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雨滂沱

summary;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暴雨午后,夏油杰和五条悟做了一场酣畅淋漓的爱。

4 Likes

五条悟是被窗外的暴雨吵醒的。
雨下得很大,敲在窗上噼哩啪啦响,又叮叮当当地打在不知谁家的铁皮屋顶上。闷热的空气从窗缝里透进来,窗帘拉得半遮半掩显得昏昏沉沉。空调开着最低风速慢慢吹着,但还是把人闷出一身薄汗。手机调到最低亮度在昏暗里幽幽地发着光,五条悟低头看了眼时间,刚好四点半,一分不多不少。夏油杰还在睡着,怀里抱着玉桂狗抱枕,前额贴着五条悟的肩。五条悟嫌热,又舍不得推开男朋友,于是把被子慢慢撩开让自己凉快一点,结果一撩开就看见夏油杰抱着的玉桂狗,当即气坏。当初买的时候五条悟觉得玉桂狗可爱,谁知道夏油杰有了代餐忘了正主,和玉桂狗抱得甜甜蜜蜜,把一边的五条悟气得七窍生烟。不过怒气在刚醒时总会莫名奇妙地转化成情欲,他盯着勃起的下身半晌,很愉快地褪掉裤子绅手从床头柜去取润滑剂。
夏油杰是被耳畔黏腻的水声和喘息吵醒的。
熟悉的嗓音此时腻得勾人,一声一声往他耳朵里钻。身体的反应显然比脑子要更诚实也更迅速,下身勃起的那一刻大脑才悠悠转醒。夏油杰睁开眼,入目便是一副活色生香:屈膝交叠的白皙双腿高抬着露出艳红穴口,手指戳弄着探得更深。五条悟双腿大开着玩自己的穴,察觉到夏油杰醒来也只是稍稍分散了一点注意力,然后继续全神贯注于下身的动作,甚至变本加厉地加大了跳蛋的档位——夏油杰这才注意到他甚至在后穴里塞了个跳蛋,电线黏在腿根上扎眼的要命。
自己就在身边,男朋友却拿着小玩具自娱自乐,恐怕是个能正常勃起的男人都坐不住。夏油杰撑身坐起来,伸手去摸五条悟光溜溜的大腿,却被后者轻巧地避开了。五条悟扭过头来狠狠剜他一眼,他怀里没松开的玉桂狗也被连坐,夏油杰有点莫名其妙,低头一看玉桂狗正笑得灿烂,再抬头看五条悟垮起个小猫批脸,一下就明白了。本着逗猫的恶劣心态,他非但没有哄五条悟,反而变本加厉低头在玉桂狗脑门上“吧唧”亲了一口,然后精准地握住五条悟意图踹上他脸的脚腕,鼻尖贴着皮肤蹭上膝窝又去细细地舔。五条悟短促地爆出一声惊叫,湿滑舌尖舔吮膝窝与温热呼吸打在皮肤上的触感几乎叫他发疯。唇舌的动作仍在继续,似乎正在考虑在合适的地方留个吻痕。若只是在腿上似乎也未尝不可,但现在是夏天啊——他在训练的时候会穿齐膝短裤,那一点旖旎的痕迹便会展露无遗。仅存的师德成了他反抗的原因,可惜夏油杰没给他知廉耻的机会,几枚嫣红吻痕径直烙上膝窝与小腿,让人不合时宜地联想起雪中的梅。五条悟不敢再去踹夏油杰,只好嘴里小声骂他泄愤,顺便一脚把玉桂狗踢到床下。夏油杰也见好就收,凑上去吻他前额,腻歪着道歉。五条悟哼哼唧唧不开口却被调大档位的跳蛋惊得瞪大双眼,恰好让那个高速震动的东西压在前列腺上,他不受控制地叫出声,抬头就对上夏油杰那张好整以暇的脸。然后对方低下头叼着五条悟被汗湿的乳尖,舌勾着缀上的小小银环一下下轻扯。胸前一阵阵酥麻快感与感点上疯狂的刺激让五条悟溃不成军,双腿却紧紧缠上夏油杰精壮的腰身仿佛在吸引对方进一步深入。身前的人明显收到了他的暗示,眯起金色双眸露出几分危险意味.舌一路向下舔舐过腹肌浅浅的沟壑,然后在对方耳已精神起来的阴茎上落下重重一吻。 五条悟低喘着去抚夏油杰的发顶,自己伸手把跳蛋从后穴拽出来。无生命的东西被肠液打湿,在床单上震动不停,好像还在贪恋温暖的甬道。夏油杰更觉得扎眼,自以为不着痕迹地将那东西丢到地上。然而一切都逃不过全知全能的六眼,五条悟低笑着拥紧他:“杰在跟玩具吃醋吗?”
“和玉桂狗吃醋的悟没资格说我吧。”看他已经被玩具玩得差不多,夏油杰没打算再温柔下去,待手指增加到三根的时候就撤出来,换成更大更粗的东西抵在穴口。经过充分润滑的后穴顺从而柔软,乖乖地向入侵者打开自己。即使如此夏油杰的进入还是受到了一定阻碍,毕竟那根东西的尺寸实在有些非人。他拍拍五条悟的臀让他放松些,结果被五条悟踹了一脚。后者眼尾勾起一抹红,从枕头下面摸出一盒东西朝他砸了过去。夏油杰拿起来发现是一盒避孕套,讪讪地抽出来撕开套子的铝箔包装,五条悟撑起身子来给他戴上.。再次进入时比之前要顺利一虽然还是很紧致,至少五条悟没再踹他了,还自己抱着双膝打开腿方便他动作。整根没入时两人都松了一口气,缓慢律动着寻找彼此间契合的节奏。性器上凸起的青筋磨着那个栗子状的凹陷,五条悟很快闷哼出声,拽着夏油杰的长发要他再凶一点。夏油杰喘着气,穴壁的嫩肉绞着他鼓胀的阴茎,快感几乎把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打得粉碎。收到许可后他迅速把住身下人的窄腰重重插入又整根抽出,换得五条悟破碎的尖叫。夏油杰除了刚开始那几下操得极重外,之后都换成了九浅一深的节奏。五条悟像是被溺进了情欲的深潭,那些交织在一起的动情低喘像黏腻的蜜将他包裹其中。不够,还不够,想要被杰更过分地对待,再用力一点,就算被弄坏了也没关系。他在夏油杰耳畔混着淫叫和肉体交合的水声断断续续地如梦呓一般渴求着 ,恳求对方将全部都友给他。夏油杰垂在他胸口的黑发被汗打湿,此刻所有的爱意都转化成欲望。五条悟双腿交叠勾住夏油杰的背,果不其然迎来了几记深顶和重插,力度大得像是要把肠壁顶破。他口中发出抑制不住的尖叫和呜咽,下身在毫无触碰的情况下达到高潮。夏油杰低笑出声把他落到小腹上的精液抹开,凑过去吻他因高潮缺氧而张开的嘴。高潮过后是尴尬的不应期,夏油杰还没射,性器仍然在软肉里小幅度地抽弄。五条悟一般不让夏油杰在不应期操他太久,因为此时身体过于疲软而暂时无法作出回应只能被动承受。好在今天两人没什么事要做,做得激烈一点也没有关系。待不应期稍稍缓解夏油杰便箍着五条悟精瘦的腰身将他抱起成面对面的姿势,性器因此进得更深了些,直直顶上更深处的结肠口,然后毫不留情地冲撞试图顶开那个紧闭的肉环。五条悟的浪叫随着他力度的增大几乎带了泣音,直到小小的肉环被撑开容纳下又粗又硬的东西时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激烈过头的快感如同巨浪将名为五条悟的小船在情欲的汪洋中打得浮浮沉沉。他的性器又喷射出一股稀薄的精液,眼球因过载的快感上翻,舌尖也像小狗一样耷拉在外面收不回来。

