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白天招惹夜行动物①~③ by hobosama

咒灵数量井喷式增加的夏季,高专的年轻咒术师们是没有假期可言的,就连刚刚入学不久的一年级都尽可能的安排上一些任务,更何况是“最强”的夏油杰和五条悟。

五条悟刚刚结束为期3天的出差,一回到高专就马不停蹄的去了夜蛾的办公室,汇报完任务就开了术士准备开溜,生怕夜蛾又派任务给自己。

看着堵在办公室门口的咒骸看似没什么威慑力的向自己举了举拳头,五条悟只好认命地转了回去。身后的大尾巴耷拉在地上拖着,低气压都快化为实质溢出来了。

夏季是咒灵事件爆发的高峰期这个五条悟知道,咒术师数量有限五条悟也知道,上面的老橘子们给杰分配不同的任务五条悟也能理解。

夜蛾念叨着最近咒灵爆发需要注意的事项,但是五条悟什么也听不进去,他想他的小男朋友了,再看不到就要死掉的那种。

理解归理解,五条悟向来和大公无私沾不上边。

已经有半个月!整整半个月又三天的时间没有和杰了待在一起!只有在出发或回来之际碰到过几面!连个亲亲都没有!

这好吗?这不好!不知道雪豹长时间没有伴侣陪伴的话是会生病的嘛?

已经炸开毛的大尾巴在地板上一扫一扫的,瞳孔不自知的收缩成尖锐的束瞳,盯着夜蛾拿起的另一张资料。

五条悟发誓,那如果是任务单,他一定要把…

“这是给你和夏油申请到的两天假期,”夜蛾在纸上签好字后递给五条悟。“好好休息一下吧,最近辛苦了。”

总而言之,今天也是和平的一天。

夏油杰在得到两天假期后,第一时间回到寝室补眠。身为蛇之目中的重种,夏油杰有着出众的咒术和比一般咒术师还要强壮许多的体魄,但代价就是受蛇类生理习惯影响严重。蛇本就是夜行性动物,特别是在天气炎热的夏季,在太阳底下多呆一秒对夏油杰来说那都是受罪。

一打开夏油杰寝室的门,扑面而来的冷气吹得五条悟一哆嗦。屋里灯没开,窗帘也把外头的阳光挡得严严实实,但五条悟还是在黑暗中认出来那一大坨五彩斑斓的黑是自己的男朋友。黑曼巴蛇盘着占满大半张双人床的蛇身,看得出是真的累坏了,不然换做平时,魂现出原体的夏油杰绝对能察觉到开门的动静。

五条悟理解男朋友的劳累,但并没有因此而安分一点,相反,他现在只想做。

自己的爱人全裸躺在床上睡觉,不硬那还是一只正常的雪豹嘛?

反正五条悟是硬了。

夏油杰是被热醒的,一醒来就看见一大坨毛绒绒压在自己的身上,长长的尾巴还贴在自己的吻侧轻扫着。

五条悟正在用收起爪子的肉垫拨弄着盘在一起的蛇身,想找出泄殖腔的位置。这并不难找,五条悟轻车熟路就找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缝隙。

“悟?”夏油杰感觉到了带有倒刺的舌头舔过皮肤的粘腻感,“别闹了悟,让我睡会。”

说着探出蛇尾搭在了大猫的身上,自家的小男朋友想要什么夏油杰当然知道。但是现在不行,他现在困到完全站不起来。

“杰不想做嘛?”五条悟难得听话,他大发慈悲的放过了被口水弄湿了一片但仍紧闭着的泄殖腔口,变回人形爬回床头,任由偏凉的蛇身在自己身上缠上几圈。自顾自顶着夏油杰绝不会拒绝的眼神看着他,“我想和杰做。”

夏油杰迷迷糊糊应了一声,半身变回人形,大概是太困的缘故,连脸上的鳞片都没有幻化掉。

猫猫的眼神攻势很厉害,但是夏油杰压根连眼皮都没抬起来。闭着眼睛就往爱人脖颈处蹭,脸上没蜕完的鳞片又凉又硌,蛇信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滑过颈窝。

