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庞然》 ─旧神与新生谁是谁的独属神明 by 斯陌

(未完)

Я努力中五生贺我好养胃!!!!

旧神克苏鲁杰X世界新物种始祖吸血鬼五

海中doi 凝血障碍 吸盘啵~各种⚠️

BGM:Soul 4Sale

 

旧神?五条悟不懂,他也没见过。

在父母血泊中出生的五条悟命运早已被注定。

 

“快点,这边还有伤者!”

“孩子!?还有个孩子!”

“天……!父母都开膛破肚了!”

“没生命体征了…这怎么可能还有”

“小孩没事吧,快先把小孩带上救护车!”

“脐带!?……对已经断开,伤口不齐。”

 

饿 是五条悟对这个世界的第一个认知。

吵 则是第二个

 

啃噬 吮咬 入腹 吸收 无法控制的欲望。

无力又无奈,被迫着源源不断的力量涌入体内。

每一次吸血后身体就像被狠狠的铸造了一遍,酸软无力,伴随而来的就是欲望。

脆弱 力量 抗拒 欲望 很矛盾吧,这种感觉这么多年以来一遍遍的冲刷着五条悟。

 

脆弱使他宛如寒冬夜里被烈风撞碎的冰锥尖

坚硬至易碎。

力量带来的冲刷像是夏日烈阳里奔跑过后的一杯冰可乐舒爽,器官却在惨烈嘶叫。

抗拒是服从的前茅成与败亦如秋风抚过不知己体不融而堪堪落败。

欲望齐涌心头止不住的渴望春日的一丝暖阳你无从拒绝他的存在。

 

五条悟是从一位以前到孤儿院办理手续的亲戚那里知道自己的名字的。

亲戚呢……死了,五条悟杀的,就在孤儿院门外,亲戚自己把人支开的。

这善后也简单,五条悟尖叫了起来。

院长什么的一窝蜂冲出来,抱住五条悟问是不是有猛兽别害怕快报警,为什么这孩子老遇到这种情况之类的就把他带回去心理辅导了,这事不了了之,五条悟也不会在乎想抢他东西的人被怎么处理。

没人注意他在舔舐着嘴角的鲜血。

 

  小小的身子蜷缩在床上不止的颤抖。看护的妇女看见上前查看。

本能的感觉有人靠近,现在正是五条悟最脆弱的时候,根本没想多只见妇女的头颅已经落在地向门边滚去。

 

当第二天太阳升起,小鸟高歌,孤儿院里响起了早操的欢快音乐。

院长眼见快要结束早操时间准备吃早餐了,五条悟跟王阿姨还没来就准备去五条悟的房门找他们。

 

孤儿院的门是没有锁的此刻却被不明物体阻挡着。

“王阿姨?小五??”院长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屋内昏暗,窗户开着窗帘只有一条缝被微风吹动,一缕阳光照射着浮尘。

碰!克 克 克——!门被撞开来声音有着物体剐蹭的声音,门内出现一片玄关形血痕黄褐色的液体与一缕红色混杂着从门缝后流出。

 

一阵大风吹入,窗帘大开霎时照亮了整个房间。

孤儿院里回荡起院长的尖叫。

 

 

“哈──”深吸一口气五条悟从地上坐起看着满屋的黑暗喘息着。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看向窗外已经黑透的天。

因为吸入的血液,五条悟拥有了父母的记忆。

对自己的认知,怪物、很有钱、会被人盯着看。

套上宽大的卫衣把脑袋盖住,五条悟走出了家门。

背后是一座独栋的崖边古堡伴随着海浪拍打,没有亮光,像随时可以把他吞入腹中,却是他唯一的港湾。

 

  五条悟的一切常识来源于被吸血者的记忆,许多的事他大概懂也知道,就是没实操过。

这不刚弄到的第一台新车,撞上了前面同样价值不菲的车上。

“……”把帽子拉低带上墨镜,五条悟下车就给对方来了一句“什么车?给个地址。”

 

夏油杰看着对方从车里下来,好家伙裹得严严实实的,大明星?罪犯?好重的血腥味……

“什么地址?”

“……”真烦,早知道直接飞过来了……

没有理会夏油杰的回答,五条悟转身就走了。留下他跟两台崭新还未公开的跑车…这不是一样的车吗?

两台豪车相撞必定会引来交通堵塞,夏油杰打了一通电话寻思赶紧叫人来处理。

“嗯,车被撞屁股了……帮我查个人,这车主,车在,人跑了。”

就在自己家楼下被撞的夏油杰把事丢给来处理的人叮嘱了一番不要动另一台车就回去了,刚进家门灰原雄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失踪车辆???”

