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跳游戏(社畜(?)夏x自由职业者(?)五)

一周前的我:怎么可以挖坑的我一定要写完再发
一周后的我:摆就完事儿.jpg
大概是个都市玄幻背景
俩人的表身份是社畜夏x自由职业者五
里身份卖个关子
不过我觉得是明码了,嗯

6 Likes

1.开局

——天黑请闭眼。

夏油杰还在办公室里加班敲键盘的时候,写字楼里莫名其妙地砰地一声断了电,只留下他对着蓝屏的笔记本电脑面面相觑。

“啊啊……下班下班。”他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啪地一声合上了笔记本,正准备站起身,一阵突如其来的眩晕差点让可怜的社畜摔一跤,夏油杰稳了稳身形双手撑在了桌子上,眼底捕捉到一点奇怪的阴影。

已经是持续了一周的症状了,要不是他自己有自知之明,这会儿要么是在精神病院要么是在什么宗教集团篡位当个招摇撞骗的教祖。

将近30岁拥有少年漫画里才有的技能,又不能拿来赚钱,那就毫无用处。

每次有这种感觉,第二天的白天总会从不知道什么渠道得知有人死亡或者精神错乱。看吧,也不是什么好技能。

一开始的时候,他问过为数不多的交际圈的朋友,然而没一个表达出赞同的,家入硝子甚至奇奇怪怪地看着他问他要不要看医生,找她也行,看在是活人的份儿上免费,而七海甚至推了推眼镜嘲讽:“我能看到,你是个好人。”

阴阳怪气的,也不知道是从谁那里学习的顶嘴方法。

接下来就是乖乖下班,把自己关在小小的公寓里——两个养女跟随学校的安排外出露营,不在市中,怎么着也不会出问题。

——本该是这样的。

在自己的家门口,夏油杰捡到了一只蜷成一团的白毛,白毛坐在门前的台阶上,因着身高问题显得他整个人都蜷很别扭。

像白色的大狗狗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夏油杰的第一反应,是想去掰他的嘴巴看看有没有尖牙。

被自己失礼的想法震惊了一瞬,夏油杰伸手推了推把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双膝里的人,轻声问道:“您好,需要什么帮助吗?”

白发男人终于动了动,一脸迷茫地抬起头,湛蓝色的双眼带着点水雾,看着像是小朋友委屈地噙着眼泪撒娇。

然后身量一点都不小的小朋友站起身抻一抻发麻的腿,夏油杰看他一时半会儿有些回不过神,干脆越过对方用钥匙开了门,拿自己的水杯接了一杯水递过去:“喝水吧,看你精神不太好。”眼看着不大聪明的年轻人将眼神移到自己的脸上,再移到水杯,屋主有些不好意思,“家里不来人,杯子是我早上上班前就消过毒的。”

来人终于有了动作——他将对方递过来的杯子直接一口闷,滚动的喉结看得夏油杰咋舌,这是渴了多久啊。

“谢谢……帮大忙了……”来人终于开口说话,声音还挺可爱,夏油杰摇摇头表示没关系,不着痕迹地将杯子拿了回来。

“需要帮忙叫警察吗?”夏油杰看对方回过了神,好心问道。

“啊没关系,我离家出走的。”白发男人站在门口,也没有进屋的意思,只是可怜兮兮地盯着对方看,明明身高高了一点,却让夏油杰觉得这只是一只逃家的毛茸茸小动物。

“这……”夏油杰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自己的小公寓,几十平米的地方还住着两个养女,他自己的空间只有一个带着书桌的卧室,不知道能不能盛得下这只外居民。

“我会付房租的,拜托拜托,就让我住一晚,明天我就能找到住处了!”对方双手合十,一个九十度鞠躬,又怕夏油杰不答应,从外套衣服兜里掏出了自己的驾驶证和银行卡,“你要是不信,这个给你也可以!”