悟等着夏油杰的下一步动作,夏油杰这个样子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出于未知的兴奋感像是神经毒素一样迅速传遍全身。房间内开足冷气但五条悟却觉得热,不自觉地往恋人体温偏低的身上贴去。

杰会迷迷糊糊地操我嘛?抬着我的屁股然而插了半天也没插进去?哈!夏油杰你行不行啊?!你有两根鸡巴唉!这都插不到嘛?!或者会用突然暴起把我摁在床上就是一顿爆炒的方式来发泄自己的起床气呢?

五条悟这样想着,但夏油杰一点面子也不给的一动不动,不出多久就听到了趋于平缓的呼吸声。

猫猫怒了

猫猫不干了

五条悟一把推开夏油杰,扭了半天才挣脱开不知何时把他缠了个结实的蛇尾。而后者只是翻了个身,仰面躺着继续睡。

“不许睡!”五条悟翻身跨坐在夏油杰身上,凑上前去亲那凉凉的薄唇,手动撑开夏油杰本就不大的眼睛,强迫夏油杰接受最强的猫猫眼神攻势,“只有两天假哎!杰难道想就这么睡过去浪费掉嘛?!”

黑暗中夏油杰的束瞳呈现出没有温度的暗金色,飘忽了一会才聚焦在那双在努力放电的漂亮蓝色眼睛上面。

“不要闹了,悟,我现在真的很困。”说完揽过闹脾气的恋人就打算继续睡,但五条悟偏不。

他坐在床头嘴里还叼着根被咬碎一半的棒棒糖,像个在性事上没有得到满足的怨妇。身后那个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年的男人就是罪魁祸首,不能满足妻子性欲的老公和咸鱼有什么区别啊?!

猫猫的坏心思,永远都不会少。
而五条猫猫,还有“最强”buff加成。

夏油杰并从悟进来开始就一直处于浅睡眠状态,眼皮子重得根本抬不起。他的白色大猫男友一回来就抱着他又蹭又舔,没安分多久又一把把他推开,刚刚又骑到自己身上乱亲了一通。现在又爬到床下去了,听动静应该是回自己房间去了。

这样也好,虽然待会哄悟要费点心思了。夏油杰想着,挪动着被猫猫折腾的乱七八糟的蛇身,重新盘好。无论如何,这一觉一定是要睡的。

好景不长,五条悟又回来了,但很奇怪,因为这次安静的出奇。五条悟轻手轻脚地爬上了床,没有骨头似的贴着夏油杰的上半身躺下。过了一会才不自在的踢了踢阻碍他伸直双腿的蛇尾。

“杰,变回人形好不好?”声音轻柔又带点委屈的,“这样子睡好挤。”

夏油杰这次就算是闭着眼睛也受到了猫猫眼神攻势的暴击,应了声就收起了蛇尾,取而代之的是修长的两条腿和非常有资本的第三和第四条腿。

睡迷糊的人怎么会有足够的脑细胞呢?反正夏油杰全部休眠的脑细胞没有意识到,五条悟根本不可能用轻揉又委屈的声音说话。

他只能顺着大猫猫的动作作出简单的回应,比如说在悟凑上来亲自己时,吸吮探进自己口腔的一小截软舌。期间悟还渡给自己一小颗什么东西,应该是没吃完的糖吧。

猫的安分只是假象,暴露原型不过是时间问题。

果不其然,吻着吻着又爬到了自己身上,还要命的用自己屁股蹭着两条目前还沉寂着的巨蛇。

夏油杰只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地疼了两下,不知道是困的还是被撩的,刚想把大猫不安分在乱扭的腰按住,却发现手根本抬不起来。

“发现了吗?这么快就察觉了那也太没意思了吧?”悟抬起身,撑着夏油杰结实的腹肌加大扭动的幅度,用会阴部蹭着已经有些半勃起的性器。

“你想睡那就睡吧,把鸡巴留给我就行了。”悟调了个方向,以96式俯下身去,一手一个把玩着硬度渐长的性器,“还是人形好不是吗?你魂现还得把这两根玩意先从泄殖腔里面放出来我才用得到。”

