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死无对证

*短小的刀

看着硝子静静地在抽烟,我突然想试一试,向她伸出了手。

我没管她诧异的眼神,心思有些飘忽。杰是不是也会抽烟呢?他一直随身带着打火机,不过那是给硝子准备的。那段时间他压力特别大,或许也会这样稍作放松吧?有几次我能闻到他身上的烟味,淡淡的,是硝子喜欢的那个牌子,所以他到底会不会抽烟…

硝子帮我把烟点了,还特地挑的是女士烟。好啊,看不起我是吧。我有些愤愤地接过烟,猛吸一口。不出硝子所料我被呛得猛咳嗽。

硝子幸灾乐祸的笑了两声,总算是把她身上疲惫的烟云吹散。她神采飞扬,仿佛又回到了高专时期,乐着说杰当年也是一样,留长发打耳钉,看起来像个不良,没想到连烟都不。她突然顿住,脸上的神采又被常年的疲惫神色替代,就像我们的高专三年一样做梦般地消失没了影子。

她一定是被我的表情吓住了,不过我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要靠硝子的反应猜测我当时的气场一定非常冰冷。我没有思绪去思考别的,我一直在想杰也学会了抽烟杰不想让我发现杰原来隐瞒了这么多我为什么没有发现我应该早点知道我一点忙都没有帮上…

我被烟味熏得难受,真心觉得这还没有甜品解压。但想到杰当年也是在这里抽着他买给硝子又向硝子要的烟,目的是让我不要发现他在抽烟,不要发现他已经被压的透不过气的心房。于是我还是留在这里,静静地盯着明灭的烟头和升起的白烟,想要在硝子旁边寻找一点杰的痕迹。

啊,待在一个无聊封闭单调黑暗的地方确实容易让人多想。这不,我又在回忆过去了。

不过除了这个,我又能再干些什么呢?

只剩下了胡思乱想。

我总是觉得杰应该还活着,就像之前的十年那样,我们只是互相不相见了而已。我总是在等着什么时候听到一点和杰有关的消息,然后去和烂橘子周旋再第不知道多少次警告他们不要插手杰的事,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都没有听到极恶诅咒师夏油杰的消息后,我才突然想起杰已经被我亲手解脱了。

但是我一直一直潜意识里觉得杰应该还活着,于是我就在见到被脑花操控的杰的躯壳的时候愣神了。我的六眼确切的告诉我,这就是杰,一定是他,六眼从来不会出错。但是我的灵魂却仿佛在面对一个陌生人,没有一丝欢喜的悸动。

我就这么没有警惕的被关了进来。

我不是在怪杰,这和他没有关系。我只是在谴责我自己,我怎么能被一个虚假的躯壳所欺骗,他终究不可能是杰,他只是一个占据别人身体的骗子。

但是不管怎么说,我都已经被关进来了。我不会渴不会饿不会困,我肚子里的毛豆奶油味喜久福刚进来时是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因为时间在这里毫无意义。 或许我出来时夜蛾硝子歌姬冥冥全死了,没人再知道杰是我的挚友,我的one and only我的soulmate。再久一些可能悠仁惠忧太都死了,连杰是最恶诅咒师都没有人再知道。

要是我出不去了,我就一直待在这里,把杰记到天荒地老,记到宇宙膨胀到极点最后坍缩把全世界都毁灭掉。要是我出去了,我会好好的活着,再活他个一百年两百年。我会健健康康地活着,带着杰的那一份,活上很久很久,最后老死在高专里。

直到那之前,我们的青春都不算是死无对证。

7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