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逢 by 全摸鱼小岛

教师夏x家主五

 

 

上课时间,教师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五条悟坐在办公椅上四处打量这个房间。京都高专,算不上熟悉,但也并非完全陌生。他曾以学生的身份来参加过交流战,也曾以五条家家主的身份被邀请来参加活动。但今天他的目的非常单纯,只是为了见见夏油杰而已。

 

拜家主档期繁忙所赐,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面。五条悟去了国外,与夏油杰隔了千里重洋,时间也日夜颠倒。他们本就聚少离多,这次只不过是数次分离中的一次,或许分开的时间更长了些,交流的次数更少了些,但也不足为奇。直到数日之后的一天,五条悟目瞪口呆地发现夏油杰右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绷带。

 

“出任务时不小心弄伤了,没什么事。”屏幕里的夏油杰笑眯眯地回应。“已经治疗好了,你看……”

 

胳膊灵巧地挥动两下,看起来与平常一样自如。五条悟刚悬起的心沉了下去,但又没有完全沉下去。很多年没有见过夏油杰受伤了,久未谋面的那几圈绷带显得格外突兀,让他敏锐地警觉起来——夏油杰缺少的不仅是反转术式的庇护,还有一些实话实说的坦率。毕竟这人从上学那会儿就最爱装出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哄自己安心。可六眼敌不过现代科技,屏幕上图像不甚清晰,就连晃动的那两根刘海都不时留下残影。五条悟不满又无可奈何地紧紧盯着手机,并没有被对方脸上的和煦笑容感染到,只觉得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暗暗作梗,罕见地让他感到归期遥远。

 

被那一口气不上不下地吊着,家主大人努力工作,居然提前回了日本,甚至还以权谋私获得校长批准,堂而皇之迈进了学校大门。进入教师办公室还是第一次,但从为数不多的座位中找到夏油杰的位置并不难,甚至不需要动用六眼,就可以发现有张整洁的桌面上摆着几只颇为惹眼的猫猫摆件。五条悟笑了笑,在那张办公桌前坐下,摸了一圈白色猫猫们的脑袋,又见角落里码放的书籍与文件中,竟然还夹杂着几本花里胡哨的甜品烘焙指南。随手抽出一本翻看,里面夹了几个书签,标记出要重点学习的对象,一张张依次看过去,正好都是自己喜欢的款式。五条悟嘴角扬得更高,一面幻想着夏油杰今晚就把新出炉的蛋糕捧到自己鼻子底下,一面颇为得意,暗叹,杰的座位上怎么全放着我喜欢的东西。

 

一圈看下来甚是心满意足。五条悟坐在办公椅上,不住去瞟挂壁上滴答作响的时钟,等着一会儿与夏油杰惊喜般的重逢。下课铃声终于徐徐响起。没多久,办公室虚掩的门便被一把推开了。五条悟眼尖,隔着窄窄的门缝就扫见那熟悉的咒力。“五条大人来看你啦!”他立刻振臂高呼,换来一张满面喜悦的笑脸。“悟!”夏油杰欣喜地应了一声,直奔而来,还没来得及放下手里的书本,就被长长的手臂圈紧了腰。五条悟把脑袋埋进他胸前,大吸几口,夏油杰顺势摸起了那头柔软的白发,亲昵地享受了片刻重逢的美好。凑近了才发现墨镜后的眉眼间透着一丝倦意。在飞机上也没法好好睡觉,出了机场就过来了……五条悟嘟囔着解释,见夏油杰的笑容变成了一脸关切与不忍,又继续说道,杰前一阵也很忙吧,去了那么多地方出任务,也不知道怎么样……说着便扒住他的右臂摸来摸去。

 

夏油杰立刻了然,幸福地暗自叹气。他确实遇到了点麻烦,在任务途中碰见了几只难缠的咒灵,所幸受的伤已经足以由反转术式修复如初。主动递过来的胳膊上果然看不出什么不妥,五条悟微不可察地长舒一口气,脸上绽放出颇为满意的微笑,还要拍拍他故作潇洒地说,是杰的话当然没问题。

 

夏油杰笑了笑,他宽慰五条悟的本事总是棋高一着,转身从桌旁拿起日历,向对方介绍近期的行程。台历上密密麻麻记了不少日程安排,五条悟推下墨镜,凑近了仔细端详,目光一行行扫过,最终定格在几天后的那个小方格上。那里例外地没有文字,只画了一只戴墨镜的小猫。

 

 

