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裘马声色》DO了就出不去的房间+下药 by 冲锋貂

【把夏喂药和五丢进“如果做了就出不去的房间”】

夏油杰看着门牌上写着的特殊要求心情很差,如果不是他现在头脑发昏,浑身没力,他真的会在五条悟焦急万分的脸上打两拳,邦邦两拳。

时间倒回两个小时,夏油杰和五条悟坐在酒吧看电视节目,最近深夜档推出了整蛊节目,在深夜随机抽取两个观众,给其中一位观众喝饮料,随后另一位观众背着中招的观众就医,但是诊室和特殊房间的位置调换,如果不行走错,那么两个观众就要根据走出房间的条件,满足要求,才能安然离开。当然出于人身安全,节目组喂得东西由医护人员严格限制,包括观众的身体检测,毕竟这是个成人类节目,不免要进行深入接触,医生也会在中招后迅速进行两人的身体健康检测,才会有后面的艳情部分。

夏油杰边看边吐槽说现代人真的是无聊到头爆,走进智能时代和无病毒时代后开始寻找这等刺激,实在是对人类智慧的亵渎。

五条悟在旁边反对说,反正大家都是玩玩,又安全又激情,何乐而不为呢。

夏油杰还想继续反对,发表他作为物理老师的科学派理论,突然他觉得自己呼吸困难,眼皮发烫,双腿也难以行动,他先是抓住五条悟的胳膊,小声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五条悟还以为他在玩闹,说你别逗我,我不会再上当了。不过夏油杰的耳廓眼角全都呈现激动的血红色,五条悟才知道他作为幸运观众中招了。

原本气氛祥和的酒吧涌上来一大堆医护人员,五条悟被人群冲散,坐在旁边抽血化验,夏油杰被几个人抬到吧台,身体展开,进行全身检查外加抽血。生化科技相当纯熟的现代,不到五分钟就判定两个人没有任何传染性疾病,顺便夏油杰的耐药性也是合格的,于是导演组塞给五条悟一张地图,又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去,一起离去的还有酒吧的群演。

搭乘导演组准备的汽车到达商业楼后,五条悟背着人事不省的夏油杰爬楼,现代性的商业楼有电梯,但是内部房间很多很杂,五条悟仔细研究导演组的地图后,参考多数人的经验,一般地图都存在偏差,最多是跟真正的医护室相差两个房间,所以他义无反顾打开了有着粉红色门的房间。

打开后也确实是医护病床的设施,五条悟松了口气,把夏油杰放到床上,安慰他说这次肯定没事。等他说完,粉色大门砰一声关上,咚咚咚落上三道加密锁。躺在床上的夏油杰看着房顶投影出很大的字体,气得咳嗽。

【做了就出不去的房间】旁边还有个图标,禁止标志下两个男人小人互相做着不可描述的事情。

这个破电视节目会恶趣味地记录一整夜两个观众的行为活动,再加上后期剪辑和打码,把两个人的窘迫表现,或者真情流露,全都放给其他观众欣赏。

这是反人道的,侵犯了个人隐私,还道德败坏。夏油杰气得捶床,因为他马上就要道德败坏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夏油杰越发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吃的是什么药。

先前两个人都是代表学校去参加学术会议,会议刚结束两个人意欲未尽,穿着正装到酒吧喝酒聊天,继续讨论学术论文中自己感兴趣的部分。五条悟西装内的衬衣早就被汗浸透,他知道今天大概逃不出去,就先脱掉浅色西装外套散热。夏油杰一会儿迷蒙一会儿清醒的眼睛盯着他从衬衣里透出来的皮肉出神,半透明的衬衣若隐若现五条悟紧实的肌肉线条,刚刚自己趴在他背后也能感受到他有力的背部肌肉。

额汗缓慢渗透到夏油杰发丝里,虽然感觉浑身绵软,但是胯下的部分已经鼓胀到充满疼痛感,一部分是内热炙烤的身体出汗,一部分是疼痛折磨身体,他倒是想睡过去,可是药物作用正好没超过他不耐受的部分,他身体不能入眠,还要继续忍受折磨。

夏油杰从床上爬起来,腿一软,跌坐到地上,五条悟想过来扶一把,夏油杰躲开,跟他说,“你转过身去。”

两个人的年纪都不小了,夏油杰表现的症状怎么看都是生理极限,五条悟知道他想靠自己,“你自己可以吗?”

