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ME BE YOUR FANTASY by ximizi

LET ME BE YOUR FANTASY

 

Summary: 因为诅咒突然变成女孩子,第一件事情是做什么?当然是“让室友爽一下啦~”

Warning: 是五条单性转,无脑爱爱,雷这点的可以不用继续了,十八岁以下的小朋友也可以不用继续了嗯。

Tags: 咒术回战,五条悟,夏油杰,夏五

P.S. 人物属于芥见下下,OOC属于我。

 

五条悟在睁眼的瞬间就发现了不对劲。

六眼真的好用,在他脑子还没彻底清醒前就已经把信息给输送完毕了。

他变成她了。

 

睡一觉就给变个性的事情居然能发生在最强的六眼身上?!

神奇。

出任务熬了大半夜没睡够,因为生物钟过于给力大早上就醒了但还迷糊着的五条悟坐在床上沉思。

咒力没问题,术式没问题,身上也没有诅咒残秽,六眼告诉他一切正常,除了身体器官发生了亿点点变化外,其余啥都妥妥的。

而且根据六眼的判断,现在的状态也是暂时的,过段时间就能恢复,而且应该不会超过三天。

好像也没损失什么。

心大的五条悟决定先满足自己好奇心,开始探索自己的“新”身体。

低头伸手捏捏柔软的胸部,形状变了,但柔软程度差别不太大,大小也是。

哦不对,现在哪怕用力绷紧肌肉也没办法变硬了。

白白嫩嫩真挺像小说里形容的“小兔子”。

还怪好捏的。

顺着胸口往下摸摸,肚子腹肌倒是还在,看来自己锻炼效果挺赞,蛮坚挺的,不错。

再往下……

五条悟瞪大眼睛看着大了一圈的内裤松垮垮挂在腰上。

要说最大的好奇在哪里,那可真的就是女孩子的秘密花园了!

因为六眼这个过于好用的信息接收器而一直对真人小电影写满拒绝的五条悟,平时的生理知识除了学生课本上的幼稚图文就是从H漫黄游小黄文里get了,那也都不写实啊。

终于有机会见到实物了诶!

五条悟突然兴奋。

利落地掀了身上最后一片布料,张开双腿,仔细观察。

没有H漫里面那么抽象了,不算好看可也没想象中的丑,和变得软白的胸一样,粉粉嫩嫩看着就想上手。

他也确实上手了。

仔细感受,下体的新朋友虽然和以前的老友长相完全没丁点相似,摸起来手感也不一样,但感觉好像……差不多?

大概因为这还是自己身体?

???!!!

本来还觉得有点没意思了的五条悟不知道碰到了哪个关键点,突然一阵过电般的舒爽感让他没忍住哼出了声。

眼看着原本藏着的小豆豆因为手指的拨弄颤巍巍冒出头,五条悟眼前一亮。

啊,这就是传说中女孩子的快乐之源吗?!

好玩耶!

就是怎么有点想尿尿……等、等等,怎么是尿出来了的?!

看着被自己搞得湿漉漉的下体和床单,专注的五条悟终于从快感中回神,注意到了自己刚刚搞事的结果,然后反应了好一会儿才回神,刚刚好像貌似确实潮吹了?!

据说只有很少部分女孩子能有这种体验,自己不愧是最强,第一次做女孩子就这么成功!

彻底清醒的五条悟眨着他布灵布灵的六眼开始思考接下来该干什么。

难得做一次女孩子,不好好珍惜怎么行,得安排。

那么,第一站,隔壁找杰!

这么好玩的事情怎么能缺了杰呢!

漫画里不是说一觉醒来变女生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室友爽爽嘛,没有室友隔壁有杰啊!

早想实战了!

咒术师里的妹子,熟悉的同学伙伴起不了心思,其他的对着六眼的态度不是战战兢兢就是真把他当神一样供着,哪怕偶尔碰到个有野心的对上苍天之瞳也瞬间萎了,特别没意思。

至于平时除了出任务本就难得接触太深的普通人,不说那浑身散溢的咒力在六眼眼里看着有多败兴,就算他不介意,对面只要是有点节操的女性也会介意啊,侵犯未成年犯法了!他个子再高也挡不住脸太嫩啊!

