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r 叛逃男友在线耍酒疯?

叛逃杰x绷带悟

“想杀就杀吧,你的选择都有意义。”
“……”

今天是夏油杰离开高专,哦,准确的说是叛逃的第三个月。
五条悟无神的望着眼前的天花板,双腿搭在桌子上不知不觉中在轻微的以这椅子摇晃。

好空啊……

“悟,名古屋那边有任务需要你去处理一下。”
夜峨从教室门口走进来,五条悟撇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嗯。”

由于对方是特级咒灵,安全起见,上级还是给五条悟派了一个帮手,尽管五条悟臭着一张脸一顿拒绝,但还是架不住夜峨嘴里的:“保险起见。”

可能是吸取了上次的种种教训吧,所以上级还强烈要求两个人必须在同一地点执行任务。

不过特级终究是特级,在帮手目瞪口呆连大气都不敢喘的注视下五条悟不到20分钟内就解决在场的所有咒灵。后来五条悟声称想在外面待一天为由两人最后还是掏了公款订了两个房间住酒店。

……夏油杰坐在客厅,看了看卧室里两个正玩得开心的女孩子,对着电视上平淡无味的推理电影发呆。

“咒术高专三年级特级咒术师夏油杰因在执行任务期间杀害村民被判为‘特级诅咒师’目前正在追查通缉中…… ”

此时夏油杰觉得自己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是杀了人,再就是被通缉。

其实他觉得这一切没什么不好,只是……有点对不起某个人罢了。
他原本以为他会在几个星期前在新宿死掉,可是对方却没动手。

“对不起啦悟。”
夏油杰低头笑了笑,努力掩饰着自己内心的情绪,这已经是他第四天在傍晚去居酒屋过夜了,刚踏进门的时候,夏油杰被里面的氛围不自觉在内心形成了一种温馨的假象,出于咒术师对视觉的灵敏,夏油杰瞟向房间里最隐蔽的角落。

“呦,好巧。”
硝子一手拿着香烟,一手伸向空中和夏油杰打招呼。
“硝子?”
夏油杰没觉得有什么,仿佛还是最开始的样子,他点了杯度数比较高的酒,坐在了硝子旁边。

“怎么不跑?不怕我叫高专的人吗?”硝子笑了笑在一旁打趣。
“你才是,一个标准的优等生怎么从学校跑出来喝酒?”

神色自然,自然到让人有种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错觉,硝子心里觉得奇怪,但嘴上又笑着说:“偶尔也要破例的嘛,不爬一次学校的墙怎么能算上过高中呢?”

“这句话原来也能从你嘴里说出来啊。”
硝子摆了摆手,伸手递给杰一支烟:“抽烟吗?话说你为什么来这?心情不好?”
“有一点吧……”
夏油杰接过烟,点燃后任由烟在指尖慢慢燃烧。

“怎么?外面的世界不自在?还是说因为五条悟?他最近倒是没时间想这些,昨天去出任务晚上也没回来。”
以悟的本事应该一天就可以完成了吧?难道有什么事?

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即便能想通什么也没用的吧?

硝子也看出了夏油杰的想法,心里默默摇头,表面假装不在意的笑着:
“应该是在外面玩脱了吧,听说这次夜峨特地帮他找了新搭档陪他,不然一个人难免也会寂寞吧?”

“新搭档?”
“对哦,可能夜峨也是看不下去平时神经大条的他突然变了性格吧,所以才又找了一个咒术师给他当搭档的。”
硝子淡定的喝了口酒,眼睛瞟向夏油杰。

“……能多个朋友也不错。”
“nonono。”
硝子晃了晃手指:“应该算是炮友吧?我听说昨天他们去酒店了哦。”

硝子看到夏油杰原本平静的表情闻言瞬间变得难看起来,于是假装没看见一样继续念念道:“我看过那个人,很随性,刚好就是悟最可以接受的范围吧?反正长得也不赖,就当是释放压力咯。”

“悟不会是那么随便的人。”
“谁知道呢。”
硝子忍不住笑出声,顺走了夏油杰身上的打火机就准备跑路走人:“反正你们刚吵完架,他正在气头上也不一定会做出什么事来呢,他那个脾气你应该比我懂吧?”

