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

这次任务和最近半个月的每个任务一样没劲,夏油杰隐隐觉得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此时正值深秋,去宾馆的路上插了两排金灿灿的银杏,秋天的天向来很蓝很晴,风是干凉干凉的劲爽。

一个上午就完成了所有任务,不知道是不是低估了高二最强组合的实力,按照指示他们却要在这里留宿一晚明天赶早车回去。

夏油杰问要不要提前回去,五条悟在他身旁猛得把银杏叶踢飞:“谁要提前回去给那帮老橘子干活,这可是难得的假期,反正伙食费住宿费都能报销,我们就在这玩半天再回去”

“我的意思是明天赶早车你肯定起不来。”夏油杰吐槽,五条悟睡的浅且少,一到冬天却一定要在被窝里打滚耍赖磨磨蹭蹭一个小时才得来,每每都要夏油杰按着猫爪子穿完衣服提溜出被窝才能走。

“瞬移啦,瞬移”五条悟牵着夏油杰往前跑“而且外宿可以吃夜宵啊杰!”

“现在瞬移技术靠谱了么?不会又只把自己送回去结果发现回不来要我坐新干线吧?”

“这次再失败我就坐新干线回来找你,不能就留你自己挨揍,放心吧。”

很快到了酒店,酒店漆黑的铁门旁是一家奶茶店,特价菜单摆在门外上面大大的写着“栀子茶语,秋日买一送一”

五条悟坐在店里撑着脑袋看店员做奶茶,夏油杰抱着手机和叶蛾装模作样的说任务稍微有点麻烦可能明天才能回去转头又问大家要带什么特产回去,硝子说要电子烟杰说五条给你带棒棒糖了,灰原在群里说小七海要限定联名的钢笔,夏油杰回了个ok,灰原又问五条前辈在干嘛,夏油杰打开相机叫他名字:“悟。”五条悟扭头,白发在秋天的黄叶中看起来比平时更亮更净,手里还搅拌着带冰的栀子茉莉。窗外秋风吹秋叶落都不显得有一丝一毫的悲伤,海面亮亮的,和天空一样仿佛刚被刷洗过。

灰原那边忽然没了动静,大概是又有任务了吧,夏油杰接过花茶,里面沉甸甸半杯子都是冰,进嘴甚至有点冰牙,他暗暗咧嘴,五条悟喝完手里这杯又去喊店长:“两杯热可可——”句尾拖得又细又长,婉转在进店的一股秋风里。

两人在前台订房间:“一间标准双人间”。前台接待很抱歉的笑笑:“抱歉先生标间都被预订了,现在还剩大床房您看可以吗。”贴在他后面的五条悟呼吸一滞,夏油杰瞥了他一眼——这人心思也太容易被看穿了。

进房间才刚刚下午两点,房间位置很好,梧桐和海共画,床单米白,五条悟滚到床上脱衣服,夏油杰忙不迭跑过去拉窗帘,转头一看五条悟已经脱了个干净:“从现在到明天早上都没事情做吧杰。”夏油杰一边脱上衣一边往床边走,五条悟顺手把皮筋扯下来:“现在这不是有事可做了。”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