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补习 by 全摸鱼小岛

dk夏五与小玩具

 

夏油杰出完任务回到宿舍,行李刚放下就听见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按照惯例,这时候五条悟会满面春风地过来欢迎自己,夏油杰等待着,果不其然几秒后五条悟便冲进门里,可这次一反常态,他只低声说了句欢迎回来,一脸的垂头丧气,与平时热情奔放的作风大相径庭。夏油杰关切地问怎么了,五条悟支支吾吾半天,最后说都怪杰出任务太久了。

原来是想我了啊。夏油杰把五条悟揽到怀里,准备好好抚慰一下恋人寂寞的心。五条悟又支支吾吾地说,杰,因为你出去太久,我好像病了。

夏油杰赶快探他额头,并没有发烫,再看他虽然神色低落,但脸蛋白里透红,气色好得不得了,怎么看也不像是病了。问他哪里不舒服,五条悟继续支支吾吾了一会儿,最后难过地说,我……我好像射不出来了。

夏油杰吓了一跳。他才出去三天,走之前两人还大战三百回合,从房间的一头搞到另一头,一路上爽得欲仙欲死,最后双双趁着夜色在露台上射得一塌糊涂,怎么三天之后就会射不出来了?他小心翼翼地问五条悟,是站不起来了?

五条悟摇摇头,委屈巴巴地说可以站起来,只是前两天和你打电话的时候,撸不出来。

那个时候还没有视频电话,两人的远程性爱就只能靠着语音通话和照片,外加丰富的脑内妄想来完成。夏油杰回忆了昨晚二人的通话,只记得自己看着五条悟发给他的几张图片兴奋得不可自已,手上打得热火朝天,但好像五条悟那边声音不大,兴致不高。他只当是在偏远郊区信号不好,毕竟通话结束前五条悟一如既往可怜兮兮地说希望杰早点回来,好想见到杰。夏油杰听完满心欢喜,他任务已经结束,宽慰了对方会马上回去,第二天便坐清晨的列车赶了回来。

当然人难免会有点特殊情况,精力旺盛的男高中生也不例外。夏油杰思考了一下,“有找硝子看过吗?”

五条悟哭丧着脸,“还没有,暂时不想让她知道…”

这种事确实难以启齿,可以理解,“那有没有试过看其他的东西呢?”

五条悟哭丧的脸拉得更长了,“我连看杰的裸照都射不出来,看那些东西怎么会有用。”

夏油杰顾不上为自己比AV女优更色情而沾沾自喜。男子高中生射不出来是大事,更何况对方是心爱的男友,要有点毛病可事关一辈子的性福。他严肃地抓紧五条悟的肩膀,郑重地许诺,放心,我一定会帮悟的。

 

 

房间里的情况有点奇怪。五条悟被要求坐在床边,露出下半身,看着夏油杰在面前故作姿态,脱掉一件件衣服,把精壮结实的身体展示给他看。

杰,能不能离我近一点?坐在那张椅子上不动好吗?你这样很像是表演脱衣舞,确实是很色啦……只可惜五条悟今日抱恙在身,性致不高,暂时想要一些朴实的东西。夏油杰心领神会,换了一种策略,光着上身坐在了五条悟对面,拉下裤链露出勾勒出性器轮廓的内裤,手抚上那鼓囊囊的一大团,若有似无地揉着,低声说,“悟,撸给我看。”

这招确实管用,藏在内裤里那团大家伙引人浮想联翩,一下就让五条悟身下的小兄弟抬了头,淡粉的阴茎瞬间充血挺立。五条悟双脚踩上床打开,把整个下身都赤裸地暴露在夏油杰面前,慢慢撸动起来。“杰,杰也一起……”他小声要求着。

夏油杰看见五条悟身下那张柔嫩小口正随着手冲的律动一张一翕,不禁咽了一口口水,也大大方方扒下内裤,弹出那根凶器,当面套弄起来,还勾引似的抚上自己胸前结实的胸肌,来回摩挲着乳肉捻动上面淡褐色的乳尖,要求五条悟也做相同的事。

