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特趴】关于全世界都在猜我们是不是情侣我们却直接出柜的故事(午夜场)by kaoru

前作在这里,是小报体hh

本章有h,未成年的小朋友请在被窝里偷偷看

【大冲击!新锐模特搭档竟是好基友?五条悟与夏油杰陷同性恋疑云!】

———————————————————————

简单来说,就是五条悟醉了。

突然作为模特在网上走红让夏五两人都猝不及防,随之而来的邀约也如浪潮般涌入他们的生活。

而拒绝再多,总有些饭局是推不掉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五条悟,唯一的弱点就是酒。夏油杰深知自家恋人的酒量,饭桌上只好能挡则挡。然而不过一瞬的光景,他出门接了个电话,回来就看到眼神迷蒙满面通红,捧着酒杯靠在座位上假寐的五条悟了。

“这是怎么回事…悟,你喝酒了?”夏油杰扶着额问道。

五条悟懒洋洋地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

“…是杰啊!嗝…我只是喝了一杯这个饮料,甜甜的,味道还不错!你要不要来一点?”他摇了摇手中的酒杯。

对面的人则紧张地解释:“抱歉,没想到五条的酒量这么小!这是低度数的桃子酒,五条先生只尝了一口,就一下子喝完了一整杯,还不停要我们给他倒酒,但他只喝了三杯,按理说不该醉呀!”

悟酒量奇差,哪怕只是舔一口也能让他晕上半宿。每当有饭局的时候夏油杰都会紧紧盯着他,连含酒精的食物也不让他入口。千防万防还是难防,悟大概把桃子酒当成了饮料,在喝的一瞬间就醉了。

果酒的后劲很大,悟又喝了这么多,他只能先把人送回家。

“杰…”五条悟的口中溢出一丝近似撒娇的低吟,他只得过去把人抱起来让他站好,又跟饭桌上的人道了别。对方连连道歉,还保证下次再邀两人吃饭,不会再让五条悟喝酒了。

让这次晚宴戛然而止的罪魁祸首倚着夏油杰,浑身的骨头像被抽掉了似的,他只好让五条悟整个人都挂在自己身上,扶着他在路边叫计程车。

上车以后,悟用毛绒绒的脑袋蹭着夏油杰的颈窝。

“去哪里?”

“送你回家。”

“我不想回家…”他嘟囔道。

“那你想去哪?”

“我想去杰的家打电动。”

“好吧,那就回我家。如果你还有精力打电动的话。”

临到家时,夏油杰在公寓附近的便利店下了车。他买了些醒酒饮料,想了想又拿了一盒薄荷糖,倒出一颗塞到悟嘴里。

“吃颗糖清醒一下。”

悟老实地张嘴,湿润柔软的双唇含住夏油杰的手指。夏油杰像是被电了一下,把手指抽出来敲了他一记。

“杰打我——”

“喝醉了就乖乖听话。”

快回到公寓之前,五条悟都乖乖地任人摆弄。直到走到楼下,他冷不丁地出声:“这个糖好凉。”

“是吗?……唔。”

夏油杰扭头,五条悟的唇便迎了上来。他把嘴里的薄荷糖渡了过来,还有甜丝丝的津液。如他所说,薄荷糖的确凉凉的,但悟的双唇热度高得吓人,即便在夜色里,看上去也像是几乎要滴出血般的红。

柔软的唇瓣相贴,那颗小小的糖在两人口中来回游转,一点点地变小,在即将融化的那一刻,夏油杰按着五条悟的后脑勺,将余下的糖液汲入自己口中。

五条悟被亲得缺氧,双手搁在他腰上,眯眼笑道:“杰好急色,万一被别人看到了怎么办。”

“还不是你先凑过来的,”夏油杰抚着唇,架起身边东倒西歪的醉鬼,“怕被看到的话就赶紧回家吧。”

“好——”

远处花坛里的草丛颤动了一下,接着归于平静。

——————————————

夏油杰半扶半抱地把人拖到床上,五条悟倚着床头,满脸通红。

“好热……”

夏油杰用手背碰了碰他的脸,柔软的脸颊一贴紧冰凉的物体便不由自主地蹭了几下,夏油杰看着面前人小猫一样的动作重重叹了口气。

这么大的人了却还是不长记性,明知道自己一碰酒精就会变成不停撒娇的醉鬼,也不多注意一点。

但他很确信,若自己不在,五条悟不可能醉成这样。

是因为知道自己总会替他收拾这样那样的残局,他才敢如此恣意妄为地到处惹事。

“好好待着,我去拿毛巾和水。”