戴墨镜的小猫,是指谁不言而喻。五条悟未曾始料这人工作十余载竟重返十八岁搞起女高中生喜欢的那一套玩意,蓝眼睛惊讶地睁大了,随即不怀好意地往夏油杰脸上乱瞟。夏油杰被抓了包也不急,面色微红地笑着解释道,为了避嫌才画成这样,我不知道悟会提前回来,本来想那天去机场接悟的。

 

 

一记直球足够坦诚,直接打进了五条悟的心坎里,促狭眯起的眼睛里泛起了笑意。他全然忘了几秒钟前自己还起了坏心想要借机大做文章,温软的嘴唇便主动凑过去,趁着四下无人迅速交换了一个吻。

 

 

是久违了的熟悉味道,无论是唇间的触感还是热乎乎的鼻息都让人上瘾。他们正欲更深入地探索一番彼此的口腔,却听见楼道里传来阵阵脚步声。靠近的身体慌乱分开,故作镇定与进门的老师招呼了两句。待人群散去,夏油杰凑在五条悟耳畔,小声催他快走快走。两个人装模作样地从办公室踱步出来,贼头贼脑地在走廊里来回张望,见四下无人,夏油杰一把捉住了五条悟的手,拉着他不成体统地小跑起来,在教学楼里七拐八拐,转进一间屋子里。

 

 

房间里一排排窄柜码放整齐,原来是教职工专用的更衣室。五条悟瞧见夏油杰反手扣上了锁,心下了然。上学那会儿两个人没少悄悄溜进没人的教室里,拉个手亲个嘴,再干点见不得人的勾当,此行的目的不言自明。他搂上夏油杰的腰,贴近了不怀好意地问,怎么带我来这里,杰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夏油杰便顺势把他抱得更紧,咕哝着想悟了还不行吗。这些年二人聚少离多,这句话都快成了小别重逢后的定番,根据以往的经验,下一步就是翻云覆雨大战三百回合,五条悟不免兴奋起来,又被夏油杰种种可爱的小秘密哄得格外高兴,干脆凑到对方嘴上狠狠亲一口,承诺道,杰想怎么做,怎样都可以哦。那双狭长的眼睛闻言闪了闪,随即眯缝着笑起来,扣住他的头将刚才的蜻蜓点水发展为法式深吻。舌头难耐地纠缠到一起,手也不自觉地抚上对方身体,两个人比赛一般,五条悟抢先一步扒开了教师制服,隔着里面短袖的薄薄一层布料,满意地揉搓起精壮结实的肌肉,夏油杰也不甘落后,迅速将那身规整的西装解了个七零八落,衣襟大敞,在赤裸的肌肤上四处作乱。情欲的火花迅速蔓延。现成的长凳摆在一旁,好像在无声地暗示什么。两个人推推搡搡跌跌撞撞就滚到那上面。裤子直接被一把扯掉,五条悟光着屁股坐在长椅上,这才意识到二人两手空空,完全没有润滑,或者什么能用的替代品。他眼巴巴地看着夏油杰不紧不慢地把头发全部扎起来,那眼神那节奏十足的吊人胃口,心里琢磨,难道是想强迫我……?隐隐生出一点期待,又无法抵抗对疼痛的恐惧,“杰,轻点,我怕疼……”他半真半假地撒娇,已经擅自把夏油杰想象成要强行侵犯他的野兽。夏油杰莫名其妙瞟他一眼,“不会疼的。”说着把乌黑的刘海拢到耳后,伏下了身。

 

 

妄想中的狂野性爱并不存在——并没有什么东西凶狠地破开五条悟的身体。倒不如说是五条悟把胯下的小兄弟捅进了夏油杰的嘴巴里。虽然与幻想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但五条悟完全没法拒绝这突如其来的款待,毕竟夏油杰口交很有一套,又会吞又会吐,在床上经常把他伺候得浑身酥软,化作一滩软绵绵的液体。今天也不会例外,牙齿好好地收住了,又湿又热的嘴巴紧紧包裹住阴茎吮吸,口腔完全成了一片温柔乡。舌头灵巧地挑逗着柱身与龟头,亲吻舔弄一套操作,五条悟爽得没边,手不自觉扣上对方后脑勺,随着节奏挺动腰肢,想要再深入一点,操进那更热更紧的食道……可那湿软的口腔却突然一松,将性器吐了出来。五条悟直接从快感的云端跌落,不满地低头,却见夏油杰迎上自己的目光,手掌扶住那硬物在面颊上磨蹭起来,亲昵又热情的模样简直像是爱屋及乌,把那根阳具当成了什么心爱的宝贝。

 

 