“……”
夏油杰看着自己的打火机被她顺走也没什么反应,只是心里更郁闷了。

终于到宿舍了……
五条悟拖着满身的疲惫爬回宿舍,为了发泄他拉着自己的好帮手去游乐园坐了三次过山车,导致最后好帮手因为受到了过度惊吓和剧烈运动过猛就被抬去医院了,他只能独自回高专。

打开宿舍门,他胡乱地脱下外套扔在门口,三步两步地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然后灯也没开地向卧室走去。

刚刚躺下五条悟就闻到了周围的一阵酒味。
他皱了皱眉,下意识打开无下限,伸手去摸灯。

室内灯光骤然亮起,同时坐在床上的人开口:“回来了?”
“杰?!你怎么在这?”五条悟被他吓了一跳,立马精神起来。
“怎么了?很心虚吗?昨天去出任务了?”

“我心虚什么?你就不怕我把你抓起来?”
“有什么好怕的,不过就是一些比普通猴子会用咒术的二级猴子,倒是你,昨天玩的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你喝酒了?”
五条悟很反感地捂住鼻子,他对酒精的味道属实是接受不了,看来这货是借着酒劲才来找我的呗?

“果然啊,现在为了和我置气就去找别人,看来别人也能满足你是吗?”
“你什么意思?你在说什么啊?谁告诉你的这些?”
“看吧,你心虚了,也是,分手了和我没关系。”

夏油杰笑着,神情和平时判若两人,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五条悟最受不了他这样,看到后就觉得肚子里一阵火:
“哈?夏油杰你有病吧?没事别来我这耍酒疯行吗?我心虚你妈?”

“不心虚就来确认一下啊?”
“啥?”
我没听错吧?

“如果是真的,那以为我们谁也不干涉谁,一刀两断,如果是假的,正好好长时间没做了你也享受一下,就算是对上次你不杀我的谢礼。”

说完,夏油杰一把扯过五条悟,五条悟一脸恼羞成怒地想抵抗,奈何过山车坐的太多再加上杰可是学体术出身的,力气大的很,别看五条悟眼瞅着高他几厘米实际力气和夏油杰相比也就那么点。

夏油杰脱掉了五条悟身上的白色衬衣,露出了雪白的腹肌。
“你疯了啊?滚出去!”
五条悟一个趔趄倒在床上,脸上的绷带被弄得松松垮垮,隐约可以看见白色的睫毛和那水蓝的眼睛。

“你真的想让我出去吗?连无下限都没有开。”
夏油杰玩昧地笑了笑,扯下绷带,轻抚着那双动人的眼睛。
五条悟红着脸,别过夏油杰的视线,修长的脖子展现在夏油杰面前。

夏油杰俯身吻了吻那近乎完美的身材,顺着脖颈一路向下,摩挲了几下粉红的乳尖便伸手向下探去。

“嗯……”
五条悟顿时变得敏感起来,只感觉后穴正在被人开扩疆土,久违的熟悉感直冲大脑,因为天生有无下限五条悟的身体本身就比常人敏感娇嫩,他微喘着气,对上夏油杰的视线。

夏油杰此时穿着袈裟,经周围人介绍科普那袈裟好像叫“五条袈裟”大家都说夏油杰恶趣味,正餐不吃吃代餐,这下好了,他要带着代餐把正餐吃个精光。

“你没做?”
夏油杰熟练地在狭窄无人经过的肠壁间滑走,无意味地在凸点周围挑逗。
“混蛋啊你!我怎么可能……”
五条悟狠狠地掐着夏油杰的大腿,欲求不满地皱着眉,眼神似要把夏油杰看透。

“是吗?那你这些天……有没有想我呢?”
夏油杰抬眼瞟了下五条悟,看起来玩昧又魅蛊。

想,当然想,想把人绑架回高专好好质问教训一番,想直接了结他的生命,想和以前一样无忧无虑的待在他身边,想和他现在一样彻夜无眠。

不过再怎么想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自作多情……”
五条悟红着眼,最强的面子也不是谁都能给的,他盯着夏油杰那张长得就很像骗子但又过分好看的脸,嘴里莫名感到一丝空虚。
明明每次做到这个时候夏油杰都会和他接吻的。