五条悟乖乖照办,学着夏油杰的样子爱抚起胸部。夏油杰不错眼珠地看着那娇嫩的粉红乳首逐渐挺立,嘴上夸奖悟做得很好,又得寸进尺地要他加点力道,于是五条悟听话地掐弄起那颗可怜的肉粒,挺起胸膛把那又红又肿的地方展示给夏油杰看,另一只手随着乳首带来的丝丝快感撸动得越来越快,清澈的前液一点一点从马眼流出,沾湿了指尖。

二人被彼此撩拨得性欲大发,场面一度非常火辣。五条悟兴奋得要命,手指箍住阴茎套弄的动作更快。“呜……杰、杰,我好像快到了……”他喘息得急促,腰越绷越紧,可声音里又隐约透露着焦躁。阴茎被他套弄得通红,可频率再快也榨不出精液,让他心急如焚。

那处娇嫩的器官被如此粗暴地对待,让夏油杰心痛地看不下去。他停下了自己打得正欢的手活,靠近五条悟,扣住了他的手,“悟,轻点。”五条悟松了手,着急地小声呜咽,夏油杰取而代之握住他的阴茎,缓慢而细致地套弄起来,另一只手揉搓起下方柔软饱满的阴囊。

“啊,好舒服……”五条悟一下就仰过了头,双手撑在身后支撑着弓起的身体,享受着恋人粗糙宽大的手掌撸动性器的舒爽。夏油杰稍微用了力道,加快了速度,龟头随之吐露出更多亮晶晶的粘液,连套弄的过程都带上了水声。夏油杰太懂得怎么取悦对方,他故意用温暖的掌心蹭过黏腻的龟头,掠过冠状沟,给性器一些额外的照顾。没几下的功夫五条悟的喘息就变得格外难耐,身体突然失控地绷成了一道弯弓,胀痛的阴茎在夏油杰手里一跳一跳地抽动起来。

“啊,杰……杰……”随着他破碎的呻吟,一股股的浓浊从马眼里喷射出来,沿着夏油杰的手背流到身下,濡湿了床单。夏油杰待他的存货交代完毕,探出舌头把对方的性器打扫得一干二净,又津津有味地品尝了手背上的精液。

“好浓。”五条悟躺倒在床上平复呼吸,满面潮红地看他品评自己的体液。“悟,这不是可以射吗?”

没想到五条悟不但没有高兴,反而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抱起夏油杰的枕头捂住了脸,在床上翻滚起来。“杰,我完了,呜呜……”他露出一双泪汪汪的眼睛看向夏油杰,“好像只有你撸,我才可以射出来,怎么办。”

他像个怨妇一样絮絮叨叨,说难道以后杰出任务的时候我就只能守身如玉了,又说要用链子把杰栓在身边,一步也不许离开,琢磨了半天最后笃定地下结论,说夏油杰,你把我身体弄坏了,你要负起责任来。

夏油杰竟没有反驳,而是老老实实地点点头,爽快地承担起这份责任。他暂且放任自己胯下撸到一半的硬挺于不顾,上下打量着五条悟赤条条的身体,心里有了主意。

 

五条悟游戏玩到一半,被破门而入的夏油杰打断了。他怀里抱着一个纸袋,神秘兮兮,说这是能给悟治病的东西。

把袋子倒过来一抖,里面七零八落地掉出一系列的避孕套、润滑剂以及一个硕大的按摩棒。

五条悟看着这一床的成人用品,有点发愣,“杰,这是你去店里买的吗?”

“你还是高中生耶?”

“自己去成人用品商店买按摩棒?”