五条悟始料不及,眼瞧着身下的小兄弟享受着和自己相同的待遇,顿时口干舌燥说不出话。夏油杰见状更是煽风点火,故意探出软红的舌缓缓地从囊袋一路舔弄到龟头。深色双眸一错不错地望过来,视线像是勾引却比简单的挑逗更动情。五条悟虽然常说什么“我这张脸是国宝”、“肯定比杰更帅啦”,但心里还是承认男朋友生得莫名迷人,狭长的眼睛常有种蛊惑人心的力量,就好比此时,细细的眉眼间少了几分往日的锐利,多了几丝化不开的柔情,要把他魂魄都勾了去。他傻愣愣地由着夏油杰把玩性器,随后双腿便被扛到肩上,臀瓣被扒开。夏油杰说着悟喜欢用这里吧,头便凑了过去,舌尖轻轻滑上了藏在臀缝间的淡色小口。

 

 

别胡说八……忿忿的话语随着湿意的传来而被咽回肚子里,取而代之是从嘴角溢出的一声轻哼。是五条悟无法拒绝的舒服。他立刻放弃了嘴上逞强,脸泛起红潮,轻推夏油杰脑袋警告道我可是刚下飞机。这却只惹得那条不老实的舌头变本加厉,舔弄得更加卖力。被冷落许久的后穴干涩紧致,湿热的舌头灵巧地绕着穴口打转,耐心地濡湿褶皱,待紧绷的肌肉逐渐放松,便趁机钻了进去。“嗯……杰……”浅处的软肉同样敏感,被舌尖不断摩擦着,五条悟低吟一声,腰立刻软了下来,手上欲拒还迎地推搡着,双腿却诚实地夹住了头往里勾。夏油杰见状,干脆敞开嘴,接吻一样含住后穴啧啧有声地吮吸,舌尖得寸进尺地探进深处,贴着肉壁狠狠刮擦搅弄。色情的濡湿声传来,五条悟悸动难耐地轻晃腰肢,想把穴口再送得深一点,想要被狠狠地侵犯……肠道深处阵阵痒意袭来,后穴兴奋地一张一翕,贪婪绞动着索要更多。夏油杰熟稔这副身体,还没等五条悟张口要求,湿润的指尖便已经代替软舌小心翼翼地探了进去,指节卡在层层媚肉中抚弄游移,细致地探索起高热的肉壁。

 

手指虽不如性器粗长凶狠,可是异常灵巧,粗糙的指腹轻车熟路寻到了那块极为脆弱的腺体,只是轻浅地摩挲,快感便汹涌而至。五条悟感觉自己怕不是光凭着这几根手指就能被送上高潮。夏油杰手上忙着奸他,嘴上还不停歇,净说些什么“悟里面好湿好软”。比起荤话更像是大实话,五条悟当然感觉得到自己的后穴在流水,身体被开发成这样全是拜夏油杰那根不知疲倦的玩意捣弄了十几年所赐,可他也是男人,要是这么简单就高潮了,实在有点不甘心。他粗喘着,闭上眼强忍住濒临射精的快感。谁知前端却再次袭来一阵潮湿的温暖。夏油杰绝不打算就此打住,再次把那根性器叼进嘴里,热热的口腔含紧了缓慢细致地吮吸,舌尖灵活地绕着龟头画圈,又往那精孔里钻。

 

五条悟唇间立刻泄出一声娇软的呻吟,腰肢止不住地摇摆,想要挺胯把性器再往口腔深处送一送,敞开的衣襟随着动作从身前滑开,袒露出白腻结实的前胸。未经抚慰的乳首已经因为快感颤巍巍地充血翘立,一副冷落已久的可怜模样。平时做爱夏油杰总喜欢特意照顾这里,明白这是习惯使然,可他现在手口并用无暇顾及,于是体贴地召唤出一只低级小咒灵,让它代为效劳。小咒灵热情地扑到五条悟身前,触手迅速在胸口打开缠绕,尖端绕住挺翘的乳尖细细盘旋。冷腻湿滑的触感完全不同于手掌的温暖干燥,快感来得陌生而异样,五条悟呼吸一滞,出于保护机制不自觉想向内蜷起,却被夏油杰硬生生摁住下身,被迫将整副身体毫无保留地伸展开。滑腻的触手和灵巧的手指同时在身上最敏感的位置作乱,而勃发的阴茎也被吞进了口腔深处。五条悟原以为是自己在操夏油杰的嘴,现在才明白,到头来还是对方的主场——夏油杰太懂得如何把他照顾的周到入微,甚至连胯下那大玩意都没用上,就已经带给他堪称残忍的舒服。“杰……不行了……要去了……!”甜腻叫喊脱口而出,五条悟的身体在长椅上扭个不停,像是一条出了水在陆上扑腾的鱼。

