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当原著悟与ABO悟互穿到彼此世界(完)

注明*〔夏油杰〕:代表原著夏油杰
〔五条悟〕:代表原著五条悟
共处不在同一个世界性格会有所不同,ooc致歉。
此篇夏油诚9岁,2016年
文笔简陋

〔五条悟〕站在原地环绕四周『这里是哪?我刚才不是还在出任务,怎么会到这里。』他看着面前的xx小学努力的回忆着,刚才他接到紧急任务就直接用瞬移,打算从高专直接瞬移到目的地,然后就到了这里,这里也不是他的任务地点啊,是领域吗?但是五条悟感觉不到自己是在领域里,所以这里是哪?
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一个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路。
“妈妈。”他循着声音低下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小男孩,他感觉他好眼熟,好像他那个叛逃的挚友夏油杰。
『难道我回到了过去?』正当他想下结论时候,看到小男孩的眼睛和自己一样是蓝色的,让五条悟更吃惊的是他体内流动着六眼的咒力。『这不是杰!』
“妈妈?”小男孩歪着头奇怪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五条悟,他伸出手想要去拉〔五条悟〕的手时却被无下限挡住了。
“你是谁?”五条悟质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夏油诚眼里闪过一丝错愕,抬起头看着〔五条悟〕语气关心的回应道:“妈妈,我是小诚啊夏油诚,你怎么了?”
“夏油诚。”〔五条悟〕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问道:“你和夏油杰什么关系?”
“他是我爸爸啊。”夏油诚满脸疑惑的看着〔五条悟〕。
〔五条悟〕发出震惊的声音:“哈?他是你爸?他什么时候结的婚。”
“啊?你们俩不是一零年结的婚吗。”夏油诚回应道,他感觉面前的人有点不对劲,不是有点,是很不对劲,但是还说不上来哪里不对,难不成高专那边欺压他妈妈,压力太大导致记忆错乱了?!也不会啊,平常爸爸都会帮他分担啊,夏油诚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对着他运转六眼的咒力,六眼传给他的信息他确实是五条悟没错,但是夏油诚还是怀疑 ,六眼也许也会有出错的时候呢。
“请您呆在这里等我一会,不要走开。”夏油诚说着从书包里拿出手机,站在〔五条悟〕三米远的地方,拨通了联系人列表的第一位[亲爱的老爸],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
那头传来夏油杰询问的声音:“喂,小诚,怎么了?”
“爸爸,你在哪里?”
“在高专,悟没去接你吗?”夏油杰疑惑的问道。
夏油诚看了看远处的〔五条悟〕,就算他缠着绷带,他也能感觉到他在看着他,声音有点打颤的说:“应该算来了吧。”
夏油杰察觉到夏油诚的异样,有点担心的问道:“小诚你现在在哪?”
夏油诚刚要回复,就被五条悟声音打断了:“喂,小鬼,你打完电话了吗?老子还有问题要问你呢!”
夏油杰听到了五条悟的声音诧异道:“悟?”正当夏油杰奇怪五条悟语气为什么会这样时候。
夏油诚看着面前一脸不耐烦的〔五条悟〕,声音有点慌乱的说:“我感觉妈妈不对劲,好像得了失心疯一样,爸,求求你快过来吧,我害怕。”


「高专教室」
同学们看着讲到一半的夏油杰接起了电话,正当他们以为夏油杰放下手机要继续讲课的时候,只见夏油杰跑到窗边直接跳了出去,在学生们惊呼中夏油杰坐着虹龙飞走了。
同学A看着已经消失的夏油杰崇拜的说:“哇,夏油老师好帅啊!”
“咱们这个课还上吗?”同学B好奇的问道。
同学C提议道:“老师都不在,我们还上什么啊,走吧,我知道新开了一家拉面店,去不去。”
“好。”“当然去了!”