“对是厂家那边核对过的,确实是前阵子失踪的那台,并没有办理任何手续一晚上车就不见了,但是留下了一车库的钱把当天开门的人都给埋了。”

“………办个手续把钱给上签到我这,别动那台车我现在来处理。”

这边灰原雄一听眼睛都亮了:哇!两台吗?杰哥真酷。

七海无奈的看着他……老板明显是为了找人啊。

 

  走进其中一条小巷翻出口袋里的手机五条悟打给了通讯录里唯一一个人:“硝子…硝子……硝子!”

“干什么呢,解决了?”这边家入硝子正吞云吐雾的沉浸在新的研发过程里。

“还没,撞车了。”

“哈?”这可把硝子乐着了,自己这什么都会的大帮手居然也有不会的事?

“还不是为了帮你来找药……给钱都不行非得亲自交易。”

“也没非要你开车啊,你不是会飞嘛五条,这药也是为了你啊。”把烟按灭到已经插满烟嘴的烟灰缸里,家入硝子缓缓的在转椅上左右转着,语气也漫不经心的说这话。

五条悟努努嘴说“又不是一定要,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你不是说随着长大欲望越来越明显了吗?现在的治安可比以前好得多,万一哪天被拍下来公布咱们异界就完犊子了。或者你去找个女人操一遍也行啊,再不济你找个男人送菊花?”

五条悟听着硝子的一大段话被说的一愣一愣的,送菊花?送什么菊花?记忆里有送玫瑰的送百合的未见过送菊花的啊。

“……”还没完全理解的新词语干脆不做回答。

   对于他怎么跟家入硝子认识的,得从五条悟离开孤儿院没多久,有一次吸血后被硝子发现虚弱的五条悟在她门口扭的跟蛆一样。趁着警察没发现把他扛回了家又顺便帮忙把尸体丢进不知名液体连骨渣都没剩。

  家入硝子做完一切之后五条悟也缓了过来,第一反应是把面前的人做掉结果对方反应很快居然躲开了他的攻击,反手给了他一针药剂他就手脚无力起来。

额头被试管抵着五条悟不爽的瞪着对方。

“我不知道你是什么玩意,我还是第一次见要吸血的异人,我也算救了你一命吧?留下来让我做做实验帮帮忙吧~”

这还是五条悟第一次感到这么无力,异人那是什么?五条悟疑惑着却也没有说话。

似乎是看出眼前的小屁孩有疑问家入硝子一一解说到。

  原来异人是一直潜伏在人类世界的生物,就像他一样拥有人类的外表,但是干的一切都十分有差异不过都在伪装罢了。家入硝子是他第一次遇见除他以外的异人,硝子告诉他:自己是一只浣狞。浣狞?是五条悟父母记忆里所没有的生物。

“别想了,我妈是浣熊那个男人应该是狞猫,我就是不伦不类的所以我说自己是浣狞……”

“……”五条悟没有再说话,硝子也没再管他,自己捣鼓别的去了。

就这样奇奇怪怪的两个互相熟络了起来。

 

  晚巷……看着地上刻着歪歪扭扭的两个字,五条悟踏入了这个类似黑市的地方。

一个小孩注意到这边的异象…拉着妈妈叫到:刚刚对面有个人突然消失了!!她的妈妈只是笑着说怎么可能?小屁孩眼花了吧。

 

晚巷里异人不多零零散散的在各个摊位前。以为会有什么阻碍的五条悟畅通无阻的找到了硝子说的药,摊位上没有异人,却有声音跟五条悟交流。把钱放在了桌子上。五条悟多看了一眼桌边上带弧度的粉色物体,拿起药转身就走了也是毫无阻碍的出了来。

 

“硝子,拿到了。”

“明天再给我吧…”

“……好”

“五条,今天是你成年生日吧?”

“嗯……好冷。”已经瞬移回家的五条悟啃着面前牛扒对电话那边回答着。

“对啊……好冷…五条生日………”

硝子的话还没说完,突然碰的一声窗户突然被撞开一个人影背着月光蹲在窗口。

“小鬼……偷车留了一车库钱,很帅嘛?叛逆期?

“谁!?”一瞬间房间内的摆布被五条悟释放出来的力量震碎散落一地。窗口的黑影只有那散落的发丝飘动。

“别那么紧张,五条悟未注册身份的异人,怎么?一个过生日?”五条悟的电话瞬移回来之后就开的免提丢在了桌上,夏油杰自然听见了,从窗口跳进了屋内。

“……是你?你怎么找过来的。”

 

“简单~我也是异人。”五条悟后退着直觉告诉他这个家伙很危险,自己能杀死他但必定会受伤,他不能受伤…会麻烦硝子的。

“你别怕我也不是来干什么的。”一个从快5层高的窗户踹窗而入的人对着你说不要怕不是干什么的,一个五岁小孩都不会信吧!!

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