匣中の子(连载中2)

预警:G向,有肢体残缺描写,部分致敬京极夏彦的“魍魉之匣”

能看见诅咒对于常人来说是一种不幸。但是对于夏油杰,这只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他是一位警察,平日里的工作与日本的大部分人没什么不同。只是偶尔在遇到怪力乱神之事时,为被其所害的人帮上一把手。

可惜,拥有可以操控调服诅咒能力的夏油杰,也躲不开来自“官方”诏安的情况。

面对一群高层的烂人,已经深刻了解权力重要性的成熟大人,选择成为打工的编外人员。

按“官方”的说法,千年难遇的“咒灵操式”不能轻易放手。但夏油杰又表现的很无害,反倒让不同派别的人起心拉拢。

八面玲珑的夏油杰很快得到了各种“赞助”,其中甚至有上亿的咒具“游云”和三只特级的咒灵。

得到特级“裂口女”等咒灵是让夏油实力大涨,但他仍然表现普通。
平时甚至比起出任务,更愿意帮助老奶奶过马路。

“老奶奶又不会用封建迷信蛊惑我,而且还不会因为我的帮忙像猴子那样吱哇乱叫。”

夏油伸出自己被咒灵抓伤的胳膊,同时把伴手礼递给眼前黑眼圈浓重的人。

“硝子,再这么加班。我真担心你哪天自己支撑不住,比七海和灰原都先倒下。”

家入硝子是夏油杰最先在咒术界熟起来的人,毕竟就算是编外,也躲不开偶尔受个伤之类的。

再然后,就是同为社畜的七海,和现在在高专就职当老师的灰原,两个人都是不错的性格。让夏油杰觉得咒术界还没那么烂。

也许是夏油杰没什么脾气的样子让高层烂人终于放下心来,他们下放了一个机密的任务。

回收“匣子”。

这听起来太过匪夷所思,大材小用。
但是在薄薄的资料中记录着,“匣子”里有着极为强大的咒物,其具体效果未知,急需回收。

硝子,七海与灰原都并非咒术界老牌家族出身。

但是东京高专的现任校长,夜蛾正道,却是知道关于“匣子”的传闻。

早在27年前,御三家的五条家出现过一个拥有六眼的神之子,其能力本应是这个时代的最强。但在这个孩子五岁那年,竟被族内的人暗杀死去。幼小的尸体被放入木匣之中,加锁封印。

实际上这些并不是传闻的全部,在古老的咒具库中,有着几个特制的匣子。

匣子的制作者是一个疯子,他妄将鲜活的生命永恒存放在紧闭的木匣之中。于是他残忍地杀害了7名少女,将她们未死亡时的头颅放入了匣子。

少女们的怨念与杀人者的疯狂,成功让木匣有了封存生命的力量,其名为“魍魉之匣”。

但是,这七个匣子也只能最低等的维持内部的生命不死亡,无法保证其意识的清醒。

所以也被称为“不死尸匣”

五条家的疯狂,在于他们将神子的四肢斩断,头颅砍下,分别放入了六个匣子中,令其不死不灭。

但由于“六眼”与“无下限”统一时,一个匣子无法维持其存在。

神子的双眼被剜出,单独存放在最后一个匣子中。

这就是夜蛾所知道的全部了。

后来他也曾听说,原本只有五岁的孩童身体,在那匣子中竟在慢慢长大。

不知道是出于害怕,还是其它缘故,五条家将七个匣子四散开来,而那双六眼也不知所踪。

“五条家目前还保有的,只剩下那个孩子的头颅。”

夜蛾正道在夏油杰面前放了一杯热茶。

“这违法了吧……”

作为警察的夏油杰也算是语出惊人,一时间让还担心他没办法接受的夜蛾头上冒出了青筋。

“总之,因为需要你把“六眼”找回,所以夏油你要去五条家本部一趟。”

“那孩子的其他部分不用找了吗?”

“…对本家来说,“六眼”才是最重要的。”

13 Likes

期待后续!!

说到头颅,第一反应是可以拿来当飞机杯,我真的是变态……

3 Likes

啊啊啊蹲后续啊啊啊啊啊啊勾得我心痒痒的

夏油杰到达五条家本部的那天,天上下起了大雪。古老的宅院在白雪的衬托下格外寂静,连迎接的人也只是一个领路的女佣。

他的目光落在穿过的一个又一个庭院中,这里冰冷的仿佛无人存在一般,倒是像夜蛾所说的那样。
或许在他们决定不放过一个孩子的尸体时,这个家族就已经完蛋了。

被安排落坐在一间宽旷却素白的厅室后,夏油杰继续打量着周围。相较之前还有些奢华的庭院,这里除了一个还在被供奉的神祠就什么都没有了…

“…神祠?”

