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我有一个秘密

*提前祝小夏2.3生日快乐!

五条悟有一个秘密,这个秘密只有夏油杰知道。
他是一个omega。
并且他现在正处于该死的发情期,在他没有带抑制剂的情况下,在这种场合下。
——夏油杰来宣战的场合。

五条悟觉得糟糕至极。尽管是在宣战,夏油杰仍然没有有意泄露属于alpha的、强烈而浓郁的侵占性信息素。然而十年的分开并没有让五条悟对夏油杰的气味感到陌生,取而代之的,是更加无法忍受的渴望。
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腿间流动的粘腻使他不得不僵硬地站直,直到看到夏油杰搭上乙骨忧太的肩膀,他才装作若无其事地插入他们之间的空隙,将两人分开。
“不要给我的学生灌输扭曲的思想,杰。”
近,太近了。五条悟有一瞬间的呼吸骤停,夏油杰的信息素太浓,包裹着他仿佛要让他窒息。在夏油杰即将注意到之前,他强自让自己镇静下来,隔着黑色的眼罩看眼前的人。
“所以,你来是要做什么。”
夏油杰站到他的对面,嘴角裂开一个放肆的笑容。
“当然是宣战。”

夏油杰发表着战争宣言,但五条悟在近距离接触过他以后,体内的情况急剧恶化,甜腻的信息素味道在体内危险地翻涌,冲撞着他的身体他的大脑他的思绪,仿佛是想迫不及待地融入对面那人的身体之中。
五条悟用不太清明的脑袋艰难地思考,他要做什么,怎么还没说完,废话好多,这种时候不应该给他的omega一个安抚的拥抱甚至亲吻吗。
无法抑制的发情期同样令他的心里涌上无法抑制的无限委屈。十年前那场吵架的难过终于后知后觉地在这一刻翻滚而来。
其实这十年间并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情绪,只是五条悟太冷静,又太要强,在杀入盘星教把人掳走强上和打一针抑制剂之间选择了自己熬过去,用这样难捱的情潮汹涌来告诫自己绝不回头,警醒自己走的是一条什么路,要救的是什么人。

砰地一声,五条悟一头撞进高专的宿舍,随手布下账后,他背靠着床缓缓滑坐在地,伸手去够床头备用的抑制剂。这张床的主人虽然离开了十年,但得益于某人时不时的强盗霸占行为,还像昨夜仍有人睡过一样。
五条悟不自主地去闻被套上的气味,可惜假象可以人为制造,气味却无法强行保留。五条悟难受地喘了口气,身体深处的一丝痉挛让他无可避免地泄出一点呻吟,他得抓紧时间打完抑制剂,马上要开作战会议,他借口上厕所才得以过来。
想到这里,他没忍住骂了某人一句,要不是他在这节骨眼上跑过来宣战,他何至于像现在这般,手忙脚乱,面色潮红,眼罩湿润。他一手抓住被套,扭出不规则的褶皱,另一只手艰难地去握针管。哆嗦的指尖刚刚够到管壁,后面某处突如其来的小量喷涌让他瞬间僵硬,恰好将要到手的抑制剂碰掉到地上。
该死!
五条悟发誓,这是他最恨夏油杰的一刻,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夏油杰没来,他这次的发情期不会这么难受,如果夏油杰没来,就不需要开作战会议,如果…
如果他当年没走,这十年的苦都不会一个人受着。

五条悟的目光追着抑制剂,最终停到了一双木屐面前。
他刚刚还在骂的人此刻正站在他的面前,背着光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很难受吗,放了账都没发现我来了。”
夏油杰捡起针管,蹲在他面前,伸手摘下了黑色眼罩。五条悟那双漂亮的、令无数人又爱又恨的蓝色眼睛,此时此刻被长久的泪水浸泡,显出许多情欲和几分委屈。
五条悟张了张嘴,最后只是冷笑一声,“你来做什么。”他的声音沙哑低沉,是被情欲烤干了的结果。
“我闻到你的味道。”看见五条悟一副你在说什么鬼话的表情,夏油杰顿了顿,又补充道,“刚刚你站过来的时候。”
“所以呢,特意来看我这个堂堂咒术界的最强被情欲控制的蠢样子?”
夏油杰伸手探进他的口腔,捏住柔软的舌头,轻微地叹息了一声,这样软的嘴偏偏喜欢说很硬气的话。
五条悟看着他低垂的眉眼,感受着嘴里动作的手,闻着他身上渴望了很久的檀木的气味,脑海里涌现出两个选项。
一,扑过去掐死他。
二,扑过去打死他。