只能说作为男生确实天生没节操,心动就行动的五条悟随便捡了个衬衣批着就开门往隔壁去了。

该说他幸好还记得走廊上好歹不能裸奔吗?

 

昨天晚上和五条悟一起做完任务大半夜才回到高专的夏油杰不像六眼那么觉少,现在还睡得正熟。

到了咒术高专后,国中时期学习之余都是自由时间的情况再也不见,随着咒术实力的提升,各种任务也逐渐增多,夏油杰现在可珍惜他的休息时间。

然后今天,他珍贵的睡眠被巨大的拉门声和年轻女孩特有的轻灵声音给打断。

“杰!要爽一下吗~~~”

还没等他一团浆糊的脑子想清楚男生宿舍哪里来的女孩子还有这是什么虎狼之词,身上就被压了个实在。

睁眼暴击。

魂飞天外。

看着浑身上下就批了个衬衣近乎全裸的女生一手拖着胸一手巴拉着自己湿漉漉的下体往自己眼前送,夏油杰呆滞。

缓缓抬头,是除了脸部线条稍微柔和了点之外几乎和同窗一模一样的脸,刚准备怀疑这是五条悟哪个姐妹的时候耳边又一句甜美的“杰~不认识我了吗!人家要伤心了哦~”

很好,不用怀疑了,真的是五条悟。

夏油杰对咒术高专防御的安心感这下彻底消失在了五条悟的神奇脑回路和行动力上。

 

坐在马桶上努力冷静的夏油杰抱头沉思,自己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遇到五条悟,还和他成了朋友。

作为青春期的男生他理解大家脑子里堆点黄色废料这事再正常不过,他也不是没和五条悟一起看过他那丰富的带颜色的藏品,甚至偶尔看兴奋了互相帮忙撸撸的情况也不是没有。

但是万万没想到五条悟在明显被诅咒的情况下想的不是怎么解咒而是来问他要不要爽一下???

五条悟确定不是脑子一起被诅咒了吗?

做足心理建设觉得自己冷静下来的夏油杰叹口气起身,拉开洗手间的门准备和五条悟好好谈谈问清楚他状况。

结果看到现在全身赤裸双腿大张正自己玩得开心的五条悟。

“刷!”开门到关门,没超过三秒。

不行,还得再冷静冷静。

 

听到动静的五条悟抬头,无趣得撇嘴。

“杰~真的没兴趣吗?看到你起反应了哦,很明显哦,别憋坏了啊~”他懒洋洋冲着洗手间的门开口。

洗手间里的夏油杰额角青筋暴起,他抬手扶额,冷静冷静冷静……冷静个头!

“刷!”拉开门大步走出去,在自己床前站定。

夏油杰深呼吸,正准备劝五条悟正经点好好讲讲自己现在什么情况身体有没有哪里不对,结果还没开口就被扑了个满怀,和五条悟漂亮的六眼来了个眼对眼。

然后身体先脑子一步动了,夏油杰吻了上去。

真糟糕,被蛊惑了。

 

既然都行动了,夏油杰终于干脆得抛开刚刚莫名缠绕在心间他坚决拒绝承认的羞赧,抬手按着五条悟的脑袋学着看过的“教学片”开始了实践。

不管了,先按五条悟说的爽了再说吧。

脸皮没悟厚没关系,好歹多见识了些午夜付费频道的真人实战,夏油杰给自己打气。

 

夏油杰和五条悟都没经验,两个人生涩地尝试着让自己舒服的动作。

之前偶尔互撸的时候两人当然没接过吻,这还是第一次,虽然吻上了才反应过来和以前一样为了“爽”的话好像没必要接吻来着,但两人谁也没就此暂停的打算,反而舌头搅动间谁也不服谁。

好软。

女孩子的舌头原来这么软的吗?还是悟本来就这么软……夏油杰迷迷糊糊。

好软。

杰的舌头尝起来原来这么软的吗,味道不错啊,居然没早发现,亏了亏了……五条悟走神反省。

亲着亲着发现五条悟的不专心,夏油杰懊恼,干脆地倾身下压,把五条悟抱了满怀,倒在床上的同时手也开始不老实。

“唔”!