说着俯下身去,收起牙将其中一根含了进去,用舌头卖力的舔弄着。一只手揉着下方沉甸甸的囊袋,半个月没有做加之任务繁重根本没有自我纾解的时间,存货多的惊人。另一只手套弄着另一根性器,修长的指尖故意滑过冠状沟,将前段渗出的一点腺液涂抹在柱身上。不消多时两根性器都被玩得湿漉漉的。

“真不愧是杰啊,”五条悟吐出口中的性器,抬起腰小幅度的扭动着,让自己的早就硬起来的性器蹭在夏油杰的胸肌间。

“居然可以自己做到润滑,该说真不愧是重种吗?”说着放松了自己的喉咙,将一根性器一吞到底。在忍过了条件反射的干呕后,便蠕动着舌根收紧自己的喉咙试图榨出第一发精液来。

夏油杰现在处于极乐与疾苦之间不上不下的状态,他还能听得到断断续续的声音,却死活睁不开眼睛,意识也处于困倦的迷糊状态之中。身下传来的快感侵袭着所有的神经,他想挺动胯部将性器戳入更为柔软的喉部,但却做不到。只要试图集中精力去倾听声音或是用力去挪动身体,太阳穴都会突突地跳起来。

舌根的酸痛迫使五条悟放弃口出夏油杰的第一发,再说他也忍不住了。五条悟又转了回来,先前在自己寝室挤进后穴的润滑油已经有部分流出来了,混着蹭在夏油杰胸前的前列腺液,已经把夏油杰的胸前也搞得一塌糊涂。

罪魁祸首脸不红心不跳,和着乳白色的润滑油一通乱抹,弄的夏油杰胸前都是,嘴上还开着和谐号:“杰这是爽到流奶了吗?!想要小孩了吗?!”

“当然可以呦!”悟用食指和中指分开丰厚的臀肉露出还吐着白色润滑液的后穴,一手扶着夏油杰的一根性器缓缓坐下。充足的润滑使侵入的过程十分顺利,但长时间没有做过的后穴还是生涩了些。在细腻的快感升起之前疼痛就先一步席卷了悟的神经,但是悟没有停下来,后穴食髓知味的绞紧入侵者,对快感的渴求压过了对疼痛的恐惧。悟的语气里面是不加掩饰的欲求和做爱带来的兴奋:

“我们现在就造一个孩子吧,杰。”

话音刚落就耸腰动了起来,后穴还没有很好的适应侵入的巨物,绞得夏油杰不自觉的皱起了眉头,但又很快被悟抚平。

“还有一截没进去呢,这就忍不了了可不行哦。”悟尽力用往常一样轻飘飘的语气说着,但加重的喘息声还是使这话说的没那么游刃有余。

悟伸手向交合处摸去,底端果然还有粗大的一截在等着侵入自己的后穴,用五指握住便能感觉到暴起的青筋在掌间跳动着,要多凶有多凶。

夏油杰的性器对于悟来说实际上是难以消受的,毕竟那对于普通人来说,仅仅三分之二就已经是极限了。两人第一次做的时候五条悟就被迫解锁了前列腺高潮和乙状结肠高潮,被操到潮吹不已,甚至是失禁。不知道到底该说是谁天赋异禀,但可以确认的是,两人肉体契合度绝对是百分之两百。

“因为我们都是重种…嗯!”边做爱边跑火车的下场就是没控制好方向,让怒张着龟头狠狠刮过藏在层层肉褶中让人失控的开关。

过量的快感冲击着神经,悟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叹,随即失控地娇声尖叫起来,伴随着不受控制的激烈颤抖,打颤的双腿什么也支撑不住,任由重力拖着身体吞下了更多,穴内的软肉疯狂痉挛着也没能挡住巨物更加深入的入侵。耷拉在杰的腹肌上的性器抽搐着,在溢出大量清液后猛的抖动着射出大股的精液,洒在夏油杰小麦色的腹肌上显得格外淫靡。

