蒸血

dk夏(17) X 教师五(27)



1.一发完,是有点占有欲的dk夏和无限包容的教师五
2.看清预警再进来,有不可避免的ooc,感觉到被创请自行退出。

13 Likes

“最近感觉你的状态不太好?要不我去找窗商量一下,减少一些任务量?”白发教师把绷带一层一层解开,看着伏在身上的学生面无表情地脱下衣服。他瞟了一眼黑发少年分量不小却仍旧疲软的性器,便从他身下移出,调整姿势跪下,用水润的嘴唇含住深色的性器。

“……算了,没必要。”夏油杰从枕头底下摸出一个避孕套,刚撕开包装就被白发教师扔到床下。

五条擦了擦嘴角的津液,微笑着眯着蓝色的眼睛看了一眼夏油淡漠的神情,又俯下身用纤细的手指摩擦着那根粗长性器的顶端。听到少年猛地吸气的声音后,五条笑了起来。

“兴趣不高呀……”五条跪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消瘦不少的少年,声音略带调笑:“老师已经不能让你勃起了吗?”

“不是的……悟…”还没说完夏油就感觉自己的前端又被含住。此时的五条已经把全部的衣服脱了,突然赤裸着暴露在空气中,即使是室内也会让人忍不住打起冷颤。夏油于是把阴茎从他嘴里抽出来,抓起被蹬的一半落在地上的被子盖在五条身上。他的手朝白发教师身下滑去,他撬开唇瓣包裹着的肉粒,用带着薄茧的手指轻轻摩擦了一下,就听到白发男人情动的抽气声。

“杰了话,今晚想怎么使用我都可以哦,”五条把腿又张开了一些方便夏油动作,他勾勾嘴角,“如果让你发泄一下心中的不快了话。”

可是、可是这样的事不应该影响到悟。夏油一边想着,一边又把几根手指伸入白发男人已经湿润的穴里。他听到自己尊重的老师急促的喘息声,自己身下那物也终于慢慢抬起头。

到底是如何发展到这一步的呢?在一切的最开始,他其实和五条其他有天赋的学生差别不大。咒术高专的生活同正常学校有很大的不同,虽然学习内容差异巨大,但实际上枯燥的很。五条时不时开一些玩笑,夏油也乐意去接他的梗,有时也经常被学生吐槽他和五条更像是同龄人。

真正熟络起来是在一次长途任务的偶遇,他单独出任务的时候正好遇到刚祓除咒灵、在买特产的五条。这次单独的相处也让彼此了解了更多,比如他知道了五条老师的甜点取向、了解了关于御三家内部的荒唐八卦,除此外又听五条抱怨了很多很多关于工作上的事。五条悟倒豆子似的抓着他说了很多很多,仿佛把憋在心里的很多话都吐露给了他一个人。这让夏油杰受宠若惊,但他同时也在想,五条多久没找人如此深刻的交心了。

后来两个人关系越来越亲近。每当出远门时,完成任务后、登上电车前,给五条带当地的甜口特产已经是夏油杰的习惯之一了。五条第一次看见夏油拿着伴手礼走进他的办公室时,墨镜后面的蓝眼睛充满着惊讶。

“哇,第一次有同学出门还记得给老师带甜口呢!”

于是五条开始频繁地在其他学生面前抚摸着夏油的头开玩笑,夏油杰也总是告诉同行的同伴自己要给五条老师带零食。其中一些说不清的东西迅速反应、发酵,最后变成了一种浓郁的情感纠缠在彼此间,就差一步就要彼此水乳交融。

“呐,夏油君?现在可以叫你‘杰’了吧?”那天晚上五条没戴眼罩,一双比天空还要干净的蓝眼睛在墨镜后面直直地看着他。

两个人喝了点酒----这中间夏油杰曾多次制止,一个是他还尚未成年,另一个原因是他知道五条悟不胜酒力。但为了庆祝夏油年纪轻轻就进入特级之列,五条悟偷偷买了些果酒拿到学生宿舍里,扬言为了自己最爱的学生,打破一次规矩也未尝不可。几罐果酒下肚,夏油杰脸上微微发烫,彼时五条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在夏油出格地抚摸他的脸时,他主动蹭上学生长着薄茧的手掌,被无限保护的细嫩的皮肤同有些粗糙的手摩擦着,就像一只猫一样。

“老师,其实我……”

五条的心脏咚咚地跳着,他眯起眼冲夏油杰笑。

“杰,你应该听过关于我的一些传言吧……?”