被夏油杰的重量一压,五条悟刚回神就感觉到自己胸部被一张大手给拢住,一阵痒意直冲大脑,身体忍不住往一旁想躲,但被整个压在人身下却无处可躲。

一下子受不住刺激的五条悟长腿一蹬手上用力,直接扯着夏油杰早上没来得及打理的长发一掀。

之前自己摸的时候也没这么敏感啊?!!!

坐在床上的五条悟惊诧。

 

正专心亲吻准备好好感受一下所谓女孩子的甜美身体的夏油杰一个没注意就被五条悟给抡了出去,还好出色的体术基础和战斗能力让他瞬间调整好姿势没丢脸得摔个大马墩。

“五条悟!”

正想发火的夏油杰抬头就被五条悟一脸呆滞手托着自己胸部的样子撞了满眼。

夏油杰喉结滚动。

明明是熟悉的每天都看着的几乎没变化的一张脸,但第二次了,今天第二次被蛊惑了。

真糟糕。

 

被夏油杰一声吼给唤回神的五条悟抬眼,清澈的六眼不知道什么时候晕上了一层水意,平日里始终通透的苍蓝色眼眸这时候却满满都是风情。

然而“风情”本人却毫无自觉,委屈得瘪嘴,“痒。”

草,第三次了。

夏油杰终于没忍住在心里骂了声脏话。

 

“所以,还要继续吗?”这时候夏油杰就很佩服自己了,箭在弦上还能这么平静地问。

当然,如果忽视掉身体上下的微妙反应的话,确实装得还行。

不过没有伪装能逃得过六眼。

“当然要!”

并且六眼永不服输。

 

认识到自己现在身体确实敏感得不行的五条悟做好心理建设,伸手就去拉夏油杰。

敏感好啊,敏感等于快感翻倍不是?

但是不能只有我一个人敏感!五条悟不服输的性子一上来就不可能下得去,拉着随他动作回到床上的夏油杰直接把人压身下,埋头,咬。

“草!”这次夏油杰没忍住骂出声了。

盯着五条悟的脸发愣的时候被拉上床压住,夏油杰一没注意就被五条悟一口咬住了乳头。

倒不是痛,但平时没特意关照过的地方被突然碰触,又是这种特殊状态,让他一下子反应过了度。

还没等夏油杰理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含在嘴里品尝过的软舌就在胸口骚扰上了。

敏、敏感就敏感吧,挺舒服的。

夏油杰抬手揉揉五条悟毫无变化的银白软发,从他赤裸的后颈一路轻抚着往下。

拥有无下限术式的五条悟很少受伤,上了高专后又有硝子的反转术式,再加上年龄的加持,满身皮肉白嫩光滑,摸起来舒服极了。

原本的悟好像也这么……精致?夏油杰突然好奇,想要对比一下的念头一闪而过。

察觉到夏油杰的不专心,五条悟坏心眼地又对着嘴里的小粒重重咬了一口,然后直接上手握住了小伙伴的小伙伴。

“杰是觉得我技术差吗?”五条悟抬头眯眼,手上微微用力。

夏油杰吞了口口水,总觉得不管回答什么都是错,求生欲让他干脆地用嘴堵住了五条悟接下来的话语。

 

亲吻和互相抚慰让两个人的“爽一爽”渐入佳境,五条悟适应了突然敏感的身体,开始不满足。

“杰,帮我舔舔吧~”五条悟撒娇,“友情附送,我也可以帮杰舔哦~”

