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和经纪人没羞没臊的生活》霸总 by冲锋貂

终场安可到第三首时演唱会场地下起瓢泼大雨,漫天的雨泼出层层浪感,夏油杰抓着麦克风嘶吼,迟迟不离去的观众们还在举着荧光棒,这陡然降临的大雨打透了在场的所有人。夏油杰站在T台中央,灰色衬衣贴着身体肌肉的纹路,随着夏油杰动作起起伏伏,离他最近的观众看着雨水冲刷夏油杰的身体,穿在衬衣外的皮质腰封跟鲨鱼肌融合到一起,串连其外的牛皮线滴落来自夏油杰下巴的水,他甩甩头,脖颈的青筋绷紧,低头看了一眼,跟他对上眼神的观众尖叫起来,整场的气氛再次躁动。

走到后台化妆间时雨还没停,夏油杰踹开门,先把沉重的靴子脱了,听到五条悟坐在椅子上放暴雨预警新闻,拆自己那条缀满金属视频的腰带——自从他开始健身后,装饰物安排的倒是越来越多,平白给他增加负担。不过夏油杰基本懒得抱怨,表现累也不掩饰,比如现在脱掉鞋子之后根本没力气坐下,靠在化妆镜前埋头拆着上面层层勾环。

这让五条悟按捺不住,他看了夏油杰很久。浑身湿透的男人额角青筋还在,离他近了还能闻到极其重的酒味,巡回演唱会熬到现在第三个场地,从来没这么大负荷的男人终场这天感冒,怕声音走调的夏油杰临上场前喝了不少白酒,眼尾红的艳丽。他靠在化妆台两手颤抖,抓不紧极小的勾环,从五条悟的角度看这和夏油杰在紫薇的情况相同,同样的姿势,同样的急促喘息,怎么做都得不到要领。五条悟上前一把扯碎了乱七八糟的金属,让腰带打开,拉开拉链后果然看待湿透了的内裤,这次主动的是夏油杰,他把内裤脱到腿弯,上半身后仰,两手撑着台面,话里带着浓重的鼻音,“快点,我要睡着了。”

“原来你这么坚持。”上场前五条悟和夏油杰打赌,说如果你唱完这场还能回来跟他做爱的话,那么就让他临时有半个月的假期。假期肯定是开玩笑的,巡回演唱会地点和时间都发了通告,他中途休息对整个计划都是懈怠,夏油杰为了证明自己什么都做得出来。

五条悟不急着去做什么,他像两人最开始那样抚摸夏油杰下腹绷紧的肌肉,最近他要补充体力,吃的肉类增加,从半年前开始锻炼,为巡回演唱会做准备,体脂率变低,身体的筋络更明显,五条悟时常觉得这人的血管网络都在突出,自己稍微挑弄,就能完全掀开。五条悟很喜欢他埋藏在深色皮肤下鼓动的筋络,淡青色的柔软肉质跟他自己差别太大,裹在夏油杰皮囊外的深色皮肤怎么看都有意思。想想两人初遇时夏油杰也是这样,才高中毕业的男生敲响他的门,说自己要当歌手。

踏入经纪人圈层很久的五条悟对这个学生没什么好感,彼时他手里的那群小孩总是在出名一两年后胡作非为,让五条悟不堪其扰,虽说他手里握着大多数顶级资源,无奈遇到的东西不够听话,他对年轻人痛恨到了极点。

于是他给夏油杰倒了一杯橙汁,跟他说想要出道,就得把它喝了。

里面有两颗泡腾片,瞬间沸腾起来的液体直接表达本身的危险,五条悟不明说这里面有什么,万一是毁坏嗓子的东西,会直接让夏油杰前途尽毁。

尚有气血的夏油杰二话不说,把橙汁喝干,盯着五条悟的脸让他兑现承诺。

当时没办法兑现,等过三四个小时才去的。夏油杰身体素质太好,那么大的药量没有当场昏迷,而是正确发挥该有的催情效果,学生捂着头缩在沙发里任凭五条悟怎么哄都开口讲话,直到听见五条悟打电话找音乐制作人才睁开眼睛,当时生理泪水和倔强都在夏油杰眼睛里流出来,五条悟拿着电话拉开夏油杰的裤子,单手捏住夏油杰的下巴,让他不能出太大的声音,把才见面的学生睡了。