 

 

随着几根手指快速抽插,狠狠碾压体内那块不平整的软肉,快感猛地如巨浪般席卷而来。五条悟瞬间两眼上翻,脖颈后仰带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腰腹不自觉前后挺动得厉害,双手下意识就摁着夏油杰的头往胯部撞。这根粉嫩的几把虽然样子眉清目秀,可也尺寸不俗,一下就顶到喉咙深处,怼着喉间脆弱的黏膜挤压碾动。哪怕是拥有多年吞食咒灵经验的夏油杰被这突如其来的刺激一下弄红了眼眶。这简直是自讨苦吃。为了帮男朋友出精,夏油杰手上正没停地磨着对方后穴,指腹紧紧勾住了脆弱的那一点反复摁压。强烈的刺激让肉道里的痉挛被不断延长,连淫液都从穴口稀稀落落流出一小滩。嘴上还被迫配合,敞开喉咙迎接性器喷出的股股精水。最后实在耐不住,被噎得咳了几声,五条悟这才如梦方醒,赶紧抽出来捧他的脸看。还好,人没被呛死,只是唇边挂着可疑的液体,眼角红红的,扎紧的头发也被扯得乱七八糟。好像折腾得有点狠了。五条悟心生一丝愧疚,伸出手示意夏油杰把精液吐出来,夏油杰却仿佛没听见一样,喉头上下滚动,干脆地将乱七八糟的液体全数咽下,又毫无怨言地再次埋下了头,把垂软的性器舔得干干净净,甚至最后还掰开颤抖的大腿根烙下了几个吻。

 

 

五条悟傻眼,伸出的手掌犹疑不定地收回来。久违的一发来势汹汹,又被款待得如此周到,生理和心理上都爽得一塌糊涂,失了魂一样脑海里一片空白。还是夏油杰先反应过来,收好咒灵,舔了舔嘴角抬头,问他喜欢这样吗?那颗白毛脑袋只知道傻乎乎地点头,于是夏油杰起身压到他身上,亲昵地摸他的脸蛋,说只要悟喜欢就好。

 

高潮无形中放大了长途旅行后的疲惫,温暖的怀抱又把人捂得严实,阵阵倦意袭来,但本着公平精神,五条悟强行缓了缓神,还是把两条长腿缠在夏油杰腰上,很够意思地邀请,杰只想给我口吗?也来舒服一下吧,我后面应该已经可以了。

 

 

出乎意料的是对方摇摇头,说悟也累了吧,我就不用了,之后的回家再说。

 

怎么,你不想做的吗。五条悟愣住了。两个人正值当年,年轻气盛,没有把人骗到小房间里只是为了让对方爽一爽的道理。他猜测夏油杰十有八九是心存体谅,又安慰道,没关系,已经说好了嘛,杰想怎么样我都陪你……摩挲脸蛋的手指停住了,夏油杰气息沉沉地端详他,顿了一下轻声说,只要像现在这样就好了。

 

相隔薄薄几层布料的距离,彼此胸腔里的心跳清晰可闻。急促的脉动不会说谎,夏油杰绝非无动于衷,也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淡然自若。五条悟来不及张口,却率先得到了一个落下的吻。

 

缱绻的吻,少了几分欲望,多了些依恋,舌尖轻柔地交缠,似乎只是想花一点时间认真品尝彼此的味道。待唇不舍地分开,两个人抵着额头四目相对,视线也牵扯得难舍难分。深色眼眸如夜里安静的海,暗中涌动着纯粹又深沉的温柔。夏油杰不是情绪外露的人,没有把话说得直白,但此时那副专注的神情五条悟并不陌生,也不会读不懂。在这样一次次相聚又分离的时光里,虽然大多数时候隔着屏幕笑嘻嘻地说两句“想你了”便足以陪伴他们各自度过一段漫长旅途,可又很难否认习以为常的心情不会因为一点些微的变化而动摇,比如说断了联络的通信,一拖再拖的归期,或者是看似不成大碍的皮肉伤。大概这一次,心头的冲动就比胯下的冲动抢先一步,更急于找到宣泄的出口。他紧了紧搂在夏油杰身上的手,夏油杰便像是获得了某种信号,捧住面颊不慌不忙地啄吻起他的额头,转而又细细品尝他的眼睑,似乎想通过这些亲昵的动作向他传达那些没说出口的和不能说出口的话。身体固执地紧贴不放,传来的热度烧得人浑身发烫,舌尖又不时湿润地轻舔,一下一下,扰得人心慌意乱。煽情的口交、夹在烘焙指南里的书签、日历上那只傻里傻气的小猫……原来这些平凡不过的事物也没有表面上那么平凡,背后大概饱含着与现在落在面颊的亲吻一样的心情。可惜饶是六眼也无法一眼识破其中的玄机,五条悟要被溺死在这绵绵情意里,只觉得自己的无下限再刀枪不入,也要在这攻势面前丢盔卸甲,一败涂地。

