠一直听到五条悟在小声嘟囔着什么,还有其他很多的内容。
但是他听得最清楚的就是这句话。

老实说他有点被……五条悟吓到。
虽然说这个人的性格十分跳脱,肆无忌惮,但他其实十分注意在自己面前的谈吐——这个人不喜欢在小孩面前说脏话。
这点伏黑惠很清楚。因为他以前偷听过五条悟和伏黑甚尔吵架——顺带一提他是站五条悟派的——但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粗俗、简单、直白、愤怒。

又好像隐藏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东西。

就在伏黑惠开始情不自禁地怀疑夏油杰和五条悟之间是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怨两个人不死不休——五条悟突然转过头来。
“你还知道什么?”
伏黑惠没反应过来:“什么?”
“关于夏油杰——你还知道什么?”五条悟咬牙切齿地问。

……不会真打算知道对方信息找上门仇杀对方吧。伏黑惠不禁为夏油菜菜子和美美子的未来担忧。在两个少女的熏陶下,他也不由得担心起来了奇怪的问题:
——她们会不会没有爸爸啊?!

妄图唤醒五条悟良知的伏黑惠谨慎地挑选内容开口:“我也不知道太多……”

他选择了“年轻养娃单身父亲且有白月光亡妻”这部分告知对方——这听起来已经很惨了吧?

五条悟一怔,表情更加阴沉,悄无声息地攥紧了手指。
伏黑惠:起、起反效果了……

五条悟:“还有呢?”
伏黑惠沉默片刻,想起其他家长们都很推崇的,夏油杰的魅力。
“看到教主的样子就觉得心里都平静了。”他们说。

也许给他照片会让五条悟平静下来?伏黑惠递过去一套夏油杰珍藏版写真一张——是菜菜子和美美子分享给他的“好爸爸之力”:“有他的照片。”
他迎着五条悟不敢置信的目光,解释道:“其他家长也有……”

“他在妈妈群体里很火来着。”伏黑惠补了一句,“很多家长好像都有收藏。”可能当成驱邪用的照片——但是总之夏油杰支持者很多的你不要冲动啊!
他本意是这样的。

五条悟扯着嘴角盯了一会儿那张清晰的照片。
他蓝色的眼睛波澜不惊。
仅仅几秒。

“操他妈的夏油杰!”五条悟恶狠狠地大声骂道。
那张照片还攥在手里,没舍得扔掉。


隔壁那篇写自闭了,开这篇调理一下心态

98 Likes

正宫互当小三的情趣……

13 Likes

大鹏展翅哈哈哈

2 Likes

是的就是这样真的很需要一款纯爱的ntr(你)

3 Likes

好带感哈哈哈哈

小三边缘大鹏展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 Like

什麼純愛ntr(不是

好好好好好好爱看

1 Like

天才……

好想笑啊啊啊啊

互以为自己要当小三hhhhhhhhhhh笑死了

1 Like

我真的要被笑死了哈哈哈哈哈

天哪老师写的好天才……跪拜……

好好笑啊哈哈哈!!期待下文!

好好笑!!

好久沒看到歡樂向:smiling_face: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爆笑!!!我还要看啊大人!!!(尔康手

哈哈哈哈别骂了别骂了,消消气大五 :joy:

可爱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