夏油杰赶到的时候,就看到〔五条悟〕双臂交叠在胸前站在夏油诚面前,而夏油诚则是蹲坐在路边,显着那么弱小无助。
“小诚。”
夏油诚抬起头看到夏油杰喊了一声“爸爸!”,就像看到了希望一样站起身跑向他,直接扑在夏油杰身上。
夏油杰蹲在夏油杰面前查看他的状态,担忧的问道:“没有受伤吧?”夏油诚摇了摇头,然后看向身后的〔五条悟〕小声的说:“我感觉妈妈很不对劲,他不记得我了,爸爸怎么办?”
夏油杰站起身揉了揉夏油诚的头顶,安慰道:“没事的,有爸爸在。”夏油诚点了点头躲到了他身后。
“悟,你吓到小诚了。”夏油杰刚说完,〔五条悟〕就直接抬起手臂进入战斗模式,运转着身上的咒力。
夏油诚见状立马站到夏油杰前面,抬起手臂对着〔五条悟〕。
〔五条悟〕不屑的对着夏油诚说:“喂,小鬼,你以为你也有六眼就能和我有一样的力量吗?”
夏油杰站到夏油诚旁边抓着他的手厉声道:“小诚,把手放下。”夏油诚只要乖乖照做放下手。
夏油杰走向〔五条悟〕,皱着眉关切的看着他:“悟,你怎么了?我是夏油杰啊。”
“我当然知道你是夏油杰。”〔五条悟〕咬了咬牙接着说道:“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你不怕我杀了你吗?”
“你不会。”夏油杰很自信的回道。
“哼,你怎么知道我不会。”说着〔五条悟〕将咒力汇聚到指尖。
“那就杀了我吧,悟的选择都有意义。”夏油杰停在他面前,听到这句话,五条悟内心很烦躁,他想起了多年前的新宿街头,又是这句话,意义意义,什么狗屁意义。
站在后面的夏油诚感觉到〔五条悟〕的咒力不断汇聚,他得想办法,他不能看着他杀了他爸,如果他真是五条悟,等他清醒后他一定会自责;如果他不是,真正的五条悟回来后一定会很痛苦,他不想看到妈妈伤心,但他也不能失去爸爸。
『我做不到与爸爸调换位置,我的这个咒术还不够成熟,看来只能这样了。』
夏油诚直接瞬移到〔五条悟〕身后抬起手,五条悟慌忙转身,没有控制住手上的咒力,夏油诚手上的苍还没有汇聚成,就见〔五条悟〕的苍朝他袭来,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小诚啊。”夏油杰惊恐的喊道。
等夏油诚睁开紧闭的双眼时,发现他在夏油杰的怀里。
夏油诚不由得瞳孔震动,坐起身后手颤抖着伸向夏油杰:“爸…爸。”说完眼泪不受控制的砸了下来。
夏油杰勉强的睁开眼虚弱的安慰道:“小诚别哭,爸爸没事。”说完夏油杰就闭上了眼睛。
夏油诚用手背胡乱的擦掉眼泪,他得给硝子阿姨打电话,只有硝子阿姨能救爸爸了。
夏油诚慌忙站起身撇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五条悟〕,他双臂垂在身体两侧,手紧紧握成拳头,因为太用力血从他手缝里滴了出来,夏油诚想要制止他,但是现在最重要的是夏油杰。
夏油诚跪在地上在书包里翻找手机,他拨通了家入硝子的电话。
家入硝子看着手机上的来电人,以为夏油诚又想来找她玩,无奈的勾起嘴角接通了电话,刚接通她还没有说话,就听见夏油诚带着哭腔的声音:“硝子阿姨,快来救救我爸爸,他快死了。”家入硝子的笑僵在了脸上。
“别哭,小诚,你们在哪?”
“我在学校门口。”
“五条呢?”
夏油诚看了一下旁边的〔五条悟〕说:“在旁边。”
“你们先把夏油移到你家,我马上就到。”
“好。”说完家入硝子就挂断了电话。

〔五条悟〕就这样站在原地,看着躺在地上的夏油杰,他刚才干了什么,他只想逼着夏油杰离开,就算他们现在是敌人,他也从未想过要伤害他。
夏油诚把手机放在兜里背上书包跑到夏油杰身边,他想要寻求他的帮助就抬头看向〔五条悟〕。
他的绷带颜色加深了想必是哭了,夏油诚移开视线:“能拜托你带爸爸回家吗,硝子阿姨一会就到我家。”
〔五条悟〕想要说好,但酸涩的嗓子发不出声音,索性点了点头。
夏油诚感激道:“谢谢您。”