五条悟心里想道,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盯着夏油杰的嘴唇看。

做这种事也好认真的说。杰以前可是出了名的优秀三好学生,上课做题都全神贯注,一点也不马虎松懈,每次上课时五条悟都会盯着夏油杰认真的侧脸看,鼻梁的弧度正好,把他的脸整体都体现出了立体感,让人看了忍不住脸红心跳。

“看什么呢。”
夏油杰感受到了他的视线,抬眼与他对视。
“……”
五条悟没回应他,抬起脚用脚踝蹭了一下夏油杰的后背,他只感到脚下的皮肤一紧,摸着他身上的手速度变快了几分。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夏油杰笑了笑,俯身吻上五条悟的唇,勾起那块软肉,品尝久违的美味。
这句话用到现在的发展趋势来看是多么的生分扎眼,五条悟忍住心里的那份难过,想逼迫自己认真起来。

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好了。

前后的夹击让五条悟完成了第一次高潮,乳白的精液润湿了小腹,他喘着粗气,夏油杰抽出手指,抓着五条悟的一条腿搭在肩膀,下面无尽的风光被观赏的一览无余,那潮湿的田地一张一合,仿佛是在邀请他进去。

“你看够了没。”
五条悟没好气地骂着他:“打着和尚的名义又不干和尚事,真是有够给你们盘星教丢脸的。”

夏油杰闻言一笑,脱下袈裟丢到旁边,一边往田地里深入一边在五条悟耳边悄声地说:“我的教会我做主,所以被和尚干的滋味爽吗?”

“你!”
五条悟恼羞成怒,生来就站在别人头上的他才不会受这样的委屈,身下狠狠地咬住夏油杰。

“嘶…”
夏油杰吃痛地停下了正在深入的动作,刚刚舒适温暖的温室如今被夹的生疼。

看到夏油杰吃瘪的表情五条悟内心大好,但身体就没那么听话了,虽然刚刚高潮但还没到足以让他满意的地步,他总感觉身下收不住了,下一秒就可能回归放松状态再次被外敌入侵。

“悟,放松点。”
突然有一丝不适应,三个月了这还是在他们吵架之后夏油杰第一次这么叫他。

知道五条悟听不得那句话但他还是说了,仿佛只要一和五条悟待在床上夏油杰就会想说许多无下限的话,明明平时的自己是那么礼貌绅士,但只要一和五条悟上了床,他就会变得没有理智,就像换了个人一样。

五条悟也这么想。

五条悟也知道此时夏油杰是在给他台阶下,但夏油杰每次都是这种似给不给的话语让他属实有些不爽,他没有理会,直接开口:“怎么?这就受不了了?你到底是有多大啊?”

说真话也是真话,说假话也是假话,其实五条悟自己心里明白他快撑不住了,但论这方面夏油杰是真的天赋异禀。

“比你想的要大的多。”
夏油杰粗暴地揉了一下五条悟的屁股,又软又白的,手感就像五条悟之前在玩具店看中的那只白猫玩偶。

白皙的玩偶被人用力揉捏了几下,开始微微泛红。

“变态……”
五条悟狠狠地瞪他,此时他感觉到夏油杰的阳物其实就离自己的敏感点不远,他微颤着身子,悄悄动了动。

夏油杰自然能感觉到五条悟在做什么,这人一边说着变态一边自己干着变态的事,真是口嫌体正。
“悟,听话,放松点,你不想要吗?”