“……五条悟?”夏油杰拿起对方的证件认真看了看,又将目光放在了对方的发梢和眼睛上,“是真名吗?”

“那当然,如假包换!还有发色和瞳色也是天生的哦!”察觉到对方探究的视线,五条悟得意地仰着头,“我不会骗你的!”

“好吧,进屋吧。”夏油杰叹了口气,将手里的证件原模原样放回了五条悟的手心,“你要是骗我,我就让你吞一千根针。”

将门外的男人引进屋子,夏油杰仔细地关好了门又落了锁,看对方饶有兴趣地左看右看,便带着他在自己的公寓里转了一圈,又在对方洗澡的时候换了一套床褥,把曾经用来野营的睡袋铺在了地上。

这下两个人可以勉强挤一挤了。

夏油杰拿了自己的睡衣准备给临时舍友穿,一转身,差点左脚拌右脚把自己摔坐在床上。

他的临时舍友正湿哒哒地站在卧室门外,头发也没擦,刘海黏在额头上一绺一绺地滴着水,半透明的睫毛垂下,嘴唇因为寒冷有些颤抖,缩起来的双肩显得锁骨分外明显,胸口的弧度像是刚出炉的小蛋糕……夏油杰赶忙将视线投到地上,这家伙光着的脚丫一看就是踩了一地的水渍,脚趾微微蜷起,线条漂亮的两条腿白得发光,然后就是……

屋主猛地闭上眼睛,僵硬地转过身从衣柜里取出一条浴巾,盖在了落汤猫的脑袋上,恶狠狠地咬牙:“擦干净,把睡衣换上,我去洗澡了。”

“可是杰我的——”五条悟可怜兮兮地试图拽住对方的袖子,差点被门板拍到脸,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子眨巴眨巴眼睛,“……我的内裤怎么办。”

从一进屋就憋着装乖的白毛竖起耳朵听到了浴室哗啦啦的声响,果断地将浴巾盖在了头顶,在卧房里小心翼翼地翻了一遍,最后将目光定格在了一开始夏油杰递给自己的、现在放在书桌上的水杯上。

里面还有一点刚才喝剩下的水,五条悟眯着眼睛照着杯口嗅了嗅,疑惑地拧着眉,又不甘心地拿起来对着嘴唇。

“想喝水我再给你倒。”夏油杰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这只离家小动物正像是网络上偷喝主人水杯一样,猫猫祟祟地缩着手试图舔里面的水。

突然的一声吓得五条悟差点把杯子丢出去,他强作镇定地转过身,还不忘把那条浴巾围在腰间,冲着夏油杰伸手:“我没有内裤换了,杰借给我吧?”

“好,你等我一下。”夏油杰看着对方伸出来的爪,笑了笑,一巴掌拍了下去,“悟这是什么小动物撒娇动作啊?”

“哇啊好痛的!”五条悟夸张地收回手,照着夏油杰身边转了个圈,将后背对着拉好窗帘的窗户,等着对方的……内裤。

折腾完了的白发男人接受了对方的好意,乖乖地缩在了床上,而夏油杰就躺在床边的地板,将被子拉在了胸口,黑暗里冲着五条悟道了一声晚安,就呼吸变深,很快地睡着了。

五条悟的眼睛在夜色下亮得出奇,他偏过头盯着窗帘的缝隙,又轻轻地探出半截身体看了看睡得安稳的夏油杰,狠狠地咬住了自己的尖牙。

他的耳中分明响起了锁链拖拽的声音。

8 Likes

第二天,夏油杰醒过来的时候,五条悟已经离开了,在卧房的办公桌上摆了一杯咖啡和做好的煎蛋吐司,还有一张纸条,画了一只可爱的小动物头像:杰要记得吃早餐哦(⑉• •⑉)‥:heart:

