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大概

#战损五
#复活杰
#ooc预警

=杀死宿傩后,五条悟的脑子坏了,变成了没有道理的笨蛋,夏油杰也回来了
然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五条悟的眼里再也没有任何人,大家都变成了各种类型的动物,夏油杰是唯一的可恶狐狸=

“畜生就是应该直接绞杀的,倒也没有什么奇特的原因,破坏我的朋友的一律视为畜生哦。”五条悟是这样说,咧嘴开笑,是大家熟悉却又不是那么熟悉的模样。

杀掉好像是叫宿傩的一种连畜牲都称不上的东西,祓除看不太清楚的许多苍蝇,至于要留下的,只留下那些自己觉得熟悉的生物,其他的通通无视,全部都得消失。

五条悟花了很有一阵子功夫来让这个世界变成自己眼中应有的样子。可是这样真的很累,超负荷的六眼和大脑都在隐隐作痛,肉体上还有着依旧无法通过反转术式治愈的疤痕,没有结痂的伤口还在流血,但身体的主人却是异常的痛快。

这大概才是世界应该有的真实样子吧,五条悟想,他一边接过一只穿着裙子的“猴子小姐”递过来的奶昔,一边这样想。今天的阳光很好,街上依旧没有人,只剩下了各种的动物。这群动物里,猴子最多,虽然也有猫狗之类的存在,但是还是猴子最多。这么些天过去了,现在的五条悟好像有点理解了当初的夏油杰。

对哦,夏油杰。五条悟有点想笑,自从他眼里的所有生物都不再有人这个选项之后,夏油杰成了他眼里唯一的一只狐狸。

还是一只留着奇怪刘海,脖子上有着一圈缝合线的讨厌狐狸。

“hi,悟。”听到熟悉的声音后,五条悟会下意识的扭头,可一米九的高个子咒术师什么也没有看见,因为还需要低一下脑袋才可以。

夏油狐(bushi)就在五条悟的对面,好像是在特意等他。

“没关系的,我已经不会疼了。”五条悟小声说,然后揉了揉赤色狐狸的头,是非常毛茸茸的手感。有时候,五条悟也会很迷惑,究竟是自己的脑子坏了,还是这个世界坏了。

可是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了,五条悟拿出手机,对着狐狸就是咔嚓一拍,数码图像显示出的就不再是什么动物了,而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实实在在的夏油杰。手机屏幕里,夏油杰带着一顶看起来就很暖和的狐狸绒帽。很熟悉的帽子,好像是以前他们一起买的,但是记不清。

就像五条悟的脑子一样,很多东西都坏了,只留下一个模糊的影子,勉强能对号,但是不清楚。

如果现在的五条悟又犯了糊涂,就会这样说。“原来如此啊,看来还是我的脑子坏了。”

五条悟一向都是一个有着非常的自知之明的人,虽然大部分的时间里都会忍不住地逞强和嘴硬,但是他也很清楚什么是量力而行。

很早的时候五条悟就明白了这个道理。肚子饿了就需要觅食,有人刺杀自己就应该反击,小少爷不愁衣食住行,刺客除开那个叫禅院甚尔的混蛋东西,五条悟也没怕过。那什么是量力而行,在第一次因为长时间使用无下限术而晕倒住院的时候,五条悟就知道了。

但是比起量力而行,五条悟更喜欢挑战自己。五条家作为少有的拥有着历史的咒术师家族,古籍和先辈的笔记自然是不少。一个时间里,五条悟也找不到第二个会无下限术的老师了,所以这些东西就只能靠自己慢慢琢磨了。

正常的儿童应该有着什么样的童年呢?