五条悟在这两个选择之间冷静地思考,估计行不通,不管是哪个选项,最后都有一个抑制剂被打碎的结果存在。
没办法了。五条悟想。全都怪夏油杰。
五条悟拍开夏油杰的手,那人一惊,手里的针管顺势滑落到了墙角。夏油杰还没反应过来,五条悟已经扑上去按住夏油杰,低头狠狠地亲上去。

压抑了许久的信息素终于有了宣泄口,得偿所愿地密密麻麻缠绕住身下的人,缱绻地绕进他的指缝、肩颈,最后顺着舌齿滑入喉咙。
夏油杰摸着他的后颈,在五条悟急切的啃咬催促中放出自己的信息素,浓郁、苦涩而又厚重的檀木味严丝合缝地包裹住甜腻的气味,透过每一个翕张的毛孔渗透入彼此的皮肤,烧热的血液顺着动静脉奔涌,然后朝两腿间汇合,最终聚成两处隆起,一处湿润。
五条悟不满地蹭他,他的后面早已湿的不像样子。他喘息着抬起头,挑衅地问:“你是不是不行。”
夏油杰沉默了一秒,反手将他掀倒在地,衣物在这个过程中光荣牺牲。夏油杰的目光顺着五条悟泛红发热的脸颊下滑,越过他不自觉挺起的乳头,不断起伏的胸口和微微颤抖的小腹,最终停在他的双腿之间。
注意到他的视线,五条悟配合地张开腿,伸一只手撸动硬挺的阴茎,另一只手抠挖饥渴的后穴。
夏油杰解开发带,把他逾矩的双手绑在头顶。五条悟难耐地扭动身体,无声催促他快一点。

夏油杰挺进去的时候五条悟压抑地哼了一声,动作之间又带出许多水来。在情爱里,五条悟从来不会害羞,他在每一个利刃出鞘的瞬间情动,在夏油杰的每一声低喘里高声呻吟,他们契合得太刚好,仿佛上帝在为他们建造身体时就做了构思,名为五条悟的拼图空缺的部分只能由名为夏油杰的拼图来填补。
五条悟双目失神地看着头顶目眩的灯光,在这个瞬间他以为他们还在一起,中途的分道扬镳从来没有过。肌肤被冰凉的地板磨得通红,渗出的血珠被那人轻轻舔过去,轻得好似他是他视若生命的珍宝,这样的疼惜让五条悟生出一丝惶恐。他用被绑住的双手盖在眼上,任凭夏油杰在他体内拉出一道道蚀骨的刀痕。
夏油杰解开他手上的绑带,把他的双手拉来搭上自己的脖颈,凑首去吻他。夏油杰吻得很慢,显得温情,好似这样温柔的吻痕要将心里的伤疤一一覆盖,檀木味缠缠绵绵地裹住他的舌根,想让他如品茶一般,回味苦涩过后无穷的甘甜。
五条悟闭上眼睛,将全身交到这个人手里。
败给你了,夏油杰。他想。真是败给你了,作战会议没有必要开,我不战而屈。

夏油杰穿好衣服,从墙角捡回那支不负责任的针管,他拉住活塞柄将活塞向下抽动一下,又缓缓推进,直到针管里不留一个气泡。
五条悟浑身已经被清理干净,他躺在床上,侧过头盯着夏油杰。
夏油杰把抑制剂递给他,“隔几个小时再打。”见五条悟没有动作,他又补充,“不是还要开作战会议?”
五条悟这才反应过来,“完了。”
夏油杰笑了一声,五条悟撇过眼瞅他,“都是你的错。”
夏油杰默不作声地将这个指责认下,像以前那样。五条悟勾住他的指尖,也不说话,在这样的气氛下,沉默才是最好的回答。
他滑进夏油杰的指缝,摸一摸指腹,捏一捏虎口的肉,小动作不断。夏油杰安静地任他摆弄,外面夜色无边,月光嶙峋,晚风吹动树梢,沙沙作响。

48 Likes

很香,但是,莫名伤感(´・_・`)
老师辛苦了(ノ゚ー゚)ノ(ノ゚ー゚)ノ(ノ*゚ー゚)ノ

2 Likes