夏油杰还是和以前一样,习惯用温和的好话哄他,当然他也明白五条悟最吃这一套,不管再大的火也能被他撒娇的甜言蜜语和讨好行为收买,但这次好像没起什么作用,五条悟只是愣了愣,吞着口水无视了他。

是你逼我的。
本就没太大耐心了的夏油杰越看此时的情景越觉得身体发热,不歪不正地五条悟正好就长在夏油杰的性癖上,总感觉他的一举一动都时刻牵绕着他的性癖,本来还想多在五条悟耳边说几句软话,不过现在看来已经不行了。

他明白五条悟的性格,凡事一旦做到绝对,就没有挽回的地步。

他不耐烦地抓住五条悟的阴茎,上下来回撸动了几下便在点上挑衅,五条悟抖了抖,夏油杰的确是最能满足他的人,能让五条悟兴奋的点夏油杰闭着眼睛都能找到,果然没几下五条悟就忍不住了,顿时城门大开。

由于准备措施做的好,夏油杰很顺利地一直一通到底,长驱直入地整根没入。
“你可真棒啊悟,不愧是咒术高专的最强。”

又来了,夏油杰的骚话演讲大会。
五条悟索性直接无视,心里骂了夏油杰一百遍“变态”“无眼怪”“假和尚”,眼睛里的不满都快溢出来了。

“骂我你也很棒。”
夏油杰自然明白五条悟那双勾人的好看蓝眼睛此时心里在想什么,活动几下开始不客气起来。

抽插速度太快了导致五条悟有点承受不住,他上气不接下气的叫喘着,咬住夏油杰的胳膊:“慢点啊疯子。”

夏油杰蹙眉,胳膊上的牙印很快便红了一圈,稍微放慢了些。五条悟主动勾起夏油杰的脖子,亲了上去。
夏油杰肯定是来者不拒,舌尖扫着五条悟的口腔内侧,与他纠缠起来。

温热的肠壁早就充满了水,来回抽插时夏油杰还能听到水渍的声音,五条悟每次因为这个都会感到极度的羞耻。

“看来确实很想要呢。”
夏油杰勾起唇,在五条悟的颈间喷洒着炙热的吐息,留下斑斑红迹。

五条悟不吱声,夏油杰说得也没错,论三个月都没有和对方有过任何接触又处于热恋期的人怎会觉得不煎熬,可能正是因为如此吧,杰冒着可能被捕的风险还是悄悄来到了五条悟的宿舍。

速度伴随着五条悟的娇喘声越来越快,他想不通这一切的发展为什么会成为如此的下场,想着想着眼角的泪花伴随着又一次的高潮一起打湿了床单。

“为什么哭。”
夏油杰此时没有表情,他还没完全退出去,见到五条悟毫无征兆地哭了使他停下了动作。

要知道五条悟的眼泪除了会在床上掉,其他方面可是从未出现过。
五条悟依旧没有说话,眼神略微无光地看向夏油杰。

好像是打开了什么可怕的性癖开关,夏油杰的内心里毫无怜悯,反而见了这场景又兴奋了起来,他抽出被裹在温室里的种子,拉起五条悟就亲了上去,很急促,没有任何预兆,这一吻仿佛唤回了五条悟的意识,他一边挣扎一边困难地呼吸,情急之下狠狠地咬住了夏油杰的舌头。

主动方受到了攻击后快速地退了出来,由于身高优势夏油杰半跪在五条悟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五条悟:“悟,给我口吧。”

虽然经历过,但据现在的形式来看五条悟简直要气炸了,他恨不得现在就跳起来和夏油杰打上一架,他破口大骂道:
“夏油杰!你他妈个只长几把不长脑子的垃圾!老子真应该灭了你!”

“难道不行吗?悟……你在这方面一般都学得很优秀呢……毕竟最强的基因可是全方位的。”

夏油杰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好看的眉眼顿时显得有些可怜,细微的汗水衬得他身上的情意更浓,均匀起伏的喘息声让五条悟忍不住想沉浸在这虚假又熟悉的祸水中,五条悟沉默,一直盯着夏油杰的眼睛看。

“……”
夏油杰张了向嘴,乞求的眼神里带着些许失望,他小声问了问:“真的不行吗……不能得到最强的恩赐真是会感到遗憾……”

“你为什么总是强调我是最强。”
这次五条悟开口了。

“难道不是吗?毕竟六眼什么的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吧?悟本身就很强啊。”
夏油杰依旧没有表情,他弯下腰摸着五条悟的后背,显得悠然自得又与他无关。