夏油杰被揶揄得脸上发红,要五条悟别说那么多废话。五条悟靠近他身边,忍着笑意凑在耳边悄悄地说,“现在大家都在网上订这些羞羞的东西嘛。”

夏油杰忍住了用那根假阳具殴打五条悟的冲动,直接上手去扒五条悟裤子,三两下把他下身脱得一干二净。他要求五条悟像之前那样坐在床边,又扔给他一瓶润滑剂,要他为自己润滑。

五条悟手里握着润滑剂犯了难,每次做爱都是由夏油杰帮他准备妥当,他还从没为自己润滑过,多少有点无从下手。

没事的,悟,先用一根手指,多用点润滑,对,焐热一点……夏油杰坐在一旁,对五条悟谆谆善诱,像极了优等生在给班里的同学补习。五条悟听着夏油杰的话,慢慢把指尖探进去,在里面搅动起来。

“就是这样,乖……”夏油杰盯着男友自慰的手在那淡色的穴口进进出出,呼吸不自觉有点沉重。

五条悟第一次品尝用后穴自慰的滋味,在生理和心理上都不习惯,“好奇怪啊……和平时做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没事,慢慢就会好了。夏油杰看他对一根手指没什么抗拒了,又要求他再插一根手指进去。两根手指挤在那口小穴里缓慢扩张,撑开里面紧致的肠壁,反复的摩擦让五条悟更不适应,想要把手拔出来。

“不太舒服,不想做了……”他委屈地看夏油杰。

夏油杰叹了口气,只好跪到五条悟身前,说只教一次。他把自己的手指也沾满润滑,缓缓地挤进穴内,贴上了对方的手指。这让五条悟一下就绷紧了身体,轻喘出声。悟,放轻松。夏油杰哄着他,手指在他体内熟门熟路地游走着,带领着五条悟去触摸那块敏感的软肉。“这里会让你舒服。”他的手指轻轻刮过那一点,果不其然五条悟身体瞬间战栗兴奋,肠肉一下绞紧。“乖,自己摸,摸给我看。”

五条悟顺从地循着夏油杰手指的指引去触碰那一点,每每摩擦到快感就如过电般传往从脊椎炸到头顶,这小开关带来的快乐过载,让他胆怯。“杰,不行……”

“不爽吗?乳头都挺起来了哦。”夏油杰不像往常那样直接用手或唇齿去调戏那挺立的肉粒,只是袖手旁观地看着,用语言去诱导五条悟,让他自己发现身体的变化。翘立的不仅有乳首,还有下身的性器,仅仅因为几次后穴内的触摸就已经抬了头,直挺挺地立在夏油杰鼻子前面。他面上却像个清心寡欲的和尚不为之所动,甚至把那根插在小穴里的手指也抽了出来,要求五条悟全靠自己完成。

快感正逐渐在五条悟体内累积,夏油杰手指的突然离开让他躁动不安,连声央求,“杰,别走,我想要你嘛,想要你进来……”他晃动着腰肢,把下面逐渐湿润的穴口翻开给他看,说这里好想吃到杰。

肉穴一张一翕,嫩红的媚肉与雪白的臀部形成鲜明对比,看起来十足淫乱。夏油杰恋恋不舍地把视线从那活色生香的画面上移开,“悟,听话,做得好会奖励你。”

五条悟正求而不得,浑身透着焦躁,问夏油杰会给什么奖励。

“做得好我就会操你。”夏油杰拨开五条悟的刘海,在额头亲了一口。“在此之前,都要好好听我的指令。”

这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五条悟的穴里发痒,馋得流水。他乖顺地点点头,按照要求把自己的三只手指都捅进去,模仿性交动作在甬道里进进出出。五条悟是最强,学起东西很快,用后穴自慰这点小事当然也不例外,他逐渐掌握了要领,手指时轻时重地轻抚刮蹭肉径里凸起的那块软肉,放开了身体去迎合抚弄的节奏。虽然没有夏油杰指交时那么痛快,但也多多少少获得了快感,穴里分泌出的淫水越来越多,每次搅动都能听见啧啧水声。

他抬眼看夏油杰,对方一脸隐忍,胯下鼓鼓囊囊的,明显在强压着自己被勾起的性欲。假正经。五条悟想着,起了捉弄人的心思,干脆浪起来,双腿大开,更加放荡地摆着腰肢追逐手指的抽插,任凭淫水一滴一滴顺着手指流下,嘴上不住地低声唤着杰的名字,又可怜地问他想不想要自己,想不想操烂这口淫荡的穴。