五条悟撑着夏油杰的腹肌才没有倒下去,等眼前闪烁着的白色火花渐渐消失,才缓过一口气来。随即又恢复了满嘴跑火车的欠揍模样,除了时不时抽搐一下的腿根证明着刚才并非无事发生。

“杰好厉害啊…”餍足的大猫俯下身去亲吻面无表情的恋人,他们的身体还交融在一起,悟轻轻扭动腰身去堆积细腻的快感,两人紧紧的贴合在一起,由两人的体液相连,密不可分。

“看来杰是真的很想要个孩子了呢。”悟抬起身,腹部和胸前都粘满了和夏油杰一样的液体,两人一样都是一样的的乱七八糟的。

“那我也要好好加油了不是嘛?!两个重种能怀上孩子的概率只有0.1%哦!”悟把重心往后靠,双手反撑住夏油杰紧实的大腿,继续吞入剩下的那一小段性器。

因为往后仰的缘故,悟精瘦平坦的小腹上有一个突兀的凸起,这个凸起还在缓慢的向上移动着。

沉重的喘息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音量拉高的一声尖叫,悟手抖着差点没撑住又跪下去。他空出一只手抚上肚子上的突起,笑了起来。

“感觉到了吗?杰?”悟指着凸起,对还睡着的夏油杰说:“你顶到了哦…”

“顶到了什么呀?”五条悟压着嗓子玩起来自问自答,“乙状结肠我记得不是这个触感的吧?”

说着悟缓缓抬起了一点腰,狠狠地坐了下去,性器顶撞在悟的临时子宫口上,激得后穴喷出一股水来,全浇在夏油杰硬挺的性器上。

五条悟哆嗦着,用已经喊哑了的声音公布了答案:

“顶到的是小宝宝住的地方哦~”

五条悟撑着身下人的腿,借力晃动着腰。为了适应,先是小幅度地扭动着,茎身抵着前列腺研磨产生的细腻快感。他轻哼着,像只被摸舒服了就呼噜叫的猫。

但是不够,五条悟能感觉到那硕大的龟头就顶在自己紧闭的子宫口上。酥酥麻麻的快感只让他更加的欲求不满。

五条悟是个行动派,他换了个更好借力的动作,双手撑回夏油杰的腹肌,慢慢抬高腰身。后穴的软肉紧压着,绞紧了阴茎不想让它离开。这些五条悟本人当然不知道,但这对于夏油杰来说十分的磨人。

得益于重种身为毒蛇的特性,夏油杰异于常人的体制让他此刻已经能很好的接收到外界的信息了。听着身上人舒服的轻哼他只觉得头疼,这种隔靴搔痒的做法是可以磨死人的,夏油杰确信。

要不是仍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动起来,他绝对要把这只发情了的大猫操到叫自己爸爸,还要什么孩子,把他操到离不开自己,永远留在自己身边当个孩子算了!

夏油杰同志此时此刻的脑内风暴肇事者并不知道,五条悟自顾自用括约肌箍着怒张着的龟头,分毫没有意识到得折磨身下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猫玩够了,没有一点预警便猛然大开大合晃动起腰。黏腻的润滑液混合着体液四溅,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水声,但五条悟面红耳赤的原因绝不在此。实际上也没有听见这水声,猫叫春的声音比这大了多了。

被撑的没有一点皱褶的后穴吞吐着巨大的阴茎,随着快速的抬升不堪重负地被拽出一小节深色的肠肉,又很快被凶器一样的茎体戳了回去,狠狠刮过穴肉顶撞在严丝合缝的宫口上。

“我们…哈啊…会生一个…唔!一个和我一样的宝宝…”五条悟边骑边抖着声说,一句话被他自己折腾得支离破碎。

“因为…杰一点也不出力…唔啊!!”声音骤然拉高,不可控制的痉挛让五条悟眼前发黑,语无伦次,“杰!你不要…啊啊!”

