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LORD》师生 by 冲锋貂

深夜九点二十五分,还没脱掉西装的夏油杰等在高中校园的小树林中,边点烟边冷眼旁观一对荷尔蒙泛滥的小情侣借着月黑风高亲亲我我,虽然以他的体会来说高中男生的旺盛荷尔蒙确实可以说有别样的吸引力,但是现实里女孩子没必要冒着停课的风险跑出来逞一时之勇,高中恋爱对于女孩子来说基本都是弊大于利,十点半就要熄灯了,早点回宿舍洗脸睡觉,第二天早上还要跑操呢。
烟缓缓燃到一半,他思考这两个孩子该怎么处理,男孩子肯定是要停课,女孩子成绩还好,罚站上课也不是不行,这边老师心里霍霍磨刀,那边本该再继续磨蹭到十点多的两个人听到有人喊夏油主任的时候,作鸟兽散,夏油杰弹掉烟丝,抬头问他怎么还不回宿舍睡觉。

“主任你不也还没睡。”这位高个子的学生嬉皮笑脸,故意低头看他,现代高中生营养和发育极快,任夏油杰身高足够,也少有几个能把他的身高优势压下去。
“不得等等看有没有什么漏网之鱼。”夏油杰知道高中生一个个性子野得很,聚众在洗手间吸烟,身为大人,他想了想还是把烟掐了,威胁五条悟快从他眼前消失。
“我觉得主任可不是这个意思哦。”五条悟压低了声音,比谁都大胆,去用手钩夏油杰严丝合缝的西装领口,从来没人敢碰的夏油杰不敢置信,五条悟从衬衣领口里发现了黑色的项圈,金属制的狗牌印着大写字母,“Gojo……是什么重要的人吗?”
夏油杰迅速后退,试图跟他保持距离,这么隐私的事情突然被学生发现,除了留出空间,他不知道该怎么找回自身的安全感,五条悟没给他机会,单手扯住夏油杰的领带,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紫色软件上赫然是夏油杰的头像和ID,五条悟比其他高中生懂得怎么维护大人的自尊,脸上没有得意也没有笑容,面无表情讲述事实,“夏油老师,你应该猜的出来我是你的dom吧。”
夏油杰被老师这个称呼激起理智,他无论如何不跟别人玩师生是因为他职业本身足够入戏,作为老师坚决不能耽误学生前途(被学生控制),他一把抢过了五条悟的手机,锁屏关机,“带违禁品给老师,你好大的胆子,滚回去睡觉,明天把家长叫来。”
这一夜夏油杰翻来覆去,想看五条悟手机里的内容,想起来自己解不开他的手机锁屏,万一能打开更是恐怖片效果拉满。于是他打开自己的手机去反复端详几天前认识的dom的主页。头像是一只高冷的白猫,昵称和简介都是干净中,透着诡异的干净。作为罕见的精神sub不止一次在这方面受到过骚扰和贬低,dom更是爱在简介里写出一长串的选择条件,好似作为dom就已经高人一等,就差选妃来满足自己的欲望了。
这也是夏油杰为什么会对这个简单的dom感兴趣的原因。身为从小就读教师专业预备的夏油杰,他人生唯一的苦恼就是性趣和性向比较特殊。沉迷研读各种心理和记忆曲线的夏油杰本人,意识到自己是sub这件事,还是借由初恋女友的点拨。夏油杰在一众追求自己的女生中,选了相当美艳身材高挑的学姐,学姐自身是个明显的dom,对待夏油杰自然也是本性暴露。夏油杰完全受用,根本不是好脾气可以概括的,很多时候表现出来就是懵懂但期待的外在情绪。
期待是一部分,激情表现并没有学姐意料中的饱满。思虑良久的学姐终于在某天问还没处男毕业的夏油杰,要不去试试男孩子。
夏油杰意犹未尽,心事重重地穿上裤子,翻了翻手机找到那个总追着自己不放的小学弟,当即和小学弟激情一夜,小学弟心满意足,夏油杰默默给学姐发信息说自己也没那么高兴,学姐说可能得是特殊一点的男孩子。
一个感情上dom但不能把夏油杰身体当作sub的dom。
如此叠buff的另一半需求总要另外一个口味复杂的人来解救,夏油杰积极在软件内筛选,选来选去竟然找到了符合自己标准,并且成年的,型号确定的dom,对方也不嫌弃自己是个将近三十岁的叔叔,在愉快的几个小时交流内,夏油杰开始听从对方的任务安排。
第一个任务就是接听电话,在电话里自慰。
夏油杰通过软件内的保密号码听见对方声音,确定是男的,虽然声音年轻但并没有幼稚感,放下心觉得不是学生,在对方熟练的引导下解开裤子,在寂静无人的夜抚慰许久没人碰过的性器。夏油杰每次不同的喘息都传到对方耳朵里,开着空调的夏夜热气氤氲,很顺利的发泄出第一次。许久才体会到被人支配的感觉,夏油杰既兴奋到晕眩,对方听了他喘息至少一分钟,觉得这人真是压抑够久,命令他再来一次。