【ABO世界】
家入硝子收回手后夏油诚着急问道:“硝子阿姨,爸爸怎么样了?”
家入硝子捏了捏夏油诚的脸安慰道:“没事啦,还好伤的不重,等会他就会醒来,不用担心。”
夏油诚松了口气,拍拍胸脯说:“谢谢硝子阿姨。”说完,他就来到床边给夏油杰拉拉了被子。
家入硝子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看向坐在一旁椅子上一言不发的〔五条悟〕说:“五条不介意跟我聊聊吧。”对方点了点头。
〔五条悟〕疑惑看着家入硝子递过来的一卷新绷带,家入硝子解释道:“你脸上都脏了,换新的吧。”
“谢谢。”〔五条悟〕道谢后接过绷带跟家入硝子出了卧室。


【原著世界】
五条悟出了蛋糕店看着手里的蛋糕沾沾自喜道:“最后一块被老子买到了。”他感觉自己好像是忘了什么事情,拿出手机看到时间之后才想起来,要接夏油诚放学。
五条悟直接瞬移到小学门口,还好才刚放学,五条悟在老地点等着夏油诚,可是等到小学都没人了也没看到夏油诚,五条悟来到门卫室着急问:“您好,请问夏油诚走了吗?”
门卫保安迷茫摇了摇头:“我们学校没有叫夏油诚的吧。”
五条悟反驳道:“不可能,早晨还是我送他来的,怎么可能会没有。”
五条悟转身来到他教室,没有夏油诚,他找到夏油诚的班主任。
“老师,我们家夏油诚走了吗?”
老师推了推眼镜看着手里的名册,她翻了好几遍也没看见夏油诚名字,他递给五条悟:“先生,我们班没有叫夏油诚的。”
五条悟翻着全校的名册,都没有找到夏油诚名字,五条悟莫名心慌,他抱着一丝希望让老师调出监控,今天早晨,昨天早晨晚上都没有他来送夏油诚的映像,也没有夏油诚。
五条悟感觉自己都有点站不稳了,他明明记得来送夏油诚了,到底怎么回事。
『先回家,我要找杰。』五条悟直接瞬移离开办公室,班主任转过头想给五条悟说话时候发现身边一个人也没有,班主任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幻觉了,当他看见地上已经摔烂的蛋糕时证明她没有出现幻觉。
五条悟掏出钥匙发现门也打不开,他飞到阳台上发现这里根本没人住,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就买了个蛋糕,是谁的恶作剧吗?
他掏出手机拨打夏油杰的电话,那边传来此号码是空号。
他拨给了伏黑惠,电话刚接通五条悟就着急的说:“小惠,杰现在在哪?”
伏黑惠在那边明显愣了一下疑惑的问道:“杰?夏油杰吗?”
“是啊,不然还有第二杰吗?”
伏黑惠听着五条悟焦躁的声音立马回应道:“他现在应该在盘星教。”
“地址呢?”五条悟没有思考夏油杰去教会干什么,只想立马见到他。
五条悟按照伏黑惠给的地址来到盘星教,寻着〔夏油杰〕咒力残留找到〔夏油杰〕的卧室。
在五条悟刚落地于阳台,〔夏油杰〕就拉开了卧室门。当他看到阳台的那个人时,满眼诧异的喊道:“悟?”
五条悟摘掉眼上的绷带,步伐有些不稳的走向〔夏油杰〕直接跌倒在他怀里,紧紧抱住对方声音有点哽咽道:“杰,怎么办,小诚不见了,怎么办啊…”
〔夏油杰〕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在发抖,他不知道五条悟怎么了,是高专高层那些神经病又欺压他了吗,他现在还能为他做什么,他们现在是敌人不能共处在一室,更何况像这样拥抱在一块。
垂在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又松开,他抬起手想要抱抱他,最终还是把手放了下来,他感觉到脖颈处传来湿意才发觉他哭了,他慌忙抓着他两侧的胳膊拉开两人距离,眉头紧皱眼中是掩盖不住的忧伤问道:“悟,你怎么了,发现什么事情了吗?”
“杰,小诚…小诚他…”五条悟还没说完就晕了过去。


【ABO世界】
夏油诚将家入硝子送到门口,“硝子阿姨不留下来吃晚饭吗?”
家入硝子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温柔的说:“高专还有工作,我得先回去才行呢。”
“那好吧。”夏油诚有些沮丧的说道。
“下次你来我家吃晚饭怎么样,我给你炸鸡腿。”
夏油杰瞬间阴转晴双眼都要闪出光了:“真的吗,好啊”
“那我走了。”
“好哦,硝子阿姨再见。”等家入硝子进入电梯后夏油诚关上了屋门。