夏油杰抽开了手,留下陡然失了人肉冰袋,眼神越来越迷惘的五条悟。

他转身进了浴室,但还没做什么,就听到来自隔壁房间的呻吟,一声又一声,仿佛不烦死人不罢休。

他头疼地回到房间,看到的光景却让他气血上涌。

靠近了才听清,悟喊的是自己的名字。

大约是因为太热,五条悟将全身的衣服脱了个精光。他的内裤半褪下来,男性专有的器官兴致高昂地抬着头。或许是酒精的驱使,亦或是其他的一股源自体内深处的渴望,五条悟伸出手,揉搓那鼓胀的欲望。然而有一层布料碍着,终究是投薪救火,于是他将包裹在布料里的性器解救出来,握住了轻轻撸动起来。

在昏暗的房间里,只有窗外的街灯照进一角。五条悟垂着头,灯光斜斜照亮他半张脸和一小片肩头,他的表情和动作都隐匿在暧昧无边的黑暗里,浓密的睫毛半掩住一双眼睛,看不清情绪。

他一声声唤着夏油杰的名字,手指一遍遍抚慰着半勃的性器。

即便态度专心至极,一个醉鬼毫无章法的动作仍然不足以纾解欲望,他抬起了头,寻求恋人的帮助。

“杰……帮我……”

他喃喃,视线对上房间中央的男人,失焦的眸子里盛满情欲,令夏油杰难以自持。

他无法再旁观下去,阔步向前,握住五条悟的手腕道:“我来帮你。”

五条悟扬起嘴角,宛如偷得腥的猫咪。夏油杰松开手,转而抚上五条悟的性器,肉棒在他手里富有生命力地跳动着,昭示着主人的渴求。

他却以不急不缓的动作回应,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地包裹、抚摸、捻按着。五条悟的呻吟从喉间低低地逸出,随夏油杰的动作时高时低。

有了前面的自渎作铺垫,五条悟很快在夏油杰手中释放出来。

他懒懒地靠着床头,胸膛因喘息而起伏。

夏油杰却并不轻松,他拧着眉,像是完成了一项什么任务,而接下来要完成另一项,那就是给这个醉鬼醒酒。

他起身欲走,被五条悟一把拉回床上。

五条悟眯起眼,盯着他高高鼓起的胯下:“杰,你也忍得很辛苦吧。”

“是啊。”夏油杰低头看了一眼,“我待会自己解决。”

“没那个必要,”五条悟盯着他,伸出嫣红的舌头,“让本大爷替你服务一下。”

夏油杰没有拒绝,他沉默地应许五条悟兴致勃勃地解开他的皮带,拉开西裤的拉链。性器将内裤顶起,一小片布料被顶端渗出的液体洇湿。他没什么表情,但愈发粗重的呼吸出卖了他的迫切。

内裤被五条悟一把拉下,粗长的物事跳了出来,因充血而发胀发硬,五条悟一口含住,专心致志地吞吐起来。

夏油杰将双手撑在身后,看着恋人动情的模样。

他迷茫的神态和通红的双颊显得色情极了,然而唇舌的动作却十分生疏,宛如小孩子舔食着棒棒糖。不过渐渐地找到窍门,柔软的双唇亲吻、包裹涨得发硬的性器,舌尖扫过顶端的小孔,浅浅地戳刺,进而向下舔舐青筋环绕的茎身,细细抚慰,不放过任何一寸地方。

五条悟的肌肤裸露着,全身布满情欲的潮红。口腔里又湿又热,夏油杰的性器像是泡入一眼冒着热气的温泉。他忍不住耸了耸腰,将下身更深地顶入五条悟口中。五条悟柔顺地接纳着,缩紧了喉咙,包裹住整根肉棒。

他看着夏油杰因情欲而难以忍耐的脸,露出几分促狭的笑来。甚至玩心大起,用手指按摩两颗沉甸甸的囊袋,在两重攻势下,夏油杰狠狠按着五条悟的肩膀,在他口中登上了欲望的最高点。

夏油杰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很快被拉回现实。五条悟嘴里含着满满的精液,凑上来贴着他的唇,渡入他口中。

夏油杰已经拿他没办法了。

他便不再想什么醒酒,专心地投入这场性事,双手扶着五条悟的腰,闭上眼忘情地接吻。五条悟将他上身扣得好好的衬衫纽扣一颗一颗解开,露出小麦色的结实胸膛。一切都在沉默中自然地进行着,但静默中饱含的那股力量又是如此明显。他们就像沙漠中的旅人渴求水那样饥渴地索求对方的身体,在彼此的每一寸肌肤下点燃情欲的火焰。

唇舌勾缠之间,夏油杰的手向下滑去,将手掌覆在五条悟的臀上揉搓着,虽然节奏不疾不徐,五指却深深陷入,几乎要把白皙的臀肉蹂躏出指印来。五条悟忍不住随他的动作轻轻摆腰,像一只发情的猫咪。

夏油杰有些意犹未尽地推开了恋人,换来一声不满的呜咽。他揽着五条悟的腰,从床边柜轻车熟路地拿出润滑剂和安全套。挤了一点润滑剂在手上,探入了身前人的后穴。

“唔……”