体内的性器在迅速膨胀,子宫口像是被人强硬地扩张开来一样,敏感而稚嫩的地方就这样被粗暴地洞开着,足以让人溺在过量的快感中坏掉。不给五条悟反应的时间,体内的凶器突然抖动数下,微凉的精液喷射在敏感的子宫壁上,很快将本就不大的空间灌满。

过载的快感在五条悟脑子里炸开了花,性器一跳一跳吐出大股清液,接着才是已经有许些稀薄的精水溢出。

猫科动物良好的夜视视力可以让五条悟在黑暗中看清一切,但此时此刻已经涣散了的蓝眸看一切都是模糊的,模糊中五条悟看见自己的肚子被顶起一大块。

「肚子里面被顶破了吧…」五条悟想着,一时间不敢去验证自己的猜想。悬在肚子上的手不敢摸下去,最后伸向了一旁被忽略许久的另一根凶器。

触摸到的感觉完全不是人类身上该有的平滑触感,而是摸着就让人背后发凉的刺状物。五条悟后知后觉的想起,蛇的性器上面是长有倒刺,为了防止在交配中滑出雌蛇体内而生的。

五条悟瘫软地枕着夏油杰手臂躺着,等着高潮的余韵过去,他不敢轻易挪动还深插在自己后穴里的巨大凶器。就以自己现在刚刚高潮完还很敏感的后穴和这已经非人的性器,动一下都可以让自己潮吹到失禁。

问五条悟是怎么知道的,就在刚刚他抱着夏油杰躺下来时,体内的凶器碾压着所有敏感点又将五条悟送上去一次。这一次的性器抖动着,却什么也没能射出来,就这样达到了干性高潮。

五条悟与看似还在昏睡的恋人面对着面,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味。

他玩脱了,这点很明显。虽说斑类在兴奋时会容易魂现,但是以前,做得再疯夏油杰都可以控制住自己,至少拔出来以后再魂现出原身。但是今天的夏油杰是控制不住的,当然啦,毕竟还睡着呢。为什么睡着呢?因为自己给他下药了啊!

“杰…”激烈的性爱后人总是疲倦的,但是一肚子被塞的满满的精液,很难让人忽视它的存在。

“只有我一个人累个半死,那以后小孩就一定跟我很像!”五条悟有一搭没一搭摸着自己鼓得已经如怀胎三月一样的小腹,自顾自说,“会有大眼睛和漂亮的白色头发。”

枕在夏油杰肩上的五条悟缓缓闭上了眼睛,这么一番折腾对于连续出差许多天的最强来说很辛苦,说准确点,是半个最强。

“…没有小眼睛和奇怪刘海…”半睡半醒之际五条悟还叨叨着。丝毫没有预料到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

此时,距离药效过去还有3小时。

夏油杰人在睡,脑子却清醒着,还在进行头脑风暴。

谢邀,人在家中睡,祸从天上来,他现在只觉得蛇生无望。

他,夏油杰,蛇之目中的重种,黑曼巴王蛇,特级咒术师,被恋人下药给睡奸了。他已经想到罪魁祸首一脸嘚瑟去和家入硝子炫耀的样子了,他还能想到近几个月小浣熊看见他就一副调侃的样子,满脸写着“夏油杰你还有今天?”。

对不起蛇之目,对不起重种,他就是重种之耻,太TM丢蛇了。

夏油杰现在还慌的一批,他没控制住也控制不住魂现,什么时候魂现不好,非得抵着最里面变。五条悟怕疼怕得很,硝子那打个针都要用反转术式。魂现后自己那根玩意真的很不是人,粗一倍不说还布满钝头骨刺。突然在内里魂现无异于强行再扩张一倍,这家伙肯定得疼哭。

心疼了…宝贝媳妇被自己给撑破什么的…夏油杰你真不是个人啊!被下个药就控制不住了?平角裤平角裤…

等等…药不就是五条悟他自己下的啊!自己下的药自己都不明白药效的吗?(确实不知道)就这么想被我原身操吗?

