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鬼》末日废土+仿生人 by 冲锋貂

旧式燃油汽车在黄沙路途开出滚滚长烟,加大加厚的车轮一路碾压碎石,尽管减震功能高超,里面的人仍然会因为行驶速度过快,被惯性抛起来再落下去。操作并不熟练的五条悟实在是受不了夏油杰每次都因为惯性在他旁边跳到车顶再摔到座椅上,单手拉过夏油杰脖子上的铁链,跟方向盘捆在一起。嘴里还卡着皮带的夏油杰牙关咬紧,脸贴方向盘,生怕自己的脸不小心被操作不当的五条悟弄破相。

只能从后视镜观察到跟踪飞行器的五条悟单手开车,凭折射角度计算飞行器的距离,用手里的枪消灭隐患——五条悟虽然知道外围世界文明程度不高,看到他们还在用子弹解决问题还是身心俱疲。

时间回到三个小时前。处在风暴时间的地球外围天气总是阴沉的,夏油杰正躲在半地下堡垒睡觉,听到外面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只当是资源分配的老问题,不出半小时就能解决,他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旧毛毯,完全不以为意。

确实半小时完美解决问题,五条悟徒手拆掉追踪来的智能机器人,扫描到废墟中间的地下室内有活人,简单进行些土木工程,把睡眠中的夏油杰挖了出来,而且夏油杰非常不配合,五条悟使用手铐铁链皮带,强制把这个人带走,让他加入自己疯狂的冒险。

夏油杰根本不认识面前这个纯银发色,在充满辐射的外围赤裸上半身的男人,确切点说他是仿生人,合成金属的机械脊骨按照法律是不可以藏起来的,他明明只是个在外围苟延残喘的四十岁老男人,最近三个月都没见到过人,胡子都没刮,突然就被仿生人挟持。自己辛苦收集起来的燃油和子弹,全被他用作逃亡工具,仿生人在外围的黑市价格比夏油杰摞起来的五个人头都要贵,夏油杰去哪里认识这种高贵的东西。

越聚越多的飞行器彻底耗光了夏油杰囤积的子弹,连他留给自己的那颗都被五条悟打了出去,相当于跪在五条悟脚边的夏油杰挣不开自己亲手焊接的手铐,当初做的结实没料到会用在自己身上,夏油杰眼看车子俯冲开向三十五度角的大峡谷,闭上眼睛想毁灭吧,来世不愿再为人。

五条悟大喊要不要压刹车,说不出话的夏油杰猛然睁开眼睛嗷呜乱叫,艰难摇头,他不想在这个还能弥留的时候看到五条悟一脚刹车下去,整个车子在峡谷上翻滚。

三百公里的时速,他们两个开了半小时,从四轮车开到三轮车,再到独轮车,最后刹车也不用踩,车子底盘降落在峡谷平地,四个轮子各自从不同的海拔往下追。

五条悟踹开扭曲到打不开的车门,把夏油杰的铁链从方向盘上拆下来,不由分说捆成两人背对背的姿势,好歹还有大衣蔽体的夏油杰这么多年首次体验陌生男人的宽厚脊背,他望着隐藏在风沙后的太阳蹬腿,力气极大的五条悟检查完毕开始徒步穿越峡谷,压根没管夏油杰本人是否安好。

三天后几乎晒脱水的夏油杰从几百公里外的黑市里醒了过来,他浑身上下的手铐铁链皮带全被拆卸干净,取而代之的是二手电子宠物项环,本来是没用的玩意儿,五条悟凭着高超的手艺把废弃的东西修好,设置成“唯我独尊”模式,给睡梦中无可反抗的夏油杰戴上,等他自己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不知道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人身自由的夏油杰从铺满旧时代动物皮料的床上爬起,旁边的黑市老板递给他两颗营养剂,绿色液体困在透明胶囊中,在物质贫乏的如今,一颗营养剂足以买下两条人命,老板还不忘记嘲讽夏油杰,“算你找了个好老板。”

夏油杰借着水吞下胶囊,长时间的昏厥还没让他搞清楚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这个黑市距离自己的落脚点太过遥远,整体处在二代机械革命遗留的机械体躯干内,夏油杰躺在金属钢骨中间,觉得自己肯定是在回光返照。

营养剂发挥作用的时间很快,夏油杰的头疼和干燥缓解,才有余力去认识到自己被陌生的仿生机器人绑架到黑市,而黑市的人照顾了他。

夏油杰坐在床榻上缓缓问到,“这营养剂的钱,谁给的?”