什么品种的新田螺姑娘啊……

夏油杰感叹了一句,将房间的窗帘拉开,打开窗户,窗外的电线杆上停着的麻雀似乎被吓到,朴朴棱棱地飞走,他端着自己的茶杯装着的咖啡喝了一口,又三两下解决完田螺悟准备的早餐,夹着公文包上班去了。

在电梯里碰到了七海,对方依旧是一脸苦大仇深地盯着手机,在发现夏油杰后也没说一句话,只是冲着他示意了一下手机上的画面。夏油杰点点头,点开了对方发送过来的信息。

是一条小道新闻的链接,说是有名的女子学校的一名学生突然发疯,里面绘声绘色地描写了该学生的学校生活,又着重写了学生疯了之后众人的不解,夏油杰叹了口气,将耳机戴好,点开了在新闻最下方的视频。

整个视频有4分多钟,女孩子戴着可爱的发带,揪着自己的头发低着头沉默了4分多种,在视频的末尾忽地对着镜头笑,说着什么妾身看透了、妾身什么都知道,不过妾身马上就不知道了。

夏油杰打字:怎么了?

没几秒,七海回了消息:我能看出来她是个好人,跟你一样。

夏油杰正莫名其妙,七海又发来一句话:好人都是狗屎。

哦豁,确实。

他突然想到了昨晚的不速之客。

不知道在七海的眼里,五条悟是不是狗屎一样的好人呢?田螺悟,应该是好人,吧。

让夏油杰没想到的是,五条悟所说的找到住处,是和自己做了领居。

难得没有加班的社畜在天黑之前回到家,没过1分钟就有人来敲门,他小心翼翼地关好窗户再打开门,就看到五条悟系着一条天蓝色的玉桂狗围裙站在门口冲自己笑。

“嘿嘿,杰是不是没想到我这么快啊?”白发男人略显幼态的脸蛋挂着不似他年龄一般的可爱笑容,夕光将他的发梢渡上一层金色,整个人看着蓬松又柔软,而蓬松柔软的邻居端着蓬松柔软的小蛋糕,看起来就更像是什么定制甜品套餐,用勺子一碰就能轻轻地流淌出甘甜的蜜。

“你这是……”夏油杰眨眨眼,眼前的小蛋糕不像是假的,然而这个人也不像……

“唉?我做错了吗?可是网络上说新邻居应该要用手作甜点买通邻居……杰不要吗?”五条悟歪着脑袋,亮晶晶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夏油杰的脸。

这个时候再拒绝就不礼貌了。

夏油杰笑了笑,接过了五条悟手里的小蛋糕,温声道:“没有的事,悟。很高兴能和你做领居。”

“杰收下就好!”五条悟瞥了一眼透着深红色天空的窗户,冲着夏油杰挥了挥手,“那我就去工作啦!”

“工作?”夏油杰也跟着看了看快擦黑的天际,不由自主地重复了一遍。

“对啊,工作。”五条悟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双手背后,笑着回答,“我的工作,是晚上的工作哦,杰。”

直到隔壁的房门咔哒一声,夏油杰才回过神,他端着手里由对方送过来的,还透着热度的小蛋糕,僵硬地迈着步子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晚上的工作,是什么样的工作呢,牛郎,或者别的……

啊啊,不可以。夏油杰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有些懊恼自己龌龊的心思。怎么可以第一时间把对方带入进这种奇怪的场景,万一对方只是值夜班的医生或者熬夜写作的作家什么的,那岂不是冒犯。

就这样,每天夏油杰在起床时,总会听到隔壁的房间门打开的声音,而下班后的傍晚又会在楼道里碰面,对方在交谈之前总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模样,而在两个人碰面后,五条悟就像是运行程序被打开了一样睁着一双亮亮的眼睛亲切地唤着“杰”。

说不心动都是假的。

夏油杰之所以收留两个女儿,一方面是他某种意义上的厌恶人群,一方面也是给自己一个不用成家也能拥有家的借口。

但是,若是把那个拥有家的必要条件加上五条悟,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次夏油杰下班比往常更早一些,得益于临近万圣节,公司附近总有些小孩子穿得奇形怪状讨要糖果,而总经理直接大手一挥,提前放假。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虽然提前跑路大家都很开心。夏油杰在离开之前刚好碰到了另一组的组长九十九由基,对方已经将西装制服换成了性感的紧身小吊带,跃跃欲试要去附近的酒吧。

对此,九十九由基大力地拍了拍夏油杰的肩膀笑:“担心什么,天元大人都说让我们放假了!”