他走进客厅朝坐在沙发上的〔五条悟〕说道:“晚上吃蛋炒饭可以吗?不可以也得可以,没别的吃的了。”
〔五条悟〕并没有因为他强硬的语气而生气,只是很惊讶的说:“你还会做饭。”
“小看谁呢,我爸妈不在家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做饭吃呢。”说完夏油诚就走进了厨房。

〔五条悟〕坐在沙发上想起了,在外面时他要把夏油杰背起来时发现他穿的是高专教师的制服,当时他很疑惑,当来到他家时候,他就一切都明白了,他应该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个世界他和他真的幸福,墙上挂满了他们的合照,还有和那个叫夏油诚的孩子的合照,最吸引他的是那张摆在电视下面桌子上的毕业合照,那是他梦寐以求却求而不得的照片,照片里的“他”眼前没有带任何东西,就算是照片都能感觉到“他”当时的那份喜悦,手指上带着和夏油杰一样的戒指。
他又想起刚才和家入硝子的对话-----
〔五条悟〕跟家入硝子来到走廊尽头,家入硝子靠在一旁的墙上将撕开的棒棒糖放进嘴里后说:“你不是五条吧,我的意思是,不是这个世界的五条。”
“是,你怎么…”
家入硝子直接接着他的话说道:“我怎么知道的?很明显好吧,我和五条那家伙认识多久了,11年了吧,他根本不可能攻击夏油,当然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她讲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后手指捻着糖棍,〔五条悟〕看到她的神情,她接着说道:“如果夏油杰躺在那里,五条那家伙一定会疯,你不是这个世界的五条,夏油是五条的全部。”

“快起洗手吃饭啦,五条大哥。”夏油诚的声音打断了〔五条悟〕的回忆,他看着站在厨房门口身上还穿着小围裙的夏油诚回道:“马上来。”
夏油诚转身要回到厨房,嘴里的碎碎念刚刚好被〔五条悟〕听到了,“搞什么啊,跟妈妈长得一模一样,还都叫五条悟,他才不会叫他妈妈呢,哼。”

饭桌上,夏油诚看着〔五条悟〕迟迟没有动筷子。
“毒不死你,快吃吧,五条大哥。”
〔五条悟〕只是低笑了一声,他没想到他还能再次吃到姓夏油的给他做的蛋炒饭,虽然不是夏油杰。
“我开动了。”〔五条悟〕说完拿起一旁的勺子,刚放进嘴里后他就不由愣住了。
夏油诚摸了摸鼻子说道:“干什么啊,我想着我妈妈喜欢吃甜的,想着你也应该喜欢吃,就在你那份里放了点糖,啊,你要是不爱吃的话,我再给你重新盛一份吧。”说着夏油诚起身准备去厨房重新给他拿一份时候,他制止道:“我爱吃,谢谢你。”
五条悟把盘子里的蛋炒饭吃的干干净净,最后还感谢了夏油诚的款待。

【ABO线】
饭后〔五条悟〕看着跟做贼一样的夏油诚从抽屉里拿出游戏机,坐在沙发上小心翼翼的开机,他有些疑惑问道:“玩个游戏机为什么像个贼?”
夏油诚做贼心虚的反驳道:“什么贼啊,你不会说话就…”当他抬起头看到和他老妈一样的脸时,更心虚低下头嘟囔道:“你知道什么啊,这可是我爸爸送给我妈妈的礼物,平时我连碰都不能碰,这可是最新款游戏机哎。”

夏油诚玩的有点放飞自我,完全没有察觉站在他身后的夏油杰。
失败的音效响起时夏油诚生气的将游戏机扔到一旁愤愤地说道:“什么嘛,怎么一直失败啊!!”随后身子往后一仰靠在沙发上,满脸笑容的夏油杰就出现在他视线里,夏油诚直接一个弹跳从沙发上下来站在地板上,身子站的笔直神色惊慌道:“爸…爸你什么时候醒的。”
“从开局。”夏油杰弯腰捡起沙发上的游戏机将他关机后,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五条悟〕接着说道:“不早了,小诚你先去休息吧,明早还要上学。”
夏油诚点了点头,一溜烟就跑回了自己房间。

夏油诚回到自己房间,靠在门上拍了拍胸脯,松了一口气说:“还好没被挨训,希望老爸不要告诉妈妈。”一想到上次他玩五条悟游戏,他对夏油杰撒娇哭诉,夏油诚不由全身起鸡皮疙瘩,他可不想再经历一次他们俩的恩爱攻击了。
又想到夏油杰还没有吃饭,夏油杰打开房门趴在二楼对着楼下的夏油杰问道:“老爸,厨房还给你留着饭呢,还用我去帮你热热吗?”
“不用了,你早点睡吧,等会我自己热。”
“好。”