夏油杰双眼通红,抬头定定地看了五条悟一眼,“要你管。”随后颤抖着手解开西装皮带,拉开拉链,褪掉内裤,从里面拿出鼓胀布满青筋的性器。

说是转过身的五条悟走到稍微远点的地方偷偷看夏油杰露出的私密部位,跟自己完全不同的深色性器,顶端表露出来的肉质也有点近乎淡紫色,夏油杰手指轻轻拢着自己的性器,用指腹慢慢磨蹭,五条悟这才发现夏油杰的手指异常好看,骨节修长,指甲甲床呈细瘦椭圆形,勾拢自己性器小心翼翼的样子,好像就是他本身给人那种对待自己欲望克制紧绷的态度。

夏油杰忍得时间太久,药效持久绵长,他的敏感和麻木轮番上阵,不管是轻柔还是用力,用自己习惯的方式取悦自己都不见成效,汗水挥发的越来越多,夏油杰睫毛湿透了,想要的感觉四处乱窜,无论如何都到不了自己想让它去的地方。

五条悟在旁边观察了至少十分钟,这十分钟夏油杰一点迹象都没有,看来是自己一个人不行了,完全没有隐私感的五条悟立刻坐到夏油杰身边,没有直接抓住夏油杰还属于私人的性器,而是间接抓住夏油杰的手,通过两人的手交叠,一起握住渗出不少体液的黏滑生殖器官。

夏油杰神志有点缓慢,他抬头看了一眼五条悟,呼出来的气息都充满暧昧的荷尔蒙,“你来做什么。”

“我看你好像不太习惯。”五条悟抓着夏油杰的手模拟性交的动作,刚刚还不听话的性器没一会儿就开始给面子地出现不同的表现。

果然有效果。五条悟趁机让夏油杰靠在自己怀里,换个更放松的姿势方便他出现高潮反应。夏油杰身边全都是五条悟汗水激发沐浴香气的味道,味道包裹让他出现不少安心感,稍微走神的放松,脑中期待已久的多巴胺刺激瞬间铺面而来,精液从性器中喷涌出少许。五条悟偷偷捏住夏油杰沾满精液的食指,这饱满的指腹让他产生一种舔舐的冲动。

这种短暂的射精缓解不了药物的作用,躺倒在五条悟怀里的夏油杰煎熬的厉害,呼吸依然是重的,总要靠咬唇才能忍住嘴里乱七八糟的声音,五条悟趁机把他抱在怀里,凑近讲话时明目张胆吻了吻夏油杰涨红的耳廓,“我帮你口吧。”

“不行。”其实早就关系不清不楚的夏油杰躺在人家怀里坚持理智,“这个不行,我怎么能麻烦你。”

“嗯……如果你坚持的话。”五条悟伸手帮夏油杰继续脱没完全脱下的裤子,手指从小腹摸到夏油杰臀部的肉,顺带摸到被精液濡湿的大腿根部,借着脱衣服的理由让他把两条腿分得更开,这样他下半身在五条悟眼里更加清晰。

夏油杰觉得这样不对,动了上半身想离开五条悟的桎梏,五条悟没离开夏油杰性器的手突然攥紧,夏油杰没忍住叫出声,觉得羞耻又闭上嘴巴,五条悟这才安抚似的用指腹勾弄又流出体液的性器,让夏油杰放弃反抗。

才脱掉裤子,五条悟慢条斯理摸到夏油杰胸口,汗湿的肌肉摸起来充满紧绷感,夏油杰现在全身都是紧张的,甚至乳首都是鼓起的小小一粒,五条悟咬住夏油杰耳朵,用力揉捏乳首,夏油杰又是抗拒又是享受刺激,多余出来的手紧紧攀着五条悟的胳膊,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这次射出来的精液比刚刚多了,眼观状态下夏油杰被刺激的很舒服,性器在两人手里颤抖,夏油杰本人也是颤抖个不停。

明白他暂时没多余力气反抗的五条悟顺势脱掉夏油杰仅剩的衣服,被自己蹂躏到发红的乳首出现在两人眼前,夏油杰抓着五条悟的胳膊,腹部肌肉随着呼吸起伏,小腹的几根青筋绷着,看起来倒不狼狈,很好吃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脱我衣服?”夏油杰怒斥到。

“我看你好像很热的样子。”五条悟话是那么说,搂着的姿势更紧了点,他把自己手上的精液拿给夏油杰看,“我这不是在帮你的忙吗。”

帮忙还对自己动手动脚。夏油杰低头看着五条悟还在揉捏他的胸肌,才抒发掉的情欲感又慢慢升上来,他不反抗也是因为这个药剂他一个人消耗不完,五条悟也清楚,于是他听着夏油杰嘴上的反抗,埋头亲吻夏油杰脖子绷紧的青筋。

夏油杰感觉自己身下压着的五条悟胯部凸起物越来越明显,他生平第一次那么主动,“我帮你口吧。”

“这句话是不是刚刚出现过?”

