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就是日常小甜饼…

第一次写:point_right:t2::point_left:t2:试试水?,是小短文~ooc致歉:point_right:t2::point_left:t2:

夏天的晚上往往很宁静,风声中带着蝉鸣

“我说悟啊…你有没有感觉有点挤”夏油杰看了一下几乎半边身子都压在他身上的五条悟,两边已经几乎没有空间了
“诶?有吗?杰这么一说好像确实有点呢”说着五条悟还尝试挪动了一下,膝盖抬起的时候恰好踢到了杰的…“woc!”杰猛的一个大起跳,因为床太小夏油杰还在外面睡的原因他掉到了地上“悟…你故意的吧!”“诶——明明是杰自己掉下去的吧”“你这家伙,要出去打一架吗”硝子路过操场看了一眼,然后不想掺这趟浑水似的溜走了(请自动脑补动漫的q版小人)然后第二天二人就喜提了夜蛾爱的教育

“杰——老子想吃喜久福,给我买咯”难得没有任务的好日子“附近新开了一家甜品店,听说那里的草莓芭菲也不错诶,吃完草莓芭菲再去买喜久福吧”“悟不要这么快就自己做决定啊”夏油杰无奈扶额“还有少吃点甜品,你也不想最强因为蛀牙毁了‘一世英名吧’”嘴上这么说着,夏油杰的身体还是诚实的跟着五条悟去了甜品店“杰好烦哦,老子才不会得蛀牙”“悟,我一直想和你说,你的自称要改改了,尤其是在上面那帮人面前要尊重点”“哈?我才不想理那群烂橘子,在他们面前用我自称已经是我最大的让步了,杰天天这么说好像个老妈子哦”硬了,拳头硬了,我忍…

一进店门就是扑面而来的甜味,想起了咒灵球味道的夏油杰不禁有些反胃“杰什么时候这么菜了,连甜品这么美味的东西都反胃真的很过分诶”观察到情况的悟习惯性说出来这句话,硬了,拳头硬了,吃着甜品的猫表示:发生什么了?和我有关系吗喵(无辜脸.jpg)逛完街已经是傍晚六点了,因为是夏天的原因天还算亮“杰”五条悟走在路上提着喜久福突然郑重的开口“怎么了?”夏油杰被五条悟这副罕见的郑重搞得紧张了起来“我要去那边”五条悟指了指旁边的小树林,里面走着很多小情侣,嗯,小情侣“那里阴凉处多,冷的喜久福才是最好的喜久福”(哭脸.jpg)…硬了,拳头硬了

“杰,你有没有感觉他们都在看我们诶,老子长的就是帅”(夏油杰无奈抚额.jpg)“悟,你有没有感觉周围都是情侣,我们在这里会很违和啊”“挚友就不能走这条路了吗,来的路上也没看见有这条规则啊,好麻烦哦”…“悟回去想吃什么,光吃甜品可不能管饭”“今天我们吃饭玩个游戏怎么样”“什么游戏?”“把喜久福装成米饭,两碗饭一份米饭一份喜久福,杰吃那碗米饭,我吃那碗喜久福,谁吃到米饭谁就输了怎么样!”硬了,拳头硬了“悟,我说你不要既要还要啊”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喜久福比米饭都不知道大多少了好不好”正义之拳终究还是落到了五条悟的头上“哇,杰真是仗着我不对你开无下限就为所欲为啊,很过分诶”

终于回到宿舍,五条悟又缠着夏油杰去做吃的“杰,老子好饿啊——”吃完晚饭二人又玩起了游戏“杰又输了吧!我就知道我是最强的”“好好好,最强的”硬了,拳头硬了,到了晚上躺在床上“我说啊悟,你没有自己的宿舍吗”(死亡微笑)“诶?杰想赶我走吗,可是杰的房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我不想走诶,杰不会连我都要防备吧,还是我打扰到你做那种事了”随着五条悟视线下移,嗯,正义的拳头又落了下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响起,五条悟调整了一下位置“…”五条悟又调整了一下位置“…你能不能别蹭了”“诶——杰原来是那种挚友蹭一蹭都会有感觉的人渣吗”硬了,拳头和下面都硬了……(嗯,自行脑补,反正第二天闹别扭了,钱包主动牺牲了自己换来了和平(不是)
End.

其实原本想写他俩睡一起比较亲密的那种,就是很fu的感觉…没想过儿童车的咳咳咳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