夏油杰皱了下眉,他意识到了那个他想的东西可能就在这神祠里。他起身上前,伸手将点缀着白花的小神祠打开,展示出的内部是一个成年人小臂长的木匣。

(打开它…)
待夏油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在莫名声音的引导下打开了匣门。

那是一个极美的头颅,雪白的长发垂落,白皙的肌肤并无死人的惨白,而是随着细微的呼吸轻颤。

看不见其双眼,白纱将那个部位遮盖,但向内微陷的状态,也应了传闻中“六眼”被挖去的可能。

绽放的白玫瑰点缀在粉色的双唇间,加重了非人的神圣感又杜绝了那双唇开口的可能。

“这便是神子大人的头颅了。”
一个老者在女佣的搀扶下走入,只不过他的目光没有落在作为客人的夏油杰身上。而是死死盯着打开的匣门。

“又…成长了,不愧是…不。”对方突然捂位胸口,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夏油杰被这场面吓了一跳,甚至冒出了他该不会要被孤寡老人讹了吧的想法。

但一旁的女佣此时显的格外淡定,她松开扶着老者的手,走上前。双膝跪地,轻柔的合上了匣子,又关上了神祠的小门。

“五条大人上次见神子已是很久之前,请您见谅。”

夏油杰接受良好,他眯了眯眼,无所谓地摆了摆手,心想着不是很理解对方怕的要死,还要放颗头在家里的习惯。

“夏油杰,你,可以与调服的咒灵交流吧。”

老者片刻后,似是终于恢复了平静。然而他一开口就让夏油杰挑了挑眉。

“我不懂您的意思。”

“呵,毛头小子。你以为你的术式千年不遇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老者皱起他满是褶子的脸,露出讥讽的笑容。

“五条家的记载可是能直达千年前诅咒之王的时代。如今,你对于我们来说也只是刚好有用而已。”

“哦。所以…这是您求人办事的态度?”

夏油杰不咸不淡地开口。

老者一哽,他现在之所以这么说。一方面是确实看不起素人出身的夏油杰,另一方面也是不想让对方发觉咒灵操术眼下对五家的必要性。
但看来夏油杰此人…也并非什么善茬。

“…我们需要你与神子交流来找回“六眼”,对方目前的状态比起人类,更类似祖咒。”

夏油杰听到这里,突然觉得没意思。五条家接下来的态度很明确,无法给他下马威,就用权力诱惑他。

对于还是独苗苗的夏油杰来说,进入权利中心的咒术总监部,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决定。

“我该怎么做?总不能把整个头都吃下去吧。”

老者的手被这语气气的又在颤抖,他有点恼火的看着夏油杰。

“你是咒灵操使,只有你知道怎么办。”

“啊,我还以为无所不能的五条家什么都知道呢?”

“你!”

(扑哧)那个莫名的声音再次出现,不过夏油杰没有在老者和女佣前表现出他听到了什么。

而至于这个笑声到底是谁发出的,他也已经心知肚明了。

老者很快就和女佣从房间里撤走,他担心自己再和夏油杰呆在一起就会因为心脏病率先去世。

“要谈谈吗?”

夏油杰再次打开匣门,那颗头仍旧只是静静的呆着,好像真的只是死去尸体的一部分。

这可真难办,他有点为难的用手点了点那蒙着双眼的白纱下,露出的一小块皮肤。有些冰凉,是一种不似常人的体温。

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伸向那些被双唇含着的玫瑰,抽出一根时,细长的根茎带着透明的涎液从嫩红的口腔中滑落。

唇角两侧早就被坚硬的植株磨出红印,粉嫩的舌尖被压在一簇花瓣下。伴随此刻将玫瑰取出的动作往外探出一小截。

或许这颗美丽的头颅还有下意识的神经反射,在抽出第三根的时候,竟是喉间翻涌,做出了干呕的动作。

(…讨厌)

“不一根一根拿出来,会把嘴撑坏的。”

夏油杰淡定的继续往外抽花梗。直到最后一根离开后,那双原本嫩粉色的唇已经像是被糟糕的人蹂躏过一般,变得有点艳红。

此时,头颅缓缓的动了一下。好像知道夏油杰在哪一样,他抬起来“直视”着眼前的人。

“…怪刘海,讨厌鬼。”

“…哈?”

13 Likes

瓦库瓦库!

好香,小五要醒了吗

好香好香,设定好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