不等夏油杰回答,他利落得一个翻身,把屁股送到了夏油杰眼前,然后捧着同窗的好伙伴先送上了“友情”。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变成女孩子身体稍微缩了水,五条悟总觉得夏油杰的东西比以前大了不少。

他试探着舔了一下,发现味道没想象中讨厌,还能接受,于是张嘴含住,回忆着小黄漫里的“教学指导”进行实践。

既然五条悟都这么干脆,夏油杰当然一点意见没有,随五条悟折腾自己的肉棒,他开始仔细观察送上门的“神秘花园”。

刚刚的抚摸让五条悟新生的花穴淌了不少蜜汁,粉嫩娇柔,本身就还未发育完全的下体毛发稀疏,看在夏油杰眼里真是漂亮又惑人。

一双大手一边揉着白嫩的臀部,一边扶着纤细的腰身,稍微拉开一点肉瓣,夏油杰伸出舌头舔弄。

略微粗糙的舌苔扫过藏在花瓣下的果实,感受着它随着舌头的动作慢慢变大,蜜穴里也开始流出更多汁水,手中紧握的腰肢软软下塌,夏油杰越发投入。

五条悟在夏油杰舔上来的时候就停下了动作,比起自己的玩弄,夏油杰的舌头让他再没功夫东想西想,只能专心感受下身不断传来的一阵更胜一阵的快感。

他忍不住又想躲了,但自己作死送上门,整个人都被夏油杰掌控在手里,怎么躲也躲不过,失了先机跑也跑不了,只能塌下腰身浑身轻颤地任夏油杰施为。

没一会儿五条悟就感觉到一阵热流从自己还陌生着的器官里流出,脑子也变得迟钝起来,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一片空白。

这对六眼来说真的是非常新鲜的体验了。

 

眼看着五条悟在自己面前高潮,身体的反应自然又诚实,比起日常的挑衅样子,软软趴趴的五条悟竟然有点可爱。

好吧,不是有点可爱,是可爱过头了。

夏油杰被迷昏了头,他觉得自己忍得快爆炸了。

趁着五条悟还在高潮的余韵中,夏油杰轻声问:“悟,我可以进来吗?”

然后不等回答就直接把五条悟的哼哼当成了同意。

拉着浑身还松散着的五条悟调整了下姿势,夏油杰迫不及待得将自己埋入了五条悟体内。

之前的忍耐和看似游刃有余的样子瞬间消失,他终于表现得和他年龄一样,成了个彻底的毛头小子。

前戏做得很到位,足够的爱抚让五条悟的通道顺利得接纳了夏油杰的大家伙。鲁莽的进入没有让两人感受到什么不适,几乎同时舒服得喟叹出声。

也因为够舒服,五条悟这回在回神的时候忍住了没把人掀翻,他乖乖张开双腿,好方便夏油杰把他填满。

夏油杰稍微停顿了下等五条悟适应,然后就顺应本能开始了大开大合的动作。

大概两个人确实合拍,再加上两个最强问题儿童学习能力也确实最强,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五条悟说的“爽一下”这下子不仅是爽一下了。

优等生夏油杰一向是个体贴温柔的好孩子,虽然现在身下的是经常干架干得势均力敌的好亲友,但眼前的好亲友身高缩水身娇体软,哪怕明知道、前一会儿被掀飞时也切身感受过他毫无变化的身体力量,夏油杰还是没忍住软了心肠。

心肠软的夏油杰该硬的地方当然还是足够硬挺,只是平日里总觉得五条悟过于吵闹的声音在变成现在这样因为快感而舒服的哼唧时反而成了享受,为了多听几声,夏油杰在满足自己的时候也始终没忘了照顾五条悟的感受。

而在五条悟的字典里可没有“羞耻”二字,该出声时绝对不忍该给反应马上就给,非常得爽快。

虽然一开始失了先机让夏油杰成了这场性爱的主导,但是发现这并不影响他享受后五条悟就非常自然地配合起了夏油杰调整姿势,专心投入到一直想尝试一直没找到机会尝试的“实战”中了。

下半身被填满对五条悟来说确实是个新奇的体验,以前没有的器官带来的快乐甚至有一瞬间让他觉得以后就这样也不错,反正实力没有受损,伙伴配合默契,快乐还能翻倍,挺好不是?