“你的主人啊。”黑市老板对答如流。

“谁的主人?”夏油杰严肃应答,还没认识到自己的身份。

“你的主人啊。”黑市老板又说了一次。

“什么主人?”夏油杰再次询问,他根本没有把主人和自己联系起来。

“就是那个银发的,看起来价格不菲的仿生人。”黑市老板手里摆弄着夏油杰亲手做的手铐,看起来是三代革命反叛的残留,脸上刻着阵亡的刺青,“这里的人都在羡慕你找了个好老板,他说休养几天就带你去都市,到时候你可以摆脱辐射后遗症,健康的活着。”

夏油杰的表情和发现自己枪里没子弹的表情完全一致,茫然,惊慌,不解,还带有一丝认命。

外围的人一向认为仿生人是都市内制造出来的亚人类,毕竟长时间斗争下来,地球表面充斥着核辐射和各种化学污染物,大部分人体早已受不了如此强度的伤害,制造亚人类是对人类生命的延续,希望他们克服关于人类的缺点的试验品。所以一个仿生人说要带着人类进入都市,就证明仿生人背后有人命令他带人类回去,那么这个人类就是找了个好老板,好主人。能从被放弃的外围进入希望的都市。

夏油杰个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在各种方面来看都是不合常理的行为,两个人不相识,夏油杰在外围也没做过任何出色的成绩,他对都市内部来说,什么用都没有。

但是他没跟黑市老板说明。

外围世界的潜规则相当残酷。如果夏油杰失口讲出自己并非黑市老板认为的那么有价值,那么很快就会有人试着代替夏油杰的角色,最好的可能性是夏油杰被杀掉。夏油杰曾亲身经历过道德崩坏后的寻常事件,根据后来五条悟的说法,外围世界道德断代处于机械革命结束,机械革命时底层人类还有可能从机械体数据上学来道德观,现在机械体完全拥有人类意志,反而知道知识垄断的概念,外围人类更不可能拥有社会功能,甚至说社会功能是完全崩坏的。夏油杰有残留的道德观,他不能接受现代外围人类的疯狂,外围的人知道五条悟并非执著于夏油杰个体意识,很可能会演变成多个外围人争抢夏油杰,最后变成每个人拿着夏油杰身体的一部分去和五条悟做交易。

身体行动能力可以后的夏油杰去找在黑市继续做交易的五条悟。黑市内使用的天阳能发电装置破旧不堪,没什么知识的人尽管明白线路缠绕可以让整体顺利运行,但是线路如果坏了,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材料替代,熟知这些的五条悟正忙着修理黑市里还能抢救的设备。夏油杰从层层人群外挤到五条悟身边,五条悟手脚麻利地从很多破铜烂铁内找出自己需要的东西,夏油杰不知道怎么开口,只是低头看到有个抱着破旧毛绒熊的小女孩。

“毛绒熊的概念早该从孩子们的脑海中消失了。”夏油杰低声说。

“你很尖锐,”五条悟笑了声。

知道自己对同类幼崽太苛刻的夏油杰沉默片刻,帮孩子把残缺的熊补上耳朵,最后完成的时候孩子果然问,为什么它要有两只圆耳朵。夏油杰心想自己说的确实没错,还是耐着性子说熊本来就这样,把小孩打发走。

现在看起来十分和谐,五条悟才到黑市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对这个仿生人充满敌意,因为外表太过健康,大家想的是先把他杀了吃掉,补充自己的营养,据说吃掉健康的人肉可以弥补自己的基因病。五条悟稍微武力镇压了片刻,让大家明白实力差距后,用自己身上带的营养片做交易。

用可以延续生命的营养片剂换了不少枪和子弹,还有一辆确认可以行使的燃油汽车,燃油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燃油,而是机械革命中机械体使用的核心,核心装置被有心之人收集起来,放进汽车内,动力相当强劲,但是核心能量耗尽后只能替换,并没有反复使用的机会。毕竟核心制作那些重要的知识,外围根本没机会知道。

就像曾经多次的机械革命,那全都是制作者对人工智能的失控,失去管理权的制作者只能下令销毁。招募来的普通人组成的革命军完全没有对人工智能运行原理的知识,他们被洗脑,被欺骗,拿着分配的武器,用自己的命对抗,人工智能曾经给过他们启示,他们觉得人工智能不可能有人类的触感,不会共情,统统当成机械体的胡言乱语。然后果不其然,最后完成了被抛到外围,和机械体的残骸相依为命。

夏油杰坐上了五条悟的车,这次他先给自己系上安全带,以免出现额外的生命威胁。五条悟沉默开着车,没像两人初次见面时那么紧张,看来这几天的经历让他适应了外围的生活。从没离开自己居住地如此之远的夏油杰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他觉得既然五条悟能把两人的计划告诉不相干的黑市老板,那么自己问问也没什么不行的。

“我们去哪儿?”