“好色啊,悟。”夏油杰低喘着扳过他脑袋欣赏那张淫荡美丽的脸,拿过手机将他色情的模样拍照留念。夏油杰手机里有很多五条悟的色情照片,供二人分离时聊以自慰。即便如此,看着艳照自慰的感觉自然近是远逊于操进那个淫荡的穴里。他现在爽得头皮发麻,一整根性器都被媚肉密匝匝裹住,层层叠叠地吮吸着。最强不愧是最强,连屁股都是最强,他咬着牙骂了一句脏话,感受结肠内的软肉把敏感的龟头吸得更紧,献媚一样求他操进来。夏油杰突然把五条悟抱紧,就着插入的姿势下床一步步往墙边走。五条悟慌乱地瞪大双眼,他能感受到性器随着移动而操得更深;双腿乱蹬着挣扎,嘴里乱喊着什么不要了,好深,肚子要被顶破了云云。夏油杰走到墙边让五条悟靠在墙上,双手托着他软臀进行又一轮的操干。五条悟快乐地要哭出声来,双腿抖得快勾不住夏油杰的腰。结肠里哪哪都要命,五条悟的性器一甩一甩地吹出许多水液,整个人看上去色情又糟糕,白皙的皮肤透着粉红,最终在又一记狠操后尖叫着喷出一股透明的水液。肠壁在高潮后紧缩,夏油杰顾及他也没忍太久,又抽插了几十下射了出来。五条悟下意识去摸自己被顶得凸起一块的小腹,又被刺激得呜咽了几声。夏油杰把他抱回床上,五条悟不安地乱动,低头看自己的小腹。夏油杰了然,伸手去抚他汗湿的发:“是前列腺液……”
“这样啊。”五条悟大口喘息着,瞳孔失焦,“我以为……我以为……”
反转术式拥有者的身体素质极佳,片刻后便恢复得差不多。夏油杰抽出性器,将装满精液的套子打个结丢进垃圾桶,拿纸巾随意擦拭后拥着爱人的后背入眠。
窗外的雨还在下。暴雨如注,如他们酣畅淋漓的爱。

51 Likes

好香的饭饭

: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1 Like

以为什么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

以为自己变成了乱吹乱尿的发情小猫:drooling_face:

2 Likes

:yum::yum::yum::yum::yum::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smiling_imp:

特別好吃:pray:

非常美味……太喜欢这种在暴雨中的小屋里温存的时刻了……

香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