大概是日复一日的上下学,日复一日的家庭生活,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例如看动画片肥皂剧的周末,没有咒力的普通人的生活而已。曾经的五条悟在结合了夏油杰的童年后总结道。

“还有不定时杀掉一些恶臭的生物。”夏油杰当时补充道。

其实五条悟的童年更加乏味,一个人的学习,一个人的生活,侍女和保姆的脸上仿佛都贴着相同的纸,看不清他们的面孔,只是隐约还记得他们的名字。

世界刚变得美好的时候,这个美好世界里最大的不美好就是五条悟了。

就好像那种,最危险的时候他是最安全的,最安全的时候他就是最危险的。疯疯癫癫好像没有什么情绪,只会说着大家听不清的字句。

那个时候,刚杀掉宿傩并且重新结束这一切的五条悟就老老实实地坐在所有人的前方,直到家入硝子和那个诅咒师来到之前,没有人会靠近他。

家入硝子只是建议不要刺激五条悟,可是家入硝子到了后才发现,对五条悟而言,大家的那段有意的距离恐怕才是最大的刺激。

乙骨忧太是这样解释的:“我怕出问题就拦着大家了,五条老师的状态不是很好,所以会先请您来看一下。”

最强大的学生带着武士刀,留在离五条悟最近的地方。

家入硝子挺想笑的,但是她看了看身边的那位刚刚“死而复生”的最恶诅咒师,还是压下了嘴角多余扬起的高度。

杀死宿傩需要几步呢,这个过程大家都没有看清,因为重归战场的五条悟几乎没费什么力气就解决了这个东西,二十个手指都被磨成了随风而逝的灰烬,但是伏黑惠却也回来了。大家就清楚宿傩杀死五条悟需要几十步,毕竟他们都在观众席上看了好久的直播。

一比一之下并应该有的平局最终以五条悟用自己所有的筹码压死对手为终局。

一双蓝眼在往外流淌着红,白色外衣上皆是一片又一片鲜艳刺眼的颜色。怀疑五条悟真的是错误的选择,可是人都向己的,谁又可以预料到现如今的局面呢。

“小浣熊吗,不过穿着这套医师服的大概只有硝子了,狐狸呢,这只奇怪的狐狸是什么?”五条悟歪头一下,问道。

家入硝子迷茫:“五条你脑子坏了吗,什么狐狸、浣熊?”

五条悟挠挠头:“好像真的坏了,我头现在也好疼…”

五条悟想了想:“所以不说话的狐狸是杰吧,硝子你把他救回来了吗?”

夏油杰:“……”

家入硝子:“你眼里的我,大概是什么样子的?”

五条悟睁大眼睛看了看:“穿着白衣服的奇怪浣熊,肥肥的,诶,还有硝子的专属泪痣呢。”

夏油杰:“硝子,你要不要先检查一下,他说他头疼。”

家入硝子突然一脸暴躁:“抱歉啦诅咒师大人,我可检查不了一点,这家伙的身体他自己做主,简直没法一点。”

听到夏油杰的声音后,五条悟好像有点开心,他说:“腰上的缝合好像裂开了,硝子就帮我在弄一下嘛……”

五条的脑子大概真的坏了,家入硝子心理想。毕竟五条悟不是会轻易撒娇的人,带着近乎天真烂漫语气的撒娇,也就她家入硝子扛得住吧。

“喂夏油,别那样抱他,他胳膊和腿上也有缝合的,伤口会崩开!”看着准备要公主抱五条悟的夏油杰,家入硝子连忙阻止。

“硝子好棒,断头蜻蜓都可以缝起来……”五条悟趴在粉色的蝠鲼上,身边是平行的狐狸,然后是看不见的浣熊。

“你闭嘴,歇会儿吧最强的咒术师!”硝子都不耐烦了。她真的很烦,自己的反转术式对五条的那些伤口的作用几乎收效甚微,大概还是只能跟之前一样动用现代医学技术。

夏油杰很安静,从停尸房里出来后,他的话就不多,他只是告诉家入硝子,之前的事情他都看的很清楚。很清楚是有多清楚呢,无论是狱门疆的关门时刻,还是人外魔境新宿决战的直播,他都看清楚。所以不要和他说话了,羂索共享他的青春与记忆的时候,他也看清了羂索留下的所思所想。