麻了,就该把这个满脑子都是挨操的欠操婊子操死…

这个婊子还闭着眼睛,突然闷哼了一声,吓得夏油杰愣了一下。后知后觉感觉到掌间柔软的触感,才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抓住了对方满是干涸精斑的圆润臀部。

可以动了?夏油杰立马撑起身来,在白天欺负夜行动物是吧?那肯定是做好晚上被操到脱水的准备了吧?

黑暗中,金色的竖瞳带着危险的意味弥起,带着分叉的舌尖轻轻舐舔过带着泪痕的眼角。夏油杰很喜欢五条悟的这双漂亮眼睛,尤其是被操到失去聚焦无意识留着流着泪水的样子,像是碎钻一般让人沦陷。

睡吧,等下就把你…

大猫爪子一掌拍到自己脑袋上,着实有些把夏油杰拍脑震荡的意思。夏油杰被拍的又是一愣,手上还保持着揉捏对方臀瓣的动作不敢继续。

毛茸茸的脑袋躲过不停舔弄自己眼睛的烦人舌头,缩到对方颈窝处蹭了蹭。拍到对方脑袋的爪子顺势深入发间,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索着。发出带着浓厚鼻音的呢喃:“杰…不要闹我了…”

夏油杰瞬间没了世俗的欲望,放开恋人被揉得通红的臀瓣,伸手去捞不知道掉哪去的被子,准备抱着恋人再睡一会。插在里面就插里面了,现在拔出来肯定要吵醒他的,己所不欲 勿施于人,自己不喜欢睡觉的时候被人打扰,那就不应该在别人睡觉时去闹别人。

“你再动就堵不住了…两根都堵不住吗你?”

好,去你妈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夏油杰翻身压住还迷迷瞪瞪的恋人,掐住精瘦的窄腰就是一记深顶。平坦的小腹被顶出一个骇人的凸起,身下人的呢喃马上被哭喊声代替。

子宫口被顶弄的绝顶快感让五条悟的足尖都痉挛着蜷起,没给他反应的时间,那非人的性器就已经蛮横地往外拔,骨刺刮过层层软肉引起五条悟气还没喘匀又激烈的挣扎起来。

蛇的性器上的骨刺就是为了防止雌蛇在交配中挣扎而导致性器脱落存在的,已经被操得烂熟的媚肉被骨刺卡住,一点点的往外面扯。

五条悟一只手捂着肚子,另一只手去触摸身下的交合处,不出意外的摸到一截被带出来的软肉,登时人哭得更凶了。

“杰不要动了好不好…要被操坏掉了…”被操弄出来的尾巴讨好地缠上了夏油杰肌肉紧绷的小臂,泪水口水糊了一脸,哭声里面夹杂着破碎的呻吟,一副要坏掉了的样子。

夏油杰也被整的很难受,现在强行拔出来是不可能的了,他也不想看见自己的恋人真的被操到脱肛,只能小幅度顶着最里头抽插着。

新生的子宫口被顶撞出一个小口,可怜兮兮地被骨刺刮弄着,不住地吐着清液以为这样能够讨好残酷的侵略者。

但是五条悟快被这生理反应弄死了,巨大的阴茎撑得整个后穴严丝合缝,小幅度地抽插带不出一点液体。先前射在肚子里的精液本就没有清理出来,和现在流不出去的清液混杂在一起,在顶弄中不断的倒流回子宫又流出来。

五条悟只觉得自己的肚子要被撑炸了,隔着一层皮肉,能感觉到大股的液体被挤压进子宫撑起一块,随着推出一小段距离又稍稍消下去一点。

“杰…要顶破了…”他无力地捂住自己的小腹,以为这样可以防止不被操破肚子,“肚子要被操破了…”

“怎么会呢?”夏油杰俯身吻了吻哭成花猫的恋人,“悟这里还要怀小宝宝呢,不会撑坏的人。”

“我怀你妈!”五条悟崩溃地踹了夏油杰一脚,大幅度的动作带动身子又重重的挨了一下,小穴痉挛着又吐出一股清液把子宫撑的更鼓。

“你都把小宝宝住的地方搅烂了!还怀!”过量的快感搅得五条悟气急败坏的骂声支离破碎的,“你他妈…要是生出来还长得像你,我五条悟跟你姓!”