夏油杰气血全往下身涌,他早就硬得彻底,看恋人漂亮赤裸的身体在眼前放浪地勾引,巴不得立刻把胯下的肉棒埋进那紧致的甬道,操弄得他哭着喊着叫爸爸。可现在还是授课时间,夏油杰没忘自己的承诺以及肩上的职责。他把那硅胶阳具涂满润滑剂,打开开关,递给五条悟。“现在用这个。”

五条悟把手指抽出来,顺带出一小滩稀稀落落的体液。空虚的穴失去了内物的填充,翕张地诉说着渴望,于是他毫不犹豫地把那根按摩棒往里面塞,刚插进去就爽得大声呻吟,无师自通地上下抽插起那根玩意儿。夏油杰看着五条悟被一根小玩具操弄得意乱情迷,莫名看得有点吃味,干脆也掏出硬挺的性器,就着这香艳画面打起飞机。

夏油杰败给了性欲,这让五条悟备受鼓舞,兴致大发。他回忆之前对方教的动作,一只手用力揉捏起乳首,手法粗暴地向外掐拽着乳尖,把一侧玩弄得充血肿胀,挺着胸问夏油杰想不想吃奶,挑逗得对方双眼发直,继而又自顾自地探到下身抚慰阴茎;另一只手孜孜不倦地用大棒捅着屁股,努力去蹭肉穴里的敏感,任凭体内的淫水随着假阳具的抽插流得一塌糊涂。他感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看,炙热的眼神活像是捕猎者盯着可口的猎物,巴不得下一秒就要把自己拆吃入腹,却又硬生生地只能以自渎聊以慰藉,更让人想去逗弄。

“杰,你在看吗?我被操得好爽……啊……”他叫声又大又浪,惹得夏油杰手上撸动的速度也加快,发出兴奋的闷哼。他突然捏堵住龟头,把性器对准五条悟的胸膛,直接将股股白浊射在他胸前。白腻的液体顺着胸部流下,挂在翘立的乳尖上,像沾着炼乳的莓果一样诱人。

夏油杰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理智回笼,授课之余不忘先教训一下调皮的猫咪。他一把把五条悟推翻在床上,舌头舔上了沾满精液的乳粒用力地吮吸起来。这还是几天里五条悟的身体第一次得到爱抚,爽得他身上一下失了力,顾不得许多就挺着胸把两处柔软的凸起都往夏油杰嘴里送。夏油杰明明爱不释口,又假模假样地故意臊他,“宝贝,太浪了。”

五条悟欲求不满地哼哼着还要,夏油杰却松了口不给他。上身得不到的就从下身找补,他更努力地调整按摩棒的位置,快速地上下戳弄后穴,企图模仿平时做爱的节奏赶紧把自己送上高潮。可手里的按摩棒总是与夏油杰的胯下之物有所不同,何况他是第一次尝试,总有些不得要领,离高潮总差临门一脚,积攒了几日的性欲混合着焦躁依然难以发泄。

“杰,帮我……”五条悟被这种感觉折磨得够呛,眼睛里不自觉就湿漉漉的,像只委屈的落水猫咪在求助。夏油杰无力招架,只好手把手地教对方怎么用按摩棒捅自己。几年的恋爱时光让他比五条悟更了解这副身体,他扣着对方的手移动起来,光是简单的上下抽动已经让五条悟的声音变了调,“好爽,啊……就这样,就这样操我……”

夏油杰将那震动棒略斜向上挺起,顶弄着肠壁里的一块嫩肉,“悟,喜欢这里吧。”硅胶棒反复碾过那一点,又在五条悟刚弓起身的时候突然停下来,缓缓整根没入穴中,“和我做爱时会进得更深一点。”

这让五条悟倒吸一口气,“别……那里,太深了……”

夏油杰不急不慢地将玩具抽送起来,“别怕,平时都是这样的。”他操弄的节奏五条悟再熟悉不过,震动的玩具恰到好处地搔刮过穴内的敏感,没两下就让身体更加亢奋,随着节奏耸动起来,但五条悟嘴上不依不饶,“和平时……不一样……”说着松开撸管的手去揽夏油杰肩膀,“平时你都会亲我……”