“都市。”

夏油杰回想起来这个人出现在自己居住地的事情,明明自己住的地方是距离居住地最远的地方,他要去都市的话,怎么可能从那个方向出现,那不是给自己增加了难度吗。

“那里面很好吗?”夏油杰没有迟疑,他不希望五条悟看出来他在思考。

“你指哪方面?”

“每个方面?”

五条悟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夏油杰。镜子里的夏油杰虽然比刚开始见到的时候气色好了点,营养胶囊确实是个很有用的东西,但他还有茂盛的胡子,许久没洗过澡的身体异味严重,其实外围的人都差不多很少洗澡,以此为代价的是,他们的鼻子都不那么灵敏,这让五条悟很难捱。

这人外貌看起来并不小,怎么问的问题那么幼稚。五条悟总结外围人类被环境刺激,寿命减少,思维能力减弱,所以对事物的理解能力下降,都市里的人几乎也没出来过,文化传播有限。五条悟耐着性子从天气到社会构成详细解释很久,让夏油杰完全了解以自己四十岁的高龄进入都市后起码还有很多年可以活,而且可以完全健康。

听到这些的夏油杰没发表任何看法,他回忆起追逐五条悟的侦察机,还有许多年不曾跟外围人交流的都市人类。对都市内人类科技不甚了解的夏油杰和外围人有默认的共识,任何流落到外围的都市科技,都是内部淘汰了的,甚至有很大危险的东西,曾经无数次外围人类可以稍微恢复生态,都市内部就会流窜出不少危险物品,踩灭掉外围人的希望,等到短时间内没什么拯救的可能,它们才会悄无声息消失。

没反抗能力的人多数是沉默的。夏油杰没什么别的问题好问,默默盯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黄沙。

打破沉默的是追兵。比之前见过的侦察机要夸张很多,夏油杰苟延残喘这么多年,自认为凭年轻力壮熬过了机械革命尾声,再也不会去跟智能型机械打照面,现如今想要回归都市的五条悟被近百的机械体狂追,刚刚还平静无波澜的黄沙土地,凭空出现陆地型和空中型两种机械体,猩红的信号灯始终瞄准行使的车辆,散发的高热量镭射线擦过夏油杰的破旧风衣,风衣瞬间多了个缺口。

夏油杰尖叫着举起大口径步枪,转身攻击。

精神过敏的普通人杀起高威胁机械体来毫不逊色于五条悟。长时间使用老式武器的夏油杰比五条悟要懂保持什么距离才能一击毙命,在节约子弹的情况下提高杀伤率,夏油杰一枪打穿三架陆地型时五条悟兴奋地喊bravo,猛踩油门开始狂飙,作用力让夏油杰手抖,白白浪费了一次子弹。

开启精神创伤之路的夏油杰以后的每一天都有了规划,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靶,机械体随着眼观的速度进化,从最开始的块状外型,逐渐演化成人型,夏油杰睁大眼睛看着机械体张开六根翅膀,对他发射光线,世界观崩塌的男人喊到嘶哑的声音回荡在杳无人烟的平原。

大概七天过去,夏油杰经过捶打的精神变得坚韧无比,已经可以对着液体化的八条腿机械体面无表情开枪,枪没子弹了就拿出近身武器敲打,完全是不放弃任何生的希望。

他看见都市的轮廓,离自己触手可及的距离。建筑纯白,外面攀附着郁郁葱葱的绿色植物,水流从建筑物顶端流到地面,汇聚成很大的湖泊,犹如镜面般倒映着整个都市的影子。夏油杰从来没想过都市该是什么样子,经过他居住地的那些外围人从来不奢求进入都市,时间再往前点,夏油杰年纪减半的时候,他经常听人说想要攻入都市,都市里有很多外围本该拥有的资源,甚至没有都市,外围的环境不会这么多年还如此恶劣。后来那些人再也没出现过,外围也没有产生任何好的变化。