然后没多久五条悟就又一次迎来了高潮,他爽得脚趾蜷缩,双手双脚紧缠着夏油杰,想把夏油杰吃得更深,更想把夏油杰就这么吞了。

被五条悟突然高潮的反应一激,夏油杰这下也没忍住,低吼一声直接交代在了五条悟体内。

 

两个被快感影响得脑子空空的问题儿倒在床上发了好一会儿呆。

“!”

夏油杰突然翻身而起,回过神的第一反应居然是懊恼。

对着五条悟欲言又止。

“?”

五条悟看着夏油杰发神经,用眼神询问。

总不能刚做完了就后悔吧?杰原来这么渣的吗?

然后就听夏油杰迟疑地一句“…没戴套没关系吗?”

五条悟呆了一瞬,正想笑,结果转头一想改了主意。

“要是怀了宝宝杰会负责的吧~”装可怜。

看着满脸空白表情木然的夏油杰,五条悟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五条悟用力拍着夏油杰的肩膀笑出了眼泪,“杰你脑子没出问题吧我这是受诅咒又不是真的变女人了怎么可能怀宝宝你觉得我能生出什么东西哈哈哈哈不过杰你居然不想负责你个渣男真过分……唔唔!!”

算了,五条悟的嘴还是堵着为好。

夏油杰再次干脆利落得来了个深吻,既然不会有后续麻烦那就继续爽吧!让你爽个够!

 

因为新奇也因为不服输,夏油杰和五条悟在床上折腾到了半下午才因为受不了饿收了手。

五条悟自己衣服穿着太大,身高缩水后倒是穿着夏油杰的衣服刚刚好,但也仅限长度。

松垮垮披着夏油杰的外套,五条悟从夏油杰房间柜子里翻出零食填填肚子,然后指挥着夏油杰出门给自己买衣服。

夏油杰无奈,随便塞了两口平日里就是给五条悟准备的零食,乖乖出门。

得益于两人大白天的胡闹,夏油杰这下倒是对变成女孩子的五条悟身材了解了个通透,顺利买好合适的衣服,又绷着脸在内衣店逛了一圈,再顺路打包点食物,夏油杰回程。

虽然五条悟自己说没啥大问题过两天就能恢复原样,但是夏油杰还是决定在他恢复前就在学校呆着吧,免得又出什么意外。

他才不会承认自己有点舍不得身娇体软很好抱的五条悟,才不会。

既然夏油杰提议不出门,五条悟也确实对穿着漂亮衣服出门逛街没啥兴趣,又不是真要做女人,他现在倒是食髓知味性趣正浓,反正刚做完个任务学校正好给了假,老师们出任务硝子也回家了,可不就方便了两个人随便折腾,就在学校快乐玩耍吧~

 

堕落的两天很快过去,五条悟在又一次难得好眠后变回了原样,一边遗憾快乐没了一边又对熟悉的身体十分满意。

做女孩子的时间太短,五条悟只体会到了新奇快乐一点也没吃啥亏,还咂摸着回头看看能不能搞清楚诅咒来源,再多快乐几次。

并不知道五条悟在琢磨什么的夏油杰看到五条悟恢复如初的样子反而松了口气。

虽然做爱和小电影里演得一样确实挺享受,少年人的身体也经得起折腾,但啥正事不干就光床上呆着也太要不得了,浪费光阴啊!

可是五条悟并不觉得浪费,并且还想继续。

 

“杰~,要试试吗?”

刚说要整理一下这两天实践过觉得可以扫进储物柜没有用处的书漫的五条悟捧着不知道什么时候购入的取向不太对头的漫画书再次出现在了夏油杰的房间。

我的门锁果然就是个摆设,心里想着。

“试!”嘴里回着。

 

25 Likes

我的後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