黑发少年瞪大了眼睛,五条悟继续笑着说道:“有些确实蛮好笑,但有些是真的哦。”

夏油杰瞟了他一眼后,手悄悄地伸进醉醺醺的白发教师的衣服里。五条惊叫了一声,夏油杰眼色又黯淡了几分,于是伸向了年长者的皮带。

在腰被握住的瞬间,五条一下子清醒了几分,他抓住男孩的手腕。

“杰……杰现在还没成年,不能、不能这样哦。”他安抚性地抱住自己学生的头,年下人却把头埋在他的胸前。

“五条老师想要什么时候接受我呢?”

听着他闷闷的声音,五条悟抚摸着少年乱糟糟的头发,“那就先追上我吧?”

可是老师如此耀眼,他早就把所有人、把这咒术界甩到身后去了,他怎么能追得上他呢。年龄、实力、经历那些方面,他和五条悟永远都存在一条鸿沟。但夏油杰开口却是:“可是老师我已经是特级了……”

对了,今晚他正是为了庆祝夏油成为特级才来到这里的。他低着头从上到下看着搂抱着自己腰的学生,于是他缓缓躺下,向这个出身普通家庭却天赋异禀的孩子敞开身体。

“那就允许优等生放肆一次吧。”

有关那天晚上的记忆只有零零碎碎的片段,毕竟酒量下品的人还能支撑着身体同年下者交谈已经实属不易。五条感觉自己的下面被含住了。在被学生啃咬私处,发出第一声呻吟时他就主动地咬住脱下的衣服,企图堵住自己的声音。

“…老师是第一次吗?”平时仪容仪表整理的一丝不苟的优等生披着凌乱的长发,以下犯上地一寸寸侵入自己最尊敬的老师的身体,他啃咬着白发男人泛红的耳朵,“老师的里面好湿。”

紧窄的女穴在一次次冲撞中逐渐适应侵犯者的形状,因为情动翕动着不间断地吐着水。平日里对面对一切都游刃有余、谈笑风生的白发教师、被其他人所敬仰的最强咒术师在自己身下成为了情欲的困兽。

在那以后十几岁的少年的脚步更加匆忙。更频繁地祓除吸收咒灵,高强度的体术训练,对咒灵操术更深入的研究,即便在成为特级后,他也在以可怕的速度不断成长。

“最近长进飞快嘛。”五条坐在夏油的身旁,极其自然地把手伸到短袖里抚摸着少年硬邦邦的腹肌。

夏油杰一边擦汗,一边顺着疑似性骚扰的无良教师的手向上看,正好对上那覆盖着遮蔽物的眼。

“夏油同学,今晚跟我回去对练一下?”

于是在两个人一起回到五条室内的公寓时,白发教师就主动吻上夏油的额头。夏油急不可耐地脱掉五条黑色的外衣,白发教师主动解开腰带,主动把自己的身体送到自己学生的手上。夏油杰用两根手指捣弄着湿的一塌糊涂的小穴,啃咬着成年人挺立的乳头。

这句青涩曼妙的身体被他最爱的学生亲手打开。他扶着夏油的肩膀,缓缓坐到挺立的又粗又长的阴茎上。湿热的穴肉顺从主人意的讨好地包裹着、吮吸着入侵自己的东西,结果一番好意却遭到了粗暴的对待。下一刻五条就被年轻的学生托着臀部抱起,阴茎进入到更深的地方,教师突然有了失去掌控权的恐惧感。这种处境下他只能被迫打开自己的身体,任由体内的那根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肆意侵入。他被颠簸的双眼翻白,渐渐失去了支撑自己的力气。当再次恢复意识时,他已经被放在了床铺间,他的腰被人握住,他被人像个飞机杯一样的使用。

之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对待他,而五条悟竟变态般的从这样的性行为中获得了更多的快感。深处的门户含住入侵者,心甘情愿为其打开。五条“呜呜”的哭出声,眼泪、涎水沾湿了枕头,高频率的撞击让他颤抖着绞紧了入侵者。他被肏上了控制不住的高潮,身下颤抖着喷出一股股淫水。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并不给他休息的时间,也没有体谅他刚经历高潮后的短暂脆弱,而是又抓住他精瘦的腰肏干起高潮后仍在抽搐的小穴。