所以真正见到五条悟的时候,他的手都在抖。

五条悟的状态很不对,无论是笑,还是表达,还是对痛觉的迟钝,都不对劲儿,但是家入硝子不敢多说。

这时,夏油杰问五条悟:“是先打针还是吃饭?”
五条悟笑了笑:“伤口不是很疼,所以先吃点小蛋糕可以吗?”
夏油杰问家入硝子:“可以吗?”
家入硝子:“……”
家入硝子:“行行行……”
五条悟:“好耶!”
家入硝子“……”

这个场景挺熟悉的,家入硝子咬咬下嘴唇,没记错的话,他们三刚认识的时候,五条悟第一次受伤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趴在蝠鲼上的伤员,周边哄伤员的老妈妈夏油,因为咒力见底并且自己也受了伤的泪痣少女 ,以前也是这样呢。乍一侧目看,还以为真的回到了以前。

tbc.

11 Likes

有点喜欢 蹲一下!

好可爱的设定!

这设定有点香蹲一下

可爱 蹲蹲

蹲蹲:grinning::grinning:

小五照镜子看自己是猫吗?哈哈

我已经考虑这样写了!

#主要是写夏五/夏五硝,其他角色暂且脸谱化

一团糟的桌面是蜂蜜奶油小蛋糕和已经塌了的舒芙蕾,七分甜和五分甜的温热红茶,最后是十分满糖并且额外加蜂蜜的两杯刚冲泡好的热奶茶。

“这个是便利店里买的吧……”五条悟不太满意。

家入硝子端起杯子,翻了个白眼:“少爷,请知足吧——爱喝不喝。”

夏油杰补充:“你没提前说,我也没法提前买。”

家入硝子再次补刀:“提前说什么,你才活过来多久?”

夏油:“……”

五条悟看着眼前怪刘海狐狸和臭脸小熊猫,还是老老实实的喝起了奶茶。

两张沙发,夏油杰坐在五条悟的一边,家入硝子潇洒的霸占了另外一张。

过了一会儿,夏油食之无味地重复咀嚼着嘴里珍珠,家入则开始检查五条身上的伤口。

“客观来讲,我的反转术式对于五条来说,还没失效,但作用也不大。”硝子让夏油帮忙抬起五条闲着的那只胳膊,过分苍白的皮肤上松松垮垮地挑着被血弄的脏脏的绷带。

夏油一边扶着五条的一只胳膊,一边又拿了一块饼干塞进五条的嘴里。

夏油:“所以,我们怎么办?”
家入:“你问五条。”
五条看着来自眯眼狐狸和小熊猫医生的凝视,觉得很有趣,就摇摇晃晃了几下脑袋,表示:“过几天就好啦,我最强,相信我。”

家入扶额道:“嗯,他脑子大概真的坏了。”
夏油无奈道:“是的,比小学生还不会骗人。”
五条不满道:“喂——你们!”

强硬的咽下还没被牙齿完全咬碎的饼干,把自己呛了半死的五条悟又被夏油杰灌了半杯奶茶。

可五条悟委屈地看向小熊猫:“你不能先管管杰吗,他就没有什么问题吗?”

五条悟指着他眼里的,那只狐狸脖子处的缝合线。

夏油杰跟着五条悟的目光,下意识地抚摸自己的脖子,苦笑了一下。

“悟,我很好,虽然我的心情很复杂,而且现在也很烦躁,但是可以的话,我想和硝子先处理好关于你的问题。”

“我会有什么问题!”五条悟习惯性地这样说,但是他选择的这幅模样太没有说服力了。沾血的衣服下面都是难以治愈的伤口,脸上,脖子上,其他的裸露皮肤处,都是浅浅的,那之前还没有完全消除的疤痕。

夏油杰知道自己脖子上的缝合线是因为什么,也知道五条悟身上的疤痕是因为什么。

很无力,什么都知道,但是什么都做不了。夏油杰最不喜欢的失控感,一次一次地重复上演在眼前的笨蛋身上。他不曾真正看见那些事情的上演,但是羂索留下的那些记忆,却可以一遍一遍地在他的脑海里重演,是挥之不去的恐惧与憎恶。