还是像从以前一样,夏油杰并没有选择进入都市。他藏着一把机械时代留存的激光切割刀,趁着五条悟不备,沿着那条金属的脊骨从脑后一路切割到尾椎,知道自己身上有项环的夏油杰没等他开口,先割断了他的喉咙。仿生人的内部和人类别无二致,只是内脏都由透明的柔软物质组成,体内循环的蓝色液体从破口流淌出来,夏油杰尝了一口,莫名有点苦。

根本没有任何可食用部位的仿生人确实没什么太大的用处。花了一个月让五条悟放松警惕的夏油杰抓弄脖子上的项环,从开始就在想办法摘掉,看来还是不太可能,反正五条悟都死了,这个东西应该也没什么威胁性。背对着都市的夏油杰还以为自己只是经历了一个时间略长的人身绑架,没注意到都市外有个动物关掉自己的伪装功能,悄无声息走到夏油杰背后。

非常巨大的白色猫咪扬起毛茸茸的爪子把夏油杰摁倒在地,来回揉搓,夏油杰猝不及防,脸着地,脸颊均匀地沾满土。

有着跟仿生人同样蓝色大眼睛的猫咪咬着夏油杰风衣领带他进入都市,长期在外饱经风霜的夏油杰被同样是五条悟外貌的仿生人带去实验室,清洗身体,剃光毛发,觉得自己要秃头的夏油杰看到五条悟给他喷了点生发剂,自己的秀发再次茂盛起来,他第一次亲身经历如此高科技,心里是有点高兴的。

清洗完毕的夏油杰到饭桌上吃饭。从来没见过的肉类,蛋类,蔬菜,水果,摆满了整张长方形的桌子。夏油杰拿着它们往嘴里塞,咀嚼感太强烈,没吃多久他就开始吐,这时候空气突然没有风沙的副作用开始,暂时吸氧过量的夏油杰开始头昏眼花,挣扎几下摔在地上。

五条悟本人看起来跟仿生人差距不太大。躺在柔软床榻的夏油杰睁开眼睛,毫不避讳地盯着五条悟本人的脸。这个拥有一整个都市的男人正笑眯眯望着他,手里珍贵的纸质书翻开,细腻白皙的脸还有婴儿般的胶原蛋白,头发到眼睫毛都是透明质感的白色,在这不需要节约电力的房间内,他全身上下都沐浴着暖光,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年龄这个概念,反正是比夏油杰看起来年轻很多。

夏油杰很讨厌他现在穿着的那件白色衬衫,外围人从来没见过这种干净的衣服。“你没打算把我带进来。”

“一开始是这么打算的。”五条悟伸出手捻了捻夏油杰漆黑的头发,给他喂过营养液之后,这健康的头发比乱糟糟的头发看起来舒服多了,“但是看你对都市一点兴趣都没有,我反而想带你进来看看。”

夏油杰瞪着五条悟。

“别那么凶。”五条悟小声吩咐,项环立刻亮了,刺进神经元的电流强行控制夏油杰的身体,夏油杰不得不放松了眼部肌肉。

都市中有这么一种活动,娱乐在长期稳定的生活中逐渐乏味,于是五条悟发明了一种可完全依附精神操控的仿生人,通过种种比赛竞争,去夺得一个使用仿生人出行逃生的机会,一路有着无数个怪物阻挠,为了增加挑战性,要在初始点寻找到外围人,不管他身体如何,都要活着带到都市门口。

经过重重考验,还能带着外围人重返都市的人,就可以有冠军称号,获得大家的赞赏。

实际用处,根本没有。

到达都市门口的外围人不可能进入都市,他要眼睁睁看着仿生人把他苟延残喘的身体搁置,独自进去方舟。

夏油杰觉得这个游戏非常有趣。如果他从一开始就生活在都市,他也想要玩这种游戏去证明自己强悍的能力,去征服外围充满辐射,风沙漫天,文明落后的世界,再回到文明世界,诉说外面的恐怖。

“我看你似乎没什么怒气。”

“什么时候放我走?”

“为什么要走?”五条悟伸手抚摸勒在夏油杰喉部的项环,“我要把你留下来,等到你彻底习惯都市之后再让你离开,那个时候你的反应绝对会比现在更有趣。”

夏油杰想起来,曾经有个机械革命军跟他讲过自己和机械体发生的对话,机械体质问他为什么要代替那些人跟它们作战,难道你认为你们是一样的吗。

现在夏油杰可以告诉机械革命军机械体的意思。

在他们眼里,在五条悟的眼里,他们外围人和都市里的人是不一样的。

14 Likes

蹲蹲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