身体内敏感的地方遭受着越来越猛烈的撞击,五条一边喘着一边主动张开腿,手主动拉开阴唇两边紧致的肉,露出穴口方便夏油的动作。

“这次可以射在里面哦。”

于是五条悟的里面也被夏油杰填满。




这段有违道德的关系持续了不知多长时间,少年正用尽一切办法追上五条的步伐,五条看着逐渐靠近自己的人也乐意向他敞开自己。伴随着吞食的咒灵数量一起飙升的是深不见底的占有欲。成年人有时放松警惕,飞速成长的少年就会趁虚而入。因为对反转术式的过于依赖,于是他就放任夏油杰在雪白无瑕的身体上留下大大小小的痕迹,于是他就放任夏油杰一次次把他填满。

还未成年,夏油杰的天赋和努力就让他不停地拓宽着自己的上限。可是微不可见的压力、来自人类阴暗面的诅咒却一点点累积起来,不断蚕食着某些东西。

“没有胃口吃吗?”

两个人坐在经常来的一家面馆里,他看着食欲不高的样子,捏住他的下巴逼着他正视着自己。

“悟。”在一次次的占有中,夏油杰进一步越界,在课堂下总是亲昵地呼唤着自己老师的名。

“嗯哼?”

夏油杰看着装作淡定的教师头上薄薄的汗,手又神不知鬼不觉地伸到那双细长有力的腿中间,按了一下大腿内侧的凸起部分。

“……唔!”

五条猛地吸了一口气,接着他有感觉到什么黏腻的活物顺着自己的裤沿钻了进去,然后从大腿肉和内裤间的缝隙里挤入,冰凉湿滑的生物覆在自己夹着跳蛋的小穴上,又软又有弹性的吸盘吸着凸起的肉粒。

“我、我只是觉得杰最近没有之前那么活泼了…呼、老师只是想关心一下嘛……”

“换季胃口不太好罢了。”夏油杰看着年长者逐渐崩塌的表情,突然起身走到老板那里结账,留下五条难耐地趴在桌子上,捂着肚子,夹紧双腿。

“老师,我们回去休息一下吧。”

五条被夏油搀扶着,他看见少年的眼光又阴暗了几分。

这种程度的咒灵,对于特级术师而言,只不过动动手指的事就能解决,五条却硬是任由那个奇怪的生物在自己的身体里作祟了几十分钟,直到他双腿瘫软、艰难地移动着走到家门口,情欲已经折磨得他连钥匙都拿不起来。于是同行的可靠的学生替他完成了这一工作,他动作娴熟地打开门,连鞋也没换就抱起颤抖的成年人,把他小心翼翼地放到床上。脱下裤子,成年人雪白的大腿内侧已经被磨得通红。夏油杰把在仍在阴部蠕动的咒灵强行拽了下来,逼出五条痛苦的尖叫。白浊的粘稠液体混着兜不住的情液瞬间全部泄出,把床单晕染一片深色。

“呜呜…快进来……”听着身下人黏腻的声音,夏油杰扶起自己早已挺立的阴茎插了进去。




可是如此肆无忌惮的欢愉放纵,总是得付出一点代价的。端倪最早可追溯到夏油杰之前的几个任务,那时五条听辅助监督说夏油和求助人发生冲突时他没怎么在意。毕竟他也出任务这么多年了,期间也不是没遇到过一些故意刁难的家伙,而且仅凭辅助监督的描述,夏油杰似乎是在理的一方。

其中的插曲是五条发现随身开着的无下限莫名其妙地自己关闭。有一次正是因为无下限的又一次失效,他不小心撞到桌角。正准备用反转术式消除手上的红肿,腹部却突然一阵剧痛。五条心中有个可怕的猜想,但因为不确定,正准备打电话联系私人医师,辅助监督的电话却提前到来。

“夏油先生突然咒力失控…已经被咒监会控制住了……”

五条悟觉得一阵眩晕,又起身去“窗”那里询问详细情况。他的学生基本都被高层刁难过,这次也许又是无事生非罢了。可是几十分钟后,他得到的消息却是一份信息详细的伤人记录。从特级被降级、五个月的监禁、咒力使用限制……