这小祖宗无辜的嘴脸勾得夏油杰心里痒极了,明明知道他是在装模作样,还是俯下身堵住了他的嘴,又凶又狠地把他吻得乱七八糟,又在脖子上发泄似的吮吸啃咬,惹得他发出难耐的低吟,头努力向后伸展着,毫无防备地暴露出更多脆弱。夏油杰像只小兽一般一口叼上微颤的喉结,引来五条悟一声兴奋地惊呼;随后手上也加了力道,控制着那假阳具又凶又快地操干着,令他呼吸越来越剧烈,呻吟声也支离破碎。夏油杰看着那具身体逐渐泛起情潮的红晕,便对着记忆中的某一处持续而短促地狠狠顶撞。果不其然,五条悟身体立刻绷紧,蜷缩起腹部,手上稍微套弄了几下,前面立刻交了精。他嘴里大口地喘着气,浑身汗湿,躺在床上不能再动。

夏油杰笑眯眯地看他,像是教会他一道数学题那么欣慰,夸悟做得很好。当然,五条悟是自己男朋友,这点称赞还远远不够。夏油杰干脆把他捞起来揽在怀里,亲昵地吻他泛红的脸颊,没什么情色意味地鼓励他。五条悟终于能够以一己之力射精,心里如释重负,浑身舒爽无比,自然也愉悦地回应起夏油杰的亲吻,扬起脸向他讨要着奖励。

杰要对我凶一点哦。他要求着,漂亮的脸蛋上写满了不知餍足的渴求。于是夏油杰便这么做了,他一把把五条悟翻过身扣到墙上,双膝分开对方跪坐的双腿,扶住下体硬挺的性器对准那张湿红软烂的小口,一寸一寸地顶入其中。胯下的真家伙自然比成人小玩具更有资本,就着体位直接捅进小玩具未曾到访的最深处,硬生生破开湿润紧致的穴道,直捣体内最软嫩的肠肉。几日未曾亲密接触的二人都舒服地喟叹出声,享受了片刻紧致的肉径吮吸肉棒所带来的快感与满足感。他们前胸贴后背地贴在一起,五条悟的上半身被夏油杰压着,整个人被挟持在恋人的臂膀与墙壁之间,心甘情愿地任人操弄。性器缓慢而准确地蹭过敏感,没几下就刺激得五条悟受不了,又娇又软地哼出声,说这样,这样不行,受不了……

“悟不喜欢我的肉棒了?”夏油杰同五条悟厮混了几年,也掌握了一些撒娇技巧,装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态度来扮猪吃老虎。他禁锢了五条悟的双手,将整个人都钳制在怀里,性器节奏规律地抵在结肠口附近碾动,让一波一波源源不断的酸麻快感在对方体内温柔地累积。五条悟爱死了这根行凶作恶的肉棒,他对着墙面浪声呻吟,说自己好喜欢,好爱吃,要肉棒用力操我。

高专宿舍的墙壁薄,隔音效果很差,夏油杰警告他这样会被隔壁听见,可五条悟毫不在意,恨不得昭告天下夏油杰是他的男朋友,现在两个人正在热情似火地做爱。夏油杰架不住脸红,他暂时没被情欲和占有欲完全冲昏头脑,稍微要点脸,松了只禁锢对方的手,探出手指伸进了他嘴里,翻来覆去地与湿滑的软舌纠缠起来。

五条悟说不出骚话了,嘴上无处宣泄,身体的触感仿佛就更加灵敏。对方的性器整根埋入体内,细致地操开了里面敏感而紧张的地方,穴里的媚肉已经紧紧吸附在肉棒上,不自觉绞紧了挽留它的每一次抽离,又谄媚地迎合着它的每一次撞击。五条悟浑身酥软又战栗,飘飘欲仙又喘息艰难,忍不住探下那只未被禁锢的手想去自慰,赶快将体内难以言喻的强烈快感全部发泄出来。