夏油杰拿出纸巾擦干净游戏机上的指纹,将它放在了茶几下面的小抽屉里,放好后夏油杰准备走进厨房时关心问一旁的〔五条悟〕:“你吃过饭了吗?”
“嗯。”他回应的很快。
夏油杰径直走到厨房从冰箱拿出一块巧克力榛果蛋糕切块放到〔五条悟〕面前,夏油杰看出了他的异常,便开口说:“这本来就是给你买的,没关系,吃吧,你会喜欢的。”
“我吃掉了话,这个世界的我回来不会闹脾气吗?”〔五条悟〕最了解的就是自己了。
“不会,因为冰箱里有好多,我每天都会补货的,有时候我也会亲自给他做,所以没关系的,你可以放心的吃掉它。”
“谢谢。”〔五条悟〕道谢后就拿起旁边的叉子。

夏油杰把他带到一间客房,从柜子里拿出来一床被子给他铺好后,直起身子对门口的〔五条悟〕说:“你今晚睡在这里可以吧。”
“好,谢谢你,杰。”
夏油杰看到他脸上的绷带不由皱起眉关切道:“你脸上绷带是硝子给你的吧。”
〔五条悟〕轻轻“嗯”了一声,他很惊讶他是怎么知道的,当他想要张口询问时夏油杰转身离开了房间,〔五条悟〕只好作罢。
夏油杰回来看到还在一旁站着的〔五条悟〕不解的问道:“悟,为什么还站着,不累吗?”
“你去干什么了?”〔五条悟〕刚说出口就后悔了,对方又不是自己的夏油杰,他现在只是个客人,怎么可以这样询问主人呢。
夏油杰看出他的窘迫笑着说:“没关系,你们都是悟这点并没有区别,不必用主客观点来约束自己。”
说完夏油杰将一杯热可可递到他的手上后接着说道:“我看你脸上绷带应该很磨皮肤,悟用的绷带都很柔软,我看了这么多年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我拿来了这个。”夏油杰晃了晃手上的墨镜。
“谢谢。”〔五条悟〕将热可可放在桌子上,解开了绷带,接过夏油杰手上的墨镜戴在了脸上。

〔五条悟〕坐在床边捧起杯子抿了一口热可可,没想到是他喜欢的甜度,这个味道让他仿佛回到高专那三年,自从〔夏油杰〕叛逃后,他再也没有喝过他亲手给他做的热可可,多么久远的记忆。
夏油杰坐在椅子上待到对方喝完将杯子放下后才开口询问道:“在你那个世界,你们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嗯。”〔五条悟〕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在这个世界他那么爱他,怎么可能会像他一样攻击他。
〔五条悟〕自嘲的说道:“是我没有发现他的犹豫,一切都是我的错。”
“不是悟的错,是他从未告诉过你他的想法,这是他的选择。”
“他的选择就是抛下我去追求他的大义。”
“那时候我们都太年轻,自尊心太强。”夏油杰将杯子放下接着说道:“当年如果不是因为我的悟需要我,我可能也会做和他一样选择。”
“你?”
“是的,他现在的大义曾经也是我想要追求的。”