咒力失控这一说法未免太过荒诞,五条是亲自看着夏油一次性通过咒骸的测试的,而且已经拿到特级几个月了,也曾经吸收过特级诅咒,这样的人怎么会控制不好咒力呢。

“不过五条,作为老师你也得对学生稍微负点责了。”

这话的指向性就过于明显了。

“那就让我去看看那个不听话的学生吧。”




五条推开禁闭室的门,瞟了一眼被缚住的人,翘着腿坐在他面前。

“所以杰愿意想要给我解释一下吗?”五条悟看着那双望向自己的疲惫的眼。

“只是觉得为了去救那些猴子而丢了性命很可笑……”

这让五条想起了半年前夏油的一个同级女同学,为了一次判断失误的任务丢掉了性命。他在忙着处理那位学生的后事时,也曾接到电话,求助人语气冲冲地询问他们为什么没早一点救下他的孩子,导致他的孩子重伤不治身亡。

“猴子?”五条挑了挑眉,“所以杰你的想法是…?”

“悟,咒术师不应该再为没咒力的猴子遭遇无意义的牺牲了。”

“啊,居然想的是这个吗……”五条抚摸着下巴,“果然是非常夏油杰的说法呢……可是杰想过该如何实现吗?只要世上阴暗的想法不消失,诅咒还是会产生,无论是术师还是非术师,仍有人会因此而死。”

六眼直直地注视着夏油杰的眼睛。

“那么你要选择去如何实现呢?”

五条悟接着看着面前沉默的人,突然一股反胃感涌了上来,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还遗忘了重要的事。于是他的手不动声色地抚上肚子,揉着腹部企图减少一些反胃感。

“杰,你的想法其实很有意义哦。”五条悟起身,他笑着同夏油杰对视,“我也很期待你以后的选择。”




五个月的时间说短也不短说长也不算长。自那天以后,五条便再没来见过夏油杰了。被限制在禁闭室内,每天仅有一点点出来自由活动的时间,也几乎没见过太阳。这样对于一个普通人而言,恐怕精神早就不堪折磨了,但夏油杰却顶了下来,在几乎与世隔绝的情况下待了将近半年的时间。

每天听着看守的人说一些高层的乱七八糟的命令和一些奇奇怪怪的八卦,他多少理解了一点为什么五条那么厌恶高层了。术师的受伤死亡有至少三成是因为高层情报不灵通、乱指挥造成。

“原来那个五条悟的肚子大了真的是因为怀孕啊……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

“可是五条家也没有什么消息啊……啧啧啧,莫非未婚先孕?”

“我早就觉得他生性放浪了……五条家那群人估计得气死了吧。”

……

被关押起来的黑发少年在看不见的角落听着那几个人来回走动的人谈论的声音,死死地盯着那几个对五条悟言语羞辱的人的嘴脸。猴子那丑恶的嘴脸又逐渐和面前几个无名之辈重合。面前可能只是几个二级术师,如果他想,甚至不用咒力也可以出去。他想问问五条悟关于那些传言是怎么回事,可是他又该怎么面对呢,或者说如果事实确实如他心中的猜想那般他又该怎么选择呢。




办完了纷繁复杂的手续后,夏油杰终于走出监禁室。他犹豫了几十分钟,最终选择朝市里那个熟悉的方向去,至少他需要先确认一件事。

他按了门铃,无人回应。正叹气准备下楼离开,却恰好同拎着袋子上楼的白发男人撞个对面。

“杰!?”五条一边打开门一边吃力地弯腰企图从鞋柜里找一双新的拖鞋。

注意到五条不方便的动作,夏油杰终于愿意把视线从自己曾经老师鼓起来的腹部上移走。

“你能来主动找我,我很开心……我刚刚出任务回来,你在外面等了很久了吧?”

“可是悟这个样子……”夏油杰有些刺痛地看着五条,他现在的模样比起几个月以前丰满了许多,大腿处和胸前积累了一些脂肪。

“没关系啦,才五个月,还不到那种变成球行动不便的地步。”

“五个月?”夏油杰迅速算起了时间,他的心突然被狠狠揪了一下。

“因为之前也说过这样的体质很难生育之类的…虽然也没想过要小孩什么的,但是总觉得留下来似乎还不错?”五条脸上红了几分,不知道是被室内加热的空调吹的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他眯起眼微笑着,偏着头看向夏油杰。