夏油杰发觉了五条悟的意图,“悟,靠后面射好不好,靠后面射给我……”他无理取闹地非要恋人靠屁股射精,央求的声音却哄得五条悟心软,神志不清的大脑下意识接受了夏油杰的请求,放弃了抚慰性器的想法,敞开了去接受操弄,甚至探到背后反手抓夏油杰的腰,让他贴得更紧更牢,完全把自己摁在墙上顶得颤动。男友乖顺的小动作让夏油杰欣喜不已,更加得寸进尺,先前在结肠口前缓缓碾动的性器突然发了狠,一个用力直接破开层层叠叠的软肉捣了进去。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五条悟惊叫出声,肠肉迅速抽搐绞紧,前面一小股稀薄的精液从马眼射出,淅淅沥沥地从墙上流到床单上。

五条悟失了力,浑身发软地靠在被泪水打湿的墙面上。夏油杰看他靠着屁股就交了精,控制欲得到极大满足,连连夸他好乖,是好孩子。好孩子自然该得到更多奖赏,夏油杰单方面承诺再让他高潮一次,不顾他是否同意,又把他抵回墙壁上继续操干起来。

“杰、杰,我不要了……”五条悟呜咽出声,双手却叠在一起被夏油杰按住了,毫无抵抗之力,任凭身后人的侵犯。

“乖,一会儿让你舒服。”夏油杰嘴上哄他,手上动作不停,抚上五条悟胸口不老实地逗弄起胸前凸起的肉粒。来自温热手掌的爱抚自然比与冰冷墙壁的摩擦舒服许多,更何况那手的主人熟知他的喜好,略带粗暴地扯弄起乳尖,非要把那里亵玩到红肿刺痛。已经顶进了结肠口的性器更不用说,操弄得比刚才更加凶狠,在深处的甬道里来回顶戳,简直要把他的五脏六腑都顶错位,爽得五条悟除了呜咽再也无法发出其他声音。他的身体还沉浸在高潮的余韵中,后穴还在因为痉挛缓缓收缩,现在连缓冲的时间都没有,又被另一波快感冲击得晕头转向,无所适从,终于只能带着泣音低声呻吟,被动地接受体内性器凿动带来的剧烈刺激。

夏油杰感受到这副身体的震颤,体贴而大发慈悲地准备给他个痛快,撸上那被迫再次挺立的性器,贴心地说这次我帮悟好好发泄出来。可惜这大概暂时不是五条悟想要的,他本就累得脱力,现在被迫再次攀爬上高潮的边缘,过载的快感令他胆怯得颤抖。夏油杰的喘息声也愈发粗重,呼吸的热气打在对方肩颈,垂下的发丝随着律动不断扫过五条悟身体,终于也在这场激烈的性事中昏了头,顾不得许多嘴上没门地说起来骚话,忘情地低语好喜欢悟,小穴太爽了,好想把悟弄坏,听得五条悟头皮发麻,对方还嫌这不够似的,干脆张嘴啃咬起他肩膀的嫩肉,捕猎的小狼终于如愿以偿把觊觎已久的猎物吃到了嘴里,还在那里留下一串细密的吻痕宣誓主权。

五条悟的后面被快而规律地抽插着,前面被温暖的手掌任劳任怨地抚慰,过分的舒服让体内的酸胀快感迅速累积,从性器过电般蔓延到全身。他弓起腰如雷击般颤抖着,拉长了声音大声地呻吟,高潮的感觉来得快而强烈,但已经快要射无可射,马眼里只断断续续吐出一点稀薄的白浊。痉挛抽搐的穴道实在夹得太紧,剧烈的吮吸感硬生生要榨出精,夏油杰没法继续忍耐,也在那高热的肠道内缴械投降,把精液全数喂进了恋人的体内。

他松开钳制对方的手,搂紧身前的男友,仰起头寻找他温软的唇,与他交换一个缠绵又黏腻的吻。五条悟被吻得舒服,不自觉地泄出一点哼哼声,像只被伺候舒服的猫咪。他们滚到床上依偎着,五条悟说自己哭得好累,又说膝盖被磨得好痛,抬腿压到夏油杰身上给他看。那里果然有点发红,想必是刚才性事过于激烈,夏油杰的手掌轻揉着那处来缓解不适,那双湿漉漉的蓝眼睛就心满意足又含情脉脉地看着他。他们都心照不宣地主动忽略了五条悟会反转术式的事情,自得其乐地沉浸在二人世界中。

35 Likes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