“天元大人……这个称呼真不是阴阳怪气?”

“那总不能叫天元老婆婆吧,更阴阳怪气了。”

“……也对。”

怀着点隐秘的期待,夏油杰拧开了自家的门锁,却正好撞见了一位“不速之客”。

五条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一副躁动不安的模样在他的家里乱转,见到夏油杰回来了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逃跑或者解释,而是急切地伸手,整个人挂在了对方身上,体温烫得夏油杰吓了一跳。

“杰、拜托了……水,给我……”烫热的鼻息就打在耳廓,夏油杰几乎是立刻红了脸,他尴尬地伸手,本来想扶着对方的腰,手指碰到了透着潮意的衣服又变了个方向,转而轻轻地拍着五条悟的后背。

“杰……我要喝水,你的杯子……呜……我今天没找到……”发热的青年拿着湿漉漉的鼻尖轻轻蹭着夏油杰的侧颈,呼出的热气越发地粘稠,“水……呜呜,好难受……”

拖着一大只人形挂件往卧室走,夏油杰侧过脸看着五条悟通红的脸颊和干裂起皮的嘴唇,在亲吻和给他水之间权衡了半天,还是选择用自己的水杯接了水递给他。

五条悟坐在夏油杰的床上抱着杯子喝得飞快,喉结滚动间,些许未来得及咽下的水液顺着白皙的颈滑下。五条悟今天穿了一件黑色的套头衫,湿了水也看不到里面的风景,而凸出的锁骨却接住了一点点水洼,亮晶晶地闪闪发光。

夏油杰没由来地也觉得干渴。

等五条悟喝完一整杯水用力喘气,夏油杰却突然抓住了他试图藏起水杯的手。

“悟,解释一下吧。”他有些难过,又有些窃喜。

难过的是五条悟接近他是另有目的,而现在,他可以对五条悟做一些他一直想做又不敢的事。

夏油杰低下头,握住了对方的手——明明呼吸滚烫,手指尖却是冰凉的。他仔细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开口道:“悟,是故意的吗?”

“唉呀,被杰抓到了。”五条悟咧开嘴笑了。这不像是他们平时碰面的、软乎乎如同刚出炉的小蛋糕一样甘美的浅笑,而是在夜幕低垂后,阴影中的捕食者亮出尖牙的志在必得。

“是啦是啦,我就是要跟杰接近,然后做邻居嘛。”他双手捧着手里已经喝空了的水杯,仰头直直地看着夏油杰舔了舔已经润湿的嘴唇,“一开始只是怀疑,然后,嗯我想想应该怎么说……对,然后见色起意了。”

“见色起意……亏你说得出来啊,悟。”一想到自己一开始被耍了,夏油杰有些耳热,又有些得意,“然后呢,你还知道什么?”

“我还知道,你是能让我快乐的人。”五条悟捧起杯子,抬眼看着夏油杰探了一点点舌尖轻轻地刮着杯口,“只有你做得到哦,杰。”

“败给你了……”夏油杰笑了笑,一只手拿过被五条悟一直捧着的茶杯,额头相抵,只要他再往前一点,就能尝到对方湿润的、透粉色的唇瓣。

五条悟也跟着笑了,他在夏油杰靠近的时候突然伸出双手环住了对方的脖子,重重地吻上了男人呼着灼热呼吸的嘴唇。

20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