“你本来就要跟我姓,五条家主。”夏油杰蛇尾被踹的不轻,咬牙切齿看着这个活过来了的大猫。真心觉得自己就不该顾着他疼不疼。

五条悟好不容易找到了发泄的方式,奋起反抗的后果就是乱动的四肢全被压了个严实,嘴里也被蛇尾塞的严严实实。一开始还会挣扎一下,但很快就不动了。

没有力气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夏油杰。

夏油杰不再拘束自己的动作,放开了动作顶弄着里面稚嫩的肉环,大有直接将其顶穿的意味。受到挤压的液体压迫着敏感的子宫内壁,穴肉痉挛着绞着性器但除了获取更多的快感什么也没做到。

五条悟连声音也发不出,在夏油杰的操弄下射出稀得不知道是精液还是前列腺液的液体,很快沾得两人交合处一塌糊涂。什么也做不到,只能清晰地感觉自己的宫口一点点失守,快感像浪潮一样一点点把自己全都淹没。很快五条悟就像一个被捅得稀烂的性爱玩具一样,只能发出沉闷的单音节,承受着无法承受的快感。

夏油杰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掐着身下人的腰蛮干。动物原始的欲望侵占了他的理智,夏油杰现在只想进到那个穴里面,让身下的人安安分分永远都离不开自己。

插入子宫口的瞬间五条悟才活过来,脊椎紧绷到极限,漂亮但却已经失去聚焦的瞳孔上翻,无声流淌的眼泪把白色的睫毛沾得一缕一缕的,像是眼睛也经历了一番激烈的性爱一样。

口中的蛇尾保持着和后面一样的频率抽插着,顶弄着喉间的软肉。抽出来时蛇尾还粘连着数根银丝,被带出来的舌头也忘了收回去,像劣质av里面女优特意摆出的高潮脸一样。但这可比那些色情多了。

夏油杰被紧致的宫口吸得头皮发麻,低喘着抽插了数下最后射在了子宫最深处。低于体温的精液冲击在滚烫的子宫壁上,激得五条悟抽搐着不断潮吹。

射得通红的小孔收缩着又吐出一小股腺液,囊袋抽搐着还想挤出什么似的,最后只淅淅沥沥地流出淡黄色的尿液。

夏油杰扶着软下来的性器抽了出来,但也还是带出了一小节已经被操得烂熟的媚肉,夹在被撞的通红的臀肉间,像是一朵开得过盛的淫乱蔷薇。在拔出来的蔷薇的花心处就吐出一股精水,淅淅沥沥的止不住。

“不是要生孩子吗?精液都夹不住还怎么可能受孕?”夏油杰抓过搁在一旁的粗壮豹尾,堵住已经合不拢的后穴。

五条悟俨然一副坏掉的样子,闻言便伸出手,自己抓住尾巴往里面塞,哑着嗓子和夏油杰保证,绝对不会漏出来的。乖巧得不像是五条悟。

夏油杰捧起恋人的脸亲了亲,遂抱起还握着尾巴防止掉出来的猫猫去浴室做清洗。

浴室里,夏油杰看着缩在浴缸里一动不动还没有回过神来的猫猫,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劝都不肯抽出后穴里的尾巴,问就是不行,要怀不上小宝宝的。

最后还是夏油杰哄骗着,趁悟不注意猛地抽出尾巴,不顾怀里人的挣扎插入两指导出后穴里的精水。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夏油杰看着淌落下来的精水总觉得不应该有这么一点,但是身上人还在闹着便收了手。

拿被子一裹就去了隔壁悟的寝室,毕竟自己这边的床已经湿的没法睡了。

54 Likes

香啊啊啊啊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