【原著线】
〔夏油杰〕将五条悟额头上毛巾拿下来放进水盆中,在他额头放上新的凉毛巾,并且在毛巾上面放了一小袋冰块。
他伸手给他掖了掖被角,看着他因为高烧脸上病态的红,就算喝了药也不见温度下降。他突然的到来,突然发起了高烧,一切都太突然,让他完全没有准备。
他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来找他,他想问问他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他们俩的关系不应该见面,更不应该像这样共处一室。
“悟,都这么大了,怎么还不会照顾自己。”带着一些责备无奈的自言自语道,没得到任何回应,〔夏油杰〕站起身端着水盆离开了房间。
五条悟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刚打开门进入房间的〔夏油杰〕,想起了自己找不到小诚,难过的情绪涌了上来,眼泪模糊了五条悟的视线“杰,怎么办,我找不到小诚了。”
〔夏油杰〕快步走到他身边,跪在床边伸手给你擦点眼泪,哄道:“没事的,悟,我在这里呢。”
等五条悟情绪平静后,看到他身上穿着他从未见过的衣服,视线环绕了一周后发现自己也身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瞬间让他混沌的大脑清醒过来。
〔夏油杰〕看到他的异样以为他难受,刚伸出手还可以碰到他额头的毛巾,五条悟就忍着头晕坐起身往后躲过他的触碰,〔夏油杰〕只好捡起掉在被子上的毛巾和冰袋缩回了手。
“你不是杰。”五条悟态度坚决的说道。
“悟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你不是我的杰,别碰我。”
在〔夏油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时候,一道熟悉声音传来“悟,是我。”,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声音。
“杰?”五条悟惊喜的喊道,慌忙朝四周寻找着他的身影,除了穿袈裟的那家伙什么人也没有,难不成是自己出现了幻听。
正当他怀疑自己时他手指上的戒指闪着蓝光,他想其他起来他和杰的对戒是特殊咒具打造的,无论两个人相隔多远,只要对方还活着戒指就可以互相响应。
“悟,你还好吗?”夏油杰担忧的问道。
五条悟手摸着自己滚烫的额头说道:“不太好,好像发情期提前了。”
“都怪我,我应该和你一起出门才对。”
“怎么会是杰的错,对了小诚呢?”
“应该已经睡着了。”
一道不悦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对话“我说两位,咱们先说正事好不好!”
五条悟听到后不由震惊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夏油杰解释道:“应该是你和你所处的那个世界的你互换了。”
“所以我的Sa…我这个世界的悟在你那里?!”站在一旁〔夏油杰〕大概了解了之后问道。
夏油杰回道:“是这样的。”
“那么有什么办法让他们俩换回来吗?”
“有,两人同时发动瞬移大概率就会换回来了。”夏油杰又解释道:“据了解两个人会互换应该是当时同时瞬移,时空发生了压缩所以来到了对方世界,并且我们两个时空是一模一样的,虽然有些地方不同吧。”
〔夏油杰〕点了点头:“那就只能试试了。”
最终两个人回到了各自的世界。

五条悟到自己的世界时,看到夏油杰张口还没喊出对方的名字,就直接云晕倒在了对方怀里,夏油杰慌忙把他抱回房间。
就算是发情期也不可能晕过去,手附上他滚烫的额头,没想到对方不但是发情期还发了高烧夏油杰,照顾他直到快天亮,夏油杰看着体温计上显示的温度长舒了一口气。
“看来是没事了,等醒了就好了,辛苦了悟。”夏油杰将被子往上拉了拉给他盖好后就走出了卧室。
他独自一人来到阳台,冷风吹到夏油杰脸上,他不由想到如果真的有无数个平行世界,他和悟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呢。
“爸爸?”夏油诚担心的喊声打断了夏油杰的思考。
夏油杰转过身看到手扶着阳台门框的夏油诚,换上笑容惊奇的问道:“怎么醒这么早?”
“想上厕所就看到了爸爸自己一个人在阳台。”夏油诚低下头又接着说:“爸爸,那个五条和他世界的夏油会和我们一样吗?”
夏油杰知道他和〔五条悟〕说话时候,他就在门外,夏油诚见他不回答,急忙解释道:“我只是想不管在哪个世界爸爸和妈妈都能幸福,因为妈妈说过他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你选择和他成为家人那一刻,所以…所以…”
夏油杰眼中闪过诧异,随后轻笑道:“会的。”说完伸手揉了揉夏油诚的头顶以示安抚“不要担心,他们也一定会幸福的。”
“真的吗?”
“真的,爸爸从来没有骗过你,好了,现在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吧,到吃饭时我再喊你起床。”
夏油诚点了点头就转身回到自己房间。
『真的会吗?只有他自己知道。』


〔夏油杰〕眼神贪恋的看着〔五条悟〕的背影。
“悟。”
“我们现在的立场不同,以后还是尽量不要碰面为好,这次只是无法避免的意外。”〔五条悟〕说完就原地消失了,只留〔夏油杰〕一人站在原地看着地板上的月光,他闭上眼睛,缓缓说道:“对不起啊,悟。”
而〔五条悟〕并未离开,他停留在窗外,当听到他的那句对不起后,他将紧握的双手松开瞬移回了高专。
〔夏油杰〕睁开眼睛,走向窗边看着他离开的方向,伸手关上了窗户。

END

11 Likes

哈哈哈哈五条大哥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