覆着薄茧的手指深入柔软的后穴,穴肉立刻热情地缠了上来,将冰凉的润滑剂温热。

五条悟勾着他的脖子,像是要把两个人糅在一起那样往他怀里挤。脑袋深深埋入他颈窝,灼热的唇瓣在夏油杰的脖子上印下一串串吻痕,舌尖勾住耳垂上一点肉,灵巧地裹进嘴里,连着耳钉一起舔得又湿又滑,下身还迎合着夏油杰的手指轻轻摆动。

就像一只大型的猫科动物主动钻进了怀里,不停地撒娇。

夏油杰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喝醉的五条悟,但这样主动又色情的恋人实在很难得。或许是这段时间的工作挤占了太多他们俩单独相处的时间,让五条悟感到少许寂寞,便藉由酒精一股脑释放出来了。

当然,他也一样。

即便刚泄了一次,五条悟热情的动作又很快挑起他的欲望,性器涨硬起来,直挺挺地竖着。他也不再压抑自己,将手指从紧紧吸纳着的后穴抽出来,轻轻拍了拍五条悟的屁股。

五条悟意会,便抬起头盯着他,一双桃花眼微微眯起来,揶揄道:“怎么,你忍不住啦?”

语毕握住了夏油杰蓬勃粗大的欲望,对准了湿滑的穴口厮磨着。

“呵……”夏油杰压低了眉头,轻笑一声:“受不了的人是你吧。你的下面可是一副很想要的样子。”

“唔!”五条悟游刃有余的表情忽然被击碎,夏油杰托着他的双臀,耸腰重重一顶,性器一下子整根捣入深处。炽热坚硬的肉棒凶狠地摩擦着柔嫩的穴肉,令五条悟绞紧了穴口。瞳孔瞬间放大,湛蓝的眸子陡然失神,继而被下身狂风骤雨般的攻势拽回现实。夏油杰进入他身体后没有停留太久,而是很快抽插起来。

快感急促而强烈地侵袭着他,令他被酒精麻痹的大脑无法思考更多。下身诚实地遵从着本能,迎合夏油杰操干的节奏饥渴地吞吃起肉棒。五条悟被他顶得腰软,只好更紧地搂住他脖子呻吟:“杰……慢一点……啊啊……”

“只是刚开始就受不了了,你喝醉了以后比平时敏感了这么多吗?”

“哈啊……唔……你话真多……”

夏油杰咬着他的耳朵嘲弄道,学着五条悟之前的样子啄吻他的颈子。攻势完全转换,五条悟的小动作被完完整整的奉还回来。他的手臂环着五条悟的腰,让悟被硬挺的肉棒冲撞,却因箍紧的手臂而几乎无法动弹。五条悟被操得双目涣散,双唇微张着,脑袋几乎被快感占满。

这时夏油杰却松开了手臂,五指转而缓慢地摩挲五条悟的腰。下身也放缓了动作,先是慢慢拔出来,留下龟头卡在穴口,接着缓缓插入,让肉棒一点一点没入后穴,带来细密的快感。

“唔……嗯……”五条悟多少找回一点理智,随着抽插的节奏如鱼得水地摆起腰来,又热又软的后穴咬着肉棒,像有意识一样渴求、吮吸着。夏油杰的指尖划过他腰侧,来到了胯下,握住他的性器有节奏地撸动起来。被前后夹击着,五条悟很快冲上欲望的顶峰。

“杰……我要射了……”他抵着夏油杰胸口。

“等下,我也快了,我们一起。”夏油杰拧着眉,额前的刘海被汗水打湿,黏着脸,汗珠汇成一滴,自额角滑落。

两个人同时释放出来,浓浊的白精沾满床单。

“呼……”短暂地休息了一下以后,五条悟就被夏油杰揪着后颈拎了起来。夏油杰无视他的反抗,强迫他咽下醒酒汤,又把他丢进浴室,两个人像打架一样洗了个澡。做完这一切的夏油杰精疲力尽地倒在床上,而五条悟却醒了酒,神采奕奕地拿起了手机。

“啊,消息还蛮多的。杰,你的手机也一直在闪。”

“工作的事就等到明天再说……”夏油杰闭上了眼。

“不是工作。杰,你看这个。”五条悟的语气突然正经起来,但他不想管,摆了摆手。

五条悟干脆砸了他一拳,夏油杰青筋暴起,睁开眼,手机猛地拍到他脸上。

他眉头紧皱,眼睛逐渐聚焦到面前亮着着荧光的手机屏幕。

姑且不论屏幕上正在疯狂弹出的未读消息,眼前最醒目的一行字是:【大冲击!新锐模特搭档竟是好基友?五条悟与夏油杰陷同性恋疑云!】

“还睡得着吗?”

“总觉得未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都睡不好了。”

“那就陪我打电动吧。”

“比起那个,有更重要的事要考虑吧。”

15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