“是的。但是只能我帮你口,你不可以对我做这种事。”夏油杰言之凿凿,“这对我的自尊心来说是种深刻的打击。”

五条悟想不通这里面的逻辑。

陪着夏油杰玩不少时间的五条悟内裤早就湿透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流出来的精液还有残留。五条悟亲眼看着夏油杰把自己的性器吞入口中,里面柔软的内质让五条悟瞬间想起很久以前自己还跟女人做爱时候的事情,那会儿自己还算青涩,十开头年纪的初恋,对方是个成熟的女性,她带给五条悟相当美好的体验,让五条悟后来总也难以忘怀。此刻夏油杰才碰到他,就让他回忆起久远的恋爱感,五条悟阻止了夏油杰继续做,他跟夏油杰接吻,说这不重要,自己更喜欢的是跟男人做爱。

两个人已经忘记这间屋子的要求是不能做。

夏油杰插入进自己身体的感觉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让人满意。五条悟试图让自己放松,以便可以完整吞进夏油杰的性器,还没跟男人做过的夏油杰表情有些失真,他像只求主人抚摸的大型犬一样跟五条悟贴着额头,五条悟吻着他的嘴唇安慰他,夏油杰发出破碎的呓语,缓慢抽动起来。

完全符合自己口味的五条悟享受着身体内敏感点的刺激,双腿勾紧夏油杰的腰部,以便打开自己的身体感受更深的冲撞,皮肉噼啪声间五条悟扯住夏油杰的舌头,这被欲念驱使的男人乖觉的可怕,任由五条悟怎么玩弄,都是顺从的模样。

导演组拍摄间内不敢置信这两位为人师表的科学家行业的男人会在明知道有人拍摄的情况下行事如此大胆,两人此起彼伏的喘息在收音室回荡,引得旁人都要无故干渴,夏油杰湿漉漉的眼睛在镜头里有着天然的感染力,导演组亲眼看着方才还紧张无措的夏油杰被五条悟引导至成人乱流里,在五条悟啃咬乳晕时压低声音呻吟。五条悟明明是那个拜倒在夏油杰脚下的受制着,却在全方位的控制着夏油杰,他在看起来的弱势方是为了更好的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夏油杰隐藏的强势反而成了他的枷锁,看起来是倒错的却又非常合理。

夏油杰被五条悟掐着喉咙,窒息下的射精让夏油杰到极致,他再也控制不了身体的自然反应,整个房间里都是他高潮的呻吟声,五条悟射在他小腹的精液似乎成了五条悟对他的标记,他的身体在两人的精液中无法自拔,明明是他睡了五条悟,看起来却是五条悟把他玩弄在鼓掌间。彻底没力气的夏油杰伏倒在五条悟怀里,被五条悟的味道包裹着入眠。

他这一觉睡到两天后,医生为他注射了营养剂,防止他身体垮掉。

睁开眼睛的夏油杰还是在五条悟怀里醒的。他望着陌生的房间陌生的人根本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做过什么,甚至在看到自己没穿衣服时先给了旁边穿着睡衣的五条悟一拳。随后五条悟醒了,两人在五条悟的饭桌上边吃饭边看导演组送给他们的影像记录,内容太过界完全不能播放给大众,于是就给他们两个人做个纪念。夏油杰吃着煎蛋看自己被五条悟猥亵,因为是他把五条悟睡了,他还不能真的认为自己被猥亵,可是看起来明明是五条悟对自己不轨。全程沉迷在五条悟怀抱的自己怎么看都是对他身体的觊觎,尤其自己能跟五条悟做的时候爽到爆的表情,自己看了都要脸红的程度。

没听到夏油杰破口大骂的五条悟笑眯眯拿出自己给夏油杰准备的礼物。

夏油杰这才对着那个项圈骂他是不是有病。

74 Likes

好會寫天啊: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drooling_face:

5 Likes

珍馐:hot_face:

好喜欢这种,支配者是受

4 Likes

我又來複習美味飯飯了……真的好會寫,崇拜老師:heart_hands:

1 Like

好香的饭饭(狂吃)

1 Like

哈哈哈哈好好笑:joy:,老师的饭好吃!:kissing_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