“杰……”

五条悟看着眼前突然就默不作声的狐狸 ,愣愣的,大家突然都不说话了。

“你还能控制好你的无下限吗?”家入硝子想了半天,硬邦邦地打破了僵局。

“还好,除了反转术式使用的问题,其他……暂时都没有问题。”

夏油:“悟,你不要逞强。”

本来只是认真回答硝子问题的五条,在听了夏油的那句话后,立马露出了不爽的表情 。

“杰,你一点也不了解我。”

五条伸出手,狠狠地搓了一把狐狸的头,根据手感,应该是头发。

夏油杰并没有因为五条悟突如其来的报复而做出什么反应。

五条悟讪讪地缩回手,又开始漫无目的地发呆。

回来的路上只有他们三个人,家入硝子让乙骨和其他人先回去,表示这就是五条悟的安排。平趴在咒灵身上偷懒的咒术师不说话,大家就只能听女医的一面之词了。的确有人想要发出质疑,最大的质疑就是紧紧站在五条悟身边的那个“诅咒师”,但同时,也是因为这个人的原因,无人愿意多嘴。

应该不是羂索吧,毕竟家入硝子和五条悟都在那边,如果真的是羂索,那也不用玩了。

有人在敲门,家入硝子开门,外面是乙骨忧太。少年招呼着后面的人把带来的东西稳当地放在门外,再说:“家入小姐,你要的我都准备好了,外面的事情是让我先来代理吗?”

家入硝子没回答,先反问:“伏黑怎么样了?”

乙骨忧太:“还在昏迷,但是已经没有大碍了。”

“嗯,有问题找我。”硝子准备关上门。

末尾,硝子笑着说:“总之是辛苦你了,等五条正常点,你就可以狠狠捞他一笔的,我会帮你。”

乙骨:“嗯,我知道的,麻烦家入小姐照顾老师了,外面有我和大家的。”

家入硝子合好门后转身,就被突然出现在背后的五条吓了一跳。

“!”

“乙骨是狗狗的样子诶,大家都不一样。”

五条是这样说的。

家入硝子:“哈?”
家入硝子怒视着五条后面的夏油杰:“你就不能看好他吗!”

夏油杰不为所动,反而去问五条悟:“为什么乙骨忧太是狗啊,他很狗吗?”

家入硝子:“……”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所以她看向了五条悟。

五条悟歪了脑袋,对于来自另外两只小动物的疑问,他认真地回答:“大概是忧太很乖 ,也很可爱,是很漂亮的澳牧呢。”

夏油杰拉拉五条悟:“悟,那我呢?”

“不是说了吗,是有着奇怪刘海的奇怪狐狸吗?”

夏油杰:“……”他不想知道这个。

家入硝子看看夏油杰,看看五条悟,看看自己 ,也问:“五条,那我呢?”

“硝子是酷酷的小熊猫!”五条悟突然笑了,很开心的说。

家入硝子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对准五条悟的漂亮脸蛋:“你看到了什么?”

五条悟看着眼前的屏幕,里面那张属于的……

“什么也没有哦,硝子。”五条悟摇摇头:“什么也没有哦。”

夏油杰深呼一口气,无奈地把五条悟捞回沙发上:“悟的话,应该是猫吧,是觉得不好意思才不说的吗?”

五条悟:“……”白发青年明显不服气,想要辩解什么。

夏油杰抢先一步:“因为撒谎的时候会不断重复谎言,这个坏习惯倒是头次这么有用。”

“悟,没事的。”

不,真的什么也没有……五条悟想,他真的什么也看不见,里面只是…不是猫咪,他也不能说。

“好吧,随便杰怎么想,无所谓。”

tbc.

(要写小杰复活记了

6 Likes

火速赶来,要开虐了吗(心脏颤抖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