“不好意思啦,没通知你的情况下擅自帮你做决定啦。如果杰难以接受了话我也不会为难的……”

原本的犹豫踌躇的选择突然被停止了,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年长者隆起的肚子,能言善辩的口舌此时却吐不出一句话来。

五条看着沉默的少年,扶着腰转身去给自己冲热可可,结果突然被人从背后抱住了。他感受着自己的学生在自己的脖子间蹭来蹭去,接着肩上的布料被蹭湿了一小块,五条听见空荡的房间里急促的吸气声,于是叹了口气。

“嘛,翘了一学期课的夏油同学要做好留级的准备哦。”




五条慢吞吞地脱了衣服。曾经健美的肌肉已经因为怀孕的缘故完全被撑开,脂肪的积累让他现在摸起来软软的。夏油杰小心翼翼扶着白发男人侧躺下,他伸进五条夹起的大腿之间,阴茎抵着他的手,下面的那个紧闭的穴已经颤抖着吐出丰沛的汁液。

“怀孕后身体好像更敏感了……”

下面仅仅是含进两根手指,五条便颤抖起来。

“用玩具也没办法高潮了…”说着说着五条眼前就模糊了,难以抑制地发出呜咽声。明明之前五个月默默忍受了,结果仅仅是被人用手爱抚就已经情动的难以自已,该死的孕激素。

渴了几个月的身体在自己喜欢的学生面前轻易地就被打开,白发教师的胸部被夏油杰的一只胳膊环绕着,而刚从监管所出来的学生的另一只手则在泥泞的小穴里开始大力抽插。五条感觉自己整个身体都被身后的人控制住了。接着他的下面又被再一次填满了,发红的耳垂被人啃咬着,变得柔软的乳肉被人捏在手中把玩。

夏油杰在他身上不知餍足地索取着。他敬爱的老师、亲密的恋人正大着肚子敞开身体被他一寸寸地占有。湿热的穴吮吸着入侵者,白发教师雪白的肌肤上覆上一层薄汗,他一边喘着气配合着夏油杰肏干的动作,一边用手护着肚子。紊乱的呼吸、高低起伏的呻吟声、许久未被灌溉的孕育着生命的身体,这样艳情的场面让夏油杰下意识地加重了动作。

“呜…杰,慢慢来。”五条悟抽搐着身体,湿热的穴肉绞尽了在体内横冲直撞的性器,一股情液又从身体深处浇在入侵者上。

“可是我等不及了。”夏油杰又坏心思地抚摸着阴唇间肿胀的肉粒,慢慢地肏着五条刚经历高潮过分敏感的身体。

“我想要快点站到悟身边去,我想要快点成为悟能依靠的人。”

“悟一直在前进,我也必须加快步伐才行。”

“已经很近了哦,杰。”五条摸了摸自己学生翘起来的发尾,感觉还在自己身体内的玩意儿又跳动了几下,他缩了缩穴肉,接着微凉的体液填满了自己内部。

他看着从自己身体内退出的瘫软的阴茎,没法闭合的穴口缩了一下,挤出浓稠的白色液体。他握住夏油杰的手,让他抚摸自己柔软的肚子和胸部。

“有些事也是不能急于求成的嘛。”

“但我也很期待那一天哦。”




end

72 Likes

好吃我吃:yum::yum::yum::yum::yum::yum:

哇哦,杰发现不仅是猴子可恶,上层也很可恶,算是正视人性的恶了吗?

7 Likes

很温暖的饭 :hot_face:使我一边哭一边冲

啊啊啊啊啊年下真的好香,因为对自己最爱的学生无限包容所以愿意被占有欲的杰上下其手的悟也好色:hot_face::hot_face:

3 Likes

从老师变成老婆了好萌啊啊啊

4 Likes

真好qaq
被五条老师爱着的dk夏油杰,被爱变得柔软温和的夏油杰。
逐渐抓住了属于自己的唯一的归处,爱人和家。
哪怕没有追上,哪怕依旧对世界充满厌恶,却依然有一个最爱着的人愿意抱住你,愿意给你一个家,愿意留下你的孩子。
呜呜呜,要好好在一起啊!

8 Likes

好温柔的恋爱哦

今天总想起这篇文,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喜欢。
可能也许是杰被这样的喜欢着,悟找到了可以理解他的人

好温柔,好喜欢:sob:

1 Like

好可爱的说法

五條老師真的太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