但是首次发泄的太舒服,第二次无论怎么找都找不到那个点,体液濡湿了胯部和双手,夏油杰在电话里直说不行,没人回答他,只有黏腻撩人的细碎呻吟声断断续续,尤其最后的喟叹,好似别人的快感传到夏油杰身体上,引得他也随着射出东西来。
“你是不是跟着我射出来了?”明明没看到,对方还能猜到夏油杰的状态,明明话里带着嘲笑,夏油杰也不排斥。
命令他做了一次又一次,直到那天完全硬不起来。
第二个任务就是戴着对方定制的狗牌出门,不是工作日,是休息日,并且在饰品店里拍照给dom看。
夏油杰对这个东西没什么联想,他打开后立刻按照说明书戴到自己脖子上,有字母的金属牌光明正大露在外面,平时爱穿的衬衣换成无领T恤,白衣黑裤。从进入商场后,每一个有镜子的地方都拍了一张,dom觉得这个sub很轻车熟路,应该不止有过他这个dom,看来任务是太简单了,没具备挑战性。
空手走出饰品店时夏油杰听到路人的耳语,说他肯定是主人的任务,很久没见过这么露骨的sub了,真放得开。
夏油杰沉默许久后打开手机搜索项圈的意义,从明面上的宠物意义深究到本质里的支配欲望,终于联想到自己作为sub对于dom来说戴上项圈招摇过市,等于对所有路人宣告自己属于dom。
他当夜给dom发了几千字的心情解释,在这不成熟和很羞耻以及有点兴奋之间横跳,让dom产生更好了的支配体验。
第三个任务就是在工作时戴着项圈。
这个行为委实让夏油杰考虑了一番。不是在意个人的耻感,是考虑在身为教师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对学生和学校的影响有多少。
毕竟夏油杰本身,不仅仅管理学生,还要管理老师。设想一下,校长在上班时间明目张胆戴着项圈巡视,如果是讽刺意味的资本走狗就算了,私人兴趣多少有点成人漫画那个味儿。
最终他决定把项圈藏在西装领子里,等晚上的时候再跟他实话实说。
五条看到这个的时候感觉自己被背叛了。他在到这个学校的第一天就看上了这个禁欲系的主任,并且长期在软件上寻找相似的替代品,哪怕有点点相似,他都可以代入主任的脸浅浅自慰一番。
直到某天在软件上发现有人的简介如同简历,详细分析着自己的属性,头像是块纯黑的运动手表。
五条悟兴奋得全身颤抖,冥冥之中猜测他应该就是夏油主任本人,强烈的第六感让他迅速付诸于行动,说自己就是对方在找的那种dom。
第一次任务时,五条悟听着电话那面夏油杰隐隐约约的喘息声,知道他出于个人的羞耻心还在忍耐,他越是忍耐,五条悟就越兴奋,脑子里不由地想象起夏油主任在他面前自慰的模样。
第二次任务的拍摄更让他确信肯定是夏油主任,项圈紧贴在脖子上,绷紧的颈部线条和嶙峋的锁骨,是五条悟幻想过无数次的身体。
但是第三次并不让五条悟满意。他在开学时间见到夏油主任的时候没看到自己想要见到的项圈,虽然猜到他不会轻易在工作场合妥协,可这么不拿他的话当回事,他还是有点生气。
还属于年轻气盛阶段的五条悟迅速想了个好方法,跟夏油主任挑明自己的身份,让他知道自己的dom是高中学生。
没料到这等过激的处理方式引起夏油主任完全的防御心态,直接没收五条悟手机,还让他叫家长。
五条悟夜晚躺在宿舍床上痛定思痛,第二天在早操开始前摸到夏油主任的休息室——检查老师的休息室跟男宿是一栋楼,以免夜深了男宿学生们仗着荷尔蒙旺盛去作怪。
当时老师们早早起床,到操场上监督学生,休息室里还有衣冠不整的夏油主任一个人,他昨晚没睡好,想了半天自己蹲牢子在哪类监狱。
在门口观察许久,发觉里面只有夏油主任的时候,他侧身进门,上锁,迅速把意识不清醒的夏油主任摁在床头。
在夏油主任疯狂的挣扎下,五条悟摸了许久才摸到无辜的领带,略带歉意地将夏油主任宽厚的大手跟上下床绑在一起,弯腰解开夏油主任的裤子。
这等情况下的人民教师不敢叫喊,压低声音喝道,“你干什么!”
五条悟压住夏油杰拼命挣扎的双腿,在随时可能有别的老师进来前脱掉夏油主任的内裤,主动口交起来。
这是五条悟第一次给其他人口交,因为夏油杰是他妄想过很多次的对象,无师自通地掌握了夏油主任期待的种种动作。
被绑在床边的夏油主任拼命咬住嘴唇,防止在公共场合发出私密的声音,尝试深喉的五条悟动作不计后果,每次深入失败后夏油杰的双腿都要随之震颤,精液不是突然喷射而出,是被强烈刺激后不受控制地流淌。
五条悟吐出依然紧绷的性器,想起自己从那天任务后就不允许夏油杰自慰,所以才积累这么多,在他面前流淌不听。
早已无意反抗的夏油杰脚趾绷紧,哪怕不再口交,只用手帮他发泄,精液还在缓缓冒出。五条悟忍得难受,脱掉裤子把夏油杰的性器夹在大腿中间,夏油杰隔着内裤感受到五条悟绷紧的性器时下意识说了一句不行。