没经验的学生用力抓着五条悟胳膊,知道自己一旦讲话,电话另一端的音乐制作人就能听到,只能憋着声音喘。老手的五条悟西装裤脱到腿弯,边跟音乐制作人谈新人培养,边下沉腰,感受着夏油杰在自己身体里颤抖,然后慢慢提起来,让两人的皮肉缓慢磨蹭,让体液发出黏腻的声音。药物作用下的夏油杰敏感异常,五条悟每动一次他就要原地挣扎,想快点抒发内在情欲,无奈五条悟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制,他被用了没多久,就开始哭。

眼泪顺着脸颊流到五条悟手背,还在讲电话的五条悟冷笑一声,继续跟音乐制作人讨论细节,身下的动作快了些。快感频率增快的夏油杰脑子里的东西乱七八糟翻搅,很快咬着五条悟掌心射了,还没玩够的五条悟发现他的性器并没有松懈,感叹果然是学生。音乐制作人根据五条悟的要求去找方案,挂断了电话。

坐起身来的五条悟腿间流出夏油杰刚刚射出的精液,本以为就一点点的东西直到流到脚踝,五条悟才发觉比自己想想的要多。抽出几张纸巾擦拭的五条悟让夏油杰起来,告诉他接下来想要爽的话需要自己出力,不需要总想着占便宜。眼泪还没流干的夏油杰听不懂五条悟在说什么,他抓着沙发张的装饰坐起身来,感觉自己的头昏昏沉沉热得厉害,五条悟则站在旁边说着话,到底说什么自己听不清楚。

五条悟尝试着说了几句发现他人早就挂机了,心想这学生难道从来没跟别人做过爱。这么一想他还真是给自己惹麻烦,还得亲手教他怎么跟男的做爱。

没经历过大人事情的夏油杰不知道自己喜欢被人玩弄乳首。抱着反正也是开发的五条悟打算各种事情都试一遍,虽然夏油杰技术几乎没有,但是他非常有优势的性器遭到五条悟的好评,符合自己要求的尺寸,甚至还能微微弯曲,刚刚自己主动坐上去玩了玩,现在还有点腿发软。开始时五条悟教他接吻,夏油杰表示兴致缺缺,两个人各自嚣张的性器互相磨蹭,看来这么温情脉脉的事情不符合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于是五条悟岔开腿把夏油杰挤到沙发角落,主动而缓慢地试图二次吞入夏油杰膨胀过一次的性器。还有精液做润滑的身体还算顺利,这次学乖了的夏油杰主动撑起五条悟下半身,没等五条悟说什么,开始自己动。这次坚持不住的五条悟迅速叫停,他自己玩的时候可以用骑乘位,一旦夏油杰开始主动,那么他很容易浑身发软。凭着本能意识到五条悟变化的夏油杰让五条悟躺倒在自己面前,双手捏着五条悟略有肉感的大腿,继续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五条悟没想过自己三十来岁的年纪被一个雏鸟上。雏鸟的身体优势极大,哪怕不知道五条悟的敏感点在哪儿,也能完全靠尺寸剐蹭到五条悟喜欢的位置,五条悟迅速来了感觉,体内每次遭到夏油杰不遗余力的冲撞都要颤抖着收缩,性器早早开始假性高潮,透明的液体倒着从小腹流到胸口,后穴的体液也把沙发晕湿很大一块。

这次距离夏油杰射精时间很久,久到五条悟单靠后穴高潮三次,让夏油杰不许再用这么姿势拿他取乐,夏油杰才不得已把性器拔出来。有点厌倦的五条悟坐起身发现夏油杰坐在原地,性器涨得通红,人也是呆滞到可怜兮兮的,他跟五条悟说自己射不出来。

五条悟总不能说自己喜欢他这种等着蹂躏的模样。

自己欲望发泄完毕的五条悟本着帮助自家歌手的心思,想办法让夏油杰找到高潮点。

偏偏夏油杰特别符合五条悟的口味。以往五条悟挑选炮友多是吃一次两次就算了,很多人技术可以,做人很差,尤其五条悟总被人看不起,很多圈里人以上了五条悟为乐,这让五条悟觉得比吃苍蝇还难受。夏油杰就不一样,他什么都不懂,甚至碰到五条悟之前还没跟陌生人坦然相对过,而且体质很好,五条悟咬他的乳首,掐他的脖子,他会爽的射精,夏油杰喜欢做爱的时候带点痛感,还是自己感受痛感。这极大地满足了五条悟隐藏的施虐心。