“我们之间没有区别,我们都是最强的。”
五条悟用类似质问的语气说着,眼神开始变得带有情绪。
“啊啊,我也很强好了吧,不过悟在我之上哦。”

夏油杰也用这样的语气应付他,手顺着五条悟腰间完美的曲线滑走,既像是在打磨也像是在品味。

“咒灵操术也不是人人都有的。”
“……”

夏油杰这次没有开口,他只是盯着悟的眼睛。随后才说:
“潭水之所以叫潭水,是因为他清澈纯洁,如果玷污上了垃圾就不叫潭水了,哪怕里面只是飘进了一片枯叶。”

“潭水也不完全都是绝对干净的。”
“……我就喜欢干净的潭水。”
夏油杰突然直起身,掰开五条悟的嘴直接把东西塞了进去。

“唔……”五条悟皱了皱眉,只感觉那东西刚进去是半软的,现在硬得硌牙,他半眯着眼,舌头顶在了那东西的侧面。

从思索到行动不到3秒钟,可能是出于以前的反应,五条悟自觉地抓住,开始慢慢舔起来。

有纹络的舌苔滑过粗糙的阴茎,上面的每一根青筋都被他一一照料,口腔分泌出的口水润湿了腔壁,似有似无地流过敏感的龟头,夏油杰干咳了一声,看着腿间认真工作的最强五条悟,心里莫名升起一种优越感。

五条悟一边一边看着夏油杰,可以说场面是极度色情了,潮红的脸和上面的汗水与他白色的羽睫和水雾的蓝眼睛形成了水与火的对比,那乖巧的样子简直不像话。

“真想干死你,再把尸体放在教会上展览。”
五条悟心里再次暗骂夏油杰变态,舌头逐渐开始敷衍起来。
“好好舔啊悟,不认真做事是要被罚的。”
夏油杰抓起五条悟的头发,身子向里探了探。

“咳咳……”
似乎是没料到夏油杰会靠近,嘴里的东西一下就顶到了嗓子眼,有点被呛到了,五条悟咳嗽几声,只好乖乖听话。

几番周折后,五条悟被强按着射了一嘴,浑白的精液弄得嘴里嘴外都是,他皱着眉想吐出来,却被捂住了嘴。

“悟既然没吃过咒灵玉,那就尝尝吸收了咒灵味道的精液吧~”

不知道是不是被气习惯了,五条悟没任何反应,很利索就咽下去了,随即揪着夏油杰的头发就亲了上去。
夏油杰只感觉到嘴里都是被稀释的精液味,最开始有些抗拒,最后还是抢过五条悟的主动权,带着人吻了起来。

“真他妈够下流的你五条悟。”
这还是夏油杰三年以来第一次爆粗口,但他并没有不满的意思,反而有些夸赞的意味。
“你也挺他妈下流的。”

相比五条悟已经是日常了,许多人见怪不怪,当然夏油杰肯定也是,毕竟他是最了解五条悟的人,以及有时候在床上他的脑海里也曾经想过来类似的话,只不过是这么多年隐藏的好而已。

“再做一次吧悟。”
夏油杰用含情似水的眼神看着他。

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五条悟内心明白,他主动攀起了身,向对方靠拢。

夜很深,人心更深,所以世界该受到的是拯救还是审判呢?
夏油杰吻上五条悟的腰想。

“杰……你真的喜欢我吗?”
五条悟在神志不清时一边在他身下流泪一边讲。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只不过……

“我当然喜欢你,五条悟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留恋的宝贝。”
已经分不清是床上的情话还是真心流露了,总之五条悟很知足。

“那你一定要和我一起活到最后。”

天空下起了雨。无数数不清的卑鄙雨点落在潭水上,把潭水掀的涟漪层层,流连忘返。
真是天真啊。夏油杰心想道,果然珍贵的东西都不能承受风雨吗?

“我会活下去的。”

end

38 Likes

可你最后没有活下去,骗子 (*꒦ິ⌓꒦ີ)

4 Likes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