五条悟被他极尽暧昧的声调勾起兴致,故意用性器摩擦他的,引起夏油杰更具体的呻吟。
“夏油主任,你现在的表现还有什么不行的?”
大腿间柔软皮肤混着体液的黏腻,湿热感烘托下,明明没有插入感,夏油杰也兴奋的要命,他在五条悟的操控下小高潮不断,想要更大的高潮总是被五条悟恶意打断。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性器不再流淌精液,只剩透明液体,停止了对老师的猥亵,找来纸巾慢慢帮老师擦拭。
还绑在原地的夏油杰欲求不满,连五条悟帮他清理,他都会在原地无意识抽动,最后所有的体液都擦干,夏油杰热得口干舌燥,却说不出口自己想要什么。
五条悟从柜子里找到自己的手机,拍下夏油杰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种种痕迹,慢条斯理地问夏油主任还要不要请他家长。
夏油主任还绑在床头不能动弹,他脑子里除了桃色就没有为人师表的想法。
算是双赢结束的局面引起各自的心照不宣,五条悟拿回手机,夏油杰承认他是自己的dom,在休息室进行了圆满的网友面基,和谈结束后五条悟以功课为由,早早收拾好离开,剩夏油杰灵魂出窍。
后来的半个月夏油杰都忍得很辛苦,五条悟半个月都没有联系他,他不能自慰,也在猜测五条悟是不是在别的老师那里翻车,没收了手机,自此网络蒸发。
这件事情想想有点悲惨,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了个合胃口的dom,结果是自己学校的学生,激情一次留下悬念后,他因为学校规定没有手机了,自己只能盼星星盼月亮,埋头哭泣。
又过了半个月,夏油主任眼见得枯萎起来,变成学生们喜爱的忧郁帅哥,每天例行巡逻后坐在办公室神游天外。突然手机传来一声震动,紫色软件弹出专属dom的消息:教学楼三层。
狭窄的隔间里挤着两个高大的男人,上课时间教学楼无比安静,偶尔传来学生和老师的读书声震动他们的耳膜,听的更清楚的是他们各自的喘息,五条悟双手攀着夏油主任的肩膀,凑到他耳边说,好像有同学来了。
清晰的脚步声传入两人耳朵,夏油杰压低喘息,正在插入的动作丝毫没停,五条悟后穴咬紧夏油杰的性器,不让他轻举妄动,人却挑衅似的拉扯夏油杰脖子上的狗牌,发出金属的撞击声。
好在同学不是来抽烟的,上完厕所赶紧离开。等确认这里没有别人,夏油杰才沉着脸,轻轻拔出一点,用力撞进去。
五条悟早就兴奋得不行,粉色的性器憋成深红色,顶端滴滴答答全是透明液体,被夏油杰撞击到期待的位置,抬头咬住夏油杰下巴皮肤。
“你这笨狗对主人也太粗暴了。”
略带侮辱性的语言刺激到夏油杰,他单手抓紧五条悟大腿,把抽插动作幅度加大,五条悟看到夏油杰带着自己体液的性器进入体内翻搅,脑子里曾经的妄想跟现在重合,满足感让他迅速高潮,但射不出来的感觉紧接着逼迫他的大脑接受第二次大高潮的来临。
五条悟双手撕扯夏油杰的头发,咬住他唇边的肉,一边呻吟一边命令他,“叫我主人,你这笨狗。”
隔间里充满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声,夏油杰的动作越来越夸张,每次顶弄都要让五条悟下半身弹起,随着动作流淌出来的体液在地板上汇集成型,夏油杰埋头到五条悟耳边,每动作一次就要叫五条悟一声主人。
两个人在临近夜晚的课堂时间做爱,五条悟这场大高潮射精足足十几秒,他搂紧了夏油杰全身抽搐,还没射出来的夏油杰没给他松懈的机会,还在对着他敏感点重点碾压,五条悟欲生欲死,一会儿呻吟一会儿痛骂,意识模糊地在夏油杰身下承受。
等夏油杰真正结束,五条悟身体上遍布两人的精液,瘫坐在马桶动弹不得。
夏油主任首次背德感爆棚,他亲昵地轻吻五条悟脸颊,将教师责任暂时抛之脑后,身体的快乐促使他等待自己第二轮的兴奋。
五条悟心情复杂起来,他没料到自己青春无敌的身体初次就被这三十多岁的老男人玩坏,尽管他还想继续玩,但是自己的身体确实需要告假,不然晚上的作业就写不完了。
“别动我,我要去上课了。”五条悟嫌弃地挥开夏油杰尚有余味的亲密,找纸巾擦擦准备提裤子。
“晚自习有两个小时。”夏油主任提醒道。
“请你不要妨碍主人学习。”

58 Likes

艹,感觉这段是格外的辣

4 Likes

请你不要妨碍主人学习,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