自从首次见面就深入交流的两人后来的关系仍然是不清不楚的。夏油杰自身条件很好,外型条件,声音条件,音乐制作人没有直接规定夏油杰的主唱风格,尽量每种风格都让他尝试,看观众反响转型。五条悟则在音乐制作人的建议下找人脉联合推广,毕竟老手的五条悟迅速在一年内让夏油杰强势出道,定位和身价开始就是很高的,买账的粉丝年龄很全面,铺天盖地的宣传加上高质量专辑,二十岁夏油杰在全国家喻户晓。

夏油杰更是忙得很,他不仅要写歌练歌还要录歌,每天上午跟词曲制作人讨论工作,下午录歌,经常熬到深夜。学会自己录歌的夏油杰常常独自待在录音室,于是五条悟也经常去录音室,夏油杰这边才忙完,就要跟五条悟做爱。步入成人世界的夏油杰根本没有节制的想法,他的时间太拥挤,总要找个缝隙放松,正巧五条悟也需要他,他何乐不为。两个人在录音做了很多场,大部分专辑录制时两人都有做爱的记忆,夏油杰在五条悟的指导下学会了很多不同的姿势,五条悟最喜欢在录音室用跪姿,透明玻璃墙内自己和夏油杰的喘息声极其暧昧,五条悟让夏油杰录下一小段放到混音里。完全听话的夏油杰把那段录音放到专辑主打歌里,很多人都以为是吵架的喘息,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那是下流的意思。

骑乘是五条悟不会放弃的姿势。跟五条悟相处将近五年的夏油杰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受这男人骑到自己身上,他全身的重量压到自己那刻,夏油杰脑子里总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被他玩弄的事情,他脑子里甚至能回忆起当时空气中荷尔蒙的气味,他爱的不行。

五条悟将手指伸入夏油杰嘴里,摁压舌根,抚摸上颚的纹路,逼着夏油杰贴紧化妆镜,两人放荡肆意的性交姿势倒映在镜面里,清晰逼真,夏油杰感受着小腹五条悟性器溢出黏腻的体液,随着动作在他皮肤上涂抹,顺着五条悟的意喘息。

“你真的很喜欢被我用。”五条悟捏住夏油杰的乳首,经过他这么多年的玩弄,乳晕的部分似乎变大了不少。

夏油杰乖顺地吸吮五条悟的手指,舌绕着舔舐,眼里充满戏谑,“不是你让我更好用的吗?”

“油嘴滑舌。”

撞击的声音在化妆间中回荡,明明是两个人的性交,似乎最高兴的是夏油杰。他在五条悟的动作下颤抖喘息,故意惹五条悟生气似的,果真不耐烦的五条悟扯开交叉绑带的腰封,他不是很喜欢夏油杰把自己喜欢的部位露到外人面前,衬衣也是胡乱扯开,扣子崩到房间角落。几乎没衣服穿的夏油杰被五条悟拎到自己最开始坐着的椅子上,靠化妆台能跟五条悟持平的夏油杰又矮了一截,但是夏油杰不在意,五条悟再次骑到他身上时,夏油杰主动抱着五条悟的脖子,轻轻咬五条悟脸部轮廓。

现在五条悟跟夏油杰相处基本都会产生错位感。夏油杰故意表现得很弱,让五条悟对他肆意妄为,看起来是五条悟喜欢用他,其实本质上是夏油杰足够好用,知道该怎么在五条悟面前谄媚,还不让五条悟心里厌烦。五条悟喜欢强硬的时候自己就乖一点,等到五条悟没心情的时候自己就去做那个常见的炮友。非常会拉扯的两个人关系相当黏着,几乎夏油杰要什么用钱买的东西五条悟都能给,夏油杰也不会对其他人有想法,因为他在感情上太懒惰,这是五条悟自己发现的。

“你知道为什么后来会让你转型成苦情歌手吗?”五条悟突然提起来。

“为什么?”

“我觉得你喘的低音很好听,就跟制作人说了。”

58 Likes

怎么样才能听到夏油杰和五条悟喘

6 Likes

好喜欢 :heart_eyes: :heart_eyes: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