 

哎,肉麻死了。铺天盖地涌来的情感让他难以招架,心脏在胸膛里砰砰乱跳,但又不愿甘拜下风,毕竟他也同出一辙,归心似箭,在空闲时很多次悄悄翻出手机里的照片,看着对方的模样发呆,猜想那天的杰有没有露出同样的笑容。可惜他不似夏油杰内敛深沉,学不会那些煽情玩意,只好趁着喘息的空档,捧住那张同样发热的脸,有样学样地贴上嘴唇轻吻一口。

 

“悟……!”夏油杰动情低唤一声,好像这重复过无数次的亲吻变成了什么不得了的回应,眼中闪现出亮晶晶的笑意,脸上的潮红也深了几分,看起来并不比五条悟从容到哪儿去。这让五条悟的小心脏迅速像吹了气的气球一样飘飘然起来。看来有的人比想象中更需要我。他想着,心里幸福又满足地长叹一口气。往日再成熟稳重的人这会儿也暴露了年下恋人的本质,五条悟决意多给眼前傻乎乎的男朋友一点甜头尝尝,于是舌尖勾上那张刚叫过自己名字的嘴,猫咪一般用尖牙狎昵啃咬起对方温热的唇瓣。

 

 

黑色长发四散在脸庞,拢成一方小小天地,两副亲密的身体便沉浸于此,直到下课铃声猝不及防突然响起,才不情愿地勉强分开。空气甜腻得化不开,夏油杰的脸还是凑得很近,淡薄的眉眼细细看过来,里面藏着大概只有五条悟才知道的专情与热情。注视并没有让五条悟感到不自在,反而让他的得意又膨胀了三分,带着撒娇的口吻念起来杰怎么回事啊,肉麻死了,是不是爱死我了。夏油杰笑眯眯的也不反驳,更是助长了五条悟的气焰,手脚并用又缠住对方身体,摆出一副再腻歪三百回合的架势。可惜外面走廊里已经传来零星的脚步声,夏油杰这次用指尖摁住了凑上来讨吻的嘴,暧昧地小声问:回家?

 

家主大人参观学校参观到了不起眼的小更衣室里,这件事本身就颇为可疑,更别提随行的夏油老师脖子上还无故多出了几枚醒目的新鲜红痕。本就是偷情,被人撞破终归不太好看。也是个体面的成年人了,五条悟只好不情愿地点点头。浓情蜜意正甚,滚成一团的恋人们艰难地从长凳上爬起身,学会独自直立行走,又磨磨蹭蹭推推搡搡挤到夏油杰的衣柜前,想要找件合适衣服换掉五条悟身上皱巴巴的衬衫。一拧钥匙,一拉柜门,嘀嘀咕咕的两个人不约而同安静下来。

 

柜门背后赫然贴着几张合影,不同的时间与背景,唯一不变的是两位主角和各自脸上的傻笑。五条悟那双苍蓝的眼睛猫儿似的睁得老大,他这一天已经收到了太多惊喜,心里充满了难以言喻的畅快,几张照片像是在他甜滋滋的心头又多撒了一把糖霜,整个人幸福地沦陷在小别重逢的美好中。夏油杰恰到好处地蹭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只是一点旧照片而已……话音未落,五条悟已经兴奋地蹿到他身上,笑嘻嘻地说着“杰怎么这样”,随即便热情地扑上去啃住对方嘴巴,打定了主意要把刚才那个未遂的吻找补回来。夏油杰的双手稳稳托住了他的臀部,这么老大个成年男子挂在身上,饶是他身体强健也已经无暇顾及其他,顺水推舟顺理成章地放弃了抵抗,由着湿软的舌尖探进口腔里,胡乱地四处游走。两个人你来我往地激吻了好半天,每一秒都理所当然认为再多耽误另外几秒钟时间亲亲自己男朋友无任何不妥,全然不知屋外已经聚集了好几个人,马上就要叩响房间